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圣书体

圣书体(或称碑铭体,正规体,俗称埃及象形文字,是古埃及人使用的一种文字体系,由图形文字,音节文字和字母构成。它是最早的文字形式之一,书写正规,图画性强,使用时间是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4世纪。

圣书体(或称碑铭体,正规体)

类型 意音文字

语言 埃及语

使用时期 约西元前3000年~西元后1世纪

母书写系统 不明

子书写系统 僧侣体 世俗体

俗称埃及象形文字,是古埃及人使用的一种文字体系,由图形文字音节文字和字母构成。

它是最早的文字形式之一,书写正规,图画性强,使用时间是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4世纪。

“圣书”一词来源于希腊语(ιερογλφο)“神圣的雕刻”,“圣书”一词的使用反映了希腊人对古埃及文字的最初认识,即这种文字一般刻写在神庙和各种纪念性建筑物上,而且只有少数祭司通晓;而埃及人自己也称之为“神的文字”,即古埃及的原称mdw nr。

在早期,圣书体用于书写各种文献,出现在各种书写材料上,如纸草纸、石碑、陶片等等。随着新的书写体的出现,它的使用范围才逐渐局限于神庙和纪念性的建筑物上,成为装饰性很强的一种字体。这种字体刻画精致,有时还被涂上亮丽的色彩,书写方向非常自由(阅读时以人或动物面朝的方向为起点),而且还可以根据画面空隙的大小安排行文,决定词语的繁简。相比之下,写在纸草纸上的圣书体文字要相对简单粗犷一些。

1890年代在Hierconopolis发掘时发现的纳尔迈石板(公元前3000年)多年来被认为是埃及象形文字的最早文献。然而,在1987年德国考古队在阿比多斯(现在地名为Umm el-Qa'ab)发现了前王朝的一个统治者的U-j坟茔,复原了几百块骨片,从中找到了具有完全规模的埃及象形文字。这一坟茔的年代为公元前3150年。

埃及象形文字包含3种字符:音符,包含单音素文字,还有许多单音节文字和多音节文字;意符,表示一个单词;限定符,加在单词的最后以限定语意的范围。商博良对这一文字系统作了如下说明:

当文字发展并在埃及普及时,对文字的简化也就发展了。这就导致出现了僧侣体和世俗体字体。这些字体适合于在纸草上书写。但是圣书体并没有因此而衰落,而是与这些字体共存。罗塞塔石碑就包含了圣书体和世俗体。

在波斯人的统治期间(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5世纪,其中有间断),在亚历山大征服埃及之后,在马其顿和罗马统治时期,圣书体继续被使用。晚期埃及象形文字的地位有点复杂。一种说法是埃及象形文字区分了“正真的埃及人”和外国统治者(以及埃及的仆从),这可能归因于希腊和罗马的作家对于埃及象形文字的偏见。另一个原因是出对自己的文化的自尊心,希腊罗马时期的作家不愿用自己的语言来描述对方的文化。由于埃及象形文字是神圣的,那个时代的作家门把它想象成寓言式的,甚至是魔术式的,秘传的,神秘的知识。这种自尊心导致的不是好奇心,而是无视。虽然这种文字系统尽管复杂但却合理。埃及象形文字之所以衰落的原因即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原因,是一个饶有兴味的研究课题。前面引用的是英文作者的看法,可供参考。

公元4世纪左右,只有很少的埃及人还能够读出这些埃及象形文字,此后逐渐就真的成了一个“谜”。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在公元391年发布敕令,关闭了所有非基督教的神殿,从此就再也没有建造过刻有埃及象形文字的纪念碑或者神殿。最后写下的埃及象形文字是在391年不久后,在遥远南方的一座神殿里发现的。

公元4世纪出现了Horapollo的《象形文字集》,对将近200个象形文字作了解释。到底谁是作者至今还不清楚,这部著作长期以来成为解读埃及象形文字的障碍物。早期研究者认为它源出于希腊文,近期的研究则倾向于它含有真正的知识的残片,把它定性为埃及知识阶层试图挽救濒于失传的文化的一次“绝望”的尝试。《象形文字集》对文艺复兴时期的符号主义起了主要的影响,特别是安德烈阿尔齐亚特的《图形的寓意》,还有弗朗切斯克科罗纳的《波利菲尔之梦》。

几百年来,有许多近代学者对解读这些象形文字进行了尝试,其中值得一提的是17世纪的Athanasius Kircher。然而这些尝试不是失败,就是漫无边际的想象力的虚幻。对解读埃及象形文字最有成就的是托马斯扬和让-弗朗索瓦商博良,在1800年的初始。拿破仑军队远征埃及时,在罗塞塔城附近发现了一块用三种文字(圣书体、世俗体和古希腊文)写成的黑色玄武石碑,被称为“罗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这块石碑给解读带来了关键性的资料。商博良借助自己丰富的语言知识,从国王托勒密的名字入手,在1830年代几乎完全破译了埃及象形文字。这对当时诞生不久的埃及学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进展。

