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萨格拉斯(游戏《魔兽世界》中的人物)

萨格拉斯(Sargeras),暴雪娱乐公司出品的系列游戏《魔兽争霸》及《魔兽世界》中的重要人物。

黑暗泰坦萨格拉斯男性莞讷泰坦燃烧军团的缔造者兼初代首领。曾经伟大的万神殿最强大的战士,万神殿的保卫者,诸神之最诘者,复仇者阿格拉玛的导师。

萨格拉斯曾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与高尚品质,受万神殿的委托,独自前往扭曲虚空的深处追杀恶魔,他曾立誓要肃清宇宙中所有的恶魔。

萨格拉斯有着万神殿无人可以比拟的力量与勇气,他手持巨剑戈什拉彻,各种强大的恶魔都在萨格拉斯的剑下溃败和毁灭;甚至是被上古之神腐化的世界之魂,也在萨格拉斯的剑下一分为二。

在目睹了恶魔的无数暴行、洞悉了虚空领主的恐怖计划后,这位昔日高贵的万神殿保卫者陷入了疯狂。

堕落后的萨格拉斯掌握了邪能之力,运用这股力量轻松地击败了万神殿,击杀了所有泰坦,统领无数恶魔开始了燃烧的远征。

最终,圣光军团辅助艾泽拉斯的英雄们联合攻入安托鲁斯燃烧王座,摧毁了燃烧军团的中枢指挥系统。他们在泰坦的协助下净化了阿古斯星魂,并将萨格拉斯和万神殿众神,永远地囚禁起来。这支毁灭万物的恶魔军团终于被彻底击败,燃烧的远征到此结束。

Affiliation The Burning Legion, formerly the Pantheon

Occupation Demonlord, Supreme Lord of the Legion, Destroyer of Worlds, Enemy of All Life

Status Completely unknown after the death of Medivh

阵营:燃烧军团

Relatives Aman'Thul (brother), Eonar (Sister-in-Law), Golganneth (nephew)

武器:Gorshalach(意思是Dark Render,黑暗偿还者)

万神殿保卫者:萨格拉斯的庞大程度几乎超出你能想象的范围,一件燃烧着的黑色铸甲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身躯。他一手举着一支收过侵蚀的巨大长矛,长矛上有一圈可怕的锐利倒钩。曾几何时,萨格拉斯是泰坦们对抗恶魔种族的先锋和统帅,几千年间他一直英勇无畏地与那些黑暗势力进行斗争。

黑暗泰坦:激荡的能量将萨格拉斯团团包围,涌入他的血脉、炙灼他的灵魂,那双眼睛随之化为翡翠色的爆燃火焰,曾经尊贵的形体上更是有连绵的邪能火山接连升起,而他为之崩裂开绽的皮肤之下,翻腾滚沸的尽皆是永世不息的盛烈憎恨。

无人知晓第一个泰坦何时抑或缘何苏醒,但传说中仍然记述了他的名字 阿曼苏尔。

尽管阿曼苏尔是孤身一人,但他心中知晓自己一定还有别的同胞。因此,他探索着无垠黑暗之间的众多世界,以期寻找其他的泰坦。这个任务艰巨而孤独,但却意义重大。而待到他终于发现其他初生的星魂时,阿曼苏尔便慈爱地培育起了这些新同胞,将他们从沉眠中唤醒。而这些苏醒过来的泰坦,便即加入了他伟大的寻觅当中。

阿曼苏尔和他的手足,其后便以万神殿之名为人所知。这些天性仁爱的生物,生来便契合着秩序与平稳,对宇宙中秘藏的魔力也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他们深知自己的力量太过庞大,故而面对一切邂逅的文明都恪守着温和行事的信条,即便是对那些狂野不羁的元素之灵也未有例外。

万神殿的泰坦逐渐认识到,秩序与否攸关着他们能否找到同胞。每每到达一个星球,他们都会采取一定的手段来探知其中是否容有星魂。首先,泰坦们会安抚这个世界那些狂暴的元素群体,而后将世界重建,塑造出高大的山峰、幽深的海洋和涌动的天空。到了最后,他们便会在这个方才获得秩序的世界大幅播撒各种各样的生命形式。万神殿期望能通过这种形式唤起星魂,并就此促其长成。虽说如此,大多数的情形下,泰坦们所到达的世界都并无星魂所在。

万神殿立誓维持、守护这些世界,哪怕其中并无星魂也是一样。为此,他们会给那些原始的生命形态授予力量,以期保证秩序化的世界不被侵犯。

万神殿成员

阿曼瑟尔 万神殿的至高之父

萨格拉斯 万神殿的保卫者、诸神之最诘者

阿格拉玛 万神殿复仇者、伟大的萨格拉斯之副官

艾欧娜 生命赐予者、一切生命的保护者

卡兹格罗斯 众界的塑形者暨锻铸者

诺甘农 织梦者、天外魔法暨知识的守护者

戈尔甘耐斯 怒喝者、天穹暨啸海之王

就如无垠黑暗止境那般,扭曲虚空中也同样诞生了生命。光和虚空两者的能量在扭曲虚空的边界融汇,而自那骚乱的领域中所涌现的生物,便是恶魔。他们遵循着自己暴烈的情感行事,乐于见到自己的力量突破止境,而毫不顾虑其结果。这些畸形的存在大多沉溺于遍及扭曲虚空中的动荡能量,有的则掌握到了将那毁灭万物的邪能魔力自如驾驭的方法。很快,这些嗜血的恶魔便将爪牙伸向了实体宇宙,在凡人的文明中散播着恐惧,并将一个又一个世界接连毁灭。

