网站地图
让我与你相遇

首席民歌幕后创作人苏来,结合席慕蓉咏叹生命的新诗,苏来首张个人专辑《让我与你相遇》,带着我们和感动重逢。

第一次听到《让我与你相遇》这首歌,还是在费翔1998年那张《Now现在》专辑里,一首融合着非洲鼓点和时尚电子舞曲节奏的古怪作品。实际上从原作甚至原作者的角度来讲,这无论如何都是和古怪一词不沾边的正常作品,而要怪只能怪改编者的异想天开和“巧夺天工”,把一首民歌活生生地逼成了跳着迪斯科的原生态。当然,这也是可以原谅的,毕竟当时的费翔,已经没有早年占了内地和台湾各自门户未开的便宜、将翻唱变成原唱的资源优势,在更多的竞争、更新的口味面前,他也只能用搬回一个美国舞曲大师的手法,来重复着让台湾经典老歌焕发新颜的勾当。只是,无论昨天、今天还是明天,都必须严肃的指出,苏来的歌绝不是可以这样唱的。

第一次看到苏来这个名字,则是在童安格的第二张内地引进版专辑《新曲》中,一首名叫《梦开始的地方》的歌曲,署名由苏来和童安格共同作词完成。之所以对于这个名字留下深刻的印象,除了稍显特别的辩识度之外,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童安格的缘故。毕竟内地歌迷和台湾歌迷,对于台湾流行音乐的了解,最大的差别就是前者从一开始就略过了台湾现代流行音乐真正意义上的起点现代民歌运动,而直接抵达了以童安格、陈淑桦、赵传、王杰、齐秦为代表的八十年代中后期的台湾流行音乐,一个从民歌运动走向商业音乐的造星过渡期。因此,在那个时候对于苏来这个名字的孤陋寡闻,绝对不是内地歌迷的错。它一要怪历史、二要怪内地的版权意识。

事后回想起来,第一次听苏来的歌,应该就是那首蔡琴的《你的眼神》,一首早在1983年,就能让香港街头的乞衣都能用二胡演奏的作品。但这首歌曲在流经内地的过程中,却因为太多的翻唱、盗版以及不专业,而剥夺了苏来应该享有的署名权。而更让内地歌迷感到悲哀的是,这样的悲剧还一再重复上演,比如上海声像在2006年引进的一套四张6CD的“可登”精选辑《我们啊我们》的《她们》卷里,就将《思念总在分手后》的创作署名权交给了来无踪、去无影的佚名大师,所谓佚名就是不知道叫什么名,但却比上帝还知名。但事实却是,这是歌曲的创作者叶佳修不仅至今依然活得快活逍遥,而且也不算特别难找。原本好好的一套难得聆听台湾流行音乐发展过程中最重要也是遗落经典最多的“可登”经典作品的一次机会,却还是因为添堵了而有了别样滋味。一个简单的案例,却可以联想出无限的事实,我们究竟错过了多少了解苏来的机会。

而第一次听苏来原版的《让我与你相遇》,倒就是在这套“可登”精选辑的《给你们》卷中。或许是因为“拍谱唱片”解散后将版权交给“可登”的缘故,所以像苏来、薛岳、郑怡的一些“拍谱”作品,才有机会在“可登”的精选里听到。而在《给你们》这张双唱片合辑里,最出风头的,则还是像伍思凯《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郑智化《别哭,我最爱的人》、黄大炜《让每个人都心碎》、黄小琥《不只是朋友》、欧阳菲菲《爱的路上我和你》和梁弘志《读你》这些气势恢弘、招招致命的流行至经典曲目。在这种经典与经典的力量式比拼中和苏来相遇,显然又有点环境不匹配。直至最终还是选择了一对一、面对面的方式和苏来直接相遇,而媒质就是这张2006由“喜玛拉雅”原貌再版的《让我与你相遇》。

这张专辑最终没有入选台湾百佳流行专辑的行列,只是出现在百佳的补遗名单中,并位列124位。这是一张当时没有热销、未来也不会热销的唱片。这也是一张最具台湾现代民歌运动血统、而且还是最根源血统的专辑。它的诗意、纯情、文艺以及古典,也决定了苏来今后的艺术人生,不能像李寿全、陈志远、李宗盛、马兆骏、童安格、张清芳、潘越云和周治平等人的与时俱进,不断发展、不断现代、不断改变。可以说苏来音乐里根深蒂固的浪漫主义和古典主义,只有在现代民歌运动那样的环境中,才能更好地滋长,而失去了这种感性和人文的浇灌,他的音乐也就只剩一堆旋律,而只有旋律就不能叫苏来的音乐,因为在他的许多作品,如《月琴》(郑怡)、《浮云游子》(陈明韶)、《你的眼神》(蔡琴)、《偈》(王海玲)、《生别离》(潘越云)、《渔樵问答》(李建复)里,你更能听到的除了旋律,还有一种古典主义最为讲究的叫做意境的东西。听听后者那曲千古绝唱,你就会发现与周董的“中国风”相比,苏来的创作更多有的则是中国魂,风过不留痕,而魂在梦就在。

