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沙祖康

沙祖康,男,职业外交官,江苏省宜兴市徐舍镇(原邮堂乡)奖坫村人。1947年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先后就读于奖坫小学、杨巷中学。1970年毕业于南京大学英语系,进入外交部工作,先后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中国常驻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大使、外交部军控司司长、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的代表和大使,是我国一系列重大军控和裁军倡议的设计者之一,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交的参与者和见证者。2007年2月被任命为联合国负责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

沙祖康自1970年起服务于中国外交部,曾在中国派驻伦敦、科隆坡、新德里、纽约和日内瓦的外交代表机构任职,在长达37年外交生涯中,沙祖康涉足政治、安全、经济、社会、人权、人道等广泛领域。他作为中国政府和军方的顾问,参与了中国政府在许多重大外交问题上的决策,是中国一系列重大军控和裁军倡议的设计者之一,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交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沙祖康具有很强的危机处理能力。作为中国政府代表,他于1993年8月在沙特的配合下,与美方谈判,妥善解决了“银河号”事件。作为中国外交部高级官员,他于1993年-1994年、参与了第一次朝核危机的处理。作为外交部长唐家璇的主要顾问,他于1998年参与处理南亚核危机,参加五国外长关于南亚核问题联合声明的起草和磋商,并为此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172号决议做出了贡献。作为中国大使,他参与了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对2003年“非典事件”的处理。

沙祖康是一位杰出的谈判者。作为中国政府代表,他参与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和《特定常规武器公约》等军控和裁军领域重大国际条约的谈判和审议,参与了起草联大和安理会通过一些重要的关于军控和国际安全的决议,以全球视野和战略眼光,积极倡导国际安全合作,维护国际和平和地区稳定和安全。沙祖康积极推动中俄、中美以及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双边军控合作。作为中方谈判代表,他参与了中俄和中美关于核武器互不瞄准对方的谈判和有关文件的起草工作,促成了中俄两国首脑于1994年9月发表《关于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和互不将核武器瞄准对方的声明》,中美两国首脑于1998年6月宣布战略核武器互不瞄准对方。

沙祖康是优秀的组织者、领导者和协调者。他于1997年组建了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并担任首任司长。在中国履行军控、人权国际条约过程中,他多次承担中国政府各部门、军队和民间社会之间的协调工作,提出履约报告,配合履约视察和联合国工作组和报告员的调查访问,倡导成立中国非政府组织,推动国际组织在中国设立代表处。

沙祖康具有丰富的多边国际组织和国际会议的经验。他曾于1994年至1999年担任联合国秘书长裁军咨询委员会委员;于2002年至2003年担任国际劳工组织理事会政府组主席;于2003年至2004年担任第50届贸发大会理事会主席、第11届贸发大会筹备委员会主席和第11届贸发大会全体委员会主席;于2004年至2007年担任联合国人权会和人权理事会“相同观点集团”协调员。此外,还先后担任涉及军控、贸易、知识产权、社会、电信等各议题的国际会议主席、副主席、主持人、协调员和专家等职务。

2007年2012年 任联合国主管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5月31日由吴红波接任)

2001-2007年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及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

1997-2001年 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

1995-1997年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及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副代表、中国裁军事务大使

1992-1995年 中国外交部国际司参赞、副司长

1988-1992年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一秘、参赞1985-1988年 中国外交部国际司三秘、副处长、一秘

1980-1985年 中国驻印度大使馆随员、三秘

1974-1980年 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科员

1971-1974年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科员

1970年,南京大学英语系毕业,进入外交部工作

(一)担任国际会议主席、副主席、调解人、协调员及专家情况

1、军控和裁军领域

2006年 任《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第4次审议大会副主席,日内瓦

2002年  任《特定常规武器公约》经修订的二号议定书第4次缔约国年会副主席,日内瓦

2001-2002年 任《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第5次审议大会副主席,日内瓦

2001年  任《特定常规武器公约》第2次审议大会副主席,及《特定常规武器公约》所附经修订的二号议定书第3次缔约国年会副主席,日内瓦

1992-1993年 任联合国常规武器转让登记册政府专家组中方专家

2、社会领域

2006年  任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条约》第1届缔约国大会副主席,日内瓦

2005年  任联合国训研所第43届理事会成员

2004-2006年 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与人权理事会“相同观点集团”协调员,日内瓦