恶魔的形态多种多样。譬如双头的虚空恶犬,会如饥饿的野兽那般游荡于扭曲虚空中无路可循的荒芜之间。而诸如庞大的深渊魔和地狱火,则是由更为强大聪慧的恶魔,用物质和邪能糅合出的无脑团块。

而至于这些更为强大的恶魔,其中之一便是纳斯雷兹姆,或称恐惧魔王。他们狡猾而精于摆布他人,倾力于研修暗影魔法的艺术。纳斯雷兹姆偏爱渗透进凡人的文明中,四处播种动荡,挑起国家间的争端。而当这些凡人的群体日薄西山、支离破碎之时,纳斯雷兹姆便会出手腐化其中的住民,将这些无辜的生命扭曲为又一种毛骨悚然的恶魔。

强大的安尼希兰,抑或深渊领主,则采取更为直接的手段征服各个世界。这些硕大无比的屠夫,生来便是为了残虐和折磨目所能及的凡人种族。深渊领主时常奴役那些扭曲虚空中的次等恶魔,用以充作攻打无垠黑暗止境中那些凡人文明的马前卒。

这些恶魔在森罗万象的遥远角落中烧起的战火,很快便为万神殿所发觉。忧心他们搜寻唤醒星魂的行程难免被这些恶魔的行径所妨碍,泰坦们旋即派出了他们最强大的战士,伟大的萨格拉斯。这位勇猛的泰坦毫不迟疑地动身,许诺从宇宙中肃清恶魔的影响之前,决不会有所休憩。

即便是万神殿卓著的成员之中,也无人能够企及萨格拉斯的勇气和力量,而这些品质更是良好地契合着他猎杀恶魔的艰难任务。满怀着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他便即刻动身,去往了黑暗止境之中。

被动荡不安的能量所淹没的众多世界,很快便将萨格拉斯的脚步吸引而来。诸如此类的场所中,扭曲虚空的影响已然涌入了实体宇宙,铺天盖地的恶魔这才得以现身其中。

萨格拉斯经年累月地往返征战于这些恶魔肆虐的世界间,从入侵的恶魔手中拯救那些凡人住民。他眼见自己的敌人将一整个文明化为闷燃的枯骨,将其中的居民扭曲为卑鄙可憎的畸形。亲见这凋亡和毁灭的骇人一幕,一股难以遏止的无力感顿时攫住了萨格拉斯。身负而今的使命之前,他都从未想象过宇宙中竟能有这般邪恶的事物存在。

然而,这些恣意妄为的恶魔却尽皆是些缺乏组织的无能宵小。萨格拉斯轻而易举地将之击溃,接连不断地赢得胜利。随着这长久的战斗,他也逐渐发觉了一部分掌控着虚空能量的恶魔,并进而调查了这些黑暗能量及其源头,这才得知了那些将腐化散往整个宇宙的恶性智能体的存在。

这些智能体便是虚空大君,而他们的强大更是远非恶魔之流所能企及。得知其存在的萨格拉斯不免陷入了困惑,进而思考起这些虚空势力的真正所图,和其存在对整个宇宙可能产生的影响。

尽管他的发现令人不安,萨格拉斯对恶魔的征战却并未休止,而万神殿进行的工作也一如既往地顺畅。他们搜寻着初生的泰坦,应时为新发现的世界带去秩序。萨格拉斯时常会注视这些襁褓中的世界,生命在其上绽放、而不必为恶魔所苦的光景,往往能给他带来一丝满足感。他对生命的热爱日益激励着他的意志,得以使他决意直面那些虚空大君、捣毁他们对森罗万象的一切邪恶意图。

与此同时,恶魔却也在加倍努力地用死亡和荒芜席卷更多的世界。而更使萨格拉斯焦躁的是,他发觉自己早在往日便已和众多同样的恶魔战斗过。每每当他在实体宇宙击溃它们,恶魔的灵魂便继而回到扭曲虚空当中,并最终以全新的躯体起死回生。

杀死恶魔的唯一办法是将其在扭曲虚空中诛杀,抑或是在黑暗止境中那些盈满扭曲虚空动荡能量的地方。然而,萨格拉斯尚却无从知晓这点。他所能明白的,只是自己当下的手段尽是白费工夫,完全不足以摧毁他的敌手。他得想办法遏制它们。

忧心于当下的情势和接连涌来的恶魔,万神殿便又派来了一位泰坦来协助这名勇士。他的名字是阿格拉玛。尽管对战斗并不如何娴熟,但他的学习速度却十分惊人,并在而后赢得了萨格拉斯的赞许,成为了他深受信赖的副官。无数个千年之中并肩作战的两人,便如若一堵无可企及的高墙,纵是恶魔如何肆虐都难以逾越。

