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杉并睦实

理树的同班同学,对理树有好感。和同班的高宫和胜泽经常在一起。

以下剧透,未完成作品者请勿观看

Little Busters中有关杉并睦实的剧情


  

1.【铃线】

那一天。

我在自己的鞋箱里发现了一封信。

真人「嗯?那是什么,试题的答案吗!也给老子看看,拜托了!」

理树「不,今天又没有考试,怎么可能会是…」

我悄悄地把信打开。『从1年级开始就喜欢你了』

哇…就像漫画的情节一般,是一封情书…。『放学后我会一个人留在教室里,希望到时候能得到回答』

最后的署名是…

…杉并睦实。

在教室里寻找她的身姿。

因为是坐在前排的位子上,除了背影什么都看不到。

我歪起了头。虽然对她并不是很了解…。

就杉并来说,这也太大胆了吧…。

有点上当的感觉。

不会是谁搞的恶作剧吧…。

总之在放学前先不要考虑这件事,集中精神上课吧。

班会结束后,放学了。

那么,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真人「理树,走吧」

理树「哎,去哪里?」

真人「当然是操场了。不对吗?」

理树「是吗,练习还得继续进行啊…」

真人「不这样的话,会后悔的吧」

理树「说得也是呢」

虽然跟真人一起离开了教室,但是该怎么办呢…。

对情书的事还是很在意。

让真人先走一步吧。

理树「啊,有东西忘在教室里了。我去拿来,你先去吧」

真人「见什么外啊,一起回去吧」

理树「不,不用了(这家伙关心得真不是时候啊!?)」

真人「那一起到教室的入口去吧」

理树「不,你先去就可以了…(难道是寂寞了!?)」

真人「知道了…那就在这里等你…」

理树「不,不用等我也可以的…」

真人「那…在理树回来之前,老子就在这里做三点式倒立吧」

理树「请,请吧…(意义完全不明!)」

我悄悄地望向教室里。

杉并在教室里。还有其他几个学生。

我等着他们离开。

最后,只剩下杉并一个人了。

也就是说…那情书是真的了…。

这样的话,不好好地做出答复是不行了…。

不妙…完全没考虑过这些!