2002-2003年 任国际劳工组织理事会政府组主席,日内瓦

2001-2006年 任国际劳工组织理事会政府代理代表,日内瓦

2006年  任联合国贸易和发展大会秘书长名人报告务虚会主席(大使级),日内瓦

2006年  任联合国贸易和发展大会第11届大会中期审议务虚会调解人(大使级),日内瓦

2004年  任联合国贸易和发展大会第11期届大会全体委员会主席,巴西圣保罗

2003-2004年 任联合国贸易和发展大会第50届贸易和发展理事会主席,以及联合国贸易和发展大会秘书长咨询小组主席,日内瓦

2003-2004年 任联合国贸易和发展大会第11届大会筹备会主席

2002-2003年 任国际电信联盟北京知识产权峰会筹委会两主席之一,日内瓦

(二)担任代表团团长、副团长、代表、谈判代表、专家情况

1、政治领域

2005年  任出席斯坦利基金会联合国改革会议中方专家,瑞士

2003年  任出席国际议会联盟第109届大会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团特别顾问,日内瓦

2002-2006年 任出席联合国赔偿委员会(安理会附属机构)第39-60届理事会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军控和裁军领域

2006年  任出席裁军谈判会议2006年第1期会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000年  任出席第6届《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中国代表团团长

1998年  在安理会“五常”外长关于处理南亚核危机的日内瓦会议期间,担任中国外长唐家璇的顾问,并在谈判起草后来成为安理会1172号决议基础的“五常”外长会议《联合公报》时,担任中方首席谈判代表。

1995-2001年 任出席分别于1995-1996年和2001年召开的《特定常规武器公约》第1-2届审议大会、分别于1997年和2001年召开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第5-6届审议大会、分别于1998年、1999年、2000年、2001年召开的《特定常规武器公约》所附经修订的《地雷议定书》第1-4届年会、以及2001年召开的促进《全面禁核试条约》生效第1次大会中国代表团团长

1995-1997年 任出席裁军谈判会议各期会中国代表团团长1995-1997年 任出席联合国裁军审议委员会各期会中国代表团团长

1995年  任出席第5届《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与延长大会中国代表团团长,并任出席该会的中国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的顾问,为该会通过《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无限期延长的历史性决定做出积极贡献

1995年  任起草和通过安理会有关在无核武器国家遭受核袭击时向其提供积极安全保证的984号决议的中方谈判代表

1993-1994年 是参与中国外交部处理第一次朝核危机的主要高级官员之一

1993年  任处理“银河号”事件的中国政府代表

3、社会领域

2006年  任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1-3次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006年  任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第1次特别会议、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执理会第119次会议中国代表团副团长,日内瓦

2006年  任出席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条约》缔约国第1次大会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005年  任中国代表团团长,与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就中国政府履行《经济、社会和文化公约》的初始报告问题进行对话,日内瓦

2005年  任中国代表团团长,与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就中国政府履行《儿童权利公约》的第二份报告问题进行对话,日内瓦

2005年  任出席《日内瓦公约》缔约国外交大会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004-2005年 任出席修订《国际卫生条例》政府间工作组第1-2次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004年 任出席国际劳工组织“中国就业论坛”(北京)中国代表

2003-2006年 任出席国际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联合会第28-29届大会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002-2006年 任出席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58-62届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001-2006年 任出席第90-95届国际劳工大会(日内瓦)中国代表团代表

2001-2005年 任出席国际移民组织理事会第82-90届大会中国观察员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001-2003年 任出席联合国难民高专执行委员会第52-54次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2001年 任出席国际劳工组织“全球就业论坛”中国代表,日内瓦

4、经济领域

2006年 任出席国际电联第17届全体会议中国代表团副团长,土耳其安大利亚

2006年 作为专家出席法国阿斯潘研究所举办的第7届欧非关系国际研讨会

2004-2006年 任出席第40-42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大会中国代表团副团长,日内瓦

2002-2005年 任出席世界信息社会峰会突尼斯阶段会议筹备会中国代表团团长,日内瓦

任出席世界信息社会峰会突尼斯阶段会议中国代表团副团长,突尼斯

2002-2007年 任出席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年会”的中国政府代表

2001-2006年 任出席南方中心代表理事会年会中国代表团团长

2001-2002年 作为大使参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事务

(三)双边谈判

1998年 在中方与美国国务院就南亚核试验的三个联合声明、《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议定书、《特定常规武器公约》经修订的二号议定书、起草中美两国元首关于互不将战略核武器瞄准对方的双边文件等事务谈判中担任中方谈判代表1994-1995年 在中国与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就中方向两国提供安全保证有关文件起草谈判和磋商中担任中方谈判代表