待到阿格拉玛足以接替他的战斗之时,萨格拉斯便有了深入研究扭曲虚空特质的时间,并进而找到了遏制恶魔的方法。尽管他尚未掌握这一动荡领域的全貌,但已知悉该当如何控制和塑造其中的部分能量。藉此,萨格拉斯在扭曲虚空中打造了一座监牢,其即为放逐位面马顿。这个孤立的次元固若金汤,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逃离其中。自此,这些恶魔便再无死而复生的可能,一经投入监牢,就只能永生永世地在其中糜烂。

而后,阿格拉玛和萨格拉斯继续着他们的战役,监牢中便即溢满了捉来的恶魔和破坏性的邪能。这些能量很快便集聚得太过浑厚,乃至将扭曲虚空和实体宇宙的间隙撕裂开来,就如一颗翠色的星辰那般,在黑暗止境的边境熊熊燃烧。

萨格拉斯和阿格拉玛的英勇卓著,很快便为整个宇宙带来了和平。恶魔的侵扰尽管仍是黑暗止境的威胁,但却已显而易见地稀少下去。泰坦的众多世界欣欣向荣,而生命也随着它无尽的可能性,一同就此繁荣地昌盛不息。

万神殿孜孜不倦地搜寻着沉眠的星魂,而萨格拉斯和阿格拉玛也仍继续着他们猎杀恶魔的旅途。两位勇士进而达成了共识,认为若是分头行动,便能够保护更多世界。约定仅在必要关头彼此呼唤之后,他们便径自踏上了各自的道路。

而正是在这一纪元中,萨格拉斯才发觉了虚空领主意图中真正的可怕之处。

他先是被吸引到了黑暗止境中的一个偏远角落,彼处一个漆黑枯萎的世界中,尽是冰冷的虚空能量四散而出。位乎此,萨格拉斯遭遇的是前所未见的庞大生物,如若疮痍一般遍布整个世界。这些便是上古之神,他们将自己深深植入这个世界之中,用虚空能量将其尽皆笼罩。

更令他恐惧的是,萨格拉斯旋即发现这并不是个一般的世界。他听到了核心中那沉眠梦乡的星魂,可却并非是萨格拉斯自其他的星魂处所见过欢愉梦景那尽皆是漆黑阴暗、毛骨悚然的噩梦。上古之神的卷须早已深入,将沉眠泰坦的灵魂全数裹入阴影。

一伙纳斯雷兹姆也同样发现了这个漆黑的世界。他们日夜置身上古之神之中,沐浴着他们的黑暗能量。而察觉到其邪恶的萨格拉斯,便继而将这些纳斯雷兹姆尽数捕捉、严刑拷打。崩溃的恶魔旋即将他们对上古之神的了解和虚空领主的意图尽数吐露若是虚空的力量成功腐化了初生的泰坦,它便会苏醒为一柱不可名状的黑暗生物,整个森罗万象、乃至整个万神殿,都将无力与之相抗。届时,扭曲的泰坦将会飨尽宇宙中的一切物质和能量,使万般存在的一切,都尽数屈从于虚空领主的意志之下。

萨格拉斯,这众泰坦中的不败骁将,生来头一次品味到了恐惧,惊觉原来虚空领主们正如若万神殿那般地寻觅着星魂的所在。而萨格拉斯更是从未想过,虚空能量竟能将沉眠中的泰坦侵蚀得如此彻底。

而如今,证据正明白无疑地摆在他的眼前。

暴怒和苦恨在他的灵魂中熊熊燃烧。他猛击眼前的纳斯雷兹姆而众多的恶魔顷刻便在他的盛怒下灰飞烟灭。萨格拉斯继而转向那漆黑的世界,他的心在悲伤中痛苦不堪,因他知晓仅有一种方法能防止黑暗泰坦就此觉醒。

他高举起自己的刀锋,将眼前的世界一刀两断。随之而来的爆炸消灭了上古之神和他们的能量,然而初生的泰坦却也就此命丧。

萨格拉斯即刻回到了万神殿的所在,并将阿格拉玛召回到他的身边。当着众位泰坦,萨格拉斯讲述着将他的所见,而其他的万神殿成员纵然为此而惊诧,却更多地是关乎萨格拉斯的轻率举动。他们斥责萨格拉斯全无必要杀害自己的同胞,为他并未寻求援助而争吵,若他如此,他们便能从那星魂中净除腐化。

纵然萨格拉斯竭力使他们确信自己所作所为的必要性,他却最终发觉这不过是徒劳。其他的泰坦并未亲眼所见这一切,便不可能理解他缘何采取这般的过激手段。更不必说除去阿格拉玛,其他的泰坦甚至都无从直接了解虚空和恶魔。那恶意和腐化的力量聚成的深渊究竟有多深不可测,他们根本不可能知晓。

关乎如何应对虚空领主的威胁,萨格拉斯和万神殿的其余成员间的争执异常激烈。萨格拉斯最为忧心的,是既然上古之神能够腐化一个星魂,那他们便可能腐化更多。要阻止他们的行动,多半已经太迟了。

萨格拉斯表明了他对“存在本身即有着缺陷”的恐惧在遭遇上古之神后,他才终于认定了这个想法。唯有将森罗万象的一切烧灼殆尽,泰坦才有希望阻止虚空领主的终极目标。就萨格拉斯而言,即便是死去的宇宙,也总好过被虚空所支配的宇宙。生命既然能在宇宙中生根一次,那兴许当剿除实体宇宙的腐化之后,生命仍能再度绽放。

