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史记索隐

《史记索隐》是由唐代司马贞撰写,共三十卷。运用大量的文献作校勘材料,保存了丰富的历史文献,使一些书目得以流传下来,便于后人辑佚,有功于目录学。另外,《索隐》在文献考证上也取得丰硕成果,考证《史记》中的人名、史实、司马迁生平等等。现存于各大学术机构的版本为明末毛氏汲古阁刻本。

《史记》从两汉到晋,由于辗转传钞,字句之间颇有差异。晋朝徐广作《史记音义》,把那时不同的字句记录下来,其间的差别往往很大。六朝时,刘宋的裴作《史记集解》时,十分感慨地说:“考较此书,文句不同,有多有少,莫辩其实,而世之惑者,定彼从此,是非相贸,真舛杂。”那是五世纪时《史记》流传的情况。到了唐初,司马贞作《史记索隐》时,《史记》本身的问题更加复杂。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他引用了四百多种书籍来加以说明。

司马贞,字子正,自号小司马。新旧唐书无传,生平事迹不详。据《史记索隐序》自题“朝散大夫国子博士弘文馆学士河内司马贞”,可知他是河内(今河南沁阳)人。据《唐书经籍志》,他还做过润卅(今江苏镇江)别驾。司马贞撰《史记索隐》30卷,今三家注合刻本通行于世。本文音切一依中华书局排印本《史记》。

朝散大夫国子博士弘文馆学士河内司马贞

史记者,汉太史司马迁父子之所述也。迁自以承五百之运、继春秋而纂是史。其裹贬实,颇亚于丘明之书。于是上始轩辕,下讫天汉,作十二本纪、十表、八书、三十系家、七十列传,凡一百三十篇。【考证】司马贞唐人,讳世作系,下文系本亦世本也,全文仿之。始变左氏之体。而年载悠邈,简册阙遗,勒成一家,其勤至矣。又其属橐,先据左氏《国语》、《系本》、《战国策》、《楚汉春秋》及诸子百家之书,而后贯穿经传,驰骋古今,错综隐括,各使成一国一家之事。故其意难究详矣。比于《班书》,微为古质,故汉晋名贤,未知见重,所以魏文侯听古乐,则唯恐卧,【考证】事见礼乐记,史记乐书。良有以也。逮至晋末,有中散大夫东莞徐广,始考异同,作《音义》十三卷。宋外兵参军裴,又取经传训释作集解,合为八十卷,虽见微意,而未穷讨论。南齐轻车录事邹诞生,亦作《音义》三卷,音则微殊,义乃更略,而后其学中废。贞观中,谏议大夫崇贤馆学士刘伯庄,达学宏才,钩深探赜,又作《音义》二十卷,比于徐、邹,音则具矣,残文错节,异音微义,虽知独善,不见旁通。乾隆四年经史馆校刊本,音作旨。欲使后人从何准的,贞闻陋识,颇事钻研。而家传是书,不敢失坠,初欲改更舛错,裨补疏遗,义有未通,兼重注述。然以此书残缺虽多,实为古史。忽加穿凿,难允物情。今止探求异闻,采摭典故,解其所示解,申其所未申者,释文演注,又重述赞。凡三十卷,号曰《史记索隐》。虽未敢藏之书府,亦欲以贻厥孙谋云。

钱大昕曰:司马贞注高祖纪母曰刘媪云,近有人云母温氏。贞时打得班固泗水亭长古碑文,其字分明作温字,云母温氏,贞与贾膺复、徐彦博、魏奉古等执对反复,沈叹古人未闻。按膺复当作膺福,先天二年,为右散骑常侍昭文馆学士,以预太平公主逆谋诛。今河内县有大云寺碑,即膺福书也。徐彦博卒于开元二年,见《唐书》本传。而司马贞、张守节二人,《新唐书》、《旧唐书》无传,守节《正义序》,称开元二十四年八月,杀青斯竟,而小司马两序则不载撰述年月。以此注验之,其与贾、徐诸人谈议,当在中睿之世,计其年辈,似在张守节之前,补《史记》序自题“国子博士弘文馆学士”。唐制,弘文馆皆以他官兼领,五品以上为学士,六品以下曰直学士,国子博士,系正五品上,故得学士之称。神龙以后,避孝敬皇帝讳,或称昭文,或称修文。开元七年,仍为弘文,小司马充学士,盖在开元七年以后也。《唐书刘知几传》:“开元初,尝议《孝经》郑氏学,非康成注,当以古文为正;《易》无子夏传;《老子书》无河上公注。请存王弼学。宰相朱等不然其论,奏与诸儒辨质,博士司马贞等其黜其言,请二家兼行,唯子夏《易传》请罢。诏可。”又考《唐艺文志》称“开元润州别驾,盖由弘文馆出为别驾,遂蹭蹬以死也。”