1994年 在中俄就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和俄罗斯联邦总统关于互不将战略核武器瞄准对方的联合声明》谈判中担任中方谈判代表

(四) 难忘的耻辱

弱国无外交,1993年7月7日,发生著名的银河号事件,当时负责人是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处理此事时候,说了三个窝囊。说:这个事件,如果我们不处理,窝囊!如果我们处理,让他登船检查,我们窝囊。如果美国检查,到时候没有这个化学武器,美国窝囊。在北京接受了中央电视台《面对面》王志的专访接受访问的时候,又连续说17次窝囊。注:当时银河号从天津的新港起航,经过上海,吉隆坡,快到安曼的时候,美国对外宣布:银河号上面可能有化学武器原料运到伊朗。并且给出三个条件让中国选择。第一个条件:立刻让银河号返航,第二 ,接受美国人的检查而且是登船检查,第三 ,停留原地,等候发落。如果不接受条件,中国将会受到制裁。从一天三顿改成一天两顿。后面有三艘美国军舰,天上有直升机。一直到8月28日,由沙乌地,美国和中国一起上船检查。因为达成协议,628个货柜中有49个是属于伊朗货柜,所以当检查第一个伊朗货柜的时候,看到有黑色东西,检查人员当场很开心,但是中方说这是染料,8月31号化验结果,检验结果确实是染料。但是美国还不死心,又提出要求要检验两个提单号码,分别是CSAQ3102和CSAQ3101。但是628个货柜里面没有这两个提单号码。美国又提出: 凡是跟01 02有关数字 如10这些,都要查。但是如果查势必违反协议,因为协议说好只能查伊朗,不能查第三国。结果还是没查到,最后,美国说:所有的货柜全部检查,不管你是哪一个国家。并且在检查结果还没有确定下来那一段时间内,美国单方面宣布中国银河号船就是带有化学武器,导致周围国家没有港口愿意接纳中国银河号。在接受检查期前,美国直接关掉中国银河号上的GPS,所以中国银河号不能逃避美国的检查,这也为中国的北斗卫星埋下伏笔。

2005-2007年 任联合国训研所执行理事会理事(第二任)

2002-2004年 应联合国秘书长安南邀请,担任联合国训研所执行理事会理事

2001年至今 任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会员

1994-1999年 任联合国裁军咨询委员会委员

《标本兼治解决扩散问题》 在“国际战略研究所第四次战略审议会议”上的讲话,2006年9月9日,日内瓦

《中国与美国关于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观点》 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沙祖康在2001年3月14日吹风会上的讲话,载于《裁军外交》第55期,2001年3月

《维护反导条约,促进国际安全》2001年3月,渥太华。

《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不容破坏》发表于《人民日报》,2000年8月

《展望未来》发表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刊物《纵览》,2000年5月

沙祖康大使在2000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上的发言”,2000年4月24日

《美国导弹防御计划:中国的观点》发表于《裁军外交》第43期,2000年2月

《面临十字路口的不扩散体系》在英国“威尔顿公园研讨会”上的讲话,1999年12月14日

《中国反对美国导弹防御计划》发表于《人民日报》,1999年11月26日

《为何维护反导条约》发表于《人民日报》网络版“热点观察”栏目

《反导真能增进安全吗?》在第二次中美军控研讨会上的讲话,1999年4月28日

《关于防扩散的一些想法》在第7次卡内基国际防扩散研讨会上的讲话,1999年1月11-12日,美国华盛顿

“中国裁军大使沙祖康在2000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第一次筹备会议上的发言”,1997年4月8日,纽约

“中国裁军大使沙祖康在第50届联大第一委员会上的发言”,1995年10月17日

记者:当陈冯富珍当选了,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我们在电视画面上看到,你就站在她身后,那个时候您的感受是怎么样的?

沙祖康:中国一句古话,叫做“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要说的是,要改一改,“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高兴处”。当票数报到18票的时候,我沙祖康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我觉得我挺窝囊,刀架在脖子上,都是不流眼泪的人,我有这样的自信,可是我太兴奋了。

记者:如果把这次世卫组织总干事竞选,比喻成一场战斗的话,你在这个战斗当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沙祖康:前线指挥官。司令部是中央政府,我们战场也很多,我是在第一线的,因为选举是在那个地方发生的,真正的最后的决战是在那进行的

记者:具体到您作为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的特命全权大使来说,在这个竞争过程中,您动了什么样的脑筋?