这个想法让万神殿惊骇不已。创生者伊欧娜,出言提醒萨格拉斯泰坦曾立誓倾尽一切保护生命,而要认可彻底灭绝,这无论如何都实在太过耸人听闻。就连阿格拉玛也站在了他导师的对立面,争辩着一定有其他战胜虚空大君的办法。他力劝萨格拉斯忘记这个可怕的想法,寻找其他解决的方案。

深沉的绝望和辜负感压垮了萨格拉斯,他愤而就此出走,和其他的泰坦分道扬镳。他认定自己的同胞再无可能醒悟,而若他们无意出手助他剿除虚空领主的腐化,那便由自己一个人来完成。

从此以后,万神殿的泰坦便再未把他当成是自己的一员了。

萨格拉斯认为他需要一支他所能掌控的大军去对抗虚空领主,于是他想起了那些恶魔们。他曾经击败了它们并将这些生物囚禁在了“放逐之星”玛顿之上。

因为恶魔没法在扭曲虚空以外的地方被杀死,所以萨格拉斯创造了玛顿来囚禁它们的灵魂,即使那些恶魔的物理形态再次重生,它们也仍然会被囚禁在玛顿上。

萨格拉斯前往玛顿并击碎了这颗星球,导致了一场充满邪能的大爆炸并致其毁容。而转变成一个充满邪能魔法能量的恶魔生物的萨格拉斯,开始着手利用他的新力量令那些恶魔屈服于他的意志。这场灾难同样在无边黑暗(Great Dark Beyond,专有名词,魔兽世界观中的物质宇宙)之中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形成了一条通向扭曲虚空的入口。无尽的恶魔将可以不断从空洞中涌出并现身在所有时间中(all times,讨论了一下这里可能是个双关语,有随时可以出现或者是可以在任何时间中出现的意思,对应WOD的AK的设定),在这之前恶魔只能算是相对稀少的生物。

在缔造了燃烧军团之后,萨格拉斯继续前往毁灭一个世界的初次征程。它并不拥有星魂(world soul,编年史中提出的设定,差不多就是星球本身所诞生的生命意志),但是这里已经被秩序化并拥有了一名类似奥尔加隆的星使(constellar,大概就是奥尔加隆和伊拉贡那样的星座生物)看守这里。当星使前来查看发生什么事的时候,萨格拉斯杀死了他。

万神殿很疑惑为何他们的星使没有回来报告,于是他们派遣了阿格拉玛去调查。当他看到军团正在蹂躏着星球而萨格拉斯却领导着恶魔的时候,出于对他曾经的主人的背叛行径的暴怒,阿格拉玛对萨格拉斯提出了一对一的挑战。他们激战了起来,但是萨格拉斯远远更为强大,因为对于泰坦来说邪能是它们的天然克星。双方的剑都断裂成了两块,而阿格拉玛撤退回万神殿并警告了他的同胞们。

万神殿计划于萨格拉斯一同在一个叫奈哈兰的星球上展开一次会议,他们认为他还拥有理性与他们交流。在会议上,萨格拉斯再次坚持他所做的一切是阻止虚空领主的唯一途径。

阿格拉玛认为萨格拉斯在疯狂之下仍然拥有着一个高尚的灵魂,并毫无武装地走向他,恳求萨格拉斯听他们解释,他告诉萨格拉斯万神殿发现了一个全新的星魂,在一个名为艾泽拉斯的泰坦之中,这是一个在某一天会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打败虚空领主的存在。而萨格拉斯却用他的剑险些将阿格拉玛一劈为二。万神殿对这个杀害他们的泰坦同胞的凶手暴怒至极,并与萨格拉斯进行了一场大规模战争。

然而萨格拉斯的邪能魔法实在太过强大,他用邪能之火凝聚成一股巨大的能量风暴杀死了万神殿的所有成员们。但他却不知道,诺甘农释放了一个覆盖性的保护法术将万神殿的成员们的灵魂保存了下来。虽然他们的凡间肉身被毁灭,但他们的灵魂却幸存了下来。

奈哈兰随后被他人所知成为一个末日世界万神殿被军团所毁灭后的遗址。更糟糕的是,萨格拉斯知道了艾泽拉斯所包含的存在,一个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击败虚空领主的存在。但他并没有看见这份希望,相反,他只看到这是一个若在虚空领主的腐化之下将会诞生出无止境的邪恶的世界。所以,他决定,亲自前去毁灭它。 [1]

在消灭万神殿后,萨格拉斯带领他的恶魔大军吞噬了几个宇宙间的文明,但是萨格拉斯逐渐发现恶魔大军的缺点,如大多数恶魔大军并不具备自我管理的能力,所具有的破坏欲望并不能真正帮助他完成更具智慧性的目标。因此萨格拉斯一面在着手消灭其他文明,一面也在寻求更为牢固且富有智慧的种族。

很快,居住在阿古斯的艾瑞达人进入了萨格拉斯的视野。这群具有高等文明并信仰圣光的种族拥有着恶魔难以企及的智慧和才干,尤其是艾瑞达人的领导者,执政团的维伦,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更是以其过人的天赋与强大的法力让萨格拉斯认定他们最为符合担任燃烧军团的指挥。

