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瑞典语

瑞典语(svenska),主要使用地区为瑞典、芬兰(尤其是奥兰岛),使用人数超过九百万人。它和斯堪的那维亚地区另外两种语言丹麦语和挪威语是相通语言。

瑞典成人的识字率高达99%。标准瑞典语是瑞典官方语言,来源于19世纪瑞典中部的方言,并在20世纪初固定下来。标准瑞典语的口语和书面语是统一且标准化的。如今从一些古老的偏远地区的方言演化下来的其它语言变体依旧存在,部分方言和标准瑞典语在语法和词汇上有很大区别,已经不能称为相同语言。这些方言只在很偏僻的地区使用,并且使用的人数很少,而这些人社会流动性很低。虽然目前没有迹象这些语言将成为死语,有很多学者认真研究这些方言,并且当地政府也鼓励人们使用这些方言,但是自上个世纪以来,使用这些方言的人数还是逐渐减少。

瑞典语标准语序是主谓宾结构,有时为了强调某些词会更改语序。瑞典语的构词学和英语相近,词形变化相对较少;有两种词性,没有语法上的格(以前的研究认为有两种格,主格和属格);单数和复数之间有区别。形容词根据词性、数量和限定范畴的不同发生改变。名词的限定范畴通过不同后缀来表示,同时前面加以定冠词和不定冠词。韵律特征体现在重音和声调上。瑞典语有大量元音。瑞典语还以清硬颚软颚擦音而著称,这是一种变化复杂的辅音音位。

瑞典语分布于瑞典和芬兰,使用人口共约866万,其中不到800万在瑞典,移民人口(1,028,000)绝大多数通晓瑞典语。(资料来自2001年官方数字)。瑞典语是欧盟的官方语言之一。 [1]

在北欧国家之间移民很普遍,由于这些国家的语言和文化很相似,新入籍者很快就被同化,而不是孤立开来。根据美国户籍统计,大约有67,000人是瑞典语使用者,瑞典语使用者在其它国家相对较少,如巴西和阿根廷有一些瑞典人的后代,保留了他们的语言和名字。在瑞典之外,大约有40,000人学习瑞典语。

瑞典成人的识字率高达99%。标准瑞典语是瑞典官方语言。标准瑞典语的口语和书面语是统一且标准化的。如今从一些古老的偏远地区的方言演化下来的其它语言变体依旧存在,部分方言和标准瑞典语在语法和词汇上有很大区别,已经不能称为相同语言。这些方言只在很偏僻的地区使用,并且使用的人数很少,而这些人社会流动性很低。虽然目前没有迹象这些语言将成为死语,有很多学者认真研究这些方言,并且当地政府也鼓励人们使用这些方言,但是自上个世纪以来,使用这些方言的人数还是逐渐减少。

瑞典语和其他北欧语言

瑞典语和丹麦语共同属于北欧东斯堪的那维亚语。与之相对的北欧西斯堪的那维亚语则由法罗语、冰岛语和挪威语组成。近来研究分析提出将北欧北日耳曼语支分成斯堪的那维亚岛语和斯堪的那维亚大陆语,将挪威语与丹麦语和瑞典语分成一类,主要原因是近1000年来,挪威语受北欧东斯堪的那维亚语(尤其是丹麦语)影响很深,而与法罗语和冰岛语的差异越来越大。根据很多通用语言的基本标准,斯堪的那维亚大陆语被广泛认为是通用斯堪的那维亚语的几种方言,相互差别不大。然而,由于几个世纪以来丹麦和瑞典的强烈冲突,包括16世纪和17世纪一系列的战争以及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初期民族主义浮现,这些语言在拼写、词典、语法和管理机构等方面都独立发展。丹麦语、挪威语和瑞典语从语言学的观点来看更象是斯堪的那维亚语的方言连续体,而其中的一些地区,比如挪威和瑞典交界处(尤其是西约塔兰省、韦姆兰省、达拉纳省和耶姆特兰省的西部)采用了介于两国标准语言的中间语言。

