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阿鲁特赛尚阿

阿鲁特赛尚阿(1794年-1875年),字鹤汀,蒙古正蓝旗人,阿鲁特氏;历仕晚清朝后六朝(乾、嘉、道、咸、同、光)晚清蒙古族大臣;授文华殿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管理户部;编纂有《蒙文汇书》、《蒙文晰义》两部辞典,还参与编纂了清廷为治理西北少数民族制定之行政法规《钦定理藩院则例》,晚年以两次钦差大臣身份负责至湖南剿刚起义太平军却失败,被革职查办,于平定太平天国后准戴罪立功,再升官至副都统,光绪元年赛尚阿病逝。

1816年(嘉庆二十一年)中举人,授理藩院笔帖式,后历任内阁侍读学士、头等侍卫、哈密办事大臣、督统、户部尚书等职。

1831年以后,赛尚阿曾亲自赴各处查办过多起弹劾官员的事件,贪官被查处,被诬告的官员得到了平反。因为办事公允、认真负责,赛尚阿多次得到朝廷的嘉奖和提升。后来,赛尚阿奉命在军机处行走,曾因工作失误,遭降级,但很快得以复职。

1841年(道光二十一年),赛尚阿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末赴天津及山海关一带办理设防事务,并积极向朝廷上奏章提出自己的防备建议多条,得到清廷的赞赏。1842年,英军进攻江浙,沿海危急。赛尚阿以钦差大臣身份赴天津加强海防事务。《南京条约》签订之后,赛尚阿不得不撤防回京,后调户部尚书、步军统领等职。

1851年(咸丰元年)春,赛尚阿授文华殿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管理户部。这一年爆发了著名的太平天国运动,声势日渐浩大。赛尚阿再次受命钦差大臣前去镇压太平军,赛尚阿两次受命钦差大臣,足以说明赛尚阿在清廷所受到的相当的重视了。

然而赛尚阿的老将出马并没有使清廷如释重负,事实上太平军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赛尚阿几经转战围剿虽然小有收获,但最终没有挽回一败涂地的命运,成为太平军的手下败将。随着太平军攻入长沙,并沿途吸收兵力五六万人,大大增强了进攻的实力,使清廷极为惶恐且震怒。从此,赛尚阿走进了自己的悲剧命运。他先是被摘去顶戴花翎,革职拿问,随后即押解回京,听候查处,他的三个儿子也受株连,均被革职。

赛尚阿本来因失职重罪被军机处和刑部联合判处了极刑,但在军务紧急的用人之际而最终获得释放。后随御前大臣僧格林沁办理巡防事务。经过几年的效力赎罪,1861年(咸丰十一年),赛尚阿被授正红旗蒙古副都统。1875年(光绪元年)卒。

赛尚阿是状元阿鲁特崇绮的父亲。孙女被同治皇帝选中入宫,成为同治帝的皇后-孝哲毅皇后。女儿则作为侧室,是为嫔。

[1] 赛尚阿,字鹤汀,阿鲁特氏,蒙古正蓝旗人。嘉庆二十一年译举人,授理藩院笔帖式,充军机章京。宣宗命枢臣甄别所属,赛尚阿列一等,予优叙。迁郎中。道光十一年,擢内阁侍读学士,偕将军富俊按吉林将军福克精阿扣兵饷,得实,劾罢之。予头等侍卫,充哈密办事大臣,擢内阁学士。丁父忧回旗,留京,迁理藩院侍郎,兼副都统,调工部。迭赴盛京、广东、察哈尔按事。十五年,命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调户部,擢理藩院尚书,兼都统,调工部。

二十一年,海疆戒严,诏赴天津、山海关勘筑炮台,复偕御前大臣僧格林沁察阅海口。二十二年,命为钦差大臣,赴天津治防。和议成,撤防回京。初,京师添设枪队,命赛尚阿偕左都御史恩桂司训练。至是上阅武,枪队独整,嘉其督率有方,赐花翎。二十四年,命覆讯通州民妇康王氏勒毙亲姑狱,白其冤,论坊官逼供罪如律。调户部尚书,赴江南查阅江防善后事宜。三十年,兼步军统领、协办大学士。