但是,也不能就这样逃掉…。

既然已经收到了那封信…不好好地答复的话…。

总之,还没有想好。至少把这一点告诉她。

我握紧拳头,踏进教室里。

杉并「………」

即使看到了我,她也依然在那里站着。

理树「那个…」

站在她的对面,用细得像蚊子一样的声音开始说。

理树「那个,信上写的那件事…」

杉并「…信?」

表情有些迷茫。

理树「…哎?」

理树「那个…是你叫我留下来…的吧?」

得确认一下才行。

杉并「哎?啊…」

是想起了什么吗,杉并的眼睛闭上了。

理树「…怎么了?」

杉并「是谁告诉你,我让你留下来的吗?」

理树「不,是把信放在了鞋箱里…」

杉并「对不起…那个不是我…」

理树「哎?」

杉并「是我的哪个朋友吧…」

朋友。这么说起来,想起了两个人的脸。总是和杉并在一起的女学生,高宫和胜。

理树「那两个人自做主张用了杉并的名字,写了信放在我的鞋箱里吗?」

杉并「嗯…大概吧」

想着『果然是这样吗』瞬间脱力了。对于杉并来说,这样的内容也太过大胆了…。

因为太紧张而没考虑周全…。

杉并「那个,信上写了些什么…?」

理树「不,该怎么说呢…」

即使只是说出来也会让人脸红…。

理树「感觉像是一封很普通的情书…」

理树「是朋友干的吧?真是个恶劣的玩笑…简直糟透了」

理树「那么,我朋友还在三点倒立着等我呢,我先走了」

我转过身去

杉并「那内容是真的!」

背后传来了声音。

理树「………」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了。

杉并「喜欢的事…是真的…」

理树「那个…是我?」

慢慢地转过身去…杉并很明确地点了点头。

理树「不是谦吾或者恭介…?」

杉并「嗯…」

杉并「我是喜欢…直枝君的」

理树「谢…谢谢…」

然后失言了。

她在吃了一惊后,脸上绽放出了喜悦的笑容。

理树「等等」

杉并「哎…?」

理树「其实…我对这件事还没好好想过…」

杉并「………」

理树「我并不是很了解杉…」

杉并「………」

是给她造成了伤害吗…气氛变得很不融洽。

理树「无论如何…我需要一些时间」

理树「我需要考虑…」

只说出了这些。

在走出教室的时候,跟真人撞了个满怀。

理树「哇,什么」

我有些焦躁。莫非,刚才的对话…被他听到了…

真人「不,看你那么迟还没来,还以为你没找到东西在头疼呢」

理树「谢,谢谢。已经找到了」

真人「是吗」

太好了…似乎没被听到。

当天夜晚。

一如往常,我们几个集中在房间里学习。

这所学校没有期中考试。

取而代之,学校正在申请在前期和后期的中间段,分别开设一场实力测试。

是全国规模内开设的大型补习学校的考试。

这两场考试的排名将会成为成绩的参考资料。

因为只是参考资料,所以对期末考试有自信的人不参加也没什么问题。只是参加考试的人可以改善自己在老师心中的印象,即使期末考试的成绩不好也可以得到关照。

为了尽量可以接受这考试,我们也在努力学习着。

真人「说起来,理树」

真人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看着我。

理树「嗯?」

真人「要和杉交往吗?」

这一句话瞬间让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大家手里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恭介「什么?理树和那个叫杉的有什么事吗?」

真人「同班的杉好像喜欢理树哦」

真人口若悬河地说着。

这样的话题实在是太稀有了,所以大家都没有任何抵抗力,都很感兴趣…。

恭介「你小子,有一手嘛」

用胳膊肘捅了捅我。

理树「不,说实话,不知道该怎么办…」

恭介「你没有那个意思吗?」

理树「嗯…嘛…」

含糊不清地点了点头。

理树「倒不是讨厌对方…」

我现在想要珍惜这欢乐的时光。

理树「我想跟大家在一起」

恭介「………」

感觉恭介一直在眯着眼睛。那长长的睫毛让人看得出神了。

谦吾「理树君也太天真了吧?」

谦吾像责备我般这么说道。

意思就是…『既然没有那个意思,为什么不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吧。

被这么说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了。

虽然给出了『需要时间』的回答…但无论时间有多少,都不会想到要去跟杉交往的。我很明白这一点。

只是,那时候,我不想再给她造成伤害了。

其实那时候就应该向她表明一切的。

理树「我还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啊…」

真人「真是幼稚的家伙」

铃「真不想被你这么说」

真人「虾米!?」

铃「呼呀!」

谦吾「哇,别因为这点小事就开始了啊」

恭介「…要我去说吗?」

无视这场骚动,恭介凑到我身边,小声地问我。

一开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理树「那个…是代替我去说…?」

恭介「嗯。铃那时候也是这么做的」

…铃那时候也是这么做的。

理树「哎哎哎!」

真是冲击力十足的发言。

恭介「小声点」

捂住了我的嘴。

恭介「4月的时候,被高年级的学生告白了」

理树「真的假的…」

…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理树「那…铃呢?」

恭介「那家伙,在对恋爱有没有兴趣这个问题之前,连恋爱是什么都不知道」

恭介「好像是被那个上级生强行告白的」

恭介「所以,我就参与了这件事」

理树「还有这种事啊…」

谦吾也用『你不知道这事吗』的真人一样的目光看着这里。

恭介「怎么样?」

理树「不,不能连这种事都拜托别人去做的…」

恭介「是吗」

自己解决吧。

理树「是从恭介那里听说的…」

理树「铃也遇到过同样的状况呢」

铃「嗯?」

只这么说的话想不起来吗。

理树「被三年级学生告白,很头疼吧」

铃「啊,那个吗…」

铃「那可真的是很强迫的说」

理树「很强迫的吗…」

到底是什么样的前辈啊…。

铃「理树好像也很烦恼呢」

理树「是啊」

铃「真是幼稚的家伙」

理树「我可不想被铃这么说」

铃「我比你要好」

理树「不不…」

铃「………」

铃看向走廊。

铃「…不是那个吗?」

理树「哎?」

回头一看,在那瞬间确认到了一个女学生的身影。

现在已经不在了。

…是杉。

铃「那个,理树」

理树「什么」

我依然在盯着那已经空无一人的走廊。

又给她造成伤害了吗…心里只想着这些事。

铃「我们交往吧」

理树「哎哎!?」

带着『呼』的声音猛地180度转头看向铃。

理树「交往…」

理树「铃和我…?」

铃「没错」

铃「这样的话无论什么都能很顺利地解决吧?我有这样的感觉」

理树「只是有感觉而已…这么轻易就…」

理树「铃…」

我直楞楞地盯着铃看。

理树「铃…喜欢我?」

铃「喜欢的啊?」

说得这么轻松…。

铃「难道理树讨厌我吗?」

被反问了。

理树「不…喜欢是喜欢…」

哇,说出来的话,果然很害羞啊…。

铃「那就没问题了」

铃「交往吧」

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状况会变成这样…?

