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简称三联书店) 是一家有悠久历史的著名出版社。 它的前身是邹韬奋、徐伯昕等三十年代在上海创立的生活书店、新知书店和读书出版社。

三联书店的前身是本世纪三四十年代活跃于中国出版界的三家著名出版发行机构生活书店、读书出版社、新知书店。

生活书店成立于1932年7月,创办人是邹韬奋、胡愈之、徐伯昕等,前身是创办于1925年的《生活周刊》。读书出版社成立于1936年,创办人是李公朴、艾思奇、黄洛峰等,前身是1934年创刊的《读书生活》半月刊,1937年更名为读书生活出版社。新知书店成立于1935年,创办人是钱俊瑞、徐雪寒、华应申等,前身是《中国农村》月刊。

从1928年6月《生活》周刊社开始出版图书,至1948年10月三店正式合并为止,三店共出版图书2000余种,先后共编辑出版期刊约50种。三店先后在上海、汉口、广州、西安、香港等地开办过百余家分店。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重庆的生活、读书、新知三店合并。1948年10月三家书店全面合并,在香港成立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管理处。1949年3月,总管理处迁至北京。

1951年8月,三联书店并入人民出版社,仍保留“三联”名义出书,按需要出版“非马列”或“力图运用马列但还不纯熟”的著作。1954年4月,三联获中央批准有了自己的编辑室,下辖中国历史、外国历史、地理等六个编辑组。

1979年,《读书》杂志创办起。

1986年1月1日,三联书店恢复独立建制。 [1]

80年代以来,出版界面临着巨大的市场诱惑,书店始终保持三联版图书的品位和特色,同时对开拓和发展市场做了积极的探索和尝试,成立了三联读书俱乐部,恢复了《读书》杂志和《生活周刊》,创办了《爱乐》杂志。

自2003年年底以后,三联书店的运营出现了与“三联传统”不协调的声音,为了经济利益大量出版教材教辅图书,违反国家规定,以一号两刊形式发行《三联财经竞争力人才与财富版》、《读书中国公务员》两本杂志,与杂志原有的学术品位大相径庭。三联书店主要领导人的行为引起了公愤,众多员工为此联名起草公开信,表达了他们对“三联”现状及前景的忧虑。

2004年3月一号两刊的违规操作及员工公开信经媒体报道后,三联风波在学术界、出版界引起巨大震动。杨绛、陈乐民、许纪霖、葛兆光、陈平原、资中筠、邵燕祥等作家学者先后不约而同地写文章回忆老“三联”,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对“三联风波”的看法和关注。

2004年4月,北京万圣书园、上海季风书园等全国42家民营书店联名递呈《致三联书店暨中国出版集团的公开信》,要求对三联书店总经理兼总编辑进行“弹劾”,此举引发了中国文化界的“三联保卫战”。在各界人士的共同努力下,9月14日三联书店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正式宣布总编辑汪季贤调离,历时180天的“三联保卫战”宣告结束。 [2]

三联书店实行总经理负责制,总经理为法定代表人。设副总经理、副总编辑若干名,履行总经理委托的相应职责,协助总经理工作,并对总经理负责。

设党委,其主要职责是保证、监督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参与店内重大问题的决策,负责党的建设、民主党派、工会、共青团等方面的工作。

内设学术出版中心、文化出版中心、大众出版中心、综合编辑室、三联书店旅行出版中心五个图书编辑部门和《读书》、《三联生活周刊》、《爱乐》、《竞争力》四个期刊编辑部门,以及总编室、美编室、出版部、发行部、市场推广部、图书审读室、信息技术与数字出版部、版权部、总经理(党委)办公室、人力资源部、财务部、行政部、韬奋图书馆。下设一个二级单位韬奋图书中心。 [3]

建国以后,三联书店一度和人民出版社合并,主要出版哲学、经济、历史著作和翻译读物以及内部参考书。在出版家范用的带领下,一批脍炙人口的书籍出版,他策划出版的巴金的《随想录》,杨绛的《干校六记》等,在当年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1981年出版的《傅雷家书》反复重印,印数已超过百万。