瑞典本土外的使用情况

瑞典语与芬兰语同是芬兰的官方语言,芬兰本土只有6%芬兰人操瑞典语。瑞典语是芬兰瑞典人自治省奥兰省的主要官方语言,但芬兰语在该地并没有正式地位,不是学校的必修语言,同时该地区居民受国际条约和芬兰法律保障。芬籍瑞典人众居在沿岸地区及芬兰南部、西南部;亦有散居其他地区。在这些地区,瑞典语是主要语言,其中科什奈斯、奈而珀斯和拉什莫三个城市瑞典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 [2]

芬兰政府自10世纪末使用瑞典语,直至1892年,芬兰语才取得同等地位。根据2002年统计,芬兰约有290,000(5.6%人口)使用瑞典语。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教育改革后,瑞典语和芬兰语均为必修科,也就意味着所有芬兰人都在学校里学习过瑞典语,但使用水平可能在脱离校园后退化,大部分人虽然不能熟练说瑞典语但是基本能够听懂。

18世纪初,俄罗斯吞并波罗的海区域,很多该地的瑞典语社区被迫迁到乌克兰。幸存者在当地建立村落,直至俄国爆发革命,被赶回瑞典。这些人说的方言被称为旧瑞典语(gammalsvenska,即Old Swedish)。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这段时期,居住在爱沙尼亚的瑞典人受到良好对待。瑞典人占多数的城市里瑞典语的合法地位被承认。二战後爱沙尼亚被俄罗斯占领,居住当地的瑞典人逃回瑞典。其他地区有少量讲瑞典语的人,如美国、巴西、阿根廷。

瑞典语原有29个字母,共计9个元音字母和20个辅音字母:z之后加上三个元音字母。'W'不是一个独立的字母,只是'v'的变体,用于人名、地名和外来语(如"bowling")。附加于字母的发音记号(Diacritic)在瑞典语并不常见,只见于人地名和外来语,如法语词中的é而德语词中的ü是y的变体。 2006年字母W正式通过瑞典文学院认可,成为“合法”的瑞典语字母。

瑞典语标准语序是主谓宾结构,语序比较有规律:陈述句通常是S-V-O(主语-动词-受语),疑问句是V-S-O(动词-主语-受语)。有时为了强调某些词会更改语序,非主语开始的句子,主、谓语必须倒装,但从句一般不使用倒装语序。谓语部分始终处于第二位,这和德语类似。

瑞典语的构词学和英语相近,词形变化相对较少;有两种词性,分为中性和通性(亦称非中性);单词没有语法上的格(以前的研究认为有两种格,主格和属格);单数和复数之间有区别;形容词根据词性、数量和限定范畴的不同发生改变。名词的限定范畴(即肯定式和不定式)通过是否有特定后缀来表示,有时前面也加以定冠词和不定冠词。(可见下文词汇部分)

韵律特征体现在重音和声调上。瑞典语有很多元音,其中17个是单音母。有不少瑞典方言把连同"r"音的子音同化成卷舌音。这种同化现象在全国的广播中很常见,只有南部口音及芬兰口音没有这种同化现象出现。除了在挪威语,瑞典语其中一个"u"音在其他语言找不到。瑞典语还以清硬颚软颚擦音而著称,这是一种变化复杂的辅音音位。

瑞典语元音有长短之分, 无复合元音,有三个变元音。分单重音词与双重音词,后者包括一个主重音和一个次重音。无论是陈述句、疑问句或祈使句一般均使用降调。令学习瑞典语的人烦恼的是发音看来没有标准可言。元音及部分子音在不同地区的发音差异很大。南部地区、首都地区和部分省份地区的口音大不相同。 [3]

瑞典语多于一种口音(赫尔辛基、斯德哥尔摩/乌普萨拉、隆德和哥德堡)被认为地位较高。以瑞典语的使用人口只算中等来说,情况比较特殊。 瑞典词语rikssvenska有不同解释,难以翻译。在芬兰这词指瑞典的(相对于芬兰的)瑞典语,但在瑞典这词则指地位比较高的斯德哥尔摩/乌普萨拉口音。有语言学家认为后者的定义太模糊。

