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阮小七

阮小七,绰号“活阎罗”,是梁山英雄中第三十一条好汉,梁山水军八员头领第六位。阮小七在阮氏三兄弟中年纪最小,跟随两个哥哥行走江湖。在黄泥冈和晁盖等用药酒麻倒青面兽杨志,劫了生辰纲。浔阳江上救宋江,打败官军。梁山泊里驾舟踏浪,先打败何涛,再打败高俅,水中的功夫,令梁山好汉们刮目相看。他与童猛一起驻守梁山泊西北水寨。受招安后,阮小七被封为盖天军都统制,因穿着龙袍戏耍被剥夺官职,贬成平民。阮小七就和老母亲回梁山泊石碣村打鱼去了,60岁寿终。

京剧《打渔杀家》中的主角萧恩被认为即是阮小七化名,与女儿萧桂英打渔为生。

阮小七是《宋江三十六人赞》和《宣和遗事》中记载的宋江起义军的三十六个头领之一。

首次出场回目:第十五回 吴学究说三阮撞筹 公孙胜应七星聚义

经典回目:第七十五回 活阎罗倒船偷御酒 黑旋风扯诏谤徽宗

上山回目:第二十回 梁山泊义士尊晁盖郓城县月夜走刘唐

首次登场时的描写:疙疸脸横生怪肉,玲珑眼突出双睛。腮边长短淡黄须,身上交加乌黑点。浑如生铁打成,疑是顽铜铸就。世上降生真五道,村中唤作活阎罗。

那阮小七头戴一顶遮日黑箬笠,身上穿个棋子布背心,腰系着一条生布裙,把那只船荡着。

《水浒传》中的一些人物绰号能反映出当时市民阶层封建迷信的文化色彩。如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这三个绰号中的事物都是当时市民比较害怕,避之则吉的凶神,以“立地太岁”、“短命二郎”、“活阎罗”为绰号,既表现了阮氏三雄的凶悍,也以当时市民比较害怕的凶神形容他们,衬托出阮氏三雄是充满叛逆、凛然不可侵的人物形象。 [1]

当时吴用和晁盖等人想找人同劫生辰纲,於是便找到打渔的阮小七和兄长阮小二、阮小五,最後跟吴用、晁盖、刘唐、阮小二、阮小五、公孙胜和白胜成功以计劫了生辰纲,後来八人因白胜供出而被官府追捕,幸众人得宋江、朱仝和雷横拯救,连夜逃出,逃至石碣村时阮氏三兄弟就把官兵在港中消灭了,後来一同上了梁山暂避。 [1-2]

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三兄弟,是梁山泊旁边石碣村人,个个武艺出众,敢赴汤蹈火。赤发鬼刘唐浪迹江湖,探听到生辰纲消息,晁盖、吴用和阮氏三兄弟一起,在黄泥冈用蒙汗药麻倒杨志,抢了生辰纲。济州府派何涛到郓城县捉拿晁盖等,幸亏有宋江事先通知,众好汉避到石碣村,官军追到时,被阮小二兄弟在芦苇港全部消灭干净。

受招安后,阮小七被封为盖天军都统制,因觉得有趣而穿着龙袍戏耍被剥夺官职,贬成平民。阮小七就和老母亲回梁山泊石碣村打鱼去了。后易名萧恩获得一颗宝珠,顶在头上入水,可以避水开路。后来成为萧恩的女儿萧桂英与花荣之子花逢春订亲的信物。萧恩与众兄弟分手后,带女儿在江边打鱼为生。遇故人李俊携友倪荣来访,同饮舟中。因天旱水浅,打不上鱼,欠下了乡宦丁士燮的渔税,丁士燮遣丁郎催讨渔税,李、倪斥之,得罪了丁府。丁府派教师爷率家丁锁拿萧恩,萧恩忍无可忍,将众人打得落花流水。而后萧恩又上衙门,状告渔霸丁士燮,但丁府与官衙勾结,县官吕子秋反将萧恩杖责四十,且逼其过江至丁处赔礼。萧恩愤恨之下大发英雄神威,带着女儿黑夜过江,以献宝珠为名,夜入丁府,杀了渔霸全家。

在传统京剧剧目《打鱼杀家》中,则描绘阮小七隐姓埋名与女儿流落在太湖边打鱼为生,化名萧恩。后来与当地恶霸发生冲突,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父女两人杀死恶霸后,驾船而去,不知所踪。

