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

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The United Nations' World Conference on Women)妇女问题一向是联合国社会和发展领域的重点之一。为促进全世界妇女事业的发展,联合国迄今已召开过4次世界妇女大会。1972年在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24届会议上,将1975年定为“国际妇女年”,并确定该年的重要活动是召开一次专门讨论妇女问题的世界性政府间会议,即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

(The United Nations' World Conference on Women [1] ),为促进全世界妇女事业的发展,联合国迄今已召开过4次世界妇女大会。

妇女问题一直是联合国在社会和发展领域关注的重点。联合国成立后的第二年,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就设立了一个妇女地位委员会,专门就有关妇女权利的紧迫问题进行研究,制定促进措施。1952年12月,联合国通过了《妇女政治权利公约》。1975年被联合国定为“国际妇女年”,在这一年6月,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墨西哥城召开。1980年7月,联合国在哥本哈根召开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1985年7月第三次世界妇女大会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大会讨论并通过了《到2000年提高妇女地位内罗毕前瞻性战略》(简称《内罗毕战略》)。1992年3月,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36次会议接受中国政府的邀请,决定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的主题是“以行动谋求平等、发展与和平”;次主题是“教育、健康和就业”。

1972年在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24届会议上,将1975年定为“国际妇女年”,并确定该年的重要活动是召开一次专门讨论妇女问题的世界性政府间会议,即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

联合国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于1975年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召开,这是“国际妇女年”的重要活动之一。133个国家的1800多名代表与会。与大会同期举行的非政府组织论坛与会者约5000人。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素文率中国政府代表团与会。会议通过了《墨西哥城宣言》和《世界行动计划》,并将1976~1985年定为“联合国妇女十年:平等、发展与和平”。 [1]

联合国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于1980年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联合国145个会员国、联合国系统有关组织和机构的代表2000多人与会。参加非政府组织论坛的有8000人。中国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率中国政府代表团与会。会议通过了《联合国妇女十年后半期行动纲领》,并举行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签字仪式。康克清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了公约。 [1]

联合国第三次世界妇女大会于1985年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157个联合国会员国及联合国、有关政府间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约6000人与会。参加非政府组织论坛的约15000人。中国国务委员陈慕华率中国政府代表团与会。会议审查和评价了联合国妇女十年的成就和存在的问题,通过了《到2000年提高妇女地位内罗毕前瞻性战略》(简称《内罗毕战略》)。 [1]

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于1995年9月4~15日在中国首都北京举行。189个国家的政府代表,联合国系统各组织和专门机构,有关政府间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共15000多人与会(其中政府代表近6000人,非政府组织代表约5300人,采访大会的新闻记者约4000人),参加非政府组织论坛的达31000人。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是迄今参加人数最多的联合国会议,也是中国承办的规模最大的国际会议。约130个国家由部长以上高级官员率团参加了会议。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慕华率中国政府代表团与会,并当选为大会主席,中国代表团副团长、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当选为副主席。本次大会的主题为:以行动谋求平等、发展和和平;次主题为:就业、保健与教育。 会议审查和评价了《内罗毕战略》的执行情况,制定和通过了旨在提高全球妇女地位的《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

中国代表团常务副团长彭佩云在全会发言,介绍了中国执行《内罗毕战略》的成绩和提高妇女地位的主张及我国政府作出的承诺。各国政府、有关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代表、中国和联合国秘书长的特邀客人等270多人在全会发言,感谢和高度赞扬中国作为东道国所做的出色的筹备工作、为会议提供的良好设施和服务以及对与会者的热情接待;阐述了提高妇女地位的主张,介绍了本国妇女工作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指出当前各国政府和国际社会的紧迫任务是消除贫困,提高妇女的教育和健康水平,消除对妇女的歧视和暴力,保护妇女人权,促进妇女参与经济发展和各项决策。

文件磋商中,在执行《行动纲领》的资金,尊重各国的宗教、文化和传统习俗,妇女生育权、生殖保健,向发展中国家转让技术、信息等问题上分歧较大,但各方本着求同存异 、互谅互让的精神最终达成协商一致。《北京宣言》以“平等、发展与和平”为主线,肯定了国际社会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取得的成绩,指出了存在的主要问题,重申了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着重反映各国共同关心的贫困、保健、教育、对妇女暴力、妇女人权、妇女参与决策等问题,要求各国和国际社会作出承诺并立即采取行动,加速实现《内罗毕战略》的各项目标。同时,呼吁在国家和国际一级为执行《行动纲领》动员足够的资源,特别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新的额外资金,帮助它们提高妇女地位。《行动纲领》详细阐述了各国妇女面临的12个主要问题,并确定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战略目标和措施;把贫困、教育和保健等发展中国家最为关心的问题放在最突出的位置,充分肯定了妇女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要求消除妇女贫困,推进教育、保健事业,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和暴力,保护和促进妇女人权,为妇女平等参与经济和社会发展和决策创造必要条件,等等。《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反映了各国妇女共同关心的问题,确定了各国和国际社会本世纪末和下世纪初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的共同目标,是指导全球妇女事业前进的重要指导性文件 [1]

