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沈鸿英

沈鸿英(18701938),字冠南,民国雒容县人。旧桂系将领。曾为绿林头目,接受同盟会招编,参加柳州辛亥革命任民军管带、督带。1913年柳州酝酿讨袁,诱擒刘古香以邀功,升桂军帮统。1916年广西参加护国讨袁,任第二支队司令,率兵入湘,进据长沙。后随陆荣廷下广东,任护国军第三军司令,钦廉镇守使。1920年粤军回粤讨伐桂系,沈鸿英作战消极,退回广西贺县,宣布自治。粤军入桂后,沈鸿英到湖南投靠吴佩孚。1923年与滇军杨希闵、桂军刘震寰驱逐陈炯明出广州,被孙中山委任为桂军总司令,率部回桂讨伐回窜的陆荣廷。

沈鸿英,字冠南。做绿林受招安之前名沈亚英。原籍广东嘉应州(今梅州),生于广东恩平,因土客械斗,其祖先迁居广西雒容县城,经营小商贩为生。沈鸿英生于1870年(清同治九年),幼年家贫,读私塾2年,父母早死,沈鸿英随兄鸿辉以肩挑小贩为生,来往于东泉、洛埠、柳城等处。韩彩凤之父在洛埠开食杂店,沈鸿英曾在韩店为店员。其后,沈鸿英到柳城县沙塘陈家和罗城县龙岸李德山家佣工。沈鸿英与一些绿林人物交游。1900年前后数年,广西游勇大起义。清政府先后调7个省的军队到广西围攻游勇,战争连年不断,社会秩序很乱,土匪蜂起。沈鸿英21岁左右,参加匪帮,在柳城、洛埠、罗城带作案抢劫。1904年陆亚发农民起义军在中渡、柳城、罗城一带被清军围攻,沈鸿英匪帮避免被清军围攻,窜到象县、修仁、荔浦、钟山、贺县一带行劫。沈鸿英身体强壮,性狡黠,行动剽悍,被推为匪帮头目。1906年,有一次沈鸿英侦知钟山县署派员解送一批饷银赴平乐,便纠集匪帮数人及其长子沈荣光在平钟交界处劫得这批饷银,逃去姑婆山,购买枪支,扩大匪帮近百人。钟山、富川、贺县、平乐等县署悬赏缉拿沈匪。沈鸿英异常机警,自从做土匪以来,没有晚仅在一处睡眠,流窜不定,因此,清官府始终未抓住。1908年,清官府派重军围攻姑婆山,沈鸿英率匪众又窜回柳城一带行劫。1909年,柳城县长塘区团总何正文将住在沙塘沈兄鸿辉抓去县署关押,县官要鸿辉交出鸿英,酷刑拷打鸿辉至死。沈匪闻讯,对何正文恨如刺骨。有一天长塘圩日,沈率匪帮数十人冲入长塘团局,抓住何正文毒打至死,又分派帮众将何正文全家老小十余口全部杀死。沈匪向赶圩群众宣布:“我这次来长塘是报兄仇,不是来打生意。”宣布后,即向四十八窜去。在雒容沙塘等处沈匪之弟兄叔侄,凡有气力的,全部参加匪帮,随沈匪窜去。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同盟会柳州支部王冠三、刘震寰等准备武装进攻柳州,派员联络柳州附近各县会党绿林,组成民军,并派许仲仙、莫显成等去四十八联络沈匪帮。沈鸿英在许仲仙等劝告下,为想做官,决心受同盟会招安,便向匪众说,“不要做土匪了,土匪做得过世吗J现在有机会替国家出力了。”但是,沈鸿英对同盟会有疑虑,只带40多人枪出来,留其副头目李天民率百余人暂不出来。沈鸿英随许仲仙到柳州郊区马厂集中后一天,同盟会柳州支部已率领民军夺得柳州政权,宣布柳州独立,并成立右江国民军总机关。于是,沈鸿英才通知李天民、韩彩凤、何才杰(沈鸿英妻弟)、沈荣光率领100余人枪出来。国民军总机关委沈鸿英为管带,李天民为帮带,韩彩凤、何才杰为队长。同年冬,刘古香应国民军总机关之请,从广州到达柳州,任右江军政分府总长兼统领,以刘震寰为帮统,王冠三为新兵营营长。刘震寰整编民军,编为八个队,沈部编为两个队。适冯五的一个队密谋逃去为匪,沈鸿英为邀功,密报刘古香,刘即派沈捕杀冯五,并将冯部的一个队拨给沈鸿英统率,升他为督带,李天民为管带。

