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日本国家男子足球队

日本国家男子足球队,是由日本足球协会负责管辖的日本足球代表队。

大日本蹴球协会(现日本足球协会始建于1921年,1929年加入国际足联 [1] 。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足球水平突飞猛进,自1992年日本亚洲杯夺冠后,日本队又在2000年黎巴嫩亚洲杯、2004年中国亚洲杯和2011年卡塔尔亚洲杯中共四次夺得冠军,是亚洲杯历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代表队。日本队曾六次征战世界杯,最佳战绩是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2010年南非世界杯和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中进入十六强 [2]

真正意义上的足球运动进入日本是在1873年,当时来自东京海军学校的英国海军官员道戈拉斯同日本人进行了一场类似于现代足球模式的比赛。而日本统一的全国足协大日本蹴球协会(现日本足球协会)直到1921年才出现,日本足协的成立也意味着足球运动正式走近日本大众 [1]

日本队的第一场国际比赛,是在1917年举办的第三届远东运动会,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组成的日本队0比5败给了中国代表队 [6] 。至1934年第十届远东运动会期间,中日足球队共交手七次,中国队六胜一平占绝对优势。日本队只在1930年第九届远东运动会上与中国队3:3战平,最终两队并列夺冠 [7]

进入昭和年代(1926年)以后,日本以大学生为中心的足球水平得到迅猛提升。1929年,日本足球协会加入国际足球联合会 [8] 。日本队的世界杯历史可以追溯至1930年第一届乌拉圭世界杯,与往后举办的世界杯比赛不同,该届世界杯并没有设立预选赛,所有国际足联会员国都被邀请参加本届赛事 [9] ,于1929年加入国际足联的大日本蹴球协会(现日本足球协会)也收到了邀请,但受美国经济危机影响,日本国内经济不景,社会形势动荡,同其他亚洲球队一样,日本足协并没有派出代表队参赛 [7] 。1936年,日本队第一次参加在柏林举办的奥运会足球赛,并以3:2的比分击败了欧洲球队瑞典队 [10] 。1938年法国世界杯,日本队报名参赛并进入预选赛阶段,首战对阵荷属东印度队(现印度尼西亚),但日本队因日本国内正发动对外战争而主动退出比赛,荷属东印度自动晋级 [11-12]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杯恢复比赛 [13] ,由于此时日本足协已被国际足联除名,到1950年巴西世界杯结束后才重新加入,故日本队没能参与本届赛事,此后的日本足坛遭到极大破坏,直至20世纪60年代才逐渐恢复 [1]

1964年,奥运会首次在日本举办 [14] 。日本足协认为,日本作为本届奥运会的东道主,无论如何也必须取得理想成绩。为此,日本足协选任了国际足球教练德特马克拉默担任日本的国家队主教练,克拉默除了指导日本国家队外,在平时还负责指导日本各地区、各大学、各高中教练员的训练,致力于日本足球的现代化 [15] 。终于,在该届奥运会上,日本队在小组赛阶段以3:2的比分击败了南美劲敌阿根廷队,2:3小负于加纳队,名列小组第二名,一举冲入八强。在1/4决赛上,由于双方实力差距悬殊,日本队0:4败给了1962年世界杯亚军捷克斯洛伐克队,在淘汰赛中又不敌南斯拉夫队,最后惨遭淘汰出局 [16] 。奥运会结束后,克拉默卸任主教练,临行前他为日本足球的将来提了很多建议,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举办全国联赛 [15] [17] 。在当时,日本国内大都是业余足球队,并没有举行高规格的联赛,全国最高水平的赛事,就只有天皇杯赛。之后,经过日本足协的努力,第一届日本足球联赛终于在1965年开球,当时共有八支队伍参与该届赛事,最终东洋工业(现广岛三箭队夺得了首届联赛冠军,并在之后的连续四届联赛中蝉联 [18] 。日本队在1968年伊朗亚洲杯和1976年伊朗亚洲杯两次参加亚洲杯预选赛均落败 [19-20]

