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上官金虹(古龙著《多情剑客无情剑》中人物)

古龙武侠小说《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头号反派人物,「金钱帮」帮主,号称「龙凤环」,百晓生所著《兵器谱》上排名第二,武功已达到「手中无环,心中有环」的境界。 [1]

自命是「天下第一高手」,一向眼高于顶,目空一切,从来也不肯买任何人的账。

因杀死年老体衰,战意薄弱《兵器谱》排名第一的「天机老人」孙白发。故而膨胀自负,虽有很多机会可以杀死李寻欢,甚至让他无法还手,但却故意将机会错过,想要赌一赌能否躲过小李飞刀,不料,却被《兵器谱》排名第三的「小李探花」李寻欢所杀。

起初隐于江湖,鲜有听闻,却于一夜之间以不世枭雄之姿席卷武林,「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其虽为帮主,居处却简朴粗陋,只因心中已无它欲,唯权而矣。

财帛不能动其心,美人不能易其志,与「小李探花」李寻欢可并称枭雄英雄之绝世枭雄,如硬币之正反。

武功天下无双,且已经练至「手中无环,心中有环」之境界。

雄心勃勃,在击杀年老体衰、战意薄弱的《兵器谱》排行第一之「天机老人」后,成为「武林第一人」。

本可置「小李探花」李寻欢於死地,但他不相信自己躲不过「小李飞刀」,最后死在「小李飞刀」下,死前眼中充满不信。

上官金虹虽然死在李寻欢手里,但他的武功,却的确在李寻欢之上。李寻欢能杀了上官金虹,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功,而是因为他的信心。小李飞刀在李寻欢手里可以在看似无法用力的姿势也能发出让人不可思议并具有弧度的一刀,让上官金虹在轻敌之下也疑惑诧异他出招的角度,因为误判所以最后导致上官金虹死亡。

为「古龙笔下十大枭雄」之一。

雷以声振其威,电以速展其疾,风以徐显其广,云以淡致其傲,而后方有雨,雨过而天晴。其中不过二三时辰光景,如有天助,便可生异数,天际挂彩桥,此桥纵可通南北,横亦可贯东西,更兼有七色,光彩夺目,直可盖雷之威、电之疾、风之广、云之傲,独立于天地一瞬间。

而衣若鲜可显其相,食若美可增其神,住若定可温其心,行若疾可助其兴,人以此四者为根本,而后有家,再有国,国泰而制其币。其中朝代兴衰、历史变迁,皆不过一纸文书而已。然金以其不腐之质而穿越于时空,至今,衣、食、住、行皆不能去其影而自逍遥。

此二物,或有其神而无其形,或神实而形虚,却每每深入人心,较诸多可见可闻可触之物似更具实体,以至于金虹二字合而能就惊世霸业,分亦能成一代枭雄。

只是分若久必合,合若久必分,金虹凭一己之力焉有回天之功?是故,金去其虹彩而未能展翅高飞,虹离其金质而无有掷地之声,二者久分而日疏远,以至于皇图霸业终成空,只留得身后试刀名。

然尚有言不以成败论英雄?又何能以此固枭雄本色,这英雄虽有决断之能,威武之力,却时时稍显迂腐不知变通,距功成名就之道亦有三分,自不如枭雄者,当断则断,更能不存仁慈之心,不受情义之累,不受礼教之缚,直向功成之道,如此刻意,竟仍不能成就千古霸业,何故?只可叹,天意使然,又何需怨孤身试刀?须知御驾尚亲征,这千古一战,又怎能逃之避之?

死生如何?只不过多几黄土洒几行热酒留几位壮志在胸的少年,来祭奠这位不世的枭雄!

尚未见上官之身影,便已识得金钱帮之威风, “ 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 ,人之性命反不及区区一枚铜币,其中荒谬莫不是强权使之然?虽说若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凭一腔热血,是能道出几句豪言,只不料生生死死,多年真情怎及得一时苟活?杨承祖为求保命而缄默不语,到头来却也只换得同赴黄泉,胡媚凄然一笑,却笑遍天下真情多虚假。何为情,何为爱?抖一把钱币皆化无。

尘虽归尘,土亦归土,灭亡纵然不过一瞬间,殊不知金钱帮之崛起,亦不过一夜之间,其规模之大,势力之强,亦如雨后虹桥,盛世之币,尽显其夺目辉煌。怎能不让人寻思如此帮派之主又会是何等治世英豪,乱世枭雄?

初见上官,风云乍动,似有惊变,却只见其徐徐走来,冷静、沉稳,行只若浮云、不惊落木,双足却该是轻飘飘如一阵风,却不料甫落地就似已生根,且步伐如鼓点铿锵有力,与荆无命之步更成一奇特韵律,其势如大江之水滚滚东流,不可遏制。天机老人言天下无一人能抵挡其合击之功,是道尽其中真谛,若心相通而至行同,两人合力之功又岂是两人力道之和可以相比?

而后,燃一搓纸媒,火光闪烁,动静之间,须臾可变,只可见天开地破只如弦上之箭,却不料,一瞬间,一切变化又归于无,是为不动则已,一鸣惊人,开合之间,若不能斩敌于马下,便得全身而退。其影动,果不然,十分枭雄之姿。

与天机老人寥寥碎语,静中已无动,却又似有千军万马,轰然之音,隆隆作响,然又不能闻得半分骚动之态。其影静,果不然,十分英雄之态。

其自言手中已无环,心中却有环,虽不至武学巅峰,却也知早已抛却凡尘俗念,不受物之利诱。其居所简朴粗陋,并无多物,本与其帮主之身份极不相配,可若是心中早无享受之念,那金钱亦不过身外之物,手中之环,早该遗弃,为帮取名为金钱,只为其乃天下第一好用之物罢了,何俗之有?