杨志奉命押运生辰纲回京复命,多日奔走辛苦,仆人多生怨言。一日天热,众人纷纷请求歇息片刻。杨志无奈答应,这时路边走过了白胜假扮的卖酒的汉子,杨志谨慎,喝令众人不得买这人的酒。因此仆人对杨志更加不满,纷纷请求要去买些酒来。就在这时,吴用一伙人以卖枣子商人的身份叫过了白胜,当着杨志一伙人的面喝下了一桶酒。杨志一伙人看到吴用这些人喝过酒之后没事,于是就对白胜彻底的放下了戒心。

白胜坐在大树下乘凉,两桶酒放在身边。答应卖给吴用他们一桶,而吴用假意过来偷酒,用事先放好蒙汗药的葫芦瓢去酒桶中装酒,白胜假装发现了他,于是叫他放下酒来。

白胜将已经舀上来的酒又都倒了回去,此时的蒙汗药已经溶在了酒里,而杨志一些人却全然不知。

等杨志他们把剩下的这桶酒拿回去喝掉之后,就全都被蒙汗药麻翻了。

在第一次招安时,阮小七和他的手下把放在他们船上的御酒偷喝了,再往坛子里装上村醪,使梁山众人大闹,导致第一次招安失败,又引出二胜童贯、三败高俅的故事,《水浒传》(100回本)每回的开头都有一篇诗词,第75回,也就是阮小七偷御酒那一回的诗是:祸福渊潜未 易量,两人行事太猖狂。售奸暗抵黄封酒,纵恶明撕彩凤章。爽口物多终作疾,快心事过必为殃。距堙成虚谬,到此翻为傀儡场。这首诗直接点明了阮小七“售奸”,李逵“纵恶”,“两人行事太猖狂”,最终导致了梁山与朝廷之间的五场战争。

征方腊时阮小七的两个兄长都分别战死了,只阮小七一人生存,战胜后本应获任“盖天军都统制”一职,但后来在打败方腊后,阮小七因穿起方腊丢下的龙袍,回朝后被奸臣童贯、蔡京告状,指其意在造反。朝廷于是便夺了阮小七本身的官诰,贬为庶民,他心中却反欢喜,带同母亲,回到石碣村打渔为生,寿终天年,至六十方死。

萧缆 诗

其一 :不喜官家不种田,不拜菩萨不羡仙。水底窜出活阎罗,自家顶上有晴天。

其二:叶儿黄,自织渔网自养娘,人间富贵多腥脏,哪及鱼儿虾蟆香?

其三:秋风凉,船自斜横网自张,万里湖泊平如镜,日上三竿问兄长。

金圣叹在评《水浒》时说:阮小七是上上人物,而他的两个哥哥阮小二和阮小五,却只算中上人物。

阮小七是石碣村阮氏三雄中的老幺,跟这两个哥哥在水泊里也学了一身的本领,阮小七出场的时候也是一付破落相,戴个破斗笠,穿件棋子粗布背心,撑着一条小渔船。此时的阮小七虽然没成家没立业,但是也不是什么勤快之人,只知道喝酒赌钱,好吃懒做,还生了一副恶人相,也就是长的很不帅,施大爷说他疙疸脸横生怪肉,玲珑眼突出双睛。腮边长短淡黄须,身上交加乌黑点 [3]

像阮小七这样,人懒惰好赌博长的丑,虽然有些武艺,但是估计一般的良家女子也不肯和他搞对象谈恋爱,再加上家境贫寒,至今尚未婚配,连个像样的住处都没有,阮小二虽然也穷,但是好歹还有几间草屋,几条破渔船,可见小七比小二更穷。

穷人而且是身怀绝技的人,一般情况下就会被初期革命派拉拢利用,成功了,那就是革命功臣,不成功了,那就让别人踩着你的尸体当革命功臣,像阮小七这样的人,即使吴老师不出现,也照样会被别人利用。

吴老师诱惑阮小七成功,并纠结晁总干了惊天动地的事,把价值3500万的蔡总理生日大蛋糕给劫了,这吴老师也没为弟兄几个想个出路,直到案发,何涛派人来抓,阮小七和两个哥哥在芦苇荡中杀光了前来捕捉他们的官差,并羞辱了何涛,事情弄这么大,只有逃亡,而逃亡最好的去处就是梁山泊了。

兼并王伦以后,晁盖做了梁山老大,阮小七也不甘落后,成为水军头领,而且梁山四周全是水泊,这刚好给了阮小七施展才能的机会。日子过的逍遥舒坦自在,真正的赛神仙。 宋江上山后,李俊等同行的介入,导致阮小七的地位也随之下降,虽然他曾经亲自救过宋江,而且在打败高俅的水军表现中那是奋勇无比,可是这些并换不来他地位的下滑。宋江对阮小七弟兄三人已经开始有些提防了,这三人放荡不羁,尤其阮小七,此人胆大包天,嫉恶如仇,有没多少心机和文化,搞不好就是招安路上的绊脚石。