别慌…冷静点…理树。

好好想想…。

照这么下去的话…

不就要跟铃交往了吗?这样好吗?

我,我需要时间…。

不对,杉那时候不也这么说了…。

被两个人同时告白…要丢下这样暧昧的话,从两人那里都逃走吗?

再说,我刚才不也对铃说了『喜欢』吗…。

对杉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对铃却如此轻易就说口了…。

用群体邮件把我跟铃开始交往这件事告诉了大家。

放回口袋之后,手机震了很多次,现在还是先不去看吧…。

理树「这样大家就都知道了」

铃「还有一个…应该在最后告诉她这件事的人」

理树「嗯…我知道…」

她…已经知道了。

我和铃那样四处宣扬…这也不难想象。

这对她来说…一定是像讽刺一样吧。

到底把她伤到了什么程度呢…。我无法估量…。

但是,这样就好。

不会再给她造成更深的伤害了…。

杉「其实,我也觉得…你们两个是不是那样的关系了…」

杉这么说道。

杉「如果,能以我的事为契机…而让你们两个发现自己真正的心意的话…」

杉「这样就好…了」

铃「嗯」

铃「都是托你的福」

然后铃稍微考虑了一会。

接着离开我身边,向着她走去。

铃「今后就请多关照了」

这么说着,伸出了手。

杉「嗯…」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理树「呼…」

理树「终于能两个人在一起了啊…」

铃「是啊…」

铃「总觉得…意识到了之后…很害羞」

铃「你一边去」

理树「不,那样的话,我们是为了什么才开始交往的啊…」

铃「说得也是…那就待着吧」

理树「嗯…」

铃「………」

…这两个人之间流动的微妙的空气是怎么回事啊。

至今为止,已经无数次与铃两个人待在一起。明明已经一起过了那么多年。

为什么…我连想逃走的心思都有了。

无法正视…铃的脸。

两个人的头分别扭向一边。

明明…只要按平常那样说话就好了…现在却做不到。

因为铃已经不只是童年玩伴…而是我的女朋友了…。

理树「………」

那要用语言来形容的话,应该就是『很厉害』

怎么说呢…简直就是革命性的。

到了可以让人看到世界变化的地步…。

2.【来谷线】

中午休息。

我确认了大家都不在四周以后,向目标人物发起了对话。

犯人一共是,三个人。

我决定找其中的一人,杉并睦实。

…是因为在三个人当中看上去是最老实的,这等丢人的理由。杉在班上也并不出众,应该说,是一个存在感稀薄的少女。

理树「………」

这个人真的能做出这么阴险的事情吗…。

我在教室里吃饭,等着杉单独一人的机会。

理树「………」

怎么,好像是我正在做坏事似的…。

突然,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往走廊走去。

我也追了上去走出了教室。

理树「…杉」

杉「呃…」

好像很吃惊地回答着。

理树「我有些话想对杉说」

杉「呃…怎,怎么了?直枝君」

一眼看上去,这种态度十分可疑。

理树(…或许是做了违背良心的事情吗,还是怕穿帮了呢…)

总之这肯定是犯人。

因为这是来谷之前做了『某些事情』时,惊讶地发出声来的其中一人。

恭介「…理树?」

正好恭介也在走廊通过。

杉「啊…」

恭介「……?」

杉见到恭介之后,好像一下子缩小了。

杉「…有什么事情的话,放学后在教室里说好了」

杉「我先走了…」

理树「啊,嗯…」

杉沿着走廊走去了。

恭介「怎么了,你找那家伙有什么事吗?」

理树「这个…恭介,刚才你出现的时机太不巧合了」

恭介「那真不好意思」

理树「…犯人」

恭介「什么?」

理树「我本想和她说一下。为什么要欺负来谷」

恭介「原来如此啊」

恭介「不过,刚才那家伙就是犯人吗…这该说是人不可貌相吗」

理树「说的也是…」

恭介「那么,就等放学后了。需要我和你一起吗?」

理树「不,一起的话就不好了…」

理树「我们成群结队地去的话,恐怕就不是沟通了」

恭介「…一个人没问题吗」

理树「如果只是杉的话,没问题」

…连自己都觉得丢人的事情。

放学后。

我先去买果汁,等教室里的人离开。

理树(差不多可以了吧…)