沈鸿英五官端正,能说会道,办事勤快,善迎合刘古香意,与刘古香又同是操客家话,因此,得刘赏识,倚为心腹。

1912年初,刘出巡右江所属各县,均以沈鸿英率部跟随。刘到各县招安土匪,均拨给沈部,因此,沈部兵力较充实。

1913年,孙中山领导“二次革命”,要推翻袁世凯反动统治。广东陈炯明都督派人来柳州与刘古香联系反袁,刘顾虑自己兵力仅千余人,而拥袁的广西都督陆荣廷有兵力一二万人,恐非其敌手,犹豫不决。9月11日深夜,刘之卫队长刘麻六发动所部鸣枪示威,欲借以胁迫刘古香决心起义。但事起仓促,刘古香闻枪声以为兵变,越后墙逃出,失足堕伤,刘古香之秘书长梁作霖及刘妻马电、刘媳杨澧被乱枪击毙。刘震寰派人找到刘古香扶至帮统部,刘古香伤势较重,又闻知妻、媳被击毙,心情很不好。12日,刘震寰便宣布成立讨袁军自任总司令。

沈鸿英12日早晨到帮统部,先见刘震寰,表示跟随刘震寰反袁。再见刘古香,向刘下跪说“我受统领栽培,不能保护统领,对不起统领。”沈鸿英又向刘震寰说,“帮统部人多事繁,统领住在这里不易养伤,我处比较清静,请统领到我处去住吧。”沈鸿英以甜言蜜语诱刘古香至沈的督带部居住养伤。这时候,沈鸿英秘密去与招安出来已充当督带、管带的曾超廷、梁桂廷、兰八、陶二、宋武、廖六等会见并挑拨说:“这件事,是他们刘家闹出来的,我们千把人怎敌得住全省的大军。”各人听了沈鸿英的挑拨,反袁的思想都动摇了。14日,刘震寰派刘成甫率近千人枪向南宁进攻,留沈鸿英率数百人守柳州。这时,拥袁的贲克昭团已从雒容开来占据天马山,沈鸿英便公开表示拥袁。刘震寰见沈鸿英背叛起义,15日仓促率卫队数十人逃离柳州,刘成甫率领的起义军在途中得讯亦全部瓦解。沈鸿英叛变后,即派韩彩凤、黄日高率部将柳州水师统领刘月卿部缴械,并扣押刘月卿。至此,沈鸿英电陆荣廷报功。陆接沈电,即从南宁到达柳州。沈鸿英将刘古香、刘月卿作为战俘献给陆处理。陆在枪毙刘古香时,问刘古香有何话讲,刘古香说:“沈鸿英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今天杀我,日后也会杀你。”陆以沈有功,升沈为帮统,升李天民为督带,韩彩凤、黄日高为管带,沈荣光、何才杰为帮带。