果不其然,第一次招安就坏到了阮小七的手上,阮小七是招安的坚决反对者,甚至在征讨方腊之前都想让吴用当老大,继续回梁山泊算了,可见对招安阮小七是死活不愿意的,这才演出了那偷换了皇帝赐予的御酒,搞的第一次招安因失败而告终,宋三郎和吴老师的计划全盘坏在阮小七的手里,这无疑让宋江大动肝火。而作为招安这件大事,鲁智深武松和林冲等人也都是反对的,而且是公开投反对票,这几人都属于梁山集团的重量级人物,且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而阮小七在梁山的地位远不如这几位,而他居然把反对招安由理论变成了实践,搞的黑三郎气急败坏,可见阮小七的胆量非同一般。

招安成功后,在北方的战争中,阮小七建功不多,到了征讨方腊,阮小七和二位哥哥终于有了施展才华的时机,可是阮小二的死和阮小五的死让阮小七也许明白了什么,自己的地位一路下滑,作为往日挚友以及早起拉自己进黑社会的吴老师,屁都不放一个,完全站在了宋江的那边,早以及忽视了当年一起闹革命的阮小七了。

阮小二的死,童家兄弟有不救之过,而小五的死更是不明不白,同是几个人一起去诈降,别人都回来了,唯独小五被杀了,这里面未必就是那么干净的,要说李俊等人陷害小五那到也未必,但是被利用还是很有可能的。

阮小七终于活着回来了,被封为盖天军都统制,但是这个官是做不了多久的,首先朝中的蔡京高俅是不会放过那些出身是草寇的梁山好汉的,其次阮小七的性格也不是做官的料,他的政治智商为0,根本就不懂得官场的黑暗,就连宋江这个黑厚大师最后都逃脱不了,何况一个放荡不羁、从不惟命是从的直爽汉子呢。

做官让阮小七清闲的难受,按时上下班让他受不了,他要的是那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在一次无聊时候,拿出了从方腊缴获来的龙袍穿着玩,被人告以谋反,被罢官回家,继续当渔民。

在这件事情上,阮小七幸运多了,也许是施大爷有意安排这么个结局,要唤作别人这样做被告以谋反,而且出身本来就是黑社会,只不过是通过残忍的漂白路线幸运的活了下来,虽然朝廷重用你,但是未必就信任。出现这种事情就会成为政治敌人的把柄,直到让你人头落地才善罢甘休。

阮小七回去了,带着老母亲,继续回石碣村打渔过日子了,老老实实的活到了六十岁。算是入了黑社会最后结局比较好的了。

姓名:李冬果

职业:影视演员

语言:普通话

性别:男

生日:1960-11-16

身高:180 厘米

体重:65 公斤

教育经历:中央戏剧学院

1、活捉何涛时,“别说一个小小的济州府尹,就是那蔡太师亲自来了,也照样戳他三二十个透亮的窟窿!”

2、出兵攻打曾头市时,“兄弟之情胜于一切,我们此生只认得哥哥,不认得皇上!”

3、倒船偷御酒时,“能让我坐皇上的龙椅吗?”

4、招安时,“心里憋气,王母娘娘的酒,也不稀罕!”

5、吴用要杀何成时,"要杀他,就先杀我!"

6、穿方腊龙袍纵马狂奔时,”呸,什么狗屁大人,正事儿管不了,偏来管我穿衣跑马,爷爷喜欢,偏要穿这身行头,偏要跑马!”


  


相关文章推荐:
活阎罗 | 黄泥冈 | 晁盖 | 杨志 | 生辰纲 | 宋江 | 梁山泊 | 何涛 | 高俅 | 梁山好汉 | 打渔杀家 | 宋江三十六人赞 | 宣和遗事 | 水浒传 | 公孙胜 | 黑旋风 | 晁盖 | 刘唐 | 水浒传 | 立地太岁 | 阮小二 | 阮氏三雄 | 吴用 | 晁盖 | 刘唐 | 公孙胜 | 白胜 | 宋江 | 朱仝 | 雷横 | 梁山泊 | 武艺 | 赴汤蹈火 | 赤发鬼 | 刘唐 | 生辰纲 | 晁盖 | 吴用 | 招安 | 统制 | 龙袍 | 萧恩 | 花荣 | 李俊 | 倪荣 | 衙门 | 打鱼杀家 | 白胜 | 杨志 | 招安 | 御酒 | 村醪 | 童贯 | 高俅 | 水浒传 | 李逵 | 猖狂 | 方腊 | 龙袍 | 童贯 | 蔡京 | 李冬果 | 府尹 | 曾头市 | 王母娘娘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