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是日本足球历史上一个里程碑。在亚洲区预选赛中,日本队在与韩国队同分的情况下以净胜球优势获得出线权 [21] 。正式比赛上,日本足协又聘请了日本队前教练德特马克拉默担任顾问 [22] 。在小组赛中,日本队以3:1的比分战胜尼日利亚队,并在另外两场比赛中逼平巴西队和西班牙队,最终晋级进入决赛圈。1/4决赛中,日本队3:1勇挫法国队,但在半决赛上,日本队0:5败给了后来夺得冠军的匈牙利队。在铜牌争夺战中,日本队又以2:0一举击败东道主墨西哥队,荣获第三名 [23] 。日本代表队员釜本邦茂以进七球的成绩,成为了本次大赛的最佳射手 [24] 。克拉默也在此次赛事中为日本足球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并在赛后获得了日本政府颁发的勋章 [25]

进入20世纪70年代,日本足球步入低谷,几次冲击奥运会与世界杯入场券均败还。

1984年,由曾雪麟执教的中国队访日,参加了在日本大宫举行的麒麟杯邀请赛。结果,日本队以1:0的比分击败中国队。这场比赛在当时并未引起多大关注,但这次比赛却是两国交战史上日本队第一次获胜,中国队自李惠堂时代起保持的近70年对日不败纪录被划上了句号 [26]

20世纪80年代,日本国家队战绩并不突出。1984年奥运会预选赛亚大区决赛阶段,日本队第一场比赛就大爆冷门,被泰国队5:2轻取,最终日本队四战四负,分别连败于泰国队、马来西亚队、伊拉克队和卡塔尔队,小组敬陪末座 [27] 。1986年世界杯预选赛东亚区,日本队在小组赛中击败了亚洲强队朝鲜。半决赛又在两个回合中轻取香港队。决赛,日本队与同样正在发展的韩国队相遇,此时韩国刚刚开展职业足球,尚处在业余阶段的日本队无力抗衡,结果,日本队在两个回合内均败北 [28] 。1987年奥运会预选赛东亚区,日本队与中国队在决赛阶段相遇,中国队在具有进攻优势的情况下反被日本队反击击溃。但在决战阶段,中国队2:0击溃日本队,粉碎了日本队20年重返奥运会的美梦 [29] 。1988年卡塔尔亚洲杯,日本队首次进入亚洲杯决赛圈,最终在小组赛阶段被淘汰 [30]

20世纪90年代,日本足球开始腾飞。1992年,是日本足球历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分水岭。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第一次将球员年龄限制为23岁以下,为了冲击本届奥运会出线权,日本青年队开始集中。但最终,日本U-23代表队并没能晋级决赛圈 [32](详见:日本U-23足球代表队

这次冲击奥运会的失败在日本足坛引起强烈反响。在此之前,横山谦三一直出任国家队与U-23代表队总教练,一身兼二职 [33] 。此次战败,宣告了“横山体制”的解体。在奥运会比赛结束后,日本足协便决定聘用外籍教练马里乌斯约翰奥夫特出任国家队主帅。由于长时间以来,日本足协在聘用外籍教练上迟迟没有动作,这一决定一时间也让日本足坛为之震惊 [34] 。冲击世界大赛一再失利,迫使日本足球界陷入深刻的反思。痛定思痛,日本足协开始迈出重大改革的一步,由属下强化委员会提出关于遴选外籍教练的具体方案,国家队教练与公司脱钩,实现“教练员职业化”,与球员职业化同步 [35]

由马里乌斯约翰奥夫特率领的日本队,在1992王朝杯东亚四强对抗赛上首次亮相。日本队首战0:0逼和常年对手韩国,次战2:0击败中国队,第三战以4:1大胜亚洲强队朝鲜队,成功闯入决赛。决赛,日本队再遇韩国队,经过120分钟的激战,双方打成2:2的平手。在点球大战阶段,日本队以6:4的比分险胜夺冠 [36] 。日本队从第一届王朝杯位列倒数第一,一跃成为了本届比赛的冠军 [34]

1992年11月,日本首次举办亚洲杯赛事,此时的日本队气势旺盛,小组赛中0:0战平由洛巴诺夫斯基执教阿联酋队,1:1平朝鲜队,1:0淘汰了伊朗队 [37] 。半决赛,日本队与中国队相遇,日本队在门将松永成立被红牌罚下的情况下,与中国队打成平手,终场前日本队前锋中山雅史头槌建功,成功打入一球取胜 [38] 。在决赛中,日本队对阵沙特队,日本队前锋高木琢也在32分钟时一停一射,敲开对方大门,最终日本队以1:0的比分战胜对手,首夺亚洲杯冠军,登上了亚洲盟主宝座 [39]