善于投机与搜刮

1913年冬,陆派沈率部去钟山 剿匪,沈派人用甜言蜜语诱姑婆山全部土匪200余人招安,集中八步整编。

1914年夏,沈将受招安这200余人用计全部绑缚,在八步郊外集体枪毙,为状至惨。在姑婆山匪区掳获之妇女及儿童,则索价卖给别人,得款归自己腰包和赏给部下。陆以沈有功,升沈为统领。1914年冬,陆调沈赴六万大山剿匪,沈采取猛打穷追残杀办法,六万大山匪帮200余人,全部被沈消灭。沈在两次剿匪中掳获不少枪枝。沈为要扩大自己武力,招收自己的亲戚朋友以及亲戚朋友的亲戚朋友来充当官兵,壮大自己力量。有人说,沈军是子弟军,即此之故。沈早年做土匪时,曾结交榴江的邓瑞徵,沈充统领后,即邀邓瑞徵来任文案。邓瑞徵有文化,足智多谋,为沈最信任的一人。不久,升充沈部参谋长。沈之长子沈荣光、妻弟何才杰、老部下韩彩凤、黄日高、杨子德、弟兄叔侄沈鸿飞、沈健飞,沈恩甫、沈秀廷、沈国治、沈耀光等等,分别在沈部任帮统、督带、管带、哨官、哨长等职。

1916年3月初,讨袁护国之声势日益发展,陆荣廷在武鸣宁武庄决心响应讨袁护国前夕,召集谭浩明、沈鸿英等六、七名将领来商量,陆怀疑沈不忠于己,授意警卫营长卓锦湖说,若沈说话不坚决反袁,你就即刻捕杀他。沈平日说话都是拥护袁世凯做皇帝的。不料沈善于投机,在这个会上,沈抢先发言,表示坚决反袁。因此,陆仍信任沈。陆于3月15日在柳州通电讨袁护国时,即派韦荣昌、林俊廷、沈鸿英三个统领率部向湖南推进。8月,陆调沈率协同护国军务部向广东拥段的龙济光督军进攻。10月,陆就任广东督军后,委沈为钦廉镇守使。沈在钦廉镇守使任内,以参谋长邓瑞徵为合浦县知事,雒容同乡杨仲尧为灵山县知事。1917年,国务总理段祺瑞委任逃去海南岛之龙济光为两广巡阅使,段嗾使龙率部进攻广东,龙即起兵进攻广东的高、雷两州。高雷镇守使隆世储抗龙作战阵亡。同年11月莫荣新任广东督军后,沈对莫多方奉承,莫亦引沈为知己。1918年初,莫荣新派沈为第三军总司令,率部击龙。沈部在安铺、石鼓两处,打败龙军。这两次战役,督带韩彩凤功劳最多,沈却把这功劳归于儿子沈荣光管带,向上谎报,韩对沈很不满。

1918年初,粤军、桂军和滇军在李烈钧指挥下,在雷州大败龙军,龙率残部退往海南岛。接着,莫荣新派沈率部渡海攻龙,龙抵抗不住,被迫率残部乘轮北去投段祺瑞。龙在琼崖遗下大批军械及财货,尽为沈掠得。莫荣新改委沈为琼崖镇守使。沈将掳获龙济光遗下之枪枝武器,在琼崖扩充军队。同时,沈以女儿午配莫荣新之子,与莫荣新结为姻亲,倚莫为后台。沈在琼崖以邓瑞徵为琼山县知事,以雒容同乡何英严、邬光物分别为临高、文昌县知事。在琼崖开赌收规,收烟税,大肆搜刮。1919年冬,由于唐继尧改派李根源统率在粤的滇军,在广州的军政府将李根源部改名为海疆军,调驻海南岛,莫荣新乃调沈任南韶连镇守使。沈在南雄韶关连山等地仍大肆搜刮。据潘乃德先生说,沈是桂系在粤人员中贪污搜刮最多的一人。

沈部军官多为绿林出身,沈部能战,是由于沈一贯以“发洋财”鼓励官兵冲锋。1916年以后,沈开始任用参谋长邓瑞徵之侄保定毕业生邓佑文为参谋。1919年,升邓佑文为团长。1920年初,沈鸿英采纳邓佑文建议,在韶关开办陆军讲武堂,委保定军校毕业生秦献珠、李慕容等为教官,训练中下级军官。