为此,萨格拉斯并没有急于进攻阿古斯,反而用幻象的方式来会见三人,用无穷的力量回报来诱惑三人。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当即被这一提议所吸引,尤其见到萨格拉斯给他们展现的征服四方的幻想后更是心动不已。然而维纶却在圣光的影响下窥见到了投靠萨格拉斯的未来,那是一段充满腐化与堕落的黑暗未来。为此,维纶假意答应,但是却在背地里向亲密之人揭示。

(其实在7.2萨格拉斯之墓的cg中我们得知基尔加丹一开始也知道投靠萨格拉斯的下场,只是出于对萨格拉斯实力的惧怕选择了投靠)

终于,基尔加丹与阿克蒙德投靠了萨格拉斯,并带领大部分族人接受萨格拉斯的邪能洗礼,进化成为充满邪恶力量的军团走狗,领头的二人也变成了萨格拉斯口中的欺诈者和污染者。但当二人回过头来寻找维纶时才发现他已经带领少部分的艾瑞达人在纳鲁的指导下建立起了星间穿越飞船,并试图逃跑。即便基尔加丹严令军队前去堵截维纶,但是维纶还是带着难民及时逃离了阿古斯。也因此,出于被背叛的愤怒,基尔加丹在此后不断下令追杀这一批逃离的德莱尼人(语义:流亡者)。

随着阿古斯彻底沦为萨格拉斯的囊中之物,萨格拉斯的恶魔军团战力得到空前加强。萨格拉斯选择将燃烧军团的大本营设在此地,同时随着他发现阿古斯内部沉睡着一个尚未觉醒的星灵,燃烧军团也开始在阿古斯的深处建立起了一座军事要塞安托鲁斯,用以囤积军团的战争机器,指挥高官以及驯化腐蚀阿古斯之灵。

萨格拉斯始终没有忘记兄弟们找到的那个名为艾泽拉斯的幼小星灵,尤其是当听说它将会孵化一个比任何泰坦都更为强大的力量时,萨格拉斯更为急切地命令燃烧军团一面远征一面寻找。但由于宇宙浩渺,寻找数年,关于艾泽拉斯的一切都依然虚无缥缈。

但知道有一天,一阵强烈的讯号接通了燃烧军团。这个信号正是来自艾泽拉斯,而信号的发起人正是当时艾泽拉斯最为强大的人:艾萨拉。艾萨拉作为彼时艾泽拉斯最大的精灵帝国卡多雷的统治者,不仅具有着强大的军队,更有着过人的天赋与实力。她在称霸艾泽拉斯之后便醉心于精灵种族的圣地:永恒之井的研究。这个充斥着艾泽拉斯强大生命源泉的力量井水让艾萨拉醉心其中,她企图完全占有却有心无力。在一次次的研究中,艾萨拉借助他的强大力量吸引到了扭曲虚空中的力量,更通过这股波动影响到了萨格拉斯。

萨格拉斯迅速和这位傲慢的女王接上了线,并在和她的交流中展示了自己强大的力量,并报之以同样的诱惑:赋予她无穷的知识与力量并帮助掌握永恒之井。艾萨拉答应了这项要求,并与她的部下利用永恒之井开启了与燃烧军团相联结的传送门。

(关于艾萨拉需要多提的是,她的实力很强,强到所有当时一线的燃烧军团将领都感受到她身上的一股仅次于阿克蒙德的力量,而那时阿克蒙德在燃烧军团仅次于萨格拉斯,和基尔加丹一样强大。所以艾萨拉并非惧怕打开了传送门)

燃烧军团在打开传送门的那一刻迅速涌出,在成群的恶魔蹂躏下,卡多雷的首都金-艾萨琳瞬间毁灭。这支出其不意的军队让卡多雷瞬间崩溃,最大的军事要塞黑鸦堡垒稍有抵抗但最后连同他的城主一同葬送,仅次于艾萨琳的帝国第二大都市苏拉玛干脆开启魔法屏障以求自保不再参战。

危难关头,处于帝国底层的两兄弟玛法里奥.怒风与伊利丹.怒风站了出来,两人用不同的方式开始拯救艾泽拉斯。玛法里奥师从半神塞纳留斯,并在他的请求下召集了无数的艾泽拉斯荒野之神与住民加入战斗,更是在后来得到了巨龙军团的帮助。伊利丹则不同,他假意加入燃烧军团,并得以面见萨格拉斯。萨格拉斯对这个充满野心的精灵充满兴趣,于是给他灌注了强大的邪恶力量,以至于伊利丹失去了双眼与精灵的身体,彻底变成一个恶魔。但他在获得充足的力量并窥见了燃烧军团的行动布置后迅速与穿越而来的大法师罗宁,兽人战士布洛克斯一起突破燃烧军团重围,在报知前线的同时杀入了皇宫深处,准备合力击败艾萨拉。但艾萨拉却是兴趣寥寥,随意吩咐了几个手下对付他们,便随着近臣离开了皇宫。当然,解决这些手下没花费太多精力,但也让众人得知了要想结束这场战争必须关闭永恒之井上的传送门。

当他们把这个消息告诉玛法里奥后,睿智的黑龙军团领主耐萨里奥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那就是集合所有五个巨龙领主的力量制作一个名为恶魔之魂的神器,用它来摧毁永恒之井,关闭传送门。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巨龙领主的同意,在一番波折之后玛法里奥操纵着这个强大的神器一击将永恒之井摧毁。随着永恒之井的崩塌,传送门也被摧毁,并将所有恶魔军团吸回原来的世界。虽然因此艾泽拉斯的土地被炸得四分五裂,但是这一次胜利确实让艾泽拉斯得以在第一次的燃烧军团入侵中获胜。