把空罐子扔到垃圾箱后,转过身来往教室走去。

理树(认真想一下的话,杉也有可能会带上其他两个人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该怎么办。

理树「………」

没办法了,到时候我也叫上大家好了…。

理树「真丢人啊」

自嘲般地自言自语。

回到教室。

教室里,好像就剩杉一个人了。…我稍微放心了。

进去后,坐在座位上的杉站了起来。

杉「直枝君…有什么事吗」

理树「我想杉大概也知道了…」

杉的眼光低了下去。

理树「那种恶劣的事情,能不能不要这么做了」

杉「…果然,是为了来谷的事情呢」

理树「这个嘛,虽然也算是」

理树「另外两人我也知道。是三个人一起干的吧?」

杉「是的…对不起」

…低下头来。

理树「这样道歉我也很困惑啊」

理树「还是说,如果会道歉的话,从一开始就不要这么做了」

…杉还是一副很抱歉的样子低着头。

看着这样子,慢慢的我就来气了。

理树「说到底,来谷到底做了些什么」

理树「那个人,不是非要这样惩治不可的坏人吧」

杉「……不是吗」

对着正向热论的我,蹦出来的一句。

理树「呃?」

杉「来谷的事情和直枝君到底有什么关系嘛」

杉「为什么要这样袒护来谷」

理树「………」

果然不是通情达理的人吗…。

理树「把我也牵连其中,现在才说没关系了算什么啊…」

杉「呃?」

理树「算了。总之既然道歉的话下次就不要再做了」

杉「请等一下,刚才说的把直枝君也牵连其中…」

在这里我察觉到事有蹊跷。

理树「嗯…所以说,在我的鞋柜里做了很多好事吧」

杉「我、我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杉「呃…?在直枝君的鞋柜里…?」

怎么,事情变得奇怪了。

看来,她真的是不知道的样子…。

杉「对不起,请等一下」

杉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理树「………」

该怎么说,还真是无防备啊。

杉「呃…等一下,我不知道啊…」

好像为什么事情吵了起来。总之,先等她打完电话好了。

…我叹了口气。

杉「现在在哪里…?呃、马上?」

杉抬起头来。往后面一看,有两个女学生走进了教室。

女学生「来是来了,有什么事吗?」

女学生「如果是麻烦的事情就简单几句说完算了」

…三个人中的另外两个,高宫和胜。

杉「告诉我,欺负直枝君是怎么回事…」

高宫「哈?欺负?」

高宫「你知道吗?」

胜「那是什么,不知道」

高宫「什么?直枝君被人家欺负了吗?那还真是不幸啊」

…是她们。不会错的一定是她们。

还以为自己没有穿帮,继续那恶心的演戏。

胜「啊啊,那该不会是来谷干的好事吧?」

高宫「啊,有可能呢。那家伙啊,你知道吗?之前在我们的鞋柜里面安装了窃听器呢」

高宫「犯罪啊这可是犯罪啊。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胜「那肯定就是来谷了吗?」

高宫「嗯嗯肯定就是她」

………。

理树「…别胡说八道了」

高宫「哈?」

理树「是你们吧」

胜「都说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理树「我从杉那里听说了」

理树「和你们一起欺负来谷」

理树「我都已经全知道了」

高宫「那是什么?啊啊,原来睦实是这样的人啊,呵」

杉「呃…!?」

高宫「虽然我知道你对来谷怀恨在心,但也不要把我们扯下水吧」

这次是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杉身上吗…。

胜「没想到睦实内心和外表差这么远啊真可怕」

胜「以后不要靠近我了哦」

杉「怎、怎可以」

杉「太过分了、当初说要这么做的不是你们俩吗」