相比之下,则要说说对苏来这张首度开声的个人专辑的小小失望。虽然,苏来和所有台湾现代民歌运动早期的歌手一样,在出道之初都早已经混淆了自己究竟是歌手还是创作人的身份问题,但随着1981年以后陆续发表的《你的眼神》、《月琴》等作品的成功,苏来终究还是最终退到了一个音乐人的位置。和全天下写而优则自己发专辑的音乐人一样,在当时还没有歌手定位的时代写歌的苏来,在创作中更多拥有的是自由、是洒脱,甚至是任意妄为。以至于就连当时的朋友,也不经意问起“好歌都给别人唱光了,那你的唱片放些什么呢?”的疑问。而到了自己以歌手这种主角身份表达音乐时,有时候难免为因为在表达上的更为较真、更为纠结,更想说清楚自己是谁,以及最大程度的音乐丰满,反而最终因为过多的工笔,而偏离了真正的形象。

相比苏来之后在音乐表达上更显繁复的《美丽的心情》和《大火》,《让我与你相遇》实际上已经算是在音乐还原度上最接近最原始的苏来了。而即使是苏来日后的回忆也承认,后来的他在个人专辑问题上是太“有力”了,而他个人音乐生涯的一个最重要拍档诗人席慕容,也说苏来歌曲最大的魅力“还是用一把吉它清唱真好听”。但这样的要求不仅和市场相违背,同样也和音乐人都会有的音乐野心相违背。因此,苏来的这张《让我与你相遇》,最终还是由陈志远包揽了所有的编曲。所以,专辑里出现日式的《夏日雪花》和爵士的《寻找》,也就不意外了。

与苏来为他人写的作品,故意“为难”他们的大跨度旋律相比,他的个人作品还是更符合他民谣歌手的音域,更朴实。而整张专辑最好听的,还是唱片同名主题曲,说得低俗一点,就是它的旋律最通俗。但这还不是真正的苏来,说得文艺和装腔作势一点,整张专辑的慢热,事实上也是和它所追求的意境和这个现实的大环境的不匹配有很大关系。听苏来的歌曲,还是得闭上眼睛,抓住每一个音符、甚至歌词里的每一个字,一个都不能少,一个也不能浪费。第二步则是忘记编曲,而用想像里的一把吉它代替所有的乐器,再想像苏来在你对面席地而坐。由是此,才能将他重塑他作品里首尾相连的意境,才能在你变成苏来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体会到其中的细节。而对于这个复杂、多变,又是危机又是失业的时代,这样的要求也确实是高了点。(文/爱地人)

01. 传言

02. 让我与你相遇

03. 我的孤独

04. 爱情宣言

05. 雨落向何方

06. 这次你离开我

07. 化妆师

08. 异国浪子

09. 航海家的故事

10. 夏日雪花

11. 寻找

12. 半生缘

苏来,毕业于中兴大学法商学院,1980年参加海山民谣风创作比赛,以《我居住的地方》获得创作首奖,演唱方面则得第五名。 同年灌录民谣风合辑,并发表「迎着风,迎着雨」,当时被救国团遴选为活动歌曲,近年来被收入为国中音乐课本。除此之外,苏来还担任过14年的广播主持。

81年陆续发表「微光中的歌吟」、「浮云游子」、「中华之爱」、「你的眼神」、「月琴」等歌曲。其中「中华之爱」由施孝荣演唱,获得70年金鼎奖最佳作曲奖。 同年底与施孝荣、李建复、靳铁章、许乃胜、蔡琴合组「天水乐集」,致力于中国风格大型歌曲创作,一共推出『柴拉可汗』以及『一千个春天』两张专辑。

82年赴美参加陶晓清率领之民歌校园访问团,同年底灌录个人首张创作专辑『让我与你相遇』。

83年 首张专辑『让我与你相遇』出版。

84年 年初出版『梦的丝路,不能言语』专辑。 秋天出版『狂爱之徒』专辑,并附上「苏来对话集」小册。

85年7月份与诗人席慕蓉合作『美丽的心情』诗歌专辑,并于台北市国父纪念馆举办个人演唱会,在当时售票观赏演唱会风气尚未开启的情况下,依然全场爆满,是同辈歌手首创纪录者。

86年 9月 出版『墙角的蟑螂』。

曾参与制作专辑。除了制作个人专辑『美丽的心情』与『墙角的蟑螂』之外,还制作了洪荣宏、堂娜、陈亮吟等歌手专辑以及已故歌手薛岳『机场』专辑企划,并且多次为李亚民以及郑怡专辑撰写文案。

近年来,虽未参予专辑制作,但仍三度接受新闻局邀请,担任金曲奖评审。

[1-6]


相关文章推荐:
苏来 | 席慕蓉 | 费翔 | 你的眼神 | 你的眼神 | 李建复 | 天水乐集 | 让我与你相遇 | 美丽的心情 | 郑怡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