(兽人布洛克斯在恶魔之魂发挥作用的关键时刻为了争取时间跳入传送门,并在乱军中一斧砍伤萨格拉斯,用性命成功拖延了萨格拉斯的进攻。)

上古之战的失败让萨格拉斯十分愤怒。 [2]

而这场战争也使得他的目标变得更加坚定。这是黑暗泰坦的本体在横行宇宙的过程中第一次遭到阻碍,他渴望着向那些忤逆他的蝼蚁们复仇。

更重要的是,他在永恒之井传送门爆炸前的短暂的一瞥中确认到了艾泽拉斯星魂的存在。

这一事实让他恐惧而又欣喜:这个强大的星魂仍在沉睡。

尽管萨格拉斯早已下定决定消灭其它的泰坦,但每念及到这个孤独的宇宙中,他的又一个同胞,似乎又再次搅动起了他古老的记忆。

他甚至有那么一个念头,如果能在这个星魂苏醒前,用恶魔之力将之彻底地腐化。那么他或许不需要亲手杀死她,甚至还能获得一个对抗虚空势力的强大奴仆。

但无论如何,他知道自己必须不计一切代价赶在虚空势力前接触艾泽拉斯。

然而宇宙是如此的广阔,他与艾泽拉斯的距离实在是太过遥远。他以自己的本体前往那里需要花上凡人眼中无数的时间。萨格拉斯认为自己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闲庭漫步。

在上古之战中,萨格拉斯曾让上层精灵使用永恒之井艾泽拉斯泰坦的生命之血来编织一道召唤他的传送门。这是宇宙间的凡人种族第一次尝试制作能承载一位泰坦的传送门。

上层精灵的法术是完美的,他们几乎做到了召唤萨格拉斯……

然而,永恒之井的爆炸让萨格拉斯失去了第二次这样做的机会……

没有了永恒之井这样强大的能量源,艾泽拉斯一侧已经没有任何手段来召唤萨格拉斯的完全体,萨格拉斯不得不考虑其它的入侵方案。

在审视了上一次的挫败后,他将上古之战的失败归结为一点:上层精灵在召唤自己时引发的动静过大,引发了世界范围的抵抗行动,并最终影响到了召唤自己的仪式。

他决定不再小瞧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们对自己的计划的影响,如果再有第二次入侵,他希望以更加隐秘的方式来进行。

萨格拉斯之杖便是为此而生。这是尽燃烧军团之力,为黑暗泰坦而量身打造的一件兵器。在萨格拉斯的手上,它能撕裂一切的壁障,打开通往任何世界的通路。

由于法杖所制造的传送门能对实体宇宙的根基造成根本的破坏,连续发动这把法杖甚至可以引发连锁反应,爆发出能毁掉一整个世界的能量。
  即便如此,这个法杖所制作出来的通路,也只够传送萨格拉斯的一小部分力量。但这个时候,他认为自己已经没有了什么更好的选择。

于是他将自己的部分灵魂转移到了一个较弱的化身之中。并计划在艾泽拉斯展开秘密行动以逐步恢复自己的力量。等到凡人种族察觉他的存在时,一切都将太迟了。

经过了数千年的等待,燃烧军团在艾泽拉斯的余党一步步地积蓄着力量,它们聚集在了诺森德,将黑暗泰坦的化身召唤到了这个世界。

然而,在传送门的另一头。他遭遇了艾泽拉斯最强大的人类法师:艾格文。在经历了可怕的激战后,守护者奇迹般地杀死了萨格拉斯的化身。

黑暗泰坦的又一个入侵计划似乎就此化为了泡影。

然而萨格拉斯并不是盲目地将一切都押在了这一行动之中。他一直关注着艾泽拉斯的情报,并对新生的提瑞斯法守护者有所了解。在巨龙蛰伏,艾泽拉斯的凡人们忘却了军团的存在时,仍有这么一支势力在主动打探并破坏着燃烧军团在世界各地的行动。

很显然,萨格拉斯没有必要特地装作败给了艾格文。他本想击垮艾格文,并将之转化为燃烧军团的棋子。但他也计划到了万一。

尽管黑暗泰坦对自己的实力(即使是一个化身)也有绝对的自信,但上古之战的失败却迫使他在事前就准备好了后备方案。

尽管艾格文拥有不可小视的实力,但萨格拉斯知道这名人类非常地高傲,并时常与提瑞斯法议会做对。萨格拉斯认为可以从这一点着手来腐化她。

当黑暗泰坦的化身被击倒,艾格文也因为持续的激斗而变得精疲力尽。趁着这一空隙,萨格拉斯将自己的灵魂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然而身为一名凡人,艾格文的灵魂的强韧又是萨格拉斯始料未及的。尽管黑暗泰坦的意志对艾格文产生的了各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却未曾真正得以腐化这名提瑞斯法守护者。