我往杉看去。

…杉,已经是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了。

说不定这个人也是受害者…。

高宫「都说不知道了嘛。不要把我们也扯进去好不好?」

理树「给我适可而止吧!事实已经很明显了!」

高宫「哈?证据在哪里啊证据」

高宫「要不去跟老师们说说看?只要我们说不知道,估计也就没下文了」

…居然想开了。

理树「………」

突然间。『……』

从广播里传来了杂音。

声1『…没人在吧?不要紧吗?』

声2『奇怪来谷的是多少来着?』

声1『是你下面的第二个啊,真笨』

声2『啊,原来这么近的啊』

声3『我说…真的要这么做吗?』

声1『这种事根本就不以为然吗、那家伙。干脆把鞋子烧了算了?』

声2『啊哈哈那太棒了』

声3『那样太过分了…』

声1『嗯那么…就这样』

声2『呃?写这样的东西好吗?』

声1『没有没有、这还嫩的很呢』

声1『你也写一些吧』

声3『呃…我吗,不用了…』

声1『啊哈哈、已经没地方写了』

声2『这个真是太过分了。要是我的话肯定要哭了』

声1『也好,做到这份上了估计她也该学会收敛了吧?』

声1『然后道歉说太得意忘形了对不起』

声2『啊哈哈哈哈』

…以上就是广播流放出来的让人作呕的对话。

来谷「刚才的,应该就是你们所说的证据了」

来谷「…有什么要说的吗?」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来谷背靠着教室的门站在那里。

高宫「哈…等、这个…」

来谷「哈…等、这个…吗。这是哪国的语言啊?用在我所知道的7国语言中的一种说出来听听」

来谷「可以的话说日语最好。但前提是要你们会说才行」

高宫「………」

胜「………」

两人脸se苍白一声不吭地站着。

来谷「嘛,通过刚才的录音,可以判断主犯有两个,而其中一人是被带去应景的,没有实际参与」

来谷「…虽然袖手旁观也是同罪」

杉「………」

来谷「那么,也差不多该下一个了」

此时,再次从广播里传出了声音。

声1『…笨蛋,是这边啦』

声2『呃?啊、这次不是来谷的吗?』

声1『想让我说几遍才明白啊。那家伙大脑有问题。而且穿帮了也不好』

声1『说到底,那种像机械人一般的家伙居然能交到朋友还真是莫名其妙』

声1『而且还是个男的,男的啊』

声2『可是,对付直枝的话睦实会生气吧?』

声1『不用担心,那家伙看上去最软弱,如果对付女的话还要吵翻天呢』

声2『呜咕、男生的鞋柜臭死了』

声1『这样正好、把这个红豆面包塞进去』

声2『呃?这样太悬了吧?』

声1『我去拿点垃圾来』

声2『哦哦这样也很过分啊』

声1『白痴胜,声音太大了』

声2『别骂人家白痴好不好、真是的』

声1『啊哈哈哈哈、这下还真糟糕了?这个算什么鞋柜啊』

声2『这样简直就是垃圾箱了』

声1『昨天还和来谷那家伙聊得那么开心啊。也好,经过这次教训直枝也该学聪明了才对』

声2『有谁来了?』

声1『不用着急、跟平时一样就行了…走吧』

…我已经,不能再说什么了。

来谷「以上,就是围绕进行性质恶劣的恶意行为,心灵扭曲了的少女们的叙事记录片」

来谷「要是交给了教育委员会的话,估计会闹出大问题来吧」

高宫「哼…你这…」

恨恨地低吟着。

来谷「…真抱歉理树君。我也没想到她们的大脑会低级下流到这地步。才没能及时发现」

来谷把教室门关了上。

来谷「也好…刚才的是主犯两人。实施的也是两人。还亲切地加上了名字啊,白痴胜君」

胜「………」

来谷「顺便一说的是,这次的动机我也知道」

来谷「是去年那个被我弄怕了的数学老师拜托的吧」

来谷「…说到底,当初还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只要作业得满分的话就会不追究缺席」