1986年,三联书店恢复独立建制,沈昌文成为总经理。在他接掌三联书店以后,三联书店的经济状况得到了改善,一部《情爱论》印了120万册。后来出版的《金庸全集》、《蔡志忠古籍经典漫画》等港台版书籍更是让三联走上了一条更为多元的道路,改变了被主流文化不耻的武侠小说、漫画等书籍的状况,使这些说逐渐流行起来。金庸作品被大量出版,三联版的《金庸全集》也成了读者希望收藏的最佳版本。三联书店业出版了诸如《陈寅恪的最后20年》《黄仁宇作品系列》等大量优秀的人文书籍。
  董秀玉是沈昌文之后的三联的出版人。在她的主持下,《陈寅恪文集》《钱钟书集》和杨绛的《我们仨》等一系列高水准的书籍得以出版。 [4]

三联书店自成立之后,发展越来越多元化,但最初三店共同办杂志的传统仍然延续着,1979年创办《读书》杂志,《读书》一直是中国知识分子十分钟爱的一本杂志之一,始终拥有一批忠实的读者,是同类刊物中当之无愧的带头刊物。此外三联还出版了不少有影响力的杂志。

1995年出版的《三联生活周刊》,定位在做新时代发展进程中的忠实记录者,有中国的《时代周刊》之称。1993年创刊的《爱乐》,为国内颇负盛名的唯一一本古典音乐评论杂志,拥有高素质的音乐评论撰稿人,深受古典音乐爱好者的喜爱。创刊于2002年的《竞争力》月刊,是中国加入WTO之后创立的第一份财经期刊,以独家调查、深度分析、客观评述为办刊宗旨,创刊之初已颇具影响力。 [4]

从1948年“三联”在香港组建起,直到如今“三联”出版的书仍在用着同一个出版标记。三联店徽的原型来自生活书店店徽:1936年,美工郑川谷据苏联宣传海报(《打击懒惰工人》1931年 佚名 )移植过来,设计了店徽。 图案外围作齿轮形,中间是立足点一致的三个挥动锄镐的筑路工人,沿着三柄锄镐横穿有一条弧形光芒。40年代后期,还有一幅与店徽相仿的方形图案,作为出版标记印在部份出版物上。

“生活读书新知”虽然只是三家书店名字的组合,但却巧合地概括了人的一生中最主要的三个方面:首先,最重要的是生活,热爱生活,好好生活;然后是读书,读书是一种习惯,是一种人生的态度;最后是新知,新知从读书中来,从生活中来,又让读书和生活更美好。

“生活书店”四个字原也是请黄炎培先生书写的,但新写出来的“生活”二字却同原来周刊提名“生活”二字的字形出入较大,在几经踌躇之后,由当时担任生活书店经理的徐伯昕仿照黄先生笔体,摹写出“生活书店”四个字。

“读书生活出版社”的店名,据说是由沈钧儒的叔父,民国年间的老名士沈卫所题,1934年11月《读书生活》半月刊创刊,沈卫先生写了“读书生活出版社”几个字。沈卫所题的店名,后被制成白底红字的搪瓷招牌,曾挂在出版社的门口。

“新知书店”为隶书体字,是廖承志的岳父经亨颐先生手书。 [5]

三联书店始终以邹韬奋先生创办生活书店的宗旨“竭诚为读者服务”为店训。邹韬奋先生强调“服务精神是生活书店的奠基石”,强调经营管理,长期以“读者的一位好朋友”自视,还早在1935年就开办了电话购书业务,以方便读者,这在全中国是首开先河。 [6]

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三联书店在郑州设立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分销店,尝试恢复三联书店原来的前店后坊经营模式,即出版及营销一体化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郑州读者购买学术文化图书的困难,赢得了很好的口碑。

进入上世纪90年代,网上售书的快速发展与网络资讯海量增长,城市的独立书店销售量锐减,三联郑州分销店也遇到了经营困难,因为学术文化图书较一般图书的销量更少。 [7]

广州首家三联书店停业

2010年7月20日,广州购书中心的三联书店里,图书架上贴满了“打折”的条幅。一位工作人员甚至还在把“1折”的标签往图书上贴。墙壁上的告示写着:“本店因故经营至2010年7月31日结业,为答谢广大客户对广州三联书店的厚爱,从2010年7月15日起,全场图书优惠销售。”

这是广州第一家三联书店,早在1994年就落户于此。10多年之后,在许多读书人心目中有极高地位的,倡导生活、读书、新知的三联书店,已落得关门的结局。在这之前,三联书店在广州已有五羊分店、环市东分店先后关闭。广州只剩下流花店和增城店两家分店。

