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索伦霍芬

在侏罗纪晚期,也就大约1.55亿年前,现在的德国那时候还是一个镶满了小岛的温暖浅海。海绵和珊瑚在这里生长,突出水面的珊瑚礁将这片海域分隔成一个一个孤立的泻湖。这些泻湖既不能与海洋连通,也没有河流注入。于是在这些温暖孤立的泻湖中,盐度逐渐上升,部分水域变得缺氧(贫氧)甚至有毒。除了蓝藻和微小的原生生物(如有孔虫),大多数生物都不能在泻湖底部水域中长期生存。因此,任何落入泄湖的生物体,无论是从陆地还是从海洋漂流而来,都会被埋入湖底松软的碳酸盐泥浆中,并因此而逃离了被食腐生物分解或者洋流冲散的命运。

今天,在巴伐利亚,在纽伦堡和慕尼黑之间,这些碳酸盐岩泥浆形成的纹理细密的平板灰岩(在德国被称为Plattenkalk),从石器时代就已经被开采用作屋顶和地板,甚至用作平板印刷的板材。这些以索伦霍芬镇命名的,被称为索伦霍芬或索伦霍芬灰岩的岩石,正是以其中富含的精美化石而闻名于世。尽管比较少见,但索伦霍芬灰岩中的化石大多数都保存了精美的生物细节结构,甚至保存了通常情况下难以保存为化石的生物软体结构。

特异化石埋藏点通常是古生物学家们的乐园,因为这些地方往往保存有大量普通化石埋藏点所不能保存的生物细节、软体结构等等,索伦霍芬灰岩就是这样一个埋藏点。虽然索伦霍芬灰岩中埋藏了大量脊椎动物(如鱼龙、翼龙)、无脊椎动物(如鲎、环状蠕虫)、陆生植物(如鳞皮木)和原生生物的精细结构,但这里最出名的化石无疑还是始祖鸟化石!

1861年8月,德国古生物学家冯迈耶(Hermann vonMayer)宣布在索伦霍芬灰岩中发现了羽毛化石,一个多月后,他又在同一个地方发现了一具较为完整(缺少头部)的化石标本,清楚地显示该生物有一对长着羽毛的翅膀,他将之命名为Archaeopteryx lithographica,中文意译为始祖鸟。迄今为止,在索伦霍芬共发现了10块始祖鸟标本,分别是“伦敦标本”、 “柏林标本” 、“马斯堡标本”、 “哈勒姆标本”、 “艾希塔标本” 、“索伦霍芬标本"……。索伦霍芬始祖鸟曾经作为唯一的从爬行动物到鸟类的进化证据,其真实性保受争议与批评,但随着中国热河动物群中大量处于过度类型状态的鸟类的出现,索伦霍芬始祖鸟化石的真实性也得到了最终的肯定。

远在晚侏罗世时期的索伦霍芬地处热带,是一片被礁石包围的浅水湖。这片脱离海岸的沙洲与海岸间的湖与大海几乎没有交流,所以数千万年以来,湖底慢慢沉积了细腻的泥浆,湖水的盐分也日益增大,生命难以驻足。在往后不同的日子里,一旦某些动物的尸体被风暴或者溢流的海水冲到湖,就会沉到含氧量极低的湖底,泥浆将尸体密封,保护它不会进一步腐朽毁坏,细腻如脂的碳酸盐基质保存了其中极为细致的构造,随后矿物质逐渐渗入并取而代之成为化石。

而更重要的,还是人的因素。索伦霍芬镇地是一个非常小的城镇,居民大概只有几千人,大都以采矿与石版印刷为生。因为印刷的需要,矿工们开始煞费苦心地以手工开采石片(到现在仍是如此),这恰是我们能发现始祖鸟与其它许多古生物化石的原因。用德国人那种接近“病态”的严谨保证,他们都仔细检视了每片石片的所有表面。所以,纵然他们不是刻意在寻找化石,也不会遗漏任何东西。如果像其他矿场那样采用了高度机械化的采石流程,或中国辽西老乡对化石点的“百团大战”,一定会毁掉这些化石。