1919年冬,陆荣廷在龙州集合将领密商,决定以在粤的桂军进攻孙中山领导的驻闽南的粤军。1920年春,粤桂两方厉兵秣马,战争一触即发。莫荣新感到自己年老力衰(莫比陆荣廷长5岁,比沈鸿英长17岁),难以胜任,请求陆荣廷准其辞职,并推荐沈继任督军。陆的义子马济,时任广东第一军总司令,以军纪整肃自诩,屡向陆密报沈部军纪废弛和沈的贪污行为,因此,陆对沈印象不佳,不同意莫荣新的推荐。陆拟以马济继任广东督军,但马年轻任性,不孚人望,陆未敢发表。此事为沈所知,沈与马济及陆荣廷的矛盾急剧增加。1920年8月12日,粤军陈炯明部分路入粤,军政府委沈为总司令,指挥第四军刘志陆、在粤浙军吕公望、靖国军方声涛等部进攻粤军。沈鸿英与莫荣新均轻视粤军,以为粤军不过2万余人,不足为虑,仅派第四军总司令刘志陆率部在粤闽边界应付。

沈部在韶关一带未全部出动。粤军提出“粤人治粤”、“广东人不打广东人”的口号,刘志陆为广东人,刘部官兵多为广东人。刘军受粤军政治宣传影响,纷纷倒戈相向。9月上旬,莫荣新急调沈部从韶关开赴惠阳为中路,以第二军总司令林虎部开赴三多祝为右路,以海疆军总司令李根源部开赴河源为左路,共同抵抗粤军。9月22日,双方正激战中,沈鸿英接到“督军马”电报,沈不知“马”是21日的代字,误认为马济当了广东督军,气愤愤地说,“还打我个卵,替人家打天下。”即下令撤军。李根源闻讯,驰来劝阻,声泪俱下,沈不听,迫得李根源、林虎两部均撤退。桂系兵力多粤军一倍,由于沈撤退,到10月底,桂系在粤势力除倒戈外,全部被逐回广西。沈部从广东撤回广西八步一带,沿途掳掠,十室九空。沈部回驻八步后,陆荣廷将沈部改名为广西边防军第三军,沈仍为总司令,邓瑞徵为参谋长,辖沈荣光、何才杰、邓佑文三个旅。

1921年6月,沈照陆荣廷部署,反攻广东,派何才杰旅为前锋,进攻连山。孙中山命令粤军入桂讨伐陆荣廷,粤军于6月25日攻占梧州,守梧州之陈炳、韦荣昌等部仓皇撤退。沈闻讯,即将入粤部队撤回八步。粤军入梧州后,沿西江直上,进攻南宁。沈为报复年前陆荣廷不批准自己充广东督军的仇恨,7月l0日在八步发出通电,宣布自治,促陆下野,并自称救桂军总司令。沈以为这样做,可使粤军不进攻八步,可使自己来收拾广西。不料粤军许崇智部进攻八步沈军,沈部退至桂林,粤军和赣军赖世璜部进攻桂林,沈这时很狼狈,想退向桂西,因为沈发出促陆下野的通电,为陆的部下不满,沈迫得退向湘南。沈派李易标团长作殿后部队。李易标,原系粤军陈炯明部下,勇敢善战,沈在广东用重金拉李易标过来。当赖世璜部至桂林追击沈军时,李易标团以少胜众,在桂林城外及灵川一带给赖军重大杀伤。