(1) Traditional dialects

Sydsvenska ml

Gtaml

Sveaml(斯韦兰省方言)

Norrlndska ml (诺尔兰省方言)

stvenska ml

Gotlndska ml

(2)Standard Swedish (standardsvenska 标准瑞典语)

★Central Swedish (5-7 million speakers 中瑞典语 使用者500-700万)

★South Swedish (2-4 million 南瑞典语 200-400万)

★Finland Swedish (300 000 芬兰瑞典语)

(3)Finland Swedish(芬兰瑞典语)

(4)Rinkeby Swedish

瑞典语词汇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即本族语词汇、外来词汇以及在两者基础上产生的新词汇。近现代以来瑞典语受到英语影响较大,之前则有较多法语词和德语词。大多数瑞典语的词汇源自日耳曼语族,如mus(mouse,鼠)、kung(king,国王)、gs(goose,鹅)。其他字借用自拉丁语、法语、 德语、英语等。新字通常用合并旧字的方法产生。有些名词后加上-a可产生动词,如disk(碗)→diska(洗碗)。

瑞典语新词的组合方法很自由,如“solnedgng”表示日落,由“sol”(太阳)、“ned”(下)和“gng”(路径)组成,再比如“fritid”意思是“业余时间”,由“fri”(自由)和“tid"(时间)直接组合而成。在瑞典语中有大量类似的合成词,有些单词长度非常长,这和英语是不同的。但是并非所有合成词都可以通过简单词直接拼接完成,这也是瑞典语学习者会碰到的学习难点。

瑞典语的名词、形容词、动语均会变形。

名词可分为两性:通性(非中性)及中性。一些古老的用语和仪式用语仍保留了古瑞典语通性名词的阴阳之分。大多数名词是通性。名词的性没有规则可循,要死记。名词有性(中性、通性)和数的范畴,有肯定式与不定式,但除所有格须加s外。标准瑞典语名词没有格的词尾。单、复数定冠词加在名词词尾。

形容词有性、数范畴和肯定、不定形式。形容词定冠词置于形容词之前。类似地,人称代词也有性、数的变化。

动词无人称变化,有时、态、式等语法范畴。动词根据不同类型的变化可大致分为四类,但变形特例仍有不少。

以下是一些归纳不完全的词汇变形特点。

瑞典语的定冠词连接词尾,不定冠词放在词前。冠词依名词性别变化。

名词众数变形习惯上名词可分为5类:-or、-ar、-er、-n及不变名词。

所有字尾是a的通性名词众数时加-r,该a转做o。例如,女孩:flicka(单数);flickor(复数)。

大多数字尾不是a的通性名词众数时加-ar、-er或-r(无特别规律)。

所有字尾为元音的中性名词加-n,如苹果:pple(单数)pplen(复数)。

所有字尾为子音的中性名词单、复数不变,如小孩:barn(单数、复数)。

有部分常用名词的众数变形是不规则的。

动词有4类。大多数动词词尾的变化有规律:原型是-a、现在式是-r、过去式则是-de、-te或-dde。人称和单众数通常不会影响动词。除规则变化外仍有不少常用动词是不规则变化,要死记。

瑞典语形成于9世纪前后(600~1000),经历了古瑞典语(800~1526)和近代瑞典语两个时期。古瑞典语受拉丁语和德语影响很大。14~15世纪期间,瑞典语的语音和语法有很大变化:双元音变成单元音,单、双重音在这个时期形成;动词、名词、形容词和代词的形式趋于简化。1526年《新约全书》的瑞典文译本出版,通常被看为近代瑞典语的开始。近代瑞典语又分早期(1526~1732)和晚期(1732以后)瑞典语。标准语开始于17世纪,它以斯德哥尔摩和梅拉伦湖地区的斯维亚诺方言为基础,也吸收了约特诸方言的某些成分。