只可惜手中虽无环,心中却有环,贪、嗔、色,数欲皆已为空,本该是心中也无环,却那知权力之欲未去,且更有变本加厉之态,似其它欲望皆已蜕化合一,只为这权力之终极。

这终极一生,竟好似那扑火飞蛾一般,虽已知灭亡之道,亦不能抗拒。且其它诸事皆不能挡此道,甚至慢此行者亦不能留,是以无用之人逐之,废弃之物者舍之,天下之物均可舍弃,只为这至高的权力。

只是若真能做到如此这般,又岂会有失败之说?仍未割舍,权力也罢,亲情也罢,欲望也罢,皆未能超越这简单一字 人,英雄是人,枭雄亦是,痛苦神色虽已一闪即过,亦未能逃出法眼维相,血既浓于水,又岂会不入心呢?

此为一例。

心虽痛,却似有剑,剑已出鞘,无血怎能回?却不料,前方竟仍有鞘,剑若遇鞘,不收能如何?上官目光锐利似剑,寻欢目光却平和如鞘,剑必有鞘配,鞘亦不能离剑而独存,这绝世枭雄、绝代英雄亦如一币之正反,无有独而生,唯有偶尔立。既如此,这正反之道终将有一日成千古之战,是决战,人与人之间,更是抉择,是正反之间。此又为一例。

书至此,例还在,只是成也罢,败也罢,英雄也罢,枭雄也罢,治世也罢,乱世也罢,都经不起岁月的洗涤,俱往矣,太平年代,且只听我歌一曲:

上官有环,环在心,心中有欲,欲乃权,权乱天下,天下动风云,风云出我辈,我辈仰天歌,歌为笑皇图,皇图亦是空,空入伎法俩,俩自成双影,双影跨天河,天河挂群星,星落碧空淡,淡将人世走,走尽天涯路,路途有尽头,尽头人不留,留得青山歌,歌罢自叹息,叹息归于无,无有终合一,一世枭雄名,名可留千古,千古我自悲。

上官金虹的「子母龙凤环」能在《兵器谱》中名列第二,并不是因为他招式的狠毒,诡险,而是因为他的稳,能将天下至险的兵器,练到一个「稳」字,这才是上官金虹非人能及之处。

後来,上官金虹的环,已经是看不见的!

正因为看不见,所以就无所不在,无处不至。

它可能已到了你眼前,已到了你咽喉,已到了你灵魂中。

直到你整个人都已被它摧毁,还是看不见它的存在!

手中无环,心中有环!

这正是武学的巅峰!

这已是“仙佛”的境界!(被天机老人和孙小红否定)

大多数人,都要看到那样东西,才肯承认它的价值,却不知看不见的东西,价值还比能看得见的高出甚多。

古龙《小李飞刀》系列小说之《多情剑客无情剑》应是古龙小说中最令人感动的一部。虽然全书一片刀光剑影,却始终飘荡着斩不断理还乱的情丝缕缕。全书的重点只是一个“情”字。 古龙将李寻欢与林诗音、孙小红、玲玲之间,阿飞与林仙儿之间,林仙儿与其他的男人之间的感情,写得回肠荡气。即使是一些小插曲,也令人百般回味。难怪古龙常常说,一个最可靠的朋友,固然往往会是你最可怕的仇敌,但一个可怕的对手,往往也会是你最知心的朋友。因为有资格做你对手的人,才有资格做你的知己。

另,古龙对飞刀中角色的评价:李寻欢的性格比较接近铁中棠,却比铁中棠更成熟,更能了解人生。 因为他经历的苦难太多,心里的痛苦也隐藏得太久。他看来仿佛很消极,很厌倦,其实他对人类还是充满了热爱。 对全人类都充满了热爱,并不仅是对他的情人、他的朋友。所以他才能活下去。 对小李飞刀,他的刀从不随便 出手,但只要一出手,就绝不会落空。我一向很少写太神奇的武功,小李飞刀却绝对神奇的。我从未描写这种刀的形状和长短,也从未 描写过它是如何出手,如何练成的。

个人觉得武功练到天机老人、上官金虹、李寻欢之绝顶境界时,以单纯的武功因素来决定胜负的可能性将淡化,胜负问题更多与人性和性格有关,天机老人的武功未必低于上官金虹,但他输了,他是输在了顾忌或舍弃不下名声的压力上,这种压力甚至造成了他面对上官金虹时的不自信。


相关文章推荐:
古龙 | 武侠小说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金钱帮 | 百晓生 | 兵器谱 | 眼高于顶 | 目空一切 | 天机老人 | 李寻欢 | 金钱帮 | 兵器谱 | 金钱帮 | 天机老人 | 子母龙凤环 | 上官飞 | 荆无命 | 上官小仙 | 李坏 | 李坏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李寻欢 | 不世 | 枭雄 | 简朴 | 粗陋 | | 枭雄 | 绝世枭雄 | 硬币 | 雄心勃勃 | 小李飞刀 | 古龙笔下十大枭雄 | 金虹 | 试刀 | 何能 | 枭雄 | 但凭 | 马下 | 武学巅峰 | 子母龙凤环 | 狠毒 | 诡险 | | 孙小红 | 古龙 | 林诗音 | 阿飞 | 男人之间 | 铁中棠 | 金虹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