沈军于9月进入湘南时,值湘鄂发生战争,湖南督军赵恒惕借沈军以自卫。1921年冬,鄂湘言和,两湖巡阅使吴佩孚派部进占岳阳,吴佩孚责赵恒惕不应收容沈军,赵恒惕被迫劝沈部撤离铁路线移驻湘西,沈部乃从湘潭移驻新化。湘军旅长叶琪与沈军旅长邓佑文及炮兵营长孙武,均是保定同学,叶秘密来新化想把邓佑文、孙武拉去湘军工作。沈得知消息,恐部下逃散,即率部离开新化经衡山、攸县进驻江西莲花县。沈撤离桂林时,带有银洋八万余元,时经四月,已经用尽,沈侦知湘北比较富庶,容易解决给养问题,乃请求江西督军陈光远准他们假道萍乡移驻湘北。1922年春,沈部开抵浏阳时,被湘军叶开鑫、叶琪等旅围攻,为沈部击败,这次战役,以李易标居首功。李易标,广东人,个子不魁梧,行动敏捷,平时与部属往来,共甘苦,战时身先士卒,不畏死伤,故以能战出名。

1922年3月沈部进驻平江时,军饷支绌,沈胁迫平江县知事在盐款项下拨款以维持伙食。当沈军进入湘境时,经费支绌,没有饷发,士兵有一些逃跑。官长多是沈的亲戚朋友,沈靠这些亲戚朋友拉拢士兵随沈进退,才不致散伙。沈在乎江,赵恒惕派员来接洽收编,沈拒绝。吴佩孚派张其来接洽收编,沈又拒绝。沈性机警,认为受编是受别人指挥,不能自行其是。平江邻县通城,驻有北军张福来师,沈军颇受威胁。早在1919年岑春煊在广州充任军政府主席总裁时,沈对岑多方奉承,取得岑的好感。到这时,沈派人去上海请求岑函达两湖巡阅使吴佩孚、湖南督军赵恒惕、湖北督军萧耀南等给以支持。岑去函后,吴、赵、萧等表示同意,因此,沈得住平江数月。1922年6月,吴佩孚想以武力统一南北,利用沈部为前锋,进攻广东,乃向北京黎元洪总统、颜惠庆国务总理推荐,任沈为陆军第十七师师长,并授沈为协威将军。沈接到任命和从吴佩孚巡阅使署领得一些饷械后,即率所部经江西的萍乡、永新,于7月底抵达大庾。这时,陈炯明已背叛孙中山,以重兵防守粤北。沈部只有8000多人,沈自知兵力有限,难以入粤。沈派人侦知广西自1922年夏粤军撤退后,自治军蜂起,桂东北无强大部队,乃决定窜回广西,于1922年10月,取道汝城、宜章、临武、兰山、江华,11月到达广西八步。八步为沈鸿英两次驻军之处,人地熟悉。沈乃以八步为根据地,自称为广西陆军第一军军长,以沈荣光师驻,八步、怀集一带,以邓瑞徵师驻平乐、阳朔、桂林一带,以何才杰师驻荔浦、修仁、鹿寨一带,进窥柳州。柳州为陆荣廷残部韩彩凤占据。韩彩凤,原是沈部统领,因沈屡次冒夺韩的战功给沈荣光,韩恨沈,1920年沈部从广东退回广西时,韩脱离沈部归马济指挥。

1921年7月粤军入据南宁后,韩率部退至都安、东兰一带,1922年秋进占柳州,自称广西边防总指挥。沈在桂东为要扩大武力,一方面派平乐人颜德璋为财政处长,大量印发纸币,开烟开赌,增收税款,大肆搜刮,以维军糈;一方面在所占领桂东北的十几个县内委派若干名招抚委员,将桂东北所有自治军、绿林招抚出来,编成军队。沈对桂东一带有名士绅张一气等,多次登门拜访,表示敬老尊贤。沈对平乐、桂林、八步等处富商、大贾、地主、豪绅,多方结纳,争取得他们捐献支持。沈采取这些措施,几个月内,部队从8000多人发展到10000多人。1922年冬,沈多次与岑春煊联系,表示愿为岑效力,岑也想掌握一些实力,岑便将过去充当护法军政府主席总裁所应收的海关税款结余,以一部分汇给沈部作军饷,以沈作为自己的部队看待。沈外有岑春煊支持,内有10000多军队,为当时在广西最强大的一股兵力。

