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商博良(江南作品《九州飘零书商博良》人物)

《九州飘零书商博良》, 作者江南,讲述 敬德帝二十七年,那个黑衣带刀、总是微笑的男人走入了云州的雨林,再没有出来… [1]

出自江南作品《九州飘零书商博良》《归墟》(《海市》)《骷髅花》〔后两部尚未完成〕

《归墟》正在《九州志龙渊绘卷》上连载。《归墟》开头部分使用了《海市》。

出身高贵,智慧超群,因为所爱的女子死去,独自带着一个青玉瓶子游荡天下,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死去。最终,为了一个与挚爱之人酷似的描红木偶丧生。所爱的女子是个羽人,没有正面出现,但依稀可知其风华绝代。故事背景发生在云州雨林中,蛇群,蛊毒,祭祀舞蹈,龙神,巫女......神秘幽远,精彩纷呈,令人目不暇接。 敬德帝二十七年,那个黑衣带刀、总是微笑的男人走入了云州的雨林,再没有出来……

年龄:敬德帝二十七年,30岁。

生平:敬德帝十八年 受雇于 大燮朝 西瀛海府,随西瀛海府掌兵都护牟中流出海。

敬德帝二十七年,游行至西陆云州,进入紫血峒,丧生。

生于北陆瀚州,贵族

武器:影月

坐骑:黑骊

------------------------------------------ [2]

文章选段

出自江南作品《九州飘零书商博良》《归墟》(《海市》)《骷髅花》〔后两部尚未完成〕

目前《归墟》正在《九州志龙渊绘卷》上连载。《归墟》开头部分使用了《海市》。

出身高贵,智慧超群,因为所爱的女子死去,独自带着一个青玉瓶子游荡天下,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死去。最终,为了一个与挚爱之人酷似的描红木偶丧生。所爱的女子是个羽人,没有正面出现,但依稀可知其风华绝代。故事背景发生在云州雨林中,蛇群,蛊毒,祭祀舞蹈,龙神,巫女......神秘幽远,精彩纷呈,令人目不暇接。 敬德帝二十七年,那个黑衣带刀、总是微笑的男人走入了云州的雨林,再没有出来……

年龄:敬德帝二十七年,30岁。

生平:敬德帝十八年 受雇于 大燮朝 西瀛海府,随西瀛海府掌兵都护牟中流出海。

敬德帝二十七年,游行至西陆云州,进入紫血峒,丧生。

生于北陆瀚州,贵族

武器:影月

坐骑:黑骊

------------------------------------------

精彩片段: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是一件青灰色长衣,外罩了一件墨绿色皮铠,绒衣洗得发白,皮铠也磨毛了,腰间还挂了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刀。

……

将军背着双手,微微点头致意,冷锐的目光从头到脚将年轻的旅人打量了一遍,最后落在他腰间朴实无华的狭长弯刀上,停留了一刻。而后他直视这个年轻人:“先生从哪里来?”

“澜州,然后到中州,从淳国经过天启,出殇阳关,取道南淮城,一路到这里,走了一年多,”年轻人躬身拜了一拜,并不回避将军的目光,对视的时候还笑了笑。

他有一双明亮而温和的眼睛,并未因为长途旅行的疲惫显得黯淡,也不咄咄逼人。面对“西瀛水护府”的都护,他并不见拘谨,只像是在看一个旅途上偶遇的人。

……

年轻人注意到将军在审视他,抬头微微的笑了一下。笑起来的时候,他眸子中似乎有一缕阳光一亮。

……

“不敢称先生,在下生在北方,除了湖泊,只见过天拓峡的海潮,一直希望能够亲眼看见海天辽阔,所以才千里跋涉来到宛州。在市集上听说军中招募懂得星算术的人出海,在下激动起来,就自荐了。”

“不远千里,难道不是为了行商,只是为了看海?”

年轻人似乎有点窘迫:“在下不才,没有大志,只是喜欢游历。路上偶尔也贩售一些特产,不过都是为了糊口,远行确实是为了看海,也看看宛州的风物。一路上曲曲折折的,宛州八景都看了,雷壑飞琼驿路烟尘,真是无双无对的奇观。不到宛州,真不明白别人说‘天地神秀钟于宛’的意思。”

说起游历中所见的壮阔,他的眉梢微微飞起,带着点孩子般的兴奋。

……

将军沉吟了片刻:“你叫什么名字?”

“姓商,商博良。将军还是叫我博良好了。”

“商……是个不多见的姓氏,你是哪里人?”

“我喜欢旅行,好些年了,一路南下,没有固定的居所。” 《海市》

少女似乎察觉到自己的眼神并未让这个异域的年轻男子动情,眼中隐隐有了怨怼的神情。那缠着脚铃的赤足在泥水中恨恨的踩了一下,她眼珠一转,恶作剧般的以手指轻轻扯了新娘长长的面纱。

巫民的男子都不曾注意到这个陪嫁少女的动作,仿佛只是一阵风撩起了面纱,将一张令人难以忘怀的面容暴露在凡俗世人的眼目中,只是短短的一瞬。

祁烈一时间觉得有些眩晕,脚下像是踩在云中。

他出入青楼,但不是贪花好色的人。他也说不清为何看见这张脸的时候竟有一种要跪下去膜拜的冲动,靠着咬了咬舌尖那股痛意,才回过神来。新娘子察觉了身边少女的动作,近乎透明的手微微一把女伴的手臂,将面纱轻轻扯了回去。祁烈再看过去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对方的容颜。他心不在焉的听着巫民首领的闲话,努力回想那容颜的样子,可是脑子里空空如也,怎么也想不清楚。似乎确实是张绝美的脸,可是宛州青楼里,绝美的女人数不胜数,这样看来,面前这个新娘又并无什么过人的地方。

对视的瞬间,只是一种感觉,像是在隔着一层云雾,再一次看见了很多年前童蒙时候令人毕生难以忘怀的那次惊艳,渺渺茫茫看不真切,只有心头涌起的什么,久久也不退去。

他想要告退,转眼看了看身边的商博良,忽然有些诧异。商博良那双总是很清澈,不染一点尘埃的眼睛忽然变得空朦起来,空得有如荒漠大海,辽阔疏远。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新娘雪白的面纱,身体似是微微的颤抖。

那名捣乱的巫民少女似乎挽回的颜面,带着点媚意和狡黠,冲着商博良眨着大大的眼睛。可是此时商博良的眼中分明已经看不到她。 《九州飘零书商博良》


相关文章推荐:
归墟 | 骷髅花 | 九州志 | 云州 | 蛊毒 | 九州志 | 看海 | 你叫什么名字 | 你是哪里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