日本足球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1993年世界杯预选赛,日本队雄心勃勃地向世界杯入场券发起冲击,却遭到沉重打击。小组赛他们与阿联酋队,泰国队,孟加拉国队,斯里兰卡队分在一组,日本队对阿联酋队一胜一平,其余比赛全胜,八场比赛进28球,失2球顺利出线 [40] 。在最后的六强决赛中,日本队开局不利,前两场0:0平沙特队,1:2负于伊朗队,处于悬崖边缘的日本队奋起直追,1993年10月28日,1994年美国世界杯预选赛最后一轮,日本队2:1领先伊拉克队,眼看出线在望,不料终场前30秒钟,伊拉克队奥西姆一记头球敲开日队大门扳平比分,使日本队痛失出线权 [41] ,日本球迷将本场比赛称为“多哈悲剧” [42]

20世纪90年代中叶,日本队一直稳居亚洲一流强队行列,但在几次大赛中的战绩却不尽人意。1996年亚洲杯,日本队作为卫冕冠军和夺冠热门队之一,在小组赛中三战全胜,连续击败叙利亚队,乌兹别克斯坦队和中国队。但在四分之一决赛,日本队连丢2球被科威特队击倒,又一次令人大失所望 [44]

1998年世界杯预选赛最后阶段,日本队与韩国队,阿联酋队,哈萨克斯坦队,乌兹别克斯坦队分在同组。首战日本队6:3大破乌兹别克斯坦队,次战0:0平阿联酋队。不料在东京,主场迎战韩国队,日本队在领先一球的情况下连失两球反败。接下来日本队又连续战平哈萨克斯坦队和乌兹别克斯坦队,出线形势岌岌可危 [45] 。关键时刻,日本足协突然宣布撤下主教练加茂周,换上冈田武史 [46] 。结果在汉城的决战,日本队2:0拿下韩国,接下来1:1平阿联酋队,5:1大胜哈萨克斯坦队,位列小组第二顺利出线 [45] 。在与伊朗队的附加赛上,120分钟的激战过后双方不分伯仲,加时赛阶段,日本队冈野雅行一脚金球,将日本队送进了世界杯 [47] 。1998年世界杯,是日本队第一次挺进世界杯决赛圈。小组赛中,日本队分别以0:1的比分输给阿根廷队和克罗地亚队,1:2输给牙买加队,三战三败惨遭淘汰 [48] 。但日本队前锋中山雅史在对牙买加队的比赛中攻入了日本队在世界杯决赛圈的第一球 [49]

进入21世纪,日本足球获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2002年,日韩共同举办世界杯赛事,作为东道组的日本队在小组赛阶段分别战胜俄罗斯队和突尼斯队,2:2平比利时队,两胜一平位列小组第一顺利出线,历史性打入了世界杯16强 [50] 。八分之一决赛,日本队在12分钟的丢球最终使日本队不敌于土耳其队遭淘汰 [51-52] 。2010年南非世界杯小组赛,日本队凭本田圭佑的进球爆冷战胜喀麦隆队 [53] 。最后一轮赛事,日本队和丹麦队争夺最后一个出线名额,日本队的本田圭佑和远藤保仁先后射入两个任意球,终以3:1击败丹麦队,以E组第二名的身份出线,再度打进世界杯16强 [54] 。八分之一决赛,F组第一位的巴拉圭队对阵日本队,经过激烈的90分钟正式比赛和30分钟加时赛后,双方互交白卷,未能决出胜负。点球大战阶段,日本队的驹野友一在第三轮点球中击中横梁,最终惜败巴拉圭队无缘八强 [55-56] 。2014年巴西世界杯,日本队在亚洲区预选赛十强赛中取得5胜2平1负的战绩,获得小组第一出线,成为除东道主巴西队外第一支晋级本届世界杯的球队。小组赛阶段,日本队首战1:2不敌科特迪瓦队,次战遭10人希腊0:0逼平,两场比赛仅积1分。最终轮,日本队在领先1球的情况下连失4球,1:4惨败于哥伦比亚队,小组垫底出局无缘16强 [57]

在亚洲足球的竞争舞台,日本队继1992年后,又在2000年、2004年和2011年三度赢得了亚洲足球竞赛最高的荣誉亚洲杯,成为亚洲杯历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代表队 [58-59]

2017年8月31日,日本队在主场以2-0的比分击败澳大利亚队,以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B组第一名的身份,提前一轮晋级世界杯决赛圈。这是日本队队史上连续第6届闯入世界杯决赛圈。