1922年12月,孙中山在上海号召驻梧州一带的桂军刘震寰,驻桂平、平南、藤县一带的滇军杨希闵与范石生,入粤驱逐陈炯明。这时候,岑春煊在上海与孙中山常有往来,岑向孙中山推荐沈鸿英率部会同桂军滇军入粤驱逐陈炯明,得孙中山同意。孙中山委任沈鸿英为广西靖国军总司令。12月,沈与刘震寰、杨希闵、范石生在藤县白马会议后,便迅速亲率沈荣光、邓瑞徵两师出四会,派旅长张希拭、黄振邦率部配合滇军、桂军沿西江东下,占领肇庆。

1923年1月,沈军及滇军、桂军等进攻广州,陈炯明逃往惠州。滇军占广州西堤、西关和市中心;桂军刘震寰部占东堤及东莞,宝安等县,沈部占白云山、观音山及四会、佛山、肇庆等县。各部在所占地区,开烟开赌,霸取税收,任免官吏,形成封建割据。沈在粤又招降纳叛,骤然扩充为五个军,以李易标为第一军军长。孙中山于2月21日到广州,成立陆海军大元帅府,就大元帅职。1923年2月24日被孙中山任命为桂军总司令(因率众叛变,四月十六日令分途兜剿) [1] ,孙中山下令指定肇庆至梧州为沈军防地。沈对孙中山命令,阳奉阴违。

沈秘密派员与吴佩孚联络,经吴佩孚的推荐,3月20日,北京政府发表沈为广东督理。3月27日,沈的总部由广州移驻新街。4月16日,沈在新街宣布就北京政府任命的广东督理,并率部进攻广州,以李易标部为前锋攻观音山。孙中山指挥滇军杨希闵部及桂军刘震寰部迎击,4月19日沈部被迫退出广州。4月24日至5月8日,沈军与滇、桂军在银盏坳,琶江口、英德一带激战,吴佩孚又调赣南镇守使方本仁、南雄镇守使邓如琢、豫军樊锺秀等部援沈,结果,均被孙中山指挥的滇桂军击败。沈乘火车逃回韶关,在黎洞站附近,被民众暗中挖去铁轨,火车脱轨倾倒,幸倒向山这边,不倒向北江那边,因此未粉身碎骨。沈从车厢里走出来说:“好险,老天保佑,还有世界。”沈率部逃到江西龙南、定南一带驻扎。企图得吴佩孚支援,再窥广东。

1923年秋,沈受吴佩孚冷遇;知向广东进攻无望,便率残部绕道粤北、湘南窜回八步,派邓瑞徵师进占桂林。沈在桂东又招兵买马,陆荣廷残部陆云高率部来降,1923年底,沈有众20000余人。

1924年1月,陆荣廷以广西善后总办名义从南宁出巡桂林,陆裕光、韩彩凤率部约5000人护送,陆函请沈鸿英将驻桂林部队暂时撤退。沈以为陆是出巡,不久将返南宁,便将驻桂部队撤退到阳朔一带驻扎。不料陆入桂林后,即构筑防御工事准备固守,企图与北洋直系联络,继续统治广西。沈大怒,即派沈荣光、邓佑文两师万余人攻桂林。3月15日开始进攻,激战70余日,陆檄调谭浩明、陆福祥两部从桂南来援,被沈部分别于百寿、永福等处击败。陆、沈两军在桂林激战,双方伤亡甚多,桂林城内,粮食缺乏,死伤更惨。陆荣廷向吴佩孚求援,吴派在湖南的马济军陈良佐团来援,陈团在兴安境内被沈军击败。湖南督军赵恒惕派叶琪旅来武装调停,沈迫得将围城部队撤离桂林40里,让陆荣廷率残部退向湖南,韩彩凤率残部退向融县。陆退出桂林后,沈部仍进占桂林,并进占柳州。1924年2月沈军改名为建国军,沈鸿英自称为建国军总司令。

