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伤心行

《伤心行》是唐代诗人李贺的作品。此诗对当时的黑暗的政治和不良的社会现象进行了批判,反映出诗人忧国忧民的爱国精神和积极用世的政治怀抱。全诗八句可分为上下两层:前四句为第一层,先以三句写自身形象,第四句转入环境景物,写风雨中纷纷飘落的残枝败叶;后四句是第二层,先以三个诗句写身边景物,最后以羁魂夜语的形象对周围琐屑景物加以点染。

伤心行

咽咽学楚吟,病骨伤幽素

秋姿白发生,木叶啼风雨

灯青兰膏歇,落照飞蛾舞

古壁生凝尘,羁魂梦中语 [1]

⑴咽咽:呜咽哀切之声。唐僧鸾《赠李粲秀才》诗:“愁如湘灵哭湘浦,咽咽哀音隔云雾。”楚吟:指楚辞那忧愤深广的长吟。《文选谢灵运〈登池上楼〉》诗:“祁祁伤豳歌,萋萋感楚吟。”

⑵病骨:指多病瘦损的身躯。唐李贺《示弟》诗:“病骨犹能在,人间底事无。”幽素:幽寂,寂静。唐李商隐 《房中曲》:“蔷薇泣幽素,翠带花钱小。”

⑶秋姿:犹老态。

⑷木叶:树叶。《楚辞九歌湘夫人》:“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⑸灯青:谓灯焰显出低暗的青蓝色。王琦汇解:“灯久膏将尽,则其低暗作青色。”兰膏:古代用泽兰子炼成的用来点灯的油脂。《楚辞招魂》:“兰膏明烛,华容备些。”王逸注:“兰膏,以兰香炼膏也。”

⑹落照:夕阳的余晖。南朝梁简文帝《和徐录事见内人作卧具》:“密房寒日晚,落照度窗边。”

⑺凝尘:积聚的尘土。《晋书简文帝纪》:“帝少有风仪,善容止,留心典籍,不以居处为意,凝尘满席,湛如也。”

⑻羁魂:客死者的魂魄。《南史垣护之传》:“垣氏羁魂不返,而其孤藐幼。” [2]

“咽咽”地效法楚辞吟咏着哀怨的诗句,我多病的身躯经受不住幽冷的侵袭。

年轻的躯体益现出衰飒白发早生的“秋姿”,只见风雨中残枝败叶纷纷飘落。

灯油将尽的灯焰闪朔着宛如鬼火的青光,飞蛾在扑打着燃焰将熄灭的残光。

背后古旧的墙壁上积满厚厚的尘灰,我这羁旅客之魂在幽梦中还喃喃自语。 [3]

绝伦的才华,脱俗的识见,精颖的诗思,然而遭逢不遇,时日蹉跎,诗人李贺的心尽管在自然的年轮上属于青春,但却长久处于一种凄伤的境态之中,自然会唱出这支“伤心”之曲。不过,尽管伤心早已是诗人李贺的痛切感受,他的诗里常常是或显或隐地透出伤心之情,但在他留下的二百余首诗作中,诗题既已明写“伤心”一类字样的却仅止《伤心行》这一首,因此,这首诗也就显得至为重要。

从诗篇末句“羁魂”一语来推断,此诗大约作于作者应举失败、困顿长安之际,时间在元和(唐宪宗年号,806~820)年间。 [3]

在诗人生命的历程中,也许是伤心的经历太多、太长,也许是伤心的程度太深、太重,这首以“伤心”为题的短歌并不专写哪一件伤心之事,他既没写伤心经历之“实”,又不写伤心情怀之“虚”,而只写眼下自己的景况与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首五言古诗,全诗八句可分为上下两层,前四句为第一层,先以三句写自身形象。首句“咽咽”是状写悲吟之声。全句写自己“咽咽”地学习效法楚辞,咏吟着忧怨哀愤的诗句;第二句写自己多病的身躯经不住幽冷清寂的侵袭;第三句写自己早生华发,年轻的躯体现出衰飒的“秋姿”。第四句“木叶啼风雨”,转入环境景物,写风雨中纷纷飘落的残枝败叶。这一句环境景物的描写,既是对自身的悲凉境况加以烘托,也具有强化自身形象的比喻象征意味诗人自身的“病骨”、“秋姿”就像“风雨”中的“木叶”。同时,这句写景又引出以下第二层身边琐屑景物的描绘,使诗歌从第一层向第二层自然地过渡,确乎是“一石三鸟”,言短而意深境阔。