2018年6月19日,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H组首轮,日本队继上届世界杯后再次在世界杯赛场迎战哥伦比亚队。最终,凭借香川真司和大迫勇也的进球,日本队以2比1的比分战胜哥伦比亚队,这是世界杯历史上亚洲球队首度战胜南美洲球队 [60] 。6月24日,H组第2轮比赛,日本队在两度落后的情况下凭借乾贵士和本田圭佑的进球两度扳平比分,最终2比2战平塞内加尔队 [61] 。6月28日,H组末轮比赛,日本队0比1不敌波兰队,但以4分仍位居小组第二,力压塞内加尔队获得小组出线资格,时隔八年再度晋级世界杯16强 [62] 。7月2日,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在罗斯托夫球场展开角逐,日本队在领先两球的情况下遭遇逆转,以2比3的比分不敌比利时队,无缘8强 [63] 。赛后,日本队主教练西野朗表示自己将不再执教球队 [64] 。7月27日,日本足球协会宣布任命森保一为日本队主教练,森保一将带领球队冲击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比赛 [65]

以上列表收录日本队2018年招集选手(球员名单最后更新于2018年6月,效力俱乐部信息最后更新2018年8月),球衣号码含数字/中文的对应球员入选日本队2018年6月国际足球友谊赛(日本-瑞士、巴拉圭23人大名单及日本队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参赛球员名单,号码为参加比赛时的球衣编号。

(球员列表参考资料 [102-104]

主教练

森保一

出生日期:1968年8月23日

国籍:日本

-

教练

待定

出生日期:-

国籍:-

教练

待定

出生日期:-

国籍:-

守门员教练

待定

出生日期:-

国籍:-

守门员教练

待定

出生日期:-

国籍:-

训练教练

待定

出生日期:-

国籍:-

训练教练

待定

出生日期:-

国籍:-

球场名称:玉2002体育场

球场位置:日本玉县

建造时间:1998年-2002年

容纳人数:63700人

使用者:浦和红钻(2001年至今),大宫松鼠(2005年-2007年,2009年-2010年),日本国家男子足球队(2001年至今)

玉2002体育场,是为举办2002年日本世界杯而修建的体育场之一。球场最大容纳观众63700人,是日本国内最大的足球赛事专用体育场。该球场现作为日本职业足球联赛(J联赛)、日本队国际A级比赛球场使用。 [106-107]

历史上日本国家男子足球队的球衣主体颜色大多是以蓝色与白色为基调的 [108] ,关于日本队球衣的颜色起源,日本足球协会给出的答复是“日本の国土を象する海と空の青”(象征日本国土的海洋与天空的蓝色),但实际原因已无从考究 [109]

早期的日本足球队基本上是由最早在日本开展足球运动的各个大学足球队组成,在1917年远东运动会上,日本代表队是由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现筑波大学)的校队组成,日本队的队服就是高等师范学校的茶色队服。到了1930年的远东运动会,日本首次不以某个大学的代表队出战,而是从各个大学中选拔优秀的队员组成球队,当时来自东京大学的队员占绝大多数,于是日本队就采用东京大学的蓝色队服出场,现在也常以这场比赛作为日本队球衣颜色的源头 [110] 。在1988年,日本队球衣颜色曾短暂更换为红色和白色,1992年以后又次更改回蓝与白的基调 [108]

2017年11月6日,阿迪达斯日本与日本足协共同发布了日本队2018-2019赛季主场球衣,球衣同时作为球队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参赛球衣使用。新球衣以“胜利之色(胜色)”为主题,寓意用灵魂染色以获得胜利。球衣颜色回到最原始的“日本蓝”一种日本传统的靛蓝染色,这种低沉而深邃的蓝色在日本文化中意味着胜利。受到传统和服衣领的启发,新球衣复古的罗纹“V”领缀有红色的装饰,红色来源于国旗,象征日本,同时也代表着胜利。球衣的领内有一个独特的标签,向为日本足球发展做出贡献的每一个人致敬 [111-112] ;客场球衣则首次摒弃了所有日本队传统的蓝色元素,采用全白基调。球衣设计灵感来源于日本街头服饰,作为对日本队1992年主场球衣的现代诠释,新球衣采用了大胆夸张的设计纹路,领内的图案则向日本队过去的每一次世界杯之旅致敬 [113]