1924年l0月,因为李宗仁、黄绍联军已肃清陆荣廷在桂南一带部队,占领桂南地区。沈部占领桂北及桂中地区,沈部兵力较李黄联军雄厚。双方要求互不侵犯,李宗仁、黄绍提议在浔州召开全省善后会议,沈派邓佑文师长为代表参加会议,订立条款,互不侵犯。但会议之后,双方都厉兵秣马,准备战争。李宗仁、黄绍得知云南督军唐继尧已经与沈鸿英联络,准备入侵广西,进取广东。李宗仁、黄绍将此情况报告在广州的孙中山大元帅府,并决定先消灭沈军,再迎击滇军。这个决定得大元帅府同意。1925年1月大元帅府派李济深师、陈济棠旅来支援攻沈。1925年1月,沈采取先发制人战略,分三路进攻李、黄联军。沈鸿英以沈荣光师长为左路指挥官,指挥建国军新编第师长沈健飞、第一游击司令沈鸿飞、第二游击司令沈恩甫、游击统领沈秀廷、警卫团长沈国治等部分别从信都、公会、昭平进攻梧州。

以陆云高师长为中路指挥官,指挥陆师及陈春光旅从蒙山攻江、藤县。以邓佑文师长为右路指挥官,指挥邓师及杨子德师、邓耀文旅从柳州攻武宣、桂平。另以邓瑞徵师长驻柳州策应左路。沈自己率直属部队驻荔浦,策应右、中两路。沈部号称4万人,实际有25000人,而李、黄联军及粤军陈济棠旅合计约15000人。

沈颇轻敌,战线拉得太长,兵力分散。从1月30日开始接仗,左路沈荣光师首先失败,中路、右路均大败,沈部营长李鼎辰、覃鸿宾、李世琪及团长罗浩忠等率部均先后倒戈。2月22日,李、黄联军直薄桂林,沈不料李、黄联军追击如此迅速,约集桂林绅商在桂林商会话别说:“我沈鸿英十余年来,带兵数万,横行桂、粤、湘、赣四省,谁亦莫奈我何,不料今日竟败于几个排长出身的小子之手。”言后,匆匆从北门率沈荣光等残部4000余人向兴安、灌阳方向逃去。 李、黄联军因滇督唐继尧派龙云军已经进占南宁,乃从桂林回军南宁,抗击滇军,仅留吕焕炎纵队2000余人守桂林。沈部邓瑞徵、邓佑文两师残部3000余人逃匿在柳城、中渡、百寿一带。沈和二邓闻桂林兵力无多,3月下旬,以急行军速度袭占桂林。4月上旬,李、黄联军以白崇禧率部从柳州反攻桂林,沈部抵挡不住。沈欲联络从贵州开抵三江的滇军唐继虞部,4月10日放弃桂林,窜至金竹坳、山口一带。4月24日,在两江又被白崇禧击溃,伤亡较重,沈仓皇率残部窜至三防一带藏匿。邓瑞徵则逃至宜山一带藏匿。沈本欲联络滇军唐继虞部进攻李、黄联军,但逃至三防时,部属多已逃散,仅剩1000人左右。沈恐被滇军吃掉,不敢与滇军联络。

6月上旬,滇军在柳城沙埔被李、黄联军击溃,从宜山、河池方面撤退,李、黄联军紧紧追击,滇军溃不成军,退回云南。沈在三防藏匿两月,一筹莫展,见滇军已返回云南,自知难以再起,于7月间,将部属遣散,自己则由卫队长李俊英(黄花岗烈士李德山之子)率部约100人护送,昼伏夜行,逃至钟山姑婆山稍作休息,9月间,化作商人,由李俊英护送经怀集至广东三水搭三水直达香港轮船逃去香港。李俊英率数十人转到广东北江向朱培德部投诚。沈带随身卫士6人均化作商人,买票登轮。轮船从三水开后不再靠岸,直航香港。

