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史尔特尔

史尔特尔(Surtr),是北欧神话中的火焰巨人,会在诸神的黄昏中毁灭世界。

《老埃达》和《新埃达》中均有关于他的记载。在两本书中,他都是诸神的黄昏中的重要角色,拥有一柄巨大的炎之魔剑(Surtalogi),能散发出比太阳更耀眼的光芒,在诸神的黄昏一役中与弗雷展开战斗,之后他把炎之魔剑投向天空,产生的巨大火焰吞没了地球。

所谓Ragnarok诸神的黄昏已经笼罩在阿斯加德了。驾驭着日车和月车的苏尔(Sol)、玛尼(Mani)的脸因恐怖而变得苍白了。战战兢兢地勉强将车驱过天空,时时回头看那追上来要吞吃他们的天狼。这些天狼越逼越近,不久就要咬到他们了。苏尔和玛尼不再有笑容了,因此地面上也变得枯索、寒冷,可怕的无尽的冬开始了。先是飞下漫天雪花。继之从北方刮来咬人的冷风,地面覆盖上了厚厚的冰。这个可怕的严冬持续了整整三季。然后不但不消退。却又延长了更坏的三季,这叫做芬布尔之冬(Fimbul winter,漫长之冬)。一切可爱的东西都已离开地面,人类为生存所迫,各种罪恶都在做了。

在约顿海姆(Jothuheim)黑暗的铁森林(Jarnvid)中。女巨人安格尔波达(洛基以前的妻子)用杀人者和淫恶者的骨头喂养着芬里尔的凶种,斯库尔(Skoll,嫌忌)、哈提(Hati,憎恨)和玛纳加尔姆(Managarm,一头追逐月亮的狼或者说其等同于哈提)这三条狼。因为杀人和淫恶的罪人太多了,这三条食量可惊的狼被喂得更强壮。张开了血口,更凶猛地追赶着驾着日月之车的姐弟二人。

空前的奇祸迫在眉睫了。大地为之震栗。而被禁锢着的洛基、芬里尔,和海姆冥界(Hel)的地狱犬加姆(Garm)都振作精神,奋力挣扎,将他们身上的铁索弄得震天响,想要摆脱束缚,冲出来报仇了。毒龙尼德霍格(Nidhogg)已经咬穿了生命之树尤克特拉希尔(Yggdrasil)的根。使这棵巨树的所有枝叶都疼得颤抖起来。高栖于英灵殿(Valhalla瓦尔哈拉宫)顶的雄鸡法亚拉(Fjalar)高声报警。立刻,米德加尔特(Midgard)大地上的雄鸡古林肯比(Gullinkambi,金冠)和尼福尔海姆(Niflheim)中冥王海拉(Hel)的红黑两色鸟,都同声应和。

彩虹桥(Bifrost)的守护者海姆达尔(Heimdall)看见了所有这些不祥的事。听到了红雄鸡的锐叫,立刻拿起他的号角(加拉尔Giallar)吹出那等待已久的告警的尖音。随即全宇宙就都听得这角声了。角声刚起,阿斯加德的诸神和瓦尔哈拉宫中的恩赫里亚(女武神Einheriar)们都从座中跳起。立即全身武装,勇敢地离开神宫,跳上他们奋鬣腾骧的坐骑,如潮水般从彩虹桥上冲过。直奔维格利德(Vigrid,暴战)旷野。这里就是命运之神预言已久的终末决战的战场。

同时在海洋中。那条盘绕大地的世界之蛇耶梦加得(Jormungandr)也发怒挣扎,激起前所未有的巨浪。不久,这凶恶的大蛇也游出水面来上陆,往维格利德去了。这大蛇所激起的巨浪的一个浪头冲断了命运之船纳吉尔法(Naglfar)的缆索(这缆索是用死人的指甲造成的),正好被摆脱了束缚的洛基带着的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Muspelheim)的全体火巨人(Muspell)遇见,乘上这条船,由洛基掌舵,冲破了惊涛,航往维格利德。另一条大船从北方驶来,赫列姆(Hrym)把舵,满载着全体霜巨人(Hrimthurs),个个都全副武装。也飞快地开往维格利德,要和诸神作最后的决战。冥王海拉也从地底爬出来了,带着她的地狱犬加姆,和毒龙尼德霍格。这条毒龙的双翼上挂满死尸,在战场上飞翔。洛基一上岸,就碰到这支援军。他带着他们,直赴维格利德大战场。

突然,整个天空都变红了。火焰巨人苏尔特尔(Surtur)扬起了他的火剑,带着他的儿子们,正从天上驰过。他们走上了彩虹桥,想直冲阿斯加德。可是他们燃烧的马蹄太沉重了。只听一声响彻宇宙的巨响,彩虹桥断了。

诸神知道他们的末日到了。而且他们的无准备无远见,使他们的处境不利:奥丁(Odin)只有一只眼。提尔(Tyr)只剩一只手。弗雷(Freyr)没有剑(他的胜利之剑已经给了史基尔尼尔)只能拿一只鹿角作兵器。虽则如此,诸神却都很镇定,毫无惧色。奥丁抽空先到兀儿德之泉(Well of Urd)边看一看。只见诺伦三女神(Norn)坐在凋零的世界之树尤克特拉希尔(Yggdrasil)下。脸罩着薄纱,悄悄地没有一点声息。在她们旁边放着一张破碎的网。奥丁在看守智慧之泉的老巨人密米尔(Mimir)耳边说了几句话,就又赶回维格利德战场。现在两军的人都到齐了。在这一边是坚定的阿萨神族、华纳神族、还有恩赫里亚们。在另一边则是闹哄哄的一群:火焰巨人苏尔特尔、狰狞的霜巨人们、海拉的死白色军队、洛基和他的妖魔帮手,地狱犬加姆、巨狼芬里尔、以及巨蛇耶梦加得。这最后两只巨兽喷出的火烟和毒雾,弥漫了整个宇宙。