广州中心城区高昂的店铺租金,让利润稀薄的实体书店不堪重负。另一方面,坚守人文出版精神的三联书店也不会为迎合读者,卖一些所谓的畅销书,同时,网上免费的电子书籍和书价低廉的网上书店对实体书店的冲击也使得他几乎走向穷途末路。

香港三联书店转型求生退出广州

随着两家书店的集体关门,在广州扎根17年的香港三联书店正式退出广州市场。

1988年,从老牌的三联书店独立出来后,香港三联成为香港联合出版集团成员,陆续在内地布局,高峰时期,曾在广州开设5家店,上海和北京各一家。如今广州5店已全部关闭,而其在上海的书店也传出经营困难的消息。

作为老牌名店,香港三联书店仅仅是传统书店命运的一个缩影。由于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电子商务书城分流市场以及各类成本的攀升,图书终端市场都在加速鸟枪换炮。

汕头三联书店歇业

位于汕头市长平路丹霞庄的三联书店始于90年代中期,在经过16年运营后终难以为继。2012年8月,汕头三联书店爆出即将结业,随着网络书店的发达以及盗版书的冲击,实体书店的经营日益困难,市民们到书店大多只是“逛书”而非“买书”,是导致三联书店结业的最大原因。

为了书友,为了品牌,必须尝试更有效率的售书方式,三联书店郑州分销店从书店进酒家的方式得到启发,于是尝试在连锁超市中开设图书专柜。经过几年不懈的坚持,截止2011年,在大型品牌超市内设图书专柜60家后才盈利。与此同时,由于开辟超市图书销售,现金流量增大,使得三联郑州分销店文化学术图书的采购不受影响,虽销售不畅,但超市经营带来的效益能保证其正常经营。由三联书店郑州分销店供应图书的销售终端已有110多个,有学术文化独立书店、百货公司店、社区书店等类型,其中超市图书专柜近100个,分布在华北、西北的10省区,走出了一条图书销售可持续发展的途径。 [7]

三联书店以出版社会科学读物为主,其出版物有专业性很强的学术著作,也有中等程度的知识读物,还有大众普及读物。三联图书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扎实的学理功底、丰富的人文关怀和思想智慧。三联以其出版高品位的人文科学专业图书和社会科学的译著图书形成了独特的文化品牌,受到读书界的广泛尊敬,被誉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三联书店在中国已不仅意味着一家出版社,而且代表着一种文化、一种公共的知识精神。

“一部三联的历史就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史。三联最辉煌的历史是这改革开放的二十年。倘若没有了三联,这二十年的思想启蒙和知识分子的历史很有可能要改写。在中国出版界,具有标志鲜明的标志性出版风格的出版社是不多的,三联书店就属于其中的凤毛麟角。“ [5]

季羡林曾在一篇名为《我心中的三联“店格”》的文章中写道:“我,作为一个老知识分子,经过了多年的观察与思考,把我心目中三联书店的“店格”归纳为八个字:清新、庄重、认真、求实。”“这个‘格’决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地形成的,而是要经过长时期的培育和酝酿才逐渐被广大群众所接受的。

[8]


相关文章推荐:
读书 | 三联书店 | 出版社 | 邹韬奋 | 徐伯昕 | 生活书店 | 新知书店 | 读书出版社 | 生活书店 | 读书出版社 | 新知书店 | 胡愈之 | 生活周刊 | 李公朴 | 艾思奇 | 黄洛峰 | 读书生活 | 书店 | 钱俊瑞 | 徐雪寒 | 华应申 | 中国农村 | 图书 | 马列 | 爱乐 | 杨绛 | 许纪霖 | 葛兆光 | 陈平原 | 邵燕祥 | 万圣书园 | 季风书园 | 总编辑 | 三联生活周刊 | 爱乐 | 人民出版社 | 范用 | 巴金 | 随想录 | 杨绛 | 干校六记 | 傅雷家书 | 沈昌文 | 情爱论 | 金庸全集 | 金庸全集 | 三联书店 | 陈寅恪的最后20年 | 黄仁宇 | 董秀玉 | 陈寅恪 | 钱钟书集 | 我们仨 | 影响力 | 三联生活周刊 | 时代周刊 | 郑川谷 | 三家书店 | 曹辛之 | 生活书店 | 三家书店 | 黄炎培 | 沈钧儒 | 沈卫 | 廖承志 | 邹韬奋 | 生活书店 | 广州购书中心 | 图书架 | 增城 | 网上书店 | 辉煌的历史 | 中国出版 | 凤毛麟角 | 季羡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