沈鸿英在广东、广西大肆搜刮。他在雒容、柳城、八步均建有巨宅,置有田产(沈鸿英势力被李宗仁、黄绍势力消灭后,沈在雒容、柳城、八步的巨宅田产,被李宗仁、黄绍宣布没收充公,八步之沈宅,其后作为八步专员公署署址),沈在香港、九龙均置有巨宅。在香港新界元朗圩置有田地数十亩,亦建有巨宅。沈鸿英逃到香港后,即住在元朗,门-上悬有“将军第”扁额。沈鸿英在元朗雇工种田、种果树、养鸡,不再参与军事、政治活动。沈鸿英在澳门有赌场股份,常去香港、澳门赌博。

沈鸿英掌握军权时,没有抽鸦片烟,少赌博,也较留心部属思想活动。他部下每一个团、每一个营、每一个连;有多少人,多少枪枝弹药,他都清楚。他要部下绝对听他的,谁不听他,就喊打喊杀。他对部下讲话常口出粗言,动辄骂卵副官,卵参谋、卵队长。他对部下也常用小恩小惠笼络人心,谁的家庭生活上有困难,报告他,他必赠送一些银钱。部下当面称他为老总,背后都称他为大王。他的部队纪律最坏,强买强要,抓夫打人,强奸妇女,掳掠民财。沈军纪律之坏,妇孺皆知。沈鸿英对官兵训练,着重要求跑步、爬山、射击,沈军行军的速度快是出名的,往往一日夜行100多里。沈军作战,总是以“发洋财”鼓励官兵冲锋,不讲究战略战术。

沈鸿英逃到香港后住十多年,终日抽大烟,雇工剥削,经常赌博,嫖妓,花天酒地。1938年病死于香港。


相关文章推荐:
同盟会 | 陆荣廷 | 镇守使 | 贺县 | 吴佩孚 | 杨希闵 | 刘震寰 | 陈炯明 | 总司令 | 沈鸿英 | 嘉应州 | 梅州 | 恩平 | 土客械斗 | 富川 | 平乐 | 姑婆山 | 王冠三 | 刘古香 | 客家话 | 柳州 | 刘古香 | 袁军 | 刘古香 | 官兵 | 沈荣光 | 何才杰 | 管带 | 谭浩明 | 柳州 | 韦荣昌 | 林俊廷 | 广东 | 督军 | 灵山县 | 海南 | 龙济光 | 巡阅使 | 安铺 | 粤军 | 桂军 | 李烈钧 | 雷州 | 莫荣新 | 唐继尧 | 李根源 | 南雄 | 军官 | 沈一贯 | 官兵 | 冲锋 | 邓佑文 | 韶关 | 马济 | 吕公望 | 刘志陆 | 粤军 | 广东人 | 刘志陆 | 官兵 | 陈炳 | 韦荣昌 | 湘南 | 李易标 | 巡阅使 | 湘潭 | 孙武 | 陈光远 | 湘军 | 伙食 | 岑春煊 | 萧耀南 | 吴佩孚 | 汝城 | 江华 | 阳朔 | 柳州 | 纸币 | 藤县 | 四会 | 黄振邦 | 桂军 | 惠州 | 佛山 | 肇庆 | 李易标 | 梧州 | 新街 | 谭浩明 | 融县 | 黄绍 | 浔州 | 李宗仁 | 孙中山大元帅府 | 元帅 | 蒙山 | | 南宁 | 中渡 | 两江 | 宜山 | 黄花岗 | 李德 | 钟山 | 姑婆山 | 官兵 | 跑步 | 爬山 | 射击 | 官兵 | 冲锋 | 赌博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