来谷「小人的想法还真是难以把握。撒手不管该多好,居然为了那点无聊的自尊心而向我下手」

来谷「那么,杉君」

杉「呃…」

来谷「你只是被那两个人唆使罢了。对你来说,是看不惯理树君和我在一起,吧」

…这句话听起来好像会招人误会。

杉「………」

来谷「不过,不付出努力是什么都做不成的。与其无聊地去算计别人,还不如正面出击说出自己的想法放手一拼」

来谷「如果这样都不舍得放弃的话,就拼到自己死心为止好了」

杉「…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那么坚强的」

杉「谁都会害怕受伤的…」

杉「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被别人怎么对付都能不以为然的!」

来谷「于是企图伤害他人的无聊之辈凭什么乱吠。这种理由根本不能让你的罪行正当化」

来谷「也好,这种事情根本无所谓。暂且你也算是被害者的立场」

来谷「接下来,这帮人打算怎么办呢」

…斜眼往四目对视、一言不发的高宫和胜两人看去。

来谷「你们和那个数学老师之间的对话还真是有意思啊」

来谷「我暂时就先把一部从头到尾收录完整的动画发到了数学老师的电子邮箱去」

来谷「对了,刚才的广播因为限制了线路只有这个教室能听到…」

来谷「如果你们希望的话,全校、再加上附近的民居,我都能让他们强制收听」

高宫「…那你就试试看好了」

来谷「呵哦?」

高宫「来试试看吧,你这个犯人」

来谷「是指窃听器吗?哼,虽然我不认为你们会有能够保护的人权」

来谷「我甚至以这是最理想的自卫手段而自负。谁能说便利店的摄像头是会侵害隐私权?」

来谷「还是你们听不明白我的话?我只要求,只要你们不再找我麻烦,我也不会对你们出手」

高宫「哈?我是对你不爽。我光看着你就觉得碍眼」

高宫「难道你忘记了吗?去年,你对我做过的事情」

来谷「…是指当猴山的猴子去吧的那件事吗?」

高宫「如果不是你的话,在去年的班级里我们就能更好地发展了…」

理树「…这里说的是什么事?」

来谷「好像是因为被我拒绝了加入猴山组的邀请,使她作为领队的尊严蒙羞了」

是吗,谦吾去年好像也说过同样的事情。

来谷「…虽然我以为自己是满身缺陷的人,碰上真正有人格缺陷的人这回还是第一次啊」

高宫「我就是最不爽你这种人了!」

高宫反过来发火了。

高宫「好啊,你有种就放广播吧。你要是这么做的话我们就把和你们扯上关系的那伙人全部弄死」

高宫「大家相处的挺不错的嘛?要破坏你们的关系还愁没有办法吗」

…这家伙脑子里都想的什么…。

我越发觉得和自己原来想的相距甚远了。

来谷「…这算是要挟吗?」

高宫「听清楚了,我不管你们爱怎么吵怎么闹」

来谷「………」

高宫「只要我不高兴的你们都得挨着受」

高宫「想通了的话就求饶好了,说高宫请放过我!!」

来谷「………」

高宫「哈?我听不到啊」

来谷「…了你」

高宫「呃?」

来谷「杀了你」

瞬间。

咚轰隆!!轰声响彻教室。

来谷。

一脚踢在门上。

而这扇门。

…在直击走廊的墙壁以后,瞬间分成了两半。

来谷「…刚才的也往你们的脸上踹一脚怎么样」

来谷「估计今后那张脸都不用再照镜子了吧」

…生气了。

来谷,生气了。

高宫的嘴一张一合地不知所云。

此时,来谷开始慢慢地走向两人。

来谷「现在不知怎么的,好像当一回杀人犯都无所谓了」

来谷「…把你的内脏踢得粉碎,再从口里吐个两升血出来看看怎么样」

…虽然还是平时开玩笑时的台词,但此时在一旁听起来却能让人有一种刺骨的寒冷。

高宫「呜、呜…」

来谷「我没指望你们能道歉」

来谷「如果这次懂得恐惧的话…」

来谷「…就不要在和我扯上关系了,这个人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吼。

…两个人渣,落荒地逃出了教室。

来谷「那么…」

来谷「多少有点入戏了吗」

立即恢复到平时的样子。

来谷「嘛,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杉君」

杉「呃…」

来谷「虽然,我多少有点同情你。对于你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了…」

来谷「也希望你,不要再管我的事了好吗」

杉「…那个」

来谷「嗯」

杉「对、对不起了」

来谷「啊啊…我知道了」

杉低下头鞠了一躬后,离开了教室。


相关文章推荐:
花泽香菜 | Little Busters!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