瑞典语与丹麦语及挪威语关系密切,互通性颇高。这三种语言均源自一千年前的古北欧语(Old Norse),受下日耳曼语(Low German)影响。瑞典语、丹麦语、挪威Bokmål语均属东斯堪地那维亚语。对于瑞典人,挪威语比丹麦语容易明白。

1225年开始,中世纪的瑞典语称为古瑞典语(Fornsvenska)。在所有那个时期用拉丁字母书写的最重要文件中,西约特兰法(Vstgtalagen)是其中最古老的文件之一,发现的碎片中记载的年份为1250年。随着天主教的成立和各种宗教的法规的颁布,瑞典语引入了很多希腊语和拉丁语的外来词。13世纪末期和14世纪初期,汉萨同盟力量的扩大,除了在经济、军事和政治上的影响外,随着大量德国的移民的到来,低地德语也开始影响瑞典语的发展。除了战争、贸易和行政相关大量词语外,语法的前缀甚至连接词也引入到瑞典语中。几乎所有的海军术语都是从德语中借用过来的。

早期中世纪瑞典语和现代语言相比有更多复杂的格,并且词性系统也还没有被缩小。名词、形容词、代词和一些数词有四种格,除了现代的主格外,还有属格、与格和宾格。词性系统与现代德语类似,分男性、女性和中性。大部分男性和女性的名词后来被归为通性。东西系统也很复杂,包括虚拟和命令语气,并且动词的用法和人以及数量有关联。16世纪,现代瑞典语口语和通俗文学中的语法格和词性系统减少为两种格和两种性。直到18世纪,一些散文等体裁的作品还沿袭原来的词形变化,而在一些方言中一直保留到20世纪初。

10世纪古诺尔斯语和其它相近语言的分布

8世纪,斯堪的那维亚的日耳曼语族经历了一些改变,演化成古诺尔斯语。这种语言也经历了一些新的变化,然而并没有在整个斯堪的那维亚地区流传起来,这样就形成了两种相似的语言,古西诺尔斯语(挪威和冰岛)与古东诺尔斯语(瑞典和丹麦)。

古东诺尔斯语的次方言在瑞典被称作古北欧瑞典语,在丹麦则称作古北欧丹麦语。在12世纪之前,除了一个古北欧丹麦语单元音化外(见下文),两个国家的方言还是基本相同的,这些方言被称作古代北欧文字的主要原因是这些语言使用古北欧字母书写。

从1100年开始,丹麦的方言和瑞典开始有所不同。由于丹麦各地语言改革的不均衡而导致一系列小方言的产生,同言线从南方的西兰岛一直分布到北方诺尔兰、东博腾以及芬兰的东南部。

古北欧丹麦语中将双元音“i”单元音化为“é”,如“stinn”转化成“sténn”(意为石头),这也是古北欧丹麦语和其它古东诺尔斯语的一个主要区别。另外“au”转化成长开口音“”,如“daur”转成“dr”(意为死亡)。而且,双元音“y”转成长闭口音“”。这些革新影响了除了瑞典北部和梅拉伦地区东部以大部分使用古北欧瑞典语的地区。

随着印刷机的出现和欧洲宗教改革的推动,近代瑞典语(Nysvenska)也开始发展。新国王古斯塔夫瓦萨掌握政权后,命令将圣经翻译成瑞典文。《新约圣经》于1526年出版,全套瑞典语圣经译本于1541年出版,通常被称作“古斯塔夫瓦萨圣经”。这个版本的翻译非常成功,不断重版,到1917年之前一直是最通用的圣经译本。主要的翻译者是劳伦丘斯安德雷(LaurentiusAndreae)、劳伦丘斯彼得里(LaurentiusPetri)和奥劳斯彼得里(OlausPetri)。瓦萨圣经通常被认为是古瑞典语和新瑞典语的适度综合。它并没有全部使用当时通用的口语,也没有完全废弃古老的术语。这是瑞典语正字法发展的重要的一步,引入了元音“”、“”和“”,同时拼写“ck”取代了“kk”,与丹麦语圣经有了明显区别,可能也是两个国家正在进行战争的原因导致。三位翻译者都来自瑞典中部,因此在新的圣经里面加入了一些特殊的中部瑞典语的特征。