咸丰元年,拜文华殿大学士,管理户部。时广西匪乱方炽,巡抚周天爵、提督向荣会剿,不能制贼,起用林则徐,未至,道卒。李星沅督师,诸将不用命,亦无功。文宗深忧之,以赛尚阿亲信近臣,命为钦差大臣,赴湖南防堵,将以代星沅也,特赐遏必隆刀,给库帑二百万两备军饷。副都统巴清德、达洪阿率京军随行,姚莹、严正基参军事;又调湖南在籍知县江忠源赴营。未几,星沅卒於军,趣赛尚阿驰往督师,授内大臣。六月,至广西,疏陈汰兵勇,明纪律,购间谍,散胁从,断接济五事,诏嘉其能通筹全局。

周天爵与向荣不协,解其任,以邹鸣鹤代之。又疏陈贼势,略言:"粤西股匪繁多,冯云山、洪秀全、十八等俱奉天主教,凶狠称最,来往於金田、东、庙旺、中坪,官兵壁上环观,有无可如何之势。宜先用全力攻剿大股,一经得手,则分兵剿办,方免顾此失彼之虞。省垣兵少,暂居中调遣,分派巴清德、达洪阿进剿”。於是向荣连破贼於中坪及桂平新墟。乌兰泰设伏,歼贼甚众。贼窜踞紫荆山,以新墟、双髻隘为门户。达洪阿、乌兰泰攻双髻,毁其巢,贼自焚新墟而逸。官军失利,遂陷永安州,赛尚阿坐失机,降四级留任。

诏责诸军力进攻,水窦为永安要隘,乌兰泰攻拔之,乃合围。向荣任北路,乌兰泰任南路。永安城小而坚,环攻四阅月不能下,严诏趣战。二年正月,赛尚阿亲往督之,用向荣策,缺城北一隅不置兵,纵其出,因而击之。乌兰泰争之不得,素於荣不协,至是益相水火。二月,贼果由此路突出,官军不能御,仅获洪大全,槛送京师,以收复永安上闻;而贼遽犯桂林,向荣走间道入城守御,乌兰泰尾追至将军桥,猝被炮伤,旋殒於军,总兵长瑞、长寿、董光甲、邵鹤龄亦战殁。赛尚阿自请治罪,诏责戴罪以图补救,命两广总督徐广缙率师赴援。

贼见桂林守具已完,援师渐集,解围北窜,连陷兴安、全州。赛尚阿始入住省城,遣提督余万清、总兵刘长清进攻全州。江忠源破贼於蓑衣渡,毙悍贼冯云山。贼遂入湖南,连陷道州、江华、永明、嘉禾、蓝山、桂阳,赛尚阿尾之,抵衡阳。贼由郴州分窜醴陵、攸县,寻犯长沙,势益鸱张。湖南巡抚罗绕典以闻,文宗震怒,诏斥赛尚阿调度无方,号令不明,赏罚失当,以致劳师糜饷,日久无功,褫职逮京治罪。命大学士等会鞫,赛尚阿伏地流涕,自言不忍杀人辜负圣恩,论大辟,籍其家,三子并褫职。未几,释出狱,发往直隶,交讷尔经额差遣,调京随办巡防。五年,遣戍军台,寻释之,命练察哈尔蒙古兵。十年,回京,总统左翼巡城事宜,予侍郎衔,授正红旗蒙古副都统。以病免。光绪元年,卒。


相关文章推荐:
正蓝旗 | 阿鲁特氏 | 文华殿大学士 | 军机大臣 | 钦定理藩院则例 | 太平天国 | 笔帖式 | 内阁侍读 | 办事大臣 | 军机处 | 第一次鸦片战争 | 步军统领 | 文华殿大学士 | 太平天国运动 | 太平军 | 顶戴花翎 | 军机处 | 刑部 | 御前大臣 | 僧格林沁 | 阿鲁特崇绮 | 同治皇帝 | 孝哲毅皇后 | 阿鲁特氏 | 正蓝旗 | 富俊 | 僧格林沁 | 恩桂 | 周天爵 | 向荣 | 李星沅 | 遏必隆 | 达洪阿 | 姚莹 | 严正基 | 周天爵 | 向荣 | 邹鸣鹤 | 冯云山 | 洪秀全 | 达洪阿 | 向荣 | 乌兰泰 | 乌兰泰 | 乌兰泰 | 向荣 | 乌兰泰 | 徐广缙 | 罗绕典 | 讷尔经额 | 察哈尔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