尽管黑暗泰坦巨大的化身看似已经毫无生机地倒在诺森德的冰原之中,艾格文却始终害怕着这具躯壳是否会再一次站立起来,为这个世界带来毁灭。另一方面,萨格拉斯的尸体与古代巨龙加拉卡隆的骸骨是如此地近(实际上尺寸甚至也差不多),艾格文无法想象萨格拉斯的的尸体所逸散出来邪能会对加拉卡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身为守护者,艾格文了解许多艾泽拉斯不为人知的秘密。她知道在上古之战中,苏拉玛城的上层精灵们曾使用五件泰坦神器封印了燃烧军团的第二道传送门。尽管昔日的传送门所在地早已沉入了海底,但艾格文相信这个封印足以抹除萨格拉斯的化身的所残余的邪恶力量。

艾格文将萨格拉斯的尸身分割,一块块地投入了大洋底部那座被封印的月神殿中。最后,是萨格拉斯的权杖。

提瑞斯法议会拥有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的神器的情报,但艾格文一眼就看出这柄法杖的力量远远超过她曾见过的任何一件。

然而即便黑暗泰坦的意志一再怂恿她将这柄可怕的法杖据为己有,艾格文的本能却警告着它的危险性。正因为艾格文了解权杖真正的力量,她知道没有人能够真正操纵得了它,而若出现任何的差池,这柄法杖甚至足以毁掉这个世界。

在此后的数个世纪里,萨格拉斯试图解放自己的化身和法杖的努力均告徒劳无功。艾格文甚至在原有的封印的基础上,进一步加上了自己的封印,以阻止任何艾泽拉斯的居民或者恶魔进入萨格拉斯的墓穴。

尽管艾格文一直意识到自己灵魂中隐藏着一丝黑暗面,但她却从未想到那竟会是黑暗泰坦的灵魂,但另一方面,提瑞斯法议会的所作所为又让她对议会彻底失去了信任。她无法相信议会能够公平地选出有责任感的下一任守护者。在她遭遇到提瑞斯嘉德的咒术师埃兰之后,两人便计划将艾格文的力量传给他们未来的孩子,如此一来,艾格文便能卸去重担,减轻她一直以来精神上的压力。

趁此机会,萨格拉斯将自己的灵魂转移到了艾格文尚在孕育中的孩子身上。因而麦迪文在尚未出世前,便已被黑暗泰坦所彻底腐化。

在麦迪文长大成人后,潜藏在他灵魂深处的萨格拉斯得以渐渐地显现了出来。他曾经多次造访过封印自己身躯的墓穴,但艾格文的封印甚至连麦迪文也一并阻挡了。

他无法触碰墓穴上的那五个封印,因为它们的力量源自自己昔日的同胞:众泰坦。在丧失了几乎所有力量的现在,他根本无法活着通过那些封印。

只要能够破坏这个封印……他这样想着,他便能取回自己的身体和权杖。并利用它们撕裂这个世界,或是将他的军团召唤过来。

更何况,这座被封印的神殿曾是上古之战中的第二座传送门。它依然残留着永恒之井的部分力量,只要能再次激活这个传送门,即使权杖不在了,也将足以召唤一支能够横扫这个世界的大军。

尽管无法靠近,麦迪文仍然花了数年的时间远远地观察并解析那五个泰坦之印。这些封印若非以正确的顺序和手法解除,便会触发它们的安全机制,将整个神庙彻底破坏。

慢慢地,他分析出了将封印逐一破解的正确方法。

接下去的事情,便是找到一个代理人(古尔丹),他不能是艾泽拉斯的居民,也不能是一个恶魔……

只要符合这样的条件,这个代理人便能接近墓穴的封印,并依照他的指示将它们破坏掉。

在诺森德一战后,萨格拉斯多次尝试入侵艾泽拉斯。然而这其中虽然基尔加丹成功开启传送门并让阿克蒙德进入艾泽拉斯发起了第二次燃烧军团入侵。但是最后这支军队却因为巫妖王的背叛和阿克蒙德的轻敌被全歼于诺达希尔,为此燃烧军团失去了两大指挥官之一的阿克蒙德。

但基尔加丹一直在谋划军团的再一次进攻,这一次得益于艾泽拉斯内部政治势力的内乱,原本已经死去的军团代言人古尔丹却从另一个时间线上幸免于难并成功到达主时间线上的艾泽拉斯。这个军团忠诚的走狗到达主时间线的艾泽拉斯后在基尔加丹的指引下顺利到达封印着萨格拉斯化身与成千上万恶魔的萨格拉斯之墓。在那里,古尔丹开启了传送门,并利用墓地内的强大力量输送了精兵强将组成的燃烧军团先遣队。

这次燃烧军团的入侵准备足够充分,同时有足够迅猛。艾泽拉斯的诸方势力完全没有应战的准备,只能匆匆集合军队对墓地所在的破碎海滩发起进攻,但可想而知这次轻敌的进攻会换来什么。战役以联盟领袖瓦里安,部落领袖沃金还有银色北伐军领袖弗丁的阵亡为惨败的标志结束了。

古尔丹的大获全胜加速了他的进发速度,燃烧军团迅速分兵各地,同时在守望者地牢的深处找到了伊利丹的尸体。古尔丹计划用它的尸体引来萨格拉斯的灵魂,进而实现萨格拉斯在艾泽拉斯的直接进攻。但明显古尔丹低估了艾泽拉斯众多力量的可能,随着吸纳了众多力量并再次整合的联军在暗夜要塞之巅击败古尔丹,伊利丹得以抢先萨格拉斯回到肉体之中并杀掉了古尔丹。