虽然圣经的翻译为正字法的标准指定建立了一个良好的开端,然而在该世纪的其余岁月里拼写变得更加不确定。19世纪初期,关于拼写的讨论争执不定,直到19世纪下半世纪,正字法才达到普遍接受的标准。

当时大写字母还没有标准化。受德语影响,名词都是大写的,其它大写则很少。由于圣经的印刷采用粗黑体字或黑体字,因此大写字母的也不明显。这种字体一直使用到18世纪中期,之后渐渐被拉丁字体(通常为为西文粗体字)所取代。

在近代瑞典语发展时期,发音出现一些重大的变化,一些不同的辅音簇发音逐渐转为清齿龈擦音//和//;同时/g/和/k/逐渐向/j/和清龈颚擦音//软化,浊软颚擦音//开始往对应的浊软颚塞音/g/转变。

19世纪末期,随着瑞典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瑞典语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语言学术语将这个时期直至如今使用的瑞典语称为当代瑞典语(Nusvenska)。很多作家、学者、政治家以及其它公共人物对新的国家语言影响很大,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奥古斯特斯特林堡(1849年-1912年)。

20世纪,标准通用的国家语言成型,全瑞典人开始使用。1906年,拼写改革后,正字法终于稳定下来,除了一些细小的差别外,基本统一格式。与如今的瑞典语相比,仅仅是动词复数形式和一些句法(主要是书面语)的不同。动词的复数形式直到1950年才废弃使用。

1960年,瑞典语有一个明显的变化,被称为“你改革”(du-reformen)。以前,称呼一个与自己同等或高一些社会地位的人的正确方法是在姓前面加头衔。只有在陌生人初次会话,不清楚对方的职业、学术头衔或军衔的时候才使用“herr”(先生)、“fru”(夫人)或“frken”(小姐)。这样在社团的谈话中介绍给第三者时会变得较复杂。20世纪初期,曾经试图用“ni”(你)来取代头衔,类似法语里的“Vous”。“du”(第二人称单数形式)用来称呼比自己地位低的人,“ni”(第二人称复数形式)则用来称呼不熟悉的人。1950年代和1960年代,随着瑞典社会自由主义化和激进化,社会阶层的差别没有以前那么巨大,“du”开始成为标准,用于非正式和正式场合。这项改革不是一个政治法令,更多体现的是社会态度的变化,到1960年代末期和1970年代初期,改革完成。

汉语

瑞典语

瑞典语

svenska

你好

hej

再见

hej d

谢谢

tack

那个

den dr; det dr

……多少

Hur mycket....

英语

engelska

ja

不是、否

nej

方向

riktning

vnster

hger

一直

rakt fram

上(动态)

upp

下(动态)

ner

lngt

nra

lng

kort

地图

karta

旅游问询处

turistinformation

我爱你

jag lskar dig

瑞典语言委员会(Språkrådet)是瑞典的瑞典语官方管理机构,但是并不控制语言的发展,这点与法兰西学院主要修定法语,制定语言规则有所不同。然而,很多组织和机构要求在官方文件中遵循委员会颁布的《瑞典语书写规范》(Svenskaskrivregler),该规范已经成为瑞典语正字法事实上的标准。在瑞典语言委员会很多成员组织中,1786年建立的瑞典学院是影响较大的一个机构,编撰并出版了《SvenskaAkademiensOrdlista》(瑞典学院字典,简称SAOL,目前已经出版了13版)、《SvenskaAkademiensOrdbok》(瑞典学院辞典)以及其它种类繁多的语法、拼写方面的书籍。

芬兰语言研究院是芬兰的瑞典语官方管理机构,它最重要的任务是与瑞典使用的瑞典语保持互通性。该研究院出版了《Finlandssvenskordbok》(芬兰瑞典语词典),这是一本介绍芬兰和瑞典使用的瑞典语区别的书。