最初从索伦霍芬来到人间的是一根羽毛,那是一根飞羽,就像《阿甘正传》里面那片洁白的、一直飘飞着的羽毛就是飞羽。这根神奇的羽毛于1860年在索伦霍芬附近一采石场被发现,其结构与现生鸟类的初级飞羽十分相似,但却是来自距今1.5亿年前的晚侏罗世地层,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由此我们可以确信,远在1.5亿年前,地球上就已经有了鸟类的踪影,此外没有其它解释。

在距羽毛的研究论文发表一个多月之后的1861年初,索伦霍芬附近的奥特曼矿坑中发现了一具除了头部缺失外比较完整的化石,化石清楚地显示出该物种有一对长羽毛的翅膀!化石被古生物学者梅耶将化石命名为Archaeopteryx lithographica,属名意为“古翼”,种名意为“印版石”。慧根充沛的你此时已经明了,这就是古生物中的超级明星始祖鸟。

不过,这块标本并不在梅耶,或某博物馆手中,而是索伦霍芬帕本海姆一位名为哈伯伦的医生所有。哈伯伦是一位业余化石收藏家,有时会接受采石工人的化石来代替医药费。到1862年为止,他共计收藏化石1703件,其中包括了1件始祖鸟、23件爬行类、294件鱼类、1119件无脊椎动物与145件植物,这些收藏基本代表了索伦霍芬晚侏罗世的整个生态系统,令人羡慕不已。

但这些化石并不是哈伯伦的最爱,他的女儿才是他的挚爱至宝,她将在1862年出嫁。为了筹办嫁妆,哈伯伦准备把这批收藏品拿出来拍卖。此消息一传出,欧洲马上掀起了一阵国际抢购热潮,各大博物馆竞相出价。

哈伯伦一边等待价格抬升,一边为他的桂冠收藏品始祖鸟营造一种神秘的氛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允许任何人给始祖鸟绘图或拍照。不过这些噱头也引起了谣言,说化石是伪造的,毕竟一个混合了爬行类与鸟类特征的动物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此时欧洲的学术环境恰好是进化论初出茅庐之时。1859年11月,达尔文的《论物种起源:通过自然选择的方式》一书在千呼万唤后终于出版。他本人也渴望能发现那些“中间形态”的新化石纪录来证明他的理论。1861年,始祖鸟让达尔文的期望终于得到回应,始祖鸟保留了一系列与爬行动物相似的特征,恰巧是达尔文预见的那种动物。达尔文为之欢欣鼓舞,言道:“始祖鸟化石对我来说是个重大事件”。

但当时的德国科学家却不见得接纳进化论,当时的学界领军人物费尔肖对进化论极为反感。加上种种悲催的大小事件,导致了德国古生物学家做了种种努力,期望将此批化石留在德国的愿望泡了汤。

就当无奈的德国古生物学家使出最后一招,要求议会下禁制令,禁制化石出境。但在禁制令生效前,欧文代表大英自然史博物馆已经与哈伯伦达成了初步的协议。极具讽刺的是,欧文决心不惜代价买来这块化石的原因,却是想亲自研究它,并以此来攻击达尔文。

进行了六个月艰苦的谈判后,欧文瞒着博物馆理事会以700英镑成交。不要小看这700英镑,那年头,英国的小康之家年收入约150至200英镑,一位普通女佣的年薪也就是9至14英镑而已,可见这700英镑可是一笔非常丰厚的嫁妆。

1862年10月1日,始祖鸟化石抵达大英自然史博物馆,以后便一直留在那里,被称为“始祖鸟伦敦标本”。这或许是古生物史上一个特例,一次如此重大的科学发现居然被拿去做了嫁妆。此后,原本泾渭分明的龙,鸟界限顿时混沌不堪,而就在这在亦龙亦鸟之间,古生物学家与媒体就为之疯狂不已至今。 [1]


相关文章推荐:
侏罗纪 | 海绵 | | 蓝藻 | 有孔虫 | 翼龙 | 始祖鸟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