日本足球协会的会徽上描绘着一只八咫乌,这也作为日本队的象征而被在印刻在日本队的球衣上。该标志最初是由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现筑波大学)内野台岭教授等人提议,雕刻家日名子三设计而成的 [109] 。中国古代将八咫乌称为三足鸟,在日本神话中,八咫乌常被视为太阳的化身。现在,日本足协在此标志的基础上将其变化成为日本队标志与吉祥物 [114]

1992年日本亚洲杯,日本成为本届亚洲杯的东道主,在决赛击败沙特阿拉伯队首夺亚洲杯冠军 [30] ,之后日本队又在2000年黎巴嫩亚洲杯、2004年中国亚洲杯和2011年卡塔尔亚洲杯中三次夺冠,成为亚洲杯历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代表队 [58-59]

冠军

2004年中国亚洲杯

冠军

至2017年日本东亚杯,日本队已参加十一届东亚杯(包括皇朝杯与东亚足球锦标赛),四次夺冠 [115-116]

冠军

冠军

(注:皇朝杯为东亚杯的前身)

2014年及以往赛事信息参见:※待创建

2015年赛事信息参见主词条:2015年日本国家男子足球队

比赛日期

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

兼2019年亚洲杯预选赛

日本-阿富汗

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

兼2019年亚洲杯预选赛

5-0

2016年麒麟杯

(半决赛)

7-2

2016年6月7日

2016年麒麟杯

(决赛)

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

2016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友谊赛)

日本-阿曼

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

阿联酋-日本

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

4-0

2017年6月7日

2017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

2017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2017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2017年12月9日

1-4

(国际足球友谊赛)

2018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日本-加纳

2018年6月19日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小组赛H组第一轮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小组赛H组第二轮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小组赛H组第三轮

八分之一决赛

2018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96北海道地震

中止 [117]

2018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2018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2018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2018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2018年麒麟挑战杯

(国际足球友谊赛)

(历史赛事参考资料: [118-120]

日本队曾多次参加世界杯预选赛 [121] ,但直至1998年,日本队才首次冲入1998年法国世界杯,在小组赛中三战全败而没能晋级 [122] 。至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日本队已参加六届世界杯,三次晋级十六强 [2]

-

决赛圈

预选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预选淘汰

没有参赛

预选淘汰

预选淘汰

预选淘汰

预选淘汰

预选淘汰

预选淘汰

7

预选淘汰

第一轮

0

1

0

2

23

0

5

20

(世界杯数据统计参考资料: [2]

赛事

-

决赛圈

1956年香港亚洲杯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第一轮

1

主办国直接晋级

0

上届冠军直接晋级

5

5

上届冠军直接晋级

(亚洲杯数据统计参考资料: [123]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没有参赛

2001年韩日联合会杯

没有参赛

(联合会杯数据统计参考资料: [124]

1999年,日本队应南美足联邀请参加了在巴拉圭举办的美洲杯。2011年,日本队再次受邀参加美洲杯,但由于东日本大地震的发生导致国内赛事赛程受到影响以及在欧洲踢球的球员抵制等原因而退赛 [125] 。2018年5月,日本队确认将受邀参加2019年巴西美洲杯 [126]

第一轮

(美洲杯数据统计参考资料: [127]

殿军

冠军

2003年日本东亚足球锦标赛

亚军

季军

3

(东亚杯数据统计参考资料: [115-116]