沙祖康:我曾经跟同事们说,等消息宣布以后,我每一片骨头都散架了。要说的是第一:关于陈冯富珍参与竞选的建议,是驻日内瓦代表团提出来的。

记者:作为您来讲,提出这样的建议,是不是就要势在必得呢?沙祖康:作为个人,我要提出这样的建议,这意味着我就必须承担这样的责任,我只能赢,不能输。我没有输过!

记者:那您究竟做了什么样具体的工作?以至于您累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沙祖康:举个例子来说,在选举前几天,我一天就接12到13个大使。甚至到晚上11点钟还在会见有关国家的卫生部长,给他介绍情况,叫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说,我们赢得应当,当然也赢得非常之漂亮。

在沙祖康五年的大使外交生涯中,为中国争取到国际组织的高级职务并不是第一次。五年来,沙祖康率领他的团队展开繁忙而卓有成效的多边外交谈判和斡旋,先后为中国成功争取到世界气象组织、国际电信联盟、万国邮政联盟、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国际组织重要领导职务;还为中国香港争取到2006年世界电信展主办权,结束了日内瓦对该展览长达33年的垄断历史。

与联合国政治总部纽约不同,日内瓦是名副其实的制定游戏规则的地方,这里云集着众多的国际组织,外交谈判斗争异常复杂激烈。2001年,已经54岁的沙祖康重返日内瓦,当任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特命全权大使。上任伊始,他就给前来拜访的外国大使一个下马威。

记者:你刚刚出任派驻日内瓦的特命全权大使的时候,我们知道,那时候各个国家驻日内瓦的大使,都礼节性的来祝贺,来拜访,但是您却给英国大使一个不一样的礼遇是吗?

沙祖康:他是这样说的,大使阁下,我们大英帝国对你们的人权情况表示关切。我是礼节性的拜会,你一上来有给我提出这样实质性的问题,我觉得,失礼的首先是他。我马上的反应就是说,大使阁下,您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他说我不知道,我怎么看着你这张脸就想起鸦片战争来了!当年,你们强迫中国人民吸食鸦片,中国人拒绝了,因此你就挑起了战争。鸦片侵犯中国人民的健康权。你非法占领我香港多少年,97年才归还,在你占领期间,你从来就没在香港搞过任何选举。今天你突然关心起中国人民的权利来了,我总觉得不是那么很自然。

记者:您说这番话的时候,这位英国大使的脸色是什么样?

沙祖康:他有点震惊,好像表现得不自然,他说我们政府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关切,但是我们政府必须考虑到我们的民意。我们的非政府组织,对这个问题很关切,对政府施加压力。我当时说,我理解。我在国外工作那么多年,我当然知道,西方的非政府组织它们的影响,我可以理解这点,我可以告诉你,中国也有很多非政府组织,中国有13亿的人民,他们也有他们不同的关切,那么您说,因为他们有关切,你就代表他们来,非政府组织反映你们的意见。作为政府,不能有效地管理非政府组织,是不是说明你们政府很无能,管不了事,是这个意思吗?

记者:当您决定这种比较激烈的方式来回击他的时候,不担心以后会影响双方的关系吗?

沙祖康:不担心,因为他本身就是虚伪的。为什么我要考虑我影响双边关系呢?他为什么不考虑影响我们的双边关系呢?我信这一条,叫平等相待。因为他先错了,而且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他自己比谁都明白,他比谁都清楚,他是图谋不轨,我认为,他是罪有应得,如果我不给予反击的话,他会认为我示弱了,您原来是这么回事,你认了,他就会越来越嚣张,这我是不能接受的。

记者:您当时的情绪来讲,真的是被激怒了吗?

沙祖康:不激怒,这是我作为中国的外交官,我年纪也不小了,我没有那么容易激怒,我很冷静,我了解中国历史,我也了解世界的历史。因为我只要想到这一段,我就有一种羞辱感。你终于给我机会,让我表达了我的关切。

沙祖康:“西方国家,绝不是保护人权国家的楷模,发展中国家,也绝不是侵犯人权的带领者,(联合国)人权会(议),并没有授权任何国家,或者国家集团,成为人权法官,而发展中国家,也不应该永远是人权法庭的被告。中国有句古话,“正人先正己”,我们希望个别国家,在批评和指责别人之前,先拿镜子,好好照照自己。”