后四句是第二层。先以三个诗句写身边景物。眼前灯油将尽,灯焰闪着阴阒宛如鬼火的青光,飞蛾在扑打着燃焰将熄的残光;背后,古旧的墙壁上积满厚厚的尘灰,就在这鬼气森森的环境中,末句写李贺这羁旅之客一缕诗魂在幽梦中依然喃喃自语。这后四句先写周围景物,残灯、落照、飞蛾、凝尘,最后以羁魂夜语的形象对周围琐屑景物加以点染。这点染加重了全诗阴暗、悲凉的氛围;深化了诗人“病骨”、“秋姿”的枯寂凄伤情怀,类乎颊上添毫,倍见丰神;同时它又与诗歌首句“咽咽学楚吟”首尾相呼应、相补充,诗人那漂泊的羁魂即使在幽渺的梦幻中仍得不到解脱,依旧在咽咽楚吟。这最后一句确乎又是一石三鸟,言短而意深境阔。

总观这一首《伤心行》,全诗四十言不露一个“伤心”字样,但在自身形象与周围景物的相融相生之中,字字句句都明显地外现出诗人内心那难言难述、繁久深重的伤心之意,从而也外现了震颤于诗人躯体中那颗已经伤透了的心,也表现出一位年轻且卓有才华的诗人在不合理的社会里,生活得多么艰难、多么不幸。

清人黎简评长吉诗“于章法每不大理会,然亦有井然者,须细心寻绎始见。“(《长吉诗集评》)李贺诗确实多不大注意章法,《伤心行》这首五言古诗,虽则八句,却绝不沿袭律诗起、承、转、合的层次结构。但从上述对全诗的剖析来看,《伤心行》前后两层把自身景况与周围景物自然熨贴地交揉在一起,当属于黎简所谓“细心寻绎始见”其“井然”章法之作。诗人通过独具匠心的章法布局,把伤心的主题表现得那样浓重、那样沉郁、那样深幽。

李贺诗向以想象丰赡、设色瑰奇而著称。明人许学夷评长吉诗“调婉而词艳,然诡幻多昧于理。”(《诗源辩体》卷二十六)但《伤心行》写自身景况与周围环境,故而多用实笔,极少虚诞想象;多用白描,极少浓彩设色;含情含理,绝无诡幻谲妄。诗中所写的景况都是真实的写照,即使“羁魂梦语”也非虚拟,而是诗人现实形象的反照。至于周围环境,无论大景小景,可能均系眼前实景,即使并非实景而是诗人借助想象而构成的种种意象,但它却更典型地表现了诗人所处现实境遇的凄冷、阴寂。这“实”与“朴”的特色,缩短了读者与作者的距离,强化了艺术上“真”的感染力。全诗在实笔、白描之中,也偶或闪现出新奇造语的火花,如用“秋姿”写自己形貌,更见其衰飒枯槁;用“凝尘”写壁上灰土,更见壁之残古、尘之积铸;用“落照”借指残灯弱焰,更见其无可挽救的衰竭。如此新奇造语增加了诗歌语言的表现力度。正是这种种情况,形成《伤心行》独有的格调:古淡质实之中,蕴涵着李贺特有的凄伤色泽。 [3]

清姚文燮《昌谷集注》:高才不偶,羁绁京华。吞声拟《骚》,茕茕在疚。时凋鬓改,闻落叶亦成啼声。灯青膏歇,槁灭将及也。落照蛾飞,光辉难再也,嘘拂无人,则微尘陈结,欲诉何由?梦中独语,心之云伤,良已极矣!

清吴瑞荣《唐诗笺要》:长吉于骚,理不及而词过之,前人以为定评。严沧浪云:天地间自无此一体不得。

清范大士《历代诗法》:结句心魂颠倒,凄其欲艳。

清王士《唐贤小三昧集》:昌谷诗读者当以意会,不可细着诠解,一明诗味灭矣。

清王运《王运手批唐诗选》:李自命苦吟,五言诗殊未见才思。 [2]

李贺(790~816),唐代诗人。字长吉,福昌(今河南宜阳西)人。唐皇室远支,家世早已没落,生活困顿,仕途偃蹇。曾官奉礼郎。因避家讳,被迫不得应进士科考试。早岁即工诗,见知于韩愈、皇甫,并和沈亚之友善,死时仅二十七岁。其诗长于乐府,多表现政治上不得意的悲愤。善于熔铸词采,驰骋想像,运用神话传说,创造出新奇瑰丽的诗境,在诗史上独树一帜,严羽《沧浪诗话》称为“李长吉体”。有些作品情调阴郁低沉,语言过于雕琢。有《昌谷集》。 [4]


相关文章推荐:
李贺 | 中唐 | 全唐诗 | 五言古诗 | 僧鸾 | 赠李粲秀才 | 文选 | 谢灵运 | 登池上楼 | 示弟 | 李商隐 | 房中曲 | 楚辞 | 九歌湘夫人 | 王琦 | 招魂 | 王逸 | 梁简文帝 | 晋书 | 南史 | 黎简 | 许学夷 | 诗源辩体 | 姚文燮 | 王士 | 王运 | 韩愈 | 皇甫 | 沈亚之 | 严羽 | 沧浪诗话 | 昌谷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