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项忠(明代名臣)

项忠(1421年-1502年),字荩臣,号乔松,浙江嘉兴人。明代中期名臣。

正统七年(1442年)进士,授刑部主事,进员外郎。正统十四年(1449年),随明英宗北征蒙古瓦剌,于土木堡被俘,敌人命他喂马,他乘间挟两马南奔,马疲,徒步七昼夜始归。景泰年间任广东副使,曾镇压瑶民起义。天顺初年,任陕西按察使,时值陕西饥荒,项忠开仓放粮,赈济饥民。天顺七年(1463年)召为大理寺卿,因当地人要求他留任而改为右副都御史,仍令巡抚陕西,时洮河流域的羌族起义,项忠率军招抚。

成化四年(1468年),陕西开城土官满俊(亦名满四)据石城(即唐代吐蕃的石堡城)发动叛乱,自称“招贤王”,项忠督军经大小三百余战,终于攻克石城,讨平叛军,擒获满俊。此后,升为右都御史,与林聪共掌都察院事。六年,李原率流民在湖北荆、襄地区起义,称“太平王”,连占南漳房、内乡、渭南诸县,流民附者百万,项忠受命总督军务,与湖广总兵李震一起率各路大军25万人,分八道进击起义军,并在竹山(今湖北竹山)乘山洪爆发,溪水大涨,半渡截击,李原等战败被俘杀,流民被迫遣散,沿路被杀及因饥饿瘟疫而死者达数十万人。项忠进左都御史。成化十年(1474年),升刑部尚书,不久为兵部尚书。弘治十五年(1502年)去世,享年八十二岁,授太子太保,谥号襄毅。

(概述图片来源:明人绘《项忠像》嘉兴博物馆 [1]

项忠,正统七年(1442年),考中进士。授予刑部主事职,晋升为员外郎。跟随明英宗北征瓦剌,兵败被俘。瓦剌人命令项忠养马,项忠乘敌军不注意挟持二匹马往南奔逃。马跑不动了,项忠弃马,光脚徒步走了七天七夜,才到达宣府。 [2]

景泰中,项忠由郎中提升为广东副使。天顺初年(1457年),任陕西巡察使。不久因母丧,辞官回家服丧,陕籍军民纷纷到朝廷请求留任。得到英宗同意。天顺七年(1463年)因陕西连年遭灾,项忠命令开仓,以180万石粮食救济灾民,并奏请免陕西税粮91万石。天顺七年(1463年)十一月,朝廷以大理卿召项忠赴京,陕西父老又一次要求朝廷挽留项忠,英宗将项忠提升为右副都御史,巡抚陕西。 [3]

当时西安水质多碱不能饮用,项忠组织人力开龙首渠及皂河,引水进城。又疏浚泾阳郑、白二渠,灌溉泾阳、三原、礼泉、高陵、临潼五县田地七万多顷。 [3]

不久,居住在洮(洮州,属甘肃省)、岷(岷州,在甘肃南部)的羌族起事。项忠上疏说:“羌族入侵,目的在劫掠财物,如果将他们全部杀尽有伤仁慈,只是抚慰则不能显出大明的威武,请让我视机行事。”英宗同意后,项忠率陕西子弟兵到边境占据险要之处,摆好阵势,要讨伐羌族,其实只是虚张声势。羌族首领见项忠声势浩大,吓得一一投降,项忠的机智用计,使边境百姓安居乐业。 [3]

成化元年(1465年),项忠为整饬军纪及选拔武官,上疏说:“三边大将遇敌逗留,虽云才怯,亦由权轻。士卒畏敌不畏将,是以战无成功,宜许军法从事。”又说,“庙堂选拔将才,一年多来没有一人应诏。陕西民风强劲,古多名将,难道如今就没有人才吗?其原因在于武将不能答策罢了。现今学校中的生徒善于答策者百人之中也不过一二,为何要以此要求武人呢?”宪宗认为项忠的意见正确,允许项忠在实际工作中选拔武将,而项忠的下属却墨守成规不能改革。 [3]

成化元年(1465年)七月,鞑靼毛里孩扰榆林,八月扰延绥(治所在今陕西绥德),项忠与彰武伯杨信合力抵御,大败。毛里孩深入六州县,掳掠而去,兵部为此劾项忠,但得到宪宗原宥。 [3]

成化四年(1468年),满俊反叛,满俊又名满四,满俊的祖先巴丹,自明朝初年率领部属归附朝廷,世代统领千户的游牧部落。沿用过去俗规,无捐税徭役。其地在开城县的固原里,接着边境。满俊蛮横,向来收藏坏人盗贼,常出边境抢掠。恰好有官司牵连满俊,有关部门追踪来到他的家,多方索求,满俊发怒,于是煽动部众作乱。守臣派遣满俊侄子指挥满王寿前往捉拿。满俊杀掉满王寿的随从,劫持满王寿反叛,进入石城据守。石城,即唐代吐番石堡。城非常险固,没有数万人是不能攻克的。山上有城墙栅栏,四面峭壁,里面开凿五口石井用以贮水,只有一条小路可以上。满俊自称招贤王,有兵四千。都指挥邢端等与满俊交战,被打败。不到二个月,满俊众至二万,关中震动。就命项忠为总督军务,与监督军务太监刘祥、总兵官都督刘玉率领京营以及陕西四镇的军队讨伐满俊。军队还未行,而巡抚陈价等先以三万军队前往讨伐,又被打得大败。满俊军队借助缴获的官军器械铠甲,声势更加嚣张。朝廷中商议要增兵。项忠考虑到京师的军队脆弱不能依靠,而且再派遣大将则扰乱军队的统一指挥,因而向宪宗报告说:“臣等调兵三万三千余人,足以灭贼。现在深秋野地寒冷,如果再调其他军队,恐怕来回需要时间,贼得以远逃。况且边兵不能久留,增兵不便。”大学士彭时、商辂表示赞同,京军也就没有派遣。 [4]