这是2004年3月24日,沙祖康在联合国第60届人权会议上的一段精彩的大会发言。日内瓦一直是人权斗争的主战场,面对美国在大会上抛出的反华提案,沙祖康奋起反击,即兴用英文答辩,表示愿意免费送美国一面镜子照照。

沙祖康:我说,美国朋友,我们中国是贫穷一点,正在发展中的一个国家,但是我们即使再穷的话,我们买几面镜子还是买得起的。我们想免费买点镜子送给你,让你自己照一照你自己,因为你们发表的白皮书里缺了一块,我们国务院新闻办,写了一份材料,叫《美国的人权白皮书》,这是一面镜子,希望你们看看,写得怎么样。但是有一条,我劝你们最好睡觉之前不要看,因为美国人权记录,你要看了以后,特别是睡觉之前看了以后,你晚上会做恶梦的,你是会睡不好觉的。我也就开个玩笑。

记者:您说完这番话,会场什么反应?

沙祖康:我记得四分钟的答辩,五次被掌声打断。大家掌声雷动,包括美国代表团自己都在笑,他也觉得很好笑。说实在的,他提反华提案,也不是那么挺认真,我的感觉是这样的。他并不是真的关心中国的人权,他还表现出来比中国政府来关心中国人民似的,我感觉,恐怕这样的态度,我觉得也是很奇怪的,我看他们关心的首先是他自己。

记者:您当时讽刺意义很强的这段答辩,完全是即兴的吗?

沙祖康:即兴的,完全是用英文。我有个特点,我的英文并不好,就像我的中文那样,支离破碎的,但是在这样的场合,很奇怪,我的英文说得比平常稍微好一点。会议也太紧张了,需要有人来点小幽默,因此深受大家欢迎,成为日内瓦的佳话,叫美国人买面镜子照一照,成为妇孺皆知的一个名言。

最终,美国的反华提案以28票赞成、16票反对这样前所未有的票差被中国的"不采取行动"动议击败。沙祖康常戏称自己是农民外交家,喜欢直来直去,有话直说。国外媒体也评价他的外交风格是“令人惊讶的坦率“。今年8月份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采访时,沙祖康的令人惊讶的直言再次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在谈到美国政府对中国增加军事预算表示担心时,沙祖康愤怒地表示美国最好闭嘴并保持安静,这是当时的广播录音片段:

“It's better for you to shut up and keep quiet. it's much much better。”

你最好闭上嘴,保持安静,这就非常非常好了。

“why blame China? No! Forget it. It's high time to shut up! It's US sovereign right to do whatever they think good for them. But don't tell us what is good for China. Thank you very much。”

为什么要谴责中国?不,忘了它吧!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最好还是闭嘴!美国有权去做他们认为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但美国不应告诉中国该如何做,谢谢你们!

记者:今年8月17号,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的时候,那些话,再次引起了媒体很高的关注,您还记得吗?

沙祖康:我当然记得。因为他们提到中国的军费在连年的增长,又是不透明,因此威胁了别的国家的安全等等。你也知道我的背景,我搞了十六年半、近十七年的军控和裁军,我这方面要说的话很多,那天我就有点想法了。几年前,美国的军费相当于我们国民生产的总值,我说我13亿人口不吃不喝不用,我所有生产出来的东西,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就相当于美国的军费总值,咱不要说别的了,就凭这一条

记者:您当时还用了“shut up”“ 闭嘴”这样激烈的用词,我们感觉外交官应该不会轻易用这样的词来说吧?

沙祖康:因为不轻易,所以我才能起到效果。我觉得他应该闭嘴,因为我们一直在闭嘴,我们从来没说过你,那你为什么老喋喋不休地教训我们,而且你说得如此得不公道。所以我一直闭嘴,你为什么不能闭一下呢,我觉得很正常。外交官他们不说是他们的事,我觉得我应该说。我很高兴,他们终于闭嘴了。

记者:有这样的效果吗?怎么感觉得到?

沙祖康:好像他们没有反驳,没有答辩,当然他要答辩的话,我很高兴,我准备和他答辩,是这样的。

记者:像这种直接的表达,像您说张扬的性格,甚至有人说,您有一点点好斗的性格,从来没有让您为难过吗?

沙祖康:好像大家都很理解,我的朋友很多。感到奇怪的事,我的最好的朋友,就是我的美国同事。我非常喜欢美国人的性格,他们很张扬,所以我有这么一个说法,我说中国外交官,美国风格。我的性格,没有给我带来什么麻烦,大家都很欢迎,东西南北中,无论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他们都觉得,沙先生可靠、可信、真诚待人!这不是自我吹嘘,你们有机会,可以去了解了解。

记者:但是恰恰有人说,正是您这种外在的张扬的性格,适合在日内瓦这样的一个国际舞台上?