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是推动世界妇女事业发展的重要平台,也是维护社会公正、推进各国社会事业发展的重要举措。举办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是总结世界妇女事业发展的成果,对探求进一步推动世界妇女事业发展的途径,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妇女是创造人类文明的一支伟大力量。促进男女平等,保障妇女权益,关系妇女的切身利益,关系人类的创造能力的全面发挥、社会生产力的充分解放。

联合国自成立以来,在提高妇女地位、促进性别平等、推动世界妇女事业发展方面进行了不懈努力,做出了重要贡献。以行动谋求平等、发展与和平,是全球妇女的心声,也是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国际社会的共同追求。世界妇女的命运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息息相关。各国应该加强合作,努力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为世界妇女事业发展创造更加良好的条件。和平是世界妇女事业发展的首要前提,发展是世界妇女事业发展的物质基础,合作是世界妇女事业发展的重要途径。

中国始终高度重视发挥妇女作用,积极推动妇女事业发展。中国明确把男女平等作为一项基本国策,表明了中国促进性别平等、保障妇女权益的坚定决心。中国一直坚持贯彻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不断促进性别平等和两性和谐发展;坚持落实科学发展观,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进程中促进妇女事业发展;将坚持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共同推进世界妇女事业。

历次非政府组织论坛情况

1980年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期间,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000多名代表参加论坛,进行了50多场讨论会、协商会。

1985年在内罗毕召开的第三次世界妇女大会期间,论坛围绕大会“平等、发展与和平”的主题和“健康、教育和就业”的次主题,展开了广泛的讨论与交流,就妇女的法律和经济地位、营养、农村发展、城市化、难民、家庭暴力、人口和计划生育、参与决策、裁军与和平等问题,共举办了1000多场讨论会,同时还举办了手工品展览会、文艺演出、组织与会者参观农村发展项目等活动。

1995年在北京召开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期间,来自世界各地非政府组织的31549人参加了非政府组织妇女95论坛(其中境外与会者26549人,我国与会者5000人)。论坛围绕“平等、发展、和平”这一主题,讨论了全球妇女关注的问题及涉及妇女的各类问题。共进行了3900场讨论、协商会,举办了5000多场图片、书籍、展览、表演等活动,同时还举办了工艺品展销、妇女实用技术、电影论坛等项目活动。

江泽民在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上的讲话

各位贵宾: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今天,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即将隆重开幕,在金秋时节的北京,真可谓群芳毕至,宾客如云。我谨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大会致以衷心的祝贺,对各位嘉宾和所有的与会者表示热烈的欢迎。

这次大会的召开,是全世界妇女,也是全世界人民的一件大事。适逢联合国成立五十周年,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此时此刻举行,对于我们重温联合国促进妇女事业的历程,推动(内罗毕战略)提出的“平等、发展与和平”目标的实现,进一步提高妇女的地位和作用,具有重要的意义。

妇女是人类社会的“半边天”。妇女与男子共同创造了人类的物质财富和精神文明,都是社会发展和进步的推动者。妇女还为人类的繁衍作出了特殊的贡献。她们哺育了一代代的新生命,培育了千百万的英雄、学者和诗人。然而,在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中,妇女长期处于同男子不平等的地位。歧视妇女的偏见,像一条无形的绳索束缚着人们的心灵。这种陈腐的观念,早就应当打破。这种不合理的状况,早就应当改变。

联合国成立以后,国际形势发生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全球妇女事业走过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国际社会为促进男女平等,作出过很大努力,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是,环顾世界,妇女受歧视、受压迫以至受摧残的现象并未绝迹,影响妇女地位的种种障碍远未消除。在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旋律日益鲜明的今天,要求尊重妇女,保护妇女,彻底改变妇女命运的呼声更加高涨。这次世界妇女大会确定“以行动谋求平等、发展与和平”的主题,无疑是给全球妇女事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我们高兴地看到,世界要和平,国家要稳定、经济要发展,社会要进步,妇女要解放,男女要平等,已成为各国妇女的普遍愿望,也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我们正处于世纪之交的重要时刻,肩负着继往开来的历史重任。对于如何推进全球妇女事业,处理好平等同发展与和平之间的相互关系,需要我们进行认真的探讨。 历史告诉我们:妇女的命运,是同全人类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妇女的解放,是同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联系在一起的。妇女地位的提高,是同整个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联系在一起的。

在当代,和平与发展两大问题的解决,必须有广大妇女充分和平等的参与。妇女也只有积极参加建设自己的国家。积极投身于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才能达到妇女地位提高的目的。