圣书体文字有固定的缩写词组,其中还有一些拼合文字。为达到美观、匀称或表示对神与国王的尊敬,词语位置有时会发生变化,如“国王”、“神”等词通常都在短语词组的最前面。

埃及象形文字有30个单音字,80个双音字,和50个三音字,也有直接能够表示意义的图形字符。

真正的表形文字不多,多数是借数个表形文字的读音来表示其它的概念。类似于汉语的借音用法。限定符则类似于汉语中的偏旁部首的作用。埃及象形文字中表形、表意和表音相结合,其意符和声符都来源于象形的图形。与汉语所不同的则是它们依然保持单独的图形字符。

有趣的是,这种文字可以横写也可以竖写,可以向右写也可以向左写,到底是什么方向则看动物字符头部的指向来判断;至于在单词单元上则怎么匀称美观怎么写,只要不影响意思,上下左右天地自由。这可以说是埃及象形文字的书法特征之一。

我们讲埃及象形文字一般是指圣书体,主要用于比较庄重的场合,多见于神庙,纪念碑和金字塔的铭文的雕刻。僧侣体则多用于书写于纸草上,相当于汉字的行书或草书。而世俗体则是对僧侣体的简化。

古埃及文的书写中元音被忽略,这一点类似于阿拉伯文。当时的单词是加了什么样的元音发音的已经不很清楚,现代的人们在辅音之间加上中性的“e”予以补上。比如说:“nfr” -> “nefer” = 美丽的,好的。

托勒密写成圣书体就是:

p

t wA l

M i i s

以上王名图章中的字母就是:

P

T

O L

M E E S

其中的“EE”是一个字,可写成“I”或者“Y”。

有一些字具有几个不同的读音,例如“权仗”

Q1

在不同的环境里可以读作 st、 ws 或者tm。必须加其他表音符号来消除歧义:

st:

s.t (写法为st+t,第二个符号t用来消除歧义,不能单独读出来,最后一个字是“房子”的表形文字) “宝座”

s.t. (写法为st+t,最后一个字是女性的表形文字),《Isis》

tm:

tm.t (写法为 +tm+m+t,这里和m有助于消除歧义,不能单独读出来,最后加野兽的表形文字) “一种野兽”。

埃及文的一些表形文字和汉语的象形文字完全相同。这些字可以单独使用,不需要添加任何表音文字。例如:

r3.w “太阳”

pr

Z1

pr.w “房子”

sw t

Z1

sw.t “植物”

Dw

Z1

w “山”

有时候,文字及其所表达的概念只有间接的语义关系:

nTr Z1

nr “神”(这个字表示的是神殿的旗帜)

G53 Z1

b3, “灵魂” (这个字表示人头鸟,因为在埃及的宗教里,灵魂像人头鸟)

G27 Z1

dr, “红色” (这个字表示的是火烈鸟,在埃及人心目中,这种鸟的颜色是红色的典范)

除此之外,其他表形文字类似于汉字的部首。因为没有元音符号,埃及文字不能完全表现古埃及文的所有语音对立,所以发生许多歧义。为了消除歧义,只好用不同的表形文字来补充。例如:

纸莎草纸的符号表示抽象的概念

Y1

表形文字一般放在表音文字的后面。在古埃及文里,有许多单词发音十分相似,例如:有113个词读作nfr。可能元音不同,我们无法知道。我们举例说明表形文字的用法:

nfr w A17 Z3

nfr.w (.w 是复数后缀):“英俊青年”,就是说年轻的新战士,这个字具有两个表形文字:

A17和Z3,第一个是孩子和青年的符号,第二是复数。

nfr f&r&t B1

nfr.t (.t 是阴性后缀): “达到生育年龄的女孩子” 有“女性”的表形文字

B1

nfr nfr nfr pr

nfr.w (重复三次表示复数.w后缀也表示复数):“房基”有“房子”的表形文字

pr

nfr f

r S28

nfr :“衣服”有“布料”的表形文字

S28

nfr W22

Z2

nfr :“酒”有“饮料”的表形文字

W22


相关文章推荐:
意音文字 | 埃及语 | 意音文字 | 埃及语 | 世俗体 | 埃及 | 象形文字 | 古埃及 | 字母 | 希腊 | 圣书体 | 纸草纸 | 纳尔迈石板 | 阿比多斯 | 商博良 | 亚历山大 | 马其顿 | 罗马 | 文艺复兴 |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 罗塞塔石碑 | 埃及学 | 僧侣体 | 世俗体 | 部首 | 歧义 | 饮料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