《史记索隐》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唐司马贞撰。贞,河内人,开元中官朝散大夫、弘文馆学士。贞初受《史记》於崇文馆学士张嘉会,病褚少孙补司马迁书多伤驳。又裴《集解》旧有《音义》,年远散佚。诸家《音义》延笃音隐,邹诞生、柳顾言等书亦失传,而刘伯庄、许子儒等又多疏漏。乃因裴《集解》,撰为此书。首注《序》一篇,载其全文。其注司马迁书,则如陆德明《经典释文》之例,惟标所注之字,盖经传别行之古法。凡二十八卷。末二卷为述赞一百三十篇,及《补史记条例》。欲降《秦本纪》、《项羽本纪》为世家,而《吕后》、《孝惠》各为《本纪》。补《曹》、《许》、《邾》、《吴芮》、《吴濞》、《淮南》世家,而降《陈涉》於《列传》。《萧何》、《曹参》、《张良》、《周勃》、《五宗》、《三王》各为一传,而附《国侨》、《羊舌》於《管晏》,附《尹喜》、《庄周》於《老子》,附《韩非》於《商鞅》,附《鲁仲连》於《田单》,附《宋玉》於《屈原》,附《邹阳》、《枚乘》於《贾生》。又谓《司马相如》、《汲郑》传不宜在《西南夷》后,《大宛传》不合在《游侠》、《酷吏》之间,欲更其次第。其言皆有条理。至谓司马迁《述赞》不安,而别为之,则未喻言外之旨。终以《三皇本纪》,自为之注,亦未合阙疑传信之意也。此书本于《史记》之外别行。及明代刊刻监本,合裴、张守节及此书散入句下,恣意删削。如《高祖本纪》“母媪”、“母温”之辨,有关考证者,乃以其有异旧说,除去不载。又如《燕世家》“启攻益事”,贞注曰:“经传无闻,未知其由。”虽失於考据《竹书》(案今本《竹书》不载此事,此据《晋书束传》所引),亦当存其原文。乃以为冗句,亦删汰之。此类不一,漏略殊甚。然至今沿为定本,与成矩所刊朱子《周易本义》,人人明知其非,而积重不可复返。此单行之本,为北宋秘省刊板,毛晋得而重刻者。录而存之,犹可以见司马氏之旧,而正明人之疏舛焉。


相关文章推荐:
司马贞 | 目录学 | 史记 | 司马迁 | 两汉 | 徐广 | | 史记集解 | 考较 | 相贸 | 司马贞 | 司马贞 | 旧唐书 | 无传 | 史记索隐序 | 朝散大夫 | 弘文馆 | 河内 | 别驾 | 中华书局 | 朝散大夫 | 弘文馆 | 河内 | 司马贞 | 司马迁 | 丘明 | 轩辕 | 八书 | 系家 | 左氏 | 悠邈 | 简册 | 阙遗 | 国语 | 战国策 | 楚汉春秋 | 究详 | 良有以也 | 逮至 | 中散大夫 | 徐广 | | 南齐 | 谏议大夫 | 刘伯庄 | 异音 | 独善 | 何准 | 舛错 | 钱大昕 | 司马贞 | 刘媪 | 班固 | 泗水 | 魏奉古 | 沈叹 | 散骑常侍 | 昭文馆 | 太平公主 | 逆谋 | 河内县 | 大云寺 | 唐书 | 新唐书 | 旧唐书 | 无传 | 弘文馆 | 直学士 | 正五品 | 刘知几 | 孝经 | 康成 | | 老子 | | 司马贞 | 子夏 | 别驾 | 弘文馆 | 江苏巡抚 | 司马贞 | 河内 | 朝散大夫 | 弘文馆 | 崇文馆 | 张嘉 | 褚少孙 | | 刘伯庄 | 许子儒 | 陆德明 | 经典释文 | 秦本纪 | 项羽本纪 | 吴芮 | 吴濞 | 淮南 | 萧何 | 曹参 | 张良 | 周勃 | 五宗 | 羊舌 | 管晏 | 尹喜 | 老子 | 韩非 | 商鞅 | 鲁仲连 | 田单 | 宋玉 | 邹阳 | 枚乘 | 贾生 | 司马相如 | 西南夷 | 司马迁 | 三皇本纪 | 阙疑 | 刊刻 | 监本 | | 高祖本纪 | 竹书 | 晋书 | 漏略 | 周易本义 | 疏舛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