萨格拉斯质疑这次入侵痛失好局是基尔加丹在背后指挥不力的结果,但基尔加丹却厉声斥责萨格拉斯对军团的无能为力,眼见艾泽拉斯联军重新反攻萨格拉斯之墓,入侵又将失败,基尔加丹直接命令打造好的星舰大军攻击艾泽拉斯,而本人也坐镇萨格拉斯之墓底部,准备拼死一搏。但谁料在对军团知根知底的伊利丹指导下,抗魔联军节节胜利,连被启动的萨格拉斯化身都无法抵抗。基尔加丹心灰意冷准备撤军阿古斯,但谁料联军领袖,他的好友维伦不愿就此罢休,带领追兵追上了基尔加丹的母舰。最终两位好友展开了最终的决战,而基尔加丹也兵败阵亡,在死前向维伦袒露了心中的悔恨与歉意。

伊利丹显然不满足这次胜利,他没有结束这次反攻,相反用自己手下费尽千辛万苦在马顿找到的诸界钥石直接把艾泽拉斯与阿古斯拉到了同一位面,吹响了从反攻萨墓到进攻阿古斯,清除燃烧军团余孽的战争。

随着维伦修复维迪卡尔号星舰,艾泽拉斯最为精锐的军队在众位领袖指挥下杀向阿古斯。在那里,艾泽拉斯联军与传奇英雄洛萨之子中的图拉扬和奥蕾莉亚会合,并得到了一支强大的光铸德莱尼军团帮助。这支阿古斯讨伐军势如破竹,在扫荡阿古斯旧中心执政团之座中集齐了有着强大力量的执政团皇冠,并在强化维迪卡尔后一声下令用光炮轰开了坚不可摧的安托鲁斯大门。

在安托鲁斯,阿古斯讨伐军打入了深处,不仅在魔女巫会的手中救 下了饱受折磨的众位泰坦灵魂,帮助他们回到万神殿光复肉身,更是击败阿格拉玛,在泰坦帮助下消灭了被腐化的阿古斯星魂。至此,燃烧军团失去了所有的核心干部与军事力量,连大本营也被攻破。孤注一掷的萨格拉斯终于现身,化作一团邪能风暴企图吞噬艾泽拉斯。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众泰坦释放了最后的余力,合在一起将萨格拉斯抽离出了艾泽拉斯,并准备将他永世封印在万神殿中。萨格拉斯不忍就此大败,抽出了那把征战多年的配剑准备刺穿艾泽拉斯。但可惜为时已晚,剑插入了艾泽拉斯,但也仅仅插入其中未能伤及艾泽拉斯性命,随后萨格拉斯便被抽回万神殿,在那里不仅有他曾经谋杀过的兄弟姐妹,还有一位等候多时的恶魔猎手伊利丹,准备和他结束几万年前就该结束的那场永恒之战。

宇宙最强武器:戈什拉彻(黑暗偿还者),曾经一剑斩断了一颗被腐化的星球,后来更是一剑劈开了马顿这个位面。最后被分成了两把,一部分继续属于萨格拉斯,即戈瑞勃尔(黑暗沸腾者),另一部分在萨格拉斯堕落前的副手阿格拉玛手中 即提沙拉彻(烈焰撕裂者)。前者被插在希利苏斯,造成不可愈合的伤口,最终被各位神器持有者通过集合力量净化。

邪能风暴,曾经一瞬间消灭万神殿所有泰坦。

术士法术,这是萨格拉斯堕落后精通邪能的结果,具体可以参考他的萨格拉斯之杖。

穿越时空,可以用自己的化身直接穿越到任一位面。

萨格拉斯可以说是魔兽世界塑造迄今最为成功的角色之一,但是他的能力此前一度被无限夸大成不可战胜,因此不可谓不说在安托鲁斯boss战中不加入他就是出于这一考虑。但抛开这一切,萨格拉斯的所做所为可以被理解为曲线拯救,在面对扭曲虚空强大的力量前所有的泰坦都畏惧不前,却只有他敢于冲锋挑战。萨格拉斯究竟是与扭曲虚空战之过多,以至于太了解对方的手段,最后只能选择毁灭一切这条道路。就这一点来看,萨格拉斯的人格魅力大过了他的反派作为。


相关文章推荐:
暴雪娱乐公司 | 魔兽争霸 | 魔兽世界 | 黑暗泰坦 | 燃烧军团 | 万神殿 | 万神殿 | 万神殿 | 扭曲虚空 | 恶魔 | 宇宙 | 恶魔 | 万神殿 | 戈什拉彻 | 上古之神 | 虚空领主 | 万神殿 | 泰坦 | 恶魔 | 艾泽拉斯 | 燃烧军团 | 泰坦 | 阿古斯 | 万神殿 | 魔兽世界 | 万神殿 | 燃烧军团 | 戈什拉彻 | 戈瑞勃尔 | 万神殿 | 泰坦 | 燃烧军团 | 阿曼苏尔 | 万神殿 | 阿曼瑟尔 | 阿格拉玛 | 艾欧娜 | 卡兹格罗斯 | 诺甘农 | 戈尔甘耐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