相关文章推荐:
日本足球协会 | 日本足球协会 | 1992年日本亚洲杯 | 2000年黎巴嫩亚洲杯 | 2004年中国亚洲杯 | 2011年卡塔尔亚洲杯 | 2002年韩日世界杯 | 2010年南非世界杯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 足球 | 世界杯 | 亚洲杯 | 东亚杯 | 日本 | 森保一 | 三浦知良 | 中田英寿 | 中村俊辅 | 本田圭佑 | 日本足球协会 | [1] | 远东运动会 | 乌拉圭世界杯 | 荷属东印度 | 印度尼西亚 | [1] | 德特马克拉默 | 克拉默 | 天皇杯 | 广岛三箭 | 1968年伊朗亚洲杯 | 1976年伊朗亚洲杯 | 釜本邦茂 | 曾雪麟 | 麒麟杯 | 李惠堂 | 日本U-23足球代表队 | 横山谦三 | 洛巴诺夫斯基 | 松永成立 | 中山雅史 | 高木琢也 | 加茂周 | 冈田武史 | 冈野雅行 | 中山雅史 | 本田圭佑 | 远藤保仁 | 驹野友一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 西野朗 | 森保一 | 川岛永嗣 | 东口顺昭 | 中村航辅 | 长友佑都 | 野智章 | 吉田麻也 | 酒井宏树 | 酒井高德 | 昌子源 | 远藤航 | 植田直通 | 森重真人 | 宇贺神友弥 | 车屋绅太郎 | 长谷部诚 | 本田圭佑 | 乾贵士 | 香川真司 | 山口萤 | 原口元气 | 宇佐美贵史 | 柴崎岳 | 大岛僚太 | 青山敏弘 | 森冈亮太 | 三竿健斗 | 井手口阳介 | 冈崎慎司 | 大迫勇也 | 武藤嘉纪 | 小林悠 | 杉本健勇 | 久保裕也 | 中岛翔哉 | 浅野拓磨 | 森保一 | 玉2002体育场 | 日本 | 玉县 | 浦和红钻 | 大宫松鼠 | 筑波大学 | 东京大学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 1992年日本亚洲杯 | 2000年黎巴嫩亚洲杯 | 2004年中国亚洲杯 | 2011年卡塔尔亚洲杯 | 2013年韩国东亚杯 | 2015年日本国家男子足球队 | 日本 | 玉2002体育场 | 日本 | 玉2002体育场 | 日本 | 丰田体育场 | 日本 | 玉2002体育场 | 泰国 | 拉加曼加拉体育场 | 日本 | 玉2002体育场 | 日本 | 茨城县立鹿足球场 | 日本 | 玉2002体育场 | 日本 | 玉2002体育场 | 日本 | 东京体育场 | 日本 | 玉2002体育场 | 沙特 | 法赫德国王国际体育场 | 日本 | 丰田体育场 | 日本 | 横滨国际综合竞技场 | 法国 | 皮埃尔莫鲁瓦球场 | 比利时 | 扬布雷德尔体育场 | 日本 | 东京体育场 | 日本 | 东京体育场 | 日本 | 东京体育场 | 日本 | 横滨国际综合竞技场 | 奥地利 | 蒂沃利球场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 俄罗斯 | 莫尔多瓦竞技场 | 俄罗斯 | 叶卡捷琳堡中央体育场 | 俄罗斯 | 伏尔加格勒体育场 | 俄罗斯 | 顿河畔罗斯托夫体育场 | 96北海道地震 | 日本 | 札幌巨蛋 | 日本 | 新体育场 | 日本 | 玉2002体育场 | 日本 | 大分体育公园综合竞技场 | 日本 | 丰田体育场 | 1930年乌拉圭世界杯 | 1934年意大利世界杯 | 1938年法国世界杯 | 1950年巴西世界杯 | 1954年瑞士世界杯 | 1958年瑞典世界杯 | 1962年智利世界杯 | 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 | 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 | 1974年德国世界杯 | 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 | 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 |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 | 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 | 1994年美国世界杯 | 1998年法国世界杯 | 2002年韩日世界杯 | 2006年德国世界杯 | 2010年南非世界杯 | 2014年巴西世界杯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 1956年香港亚洲杯 | 1960年韩国亚洲杯 | 1964年以色列亚洲杯 | 1968年伊朗亚洲杯 | 1972年泰国亚洲杯 | 1976年伊朗亚洲杯 | 1980年科威特亚洲杯 | 1984年新加坡亚洲杯 | 1988年卡塔尔亚洲杯 | 1992年日本亚洲杯 | 1996年阿联酋亚洲杯 | 2000年黎巴嫩亚洲杯 | 2004年中国亚洲杯 | 2007年印马泰越亚洲杯 | 2011年卡塔尔亚洲杯 | 2015年澳大利亚亚洲杯 | 2019年阿联酋亚洲杯 | 1992年法赫德国王杯足球赛 | 1997年沙特阿拉伯联合会杯 | 1999年墨西哥联合会杯 | 2001年韩日联合会杯 | 2003年法国联合会杯 | 2005年德国联合会杯 | 2009年南非联合会杯 | 2013年巴西联合会杯 | 2017年俄罗斯联合会杯 | 东日本大地震 | 2019年巴西美洲杯 | 1999年巴拉圭美洲杯 | 2011年阿根廷美洲杯 | 2019年巴西美洲杯 | 2003年日本东亚足球锦标赛 | 2005年韩国东亚足球锦标赛 | 2008年中国东亚足球锦标赛 | 2010年日本东亚足球锦标赛 | 2013年韩国东亚杯 | 2015年中国东亚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