提高妇女地位,维护和平是首要前提。两次世界大战人类惨遭浩劫,而妇女儿童首当其冲,受到的灾难尤为深重。没有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就谈不上妇女地位的提高和妇女权益的保障。冷战结束后,从总体上看,国际形势趋于缓和,但地区冲突和局部战争连绵不断,世界仍然不安宁。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消除可能导致战争的各种因素,依然是各国人民,也是各国妇女的重要使命。

提高妇女地位,摆脱贫困是根本条件。经济是人类社会生活的基础。贫困和落后使许多妇女不能获得就业、受教育和保健的机会,更难实现享有平等参与国家政治、经济生活的权利。妇女要成为生活的主人,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就不仅要有平等的政治地位,还必须有平等的经济地位。正如我国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鲁迅先生所说:“一切女子,倘不得到和男子同等的经济权,我以为所有好名目,就都是空话。”如今,在许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贫困依然是影响妇女地位的严重障碍。这是长期的殖民统治和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带来的后果。发达国家责无旁贷,国际社会也义不容辞,应该帮助那里的人民发展经济,消除贫困,提高生活水平。

中国政府一向认为,实现男女平等是衡量社会文明的重要尺度。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广大妇女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我们十分重视妇女的发展与进步,把男女平等作为促进我国社会发展的一项基本国策。我们坚决反对歧视妇女的现象,切实维护和保障妇女在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平等地位和各项权益。中国是人口众多的国家,肩负着提高世界上近四分之一妇女地位的重任。我们将继续努力,为促进全球妇女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妇女问题,是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重要问题。妇女事业,是人类的一项崇高事业。要提高妇女的地位和作用,不仅需要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努力,还需要广泛的国际合作。我相信,只要遵循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加强协作,就会促进全球妇女事业的不断发展。世界各国妇女和人民,正在密切注视着这次大会的召开,并对会议取得积极成果寄予殷切的期望。为了开好这次大会,中国政府和人民愿意作出巨大的努力,并同联合国及其下属机构进行良好的合作。我衷心希望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成为促进男女平等、推动和平与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最后,预祝大会取得圆满成功。祝各位在北京度过愉快的时光。 谢谢!

2015年或召开第五届世界妇女大会

联合国提议2015年召开第五届世界妇女大会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办公室2012年3月8日发表声明说,在“三八”国际妇女节之际,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第66届联合国大会主席纳赛尔联合提议2015年召开第五届世界妇女大会,讨论当今世界面临的诸多挑战对妇女产生的种种影响。

声明说,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1995年在北京召开,届时已有20年。妇女占全球人口的一半,和全球进步息息相关且具有重要作用,而当今世界正在发生剧烈变化,对妇女产生了积极和其他方面的影响,现阶段召开这一大会恰逢其时。

声明说,潘基文和纳赛尔相信国际社会将对这一提议表示欢迎,并希望各会员国在第66届联大期间就此采取必要步骤,授权召开这次会议。大会召开的地点还在商讨之中。

声明还说,第五届世界妇女大会将审议北京行动纲领的执行情况,同时探讨新出现的问题,特别是妇女参政、妇女、和平与安全、平等获得体面就业及参与决策、关注农村女性等。此外,大会还可以讨论援助的有效性、粮食安全、人口贩运、毒品、移民、环境、气候变化和信息技术等对所有妇女及国家和社会都造成影响的问题。

联合国共举办过4届世界妇女大会,首届大会于1975年在墨西哥举办,之后分别于1980年在哥本哈根、1985年在内罗毕召开过两届会议。1995年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制定并通过了《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指出了提高全球妇女地位的主要障碍,制定了今后的战略目标和具体行动。


相关文章推荐:
国际妇女年 | 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 |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 | 妇女地位委员会 | 妇女政治权利公约 | 国际妇女年 | 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 | 墨西哥城 | 哥本哈根 | 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 | 第三次世界妇女大会 | 肯尼亚 | 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 | 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 | 国际妇女年 | 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 | 墨西哥城 | 李素文 | 联合国妇女十年 | 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 | 丹麦 | 康克清 |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 | 第三次世界妇女大会 | 联合国会员国 | 陈慕华 | 联合国妇女十年 | 内罗毕战略 | 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 | 陈慕华 | 李肇星 | 北京宣言 | 彭佩云 | 联合国秘书长 | 东道国 | 联合国宪章 | 发展中国家 | 社会公正 | 人类文明 | 和平与发展 | 妇女权益 | 内罗毕 | 家庭暴力 | 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 | 国际形势 | 和平与发展 | 和平与发展 | 发展中国家 | 殖民统治 | 国际经济秩序 | 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 | 和平与发展 | 联合国秘书长 | 潘基文 | 第66届联合国大会 | 内罗毕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