沙祖康:这有一定道理,为什么呢?你这样做,只能受到对手的尊重,对手不会小看你。因为你的每一句话,代表你的祖国,因此人家很看重你的话。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吞吞吐吐,也说不清楚的话,那么我觉得这是一种失职。就需要加引号,应该“张扬”一点!因为你的利益,只有你自己去争取,去斗争,去维护,你的利益,人家是不会维护你的利益的,因为他没这个义务。因此,多边外交的表现的方式是斗争多一点,大家都在争,为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斗争。

记者:不管如何张扬,不管如何地直率,您会给自己规定一个边界吗?

沙祖康:张扬也好,直率也好,甚至什么,这是一种风格,但有一条,必须牢牢把握的,就是你必须在重大的政策问题上,也就是说你作为大使,你代表国家在行使使命,你必须忠实地、坚定不移地执行国家的政策,在政策问题上,是不能允许有不同的,必须和中央保持一致,这点我做得很好,我几十年都是这样做的。我没有说过违反政策的话。

从1971年大学毕业投身外交事业,沙祖康经历了中国外交的诸多风云。他曾处理过举世瞩目的银河号事件,负责谈判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处理第一次朝核危机等重大外交事件。沙祖康认为外交是高智慧、高强度的较量。五年日内瓦大使生涯,无数次代表中国发言和谈判,所幸的是不辱使命,从未输过,而且即将结束的 36年外交生涯也从未打过败仗,这是让他最自豪的!

沙祖康:我这五年当中,我到任的四个月我是凌晨四点钟睡觉,天天如此,后来是三点钟睡觉,现在是两点钟到两点半睡觉。我没有节假日,我从来没有星期六,我没有星期天,我除了打球以外,打场球出身汗以外,我的全部时间都是用来工作的,我没有进过一个商店。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一切。

据中新网(2004年)4月17日电报道,沙祖康说,“我公开讲过,中国今天的人权状况就比美国的人权状况要好,中国人口比美国多五倍,如果按照人口比例来讲,我们问题至少应该比美国多五倍,那才说明我们人权状况和美国一样。但现实是,我们目前人权状况比美国的好,说明中国人权至少比美国好五倍。我在大会上讲这话引起会场上哄堂大笑,大家都鼓掌,也可以看出美国不得人心,他们把人权问题高度政治化,为本国政治服务,把人权问题作为工具,做法很不得人心。”

沙祖康先生在2009年联合国中国甲骨文书法展上的致辞

Remarks at the Opening Ceremony by Ambassador Sha Zukang

(21 January 2009)

Your Excellency, Mr. Liu Zhenmin, Deputy Permanent Representative of China,

(此可加入其他贵宾的名字)

Mr. Liang Yong, Vice-Director of Jiangsu Provincial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Association,

Ladies and Gentlemen:

Good Evening!

Congratulations to the organizers and the sponsors on the opening of the exhibition of Chinese Oracle Calligraphy, at the United Nations;

China has an age-old, RECORDED history of 5,000 years, the longest continuous civilization in the world;

How the ancient Chinese, my ancestors, recorded history? They etched the words on the oracle shells;

Inscriptions on oracle shells are regarded as the origin of Chinese characters and the root of Chinese culture, not only a national heritage for China, but also a precious treasure for the World;

The exhibition could open the window for the delegates and staff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to understand the ancient civilization of China;

Also on exhibit is the Photos of China’s Jiangsu province, where I was born. These photos will show us an open, beautiful, prosperous, and modern Jiangsu Province.

China is my homeland, while Jiangsu is my hometown. I wish the exhibition of the Chinese Oracle Calligraphy and the photos of Jiangsu a great success!

Today's exhibition as not just about calligraphy, also about the Chinese history ancient and modern.

Thank you.


相关文章推荐:
外交官 | 宜兴市 | 徐舍镇 | 南京大学 | 丁亥 | 南京大学 | 新德里 | 日内瓦 | 银河号 | 世界卫生组织 | 非典 |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 日内瓦 | 南京大学英语系 | 日内瓦 | 五常 | 日内瓦 | 国际移民组织 | 南方中心 | 日内瓦 | 日内瓦 | 日内瓦 | 日内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