无数年的老仇现在一齐迸发;两方的人都出死力相拼。奥丁敌住了芬里尔狼。索尔对着巨蛇耶梦加得。提尔和地狱犬加姆战成对手。弗雷对苏尔特尔,海姆达尔对洛基战在一处。其余的神祗和恩赫里亚们也显示威武。但是命运早已指定诸神必得失败;首先是奥丁被杀死了。由芬里尔狼所代表的恶的潮流,即使是奥丁也抵挡不住。芬里尔狼越斗越勇,身躯也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它的血口上撑着天,下挫着地,将奥丁活吞了下去。没有一个神能抽身救奥丁。弗雷虽然勇武,可却被苏尔特尔的火剑刺中了要害。海姆达尔稍占上风,可当他一剑砍死了洛基的时候,自己也伤重而死。提尔与地狱犬加姆也得到同样的结果。索尔和巨蛇耶梦加得恶战良久,终于一雷锤打死了这恶魔,可是巨蛇身上喷出的毒血也将索尔毒死。维达(Vidar)从战场的一角冲过去,要报父仇。古老的预言现在又要应验。维达准备了很久的厚靴子现在起了作用。他的独脚踏住芬里厄的下颚,两手用力抓住它的上颚,用力一扯,竟将这怪兽撕成了两半。

此时,其余的神祗们和恩赫里亚们,全都死伤将尽。火焰巨人苏尔特尔挥动火剑乱舞,天、地,以及冥土九界都立刻充满了火焰。世界之树尤克特拉希尔(Yggdrasil)也化为灰烬火焰又延烧着诸神的宫殿大地成为一片焦土,海洋里的水沸腾蒸发。这场火,烧尽了空、陆、冥、三界的一切,善与恶同归于尽。大地焦黑残破,慢慢地往沸滚的海水中沉下去。世界的末日到了,混沌的黑暗笼罩着宇宙。

但是,北欧人的想像并不就此结束。他们相信,苏尔特尔的大火虽然烧毁了世界,却也烧毁了一切的恶。此后,从“恶的废墟”上将会有新的善产生,世界将重生。幸免于大难的神第二代诸神将再来重整神宫,永为世界的主宰。

于是,经过了不知多少时候,火烧的大地渐渐冷却,从海里浮起来。像洗了个澡一样清新;日光再度照临这苏醒的大地。苏尔的女儿苏娜(Sunna)继承母职,又驾起日车在天空中巡行。这第二个太阳没有第一个那样炎热,所以无须用盾隔离它的热度。这更温和的阳光使地面重又披上一层绿衣,花果再度繁荣茂盛。两个人类,男的叫利弗(Lif,生命),女的叫利弗诗拉希尔(Lifthrasir,生命之渴望)。也从密米尔在树林中的藏身处中钻出来了。他们做了这醒来的大地的主人,再度传承第二代的人类。

一切代表着逐渐发展的自然力的神都在那场大灾难中死了。但是瓦利(Vali)和维达,这两位代表了自然力之不灭的神却没有死。现在回到了从前诸神游戏的场所,艾达华尔(Idavoll)平原。在那里,他们遇到了曼尼(Magni)与摩迪(Modi),已逝的雷神索尔(Thor)的儿子,“力量”与“勇敢”之人格化。他们还保存着父亲的武器雷神之锤(Mjolnir姆乔尔尼尔)。

早先住在华纳海姆为质的海尼尔(Honir)也回来了。而且从黑暗的冥土,又归来了那被万物所爱的巴德尔和盲眼的霍德尔。这两兄弟已经和解了,过去的错误都被宽恕,现在光明和黑暗和谐地同住着。这一小群神踯躅于神宫的故址,突然看见最高的神宫津利(Gimli)还是巍然无恙。它那宛如日轮的金顶正反射着耀炫的光芒。于是就在这座宫殿里,诸神再建了第二代的阿斯加德。


相关文章推荐:
北欧神话 | 诸神的黄昏 | 苏尔特尔 | 北欧神话 | 火巨人 | 穆斯贝尔海姆 | 老埃达 | 新埃达 | 弗雷 | 阿斯加德 | 苏尔 | 玛尼 | 芬布尔之冬 | 安格尔波达 | 芬里尔 | 斯库尔 | 哈提 | 玛纳加尔姆 | 洛基 | 芬里尔 | 海姆冥界 | 加姆 | 尼德霍格 | 尤克特拉希尔 | 英灵殿 | 法亚拉 | 米德加尔特 | 古林肯比 | 尼福尔海姆 | 海拉 | 彩虹桥 | 海姆达尔 | 阿斯加德 | 女武神 | 耶梦加得 | 纳吉尔法 | 穆斯贝尔海姆 | 火巨人 | 赫列姆 | 霜巨人 | 苏尔特尔 | 奥丁 | 提尔 | 弗雷 | 胜利之剑 | 兀儿德之泉 | 诺伦三女神 | 尤克特拉希尔 | 密米尔 | 阿萨神族 | 华纳神族 | 奥丁 | 芬里尔 | 索尔 | 耶梦加得 | 提尔 | 加姆 | 弗雷 | 苏尔特尔 | 海姆达尔 | 洛基 | 维达 | 尤克特拉希尔 | 苏娜 | 密米尔 | 瓦利 | 曼尼 | 摩迪 | 姆乔尔尼尔 | 海尼尔 | 巴德尔 | 霍德尔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