中国大陆地区开设瑞典语言文学专业的大学有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瑞典语专业(每四年招生一次)、中国传媒大学外国语学院(已停办)、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瑞典语专业(每四年招生一次),另外复旦大学北欧中心提供选修课性质的瑞典语课程。社会上也有小部分瑞典语培训班。

在香港,开设的有:香港大学现代语言及文化学院/瑞典语专业。

学习机构和暑期课程

瑞典城市和大城镇的学习机构提供包括不同内容、长度和强度的瑞典语课程,一应俱全。然而,您不会因为报名参加在瑞典开设的瑞典语课而此课程并不是得到官方认可的瑞典大学学位项目的一部分获得瑞典居留许可。

这些课程收取学费,每月1000克朗到8500克朗不等。而那些包括食宿的课程收费更贵一些。大型机构全年都开设瑞典语课程,通常情况下,如果还有空位,您可以在临近开课之前注册。其他机构则主要开设暑期课程。

瑞典对外文化交流委员会(SI)也开办国际暑期课程。这些课程由SI与一些独立成人教育学院Folk High School合作开设,主要面向那些已经在大学阶段学习过至少一年或100课时瑞典语的学生。

瑞典大学的课程

一些瑞典大学向没有瑞典语基础的学生提供全日制瑞典语课程,另一些则提供非全日制课程。而有一定瑞典语基础的学生可以申请面向外国人的高级瑞典语课程。

参加交换项目(例如伊拉斯谟项目)的外国学生经常由接收院校安排与他们的常规学习相配套的瑞典语培训。这里就不做详细介绍了。


相关文章推荐:
瑞典 | 奥兰 | 丹麦语 | 挪威语 | 识字率 | 口语 | 书面语 | 语言变体 | 死语 | 语序 | 词性 | 主格 | 属格 | 单数 | 复数 | 限定范畴 | 后缀 | 冠词 | 元音 | 辅音 | 音位 | 瑞典 | 芬兰 | 瑞典 | 欧盟 | 识字率 | 口语 | 书面语 | 语言变体 | 死语 | 丹麦语 | 法罗语 | 冰岛语 | 挪威语 | 丹麦 | 瑞典 | 民族主义 | 拼写 | 方言连续体 | 西约塔兰省 | 韦姆兰省 | 达拉纳省 | 耶姆特兰省 | 芬兰语 | 芬兰人 | 国际条约 | 珀斯 | 乌克兰 | 爱沙尼亚 | 元音字母 | 辅音字母 | 瑞典文学院 | 语序 | 陈述句 | 主语 | 倒装 | 从句 | 词形变化 | 词性 | 主格 | 属格 | 单数 | 复数 | 不定式 | 后缀 | 定冠词 | 不定冠词 | 重音 | 声调 | 元音 | 卷舌音 | 辅音 | 音位 | 复合元音 | 陈述句 | 疑问句 | 祈使句 | 赫尔辛基 | 乌普萨拉 | 哥德堡 | 词则 | 不定式 | 所有格 | 人称代词 | 语法范畴 | 元音 | 过去式 | 双元音 | 单元音 | 动词 | 译本 | 斯德哥尔摩 | 梅拉伦湖 | 亚诺 | 丹麦语 | 挪威语 | 三种语言 | 挪威 | 瑞典人 | 丹麦 | 拉丁字母 | 天主教 | 外来词 | 汉萨同盟 | 前缀 | 连接词 | 代词 | 数词 | 宾格 | 词形变化 | 日耳曼语族 | 见下文 | 瑞典 | 同言线 | 西兰岛 | 圣经译本 | 劳伦丘斯彼得里 | 奥劳斯彼得里 | 正字法 | 发音 | 浊软颚擦音 | 塞音 | 奥古斯特斯特林堡 | 句法 | 第二人称 | 法兰西学院 | 北京外国语大学 | 中国传媒大学 | 上海外国语大学 | 复旦大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