项忠就与巡抚都御史马文升分兵七路,抵达石城下,与满军交战,杀敌和俘虏敌人很多,伏羌伯毛忠乘胜攻其西北山,几乎攻破,忽然中箭而死。刘玉也被包围。诸军想退,项忠斩一千户长示众,军队兵士尽力拼战,刘玉方得获救,于是项忠布兵围困敌军。恰好有彗星在台斗星位出现,朝中很多人说其对应于秦地,这次出师不利。项忠说“:李晟讨伐朱氵此时,彗星就居岁星位,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项忠每天派兵迫近城下,焚烧牲口草料,断绝其引水的渠道。叛贼走投无路想投降,就邀请与项忠、马文升相见,项忠同刘玉两人骑马赴约,马文升也带着几十骑兵到了,呼喊满俊、满王寿迅速投降。叛贼远远的望见罗列而拜,项忠单骑上前挟制满王寿返回,满俊十分沮丧,犹豫着不出来。项忠命令兵士将木头绑成桥,用土袋填平护城河和濠沟,以铜炮发石头攻击,叛贼伤亡更加惨重。满俊依靠爱将杨虎狸为主谋,杨夜间出城取水被捉,项忠赦免他的死罪,对杨虎狸说明,如果配合抓住满俊将有重赏,又当面出示了赏金,并且赐他金带钩,放他回去,杨返城后引诱满俊出来作战,被埋伏的军士活捉。项忠带兵迅速攻下石城,将城内余寇全部俘获。捣毁这座城,在石头上刻字记下战功。在固原西北西安废城增加一个卫所,留下军队戍守后,项忠率军而还。 [5]

当初,石城尚未攻下,天气十分寒冷,士兵非常疲乏,项忠担心叛贼突围逃走,乘河水结冰过河与河套敌寇汇合,就日夜准备进攻的器具,战时身先士卒,面对流箭石雨从不躲避,经历了大小三百多战。彭时、商辂深信项忠能够打败叛贼,不从中遏制他,项忠终于消灭了叛贼。因为战功,升为右都御史,与林聪协同主管院事。 [6]

白圭已经平定刘通,荆州、襄阳地区的流民聚集如故。刘通同党有叫李胡子的人,名字叫李原,伪称平王,与小王洪、王彪等抢劫南漳、房县、内乡、渭南各县。流民归附李贼的已到百万人。成化六年(1470年)冬天,朝廷下诏书任项忠为总督军务,与湖广总兵官李震一同征讨李原,项忠上奏章请调永顺、保靖士兵。而先分兵守住各要害部位,到处竖立旗帜配备钲鼓,派人进山招降,流民返回家乡的有四十余万,王彪也被擒获。这时白圭任兵部尚书,他派锦衣百户吴辅助参将王信的军队,吴企图窃取战功,不希望叛贼瓦解,放出流言,白圭相信了,停止增调士兵。项忠上疏争辩,并且弹劾吴的罪行,皇帝因此召吴回来,而且批准原调兵计划。加起来二十五万,分八路进逼,流民归来的又有几万。贼潜伏在山栅,伺机出来掠劫。项忠命令副使余洵、都指挥李振攻打,在竹山两军相遇,溪水上涨,乘贼渡河过了一半发起截击,擒获李原、小王洪等,贼被溺死很多。项忠将军队转移到竹山,捕捉余孽,又招来流民五十万,斩首六百四十,俘获八百多敌人,家眷人口三万余人。每户选一男丁,守卫湖广边境,其余的回归原籍分田耕种。项忠上疏陈述善后十件事,朝廷全都批准实行。 [7]

项忠下令驱赶流民,有关部门则一律逼迫驱逐。如不走,就杀掉。流民中有自洪武年间就自外地迁来,已成为有户籍的当地居民,也在被遣返中。守边的流民乘船途中病死很多。给事中梁王景趁着朝廷因为星相变化广开言路之机,弹劾项忠胡乱杀人,白圭也说流民已经立业的,应随所在地落户籍,又驳斥项忠所报功的等次互相矛盾,明宪宗都不听,升项忠为左都御史,荫庇儿子项绶为锦衣千户,对诸将按级别记录功劳。 [8]

项忠上疏道“:臣先后招抚流民复业的有九十三万余人,贼党逃入深山,又通过告示解释自动解散归来五十万人。俘获的一百人都是首恶。现在说都是良家子弟,那么前些时屡次上奏朝廷猖獗难以抵御的又是谁呢?贼党本来就应判死罪,正因为不忍滥杀,因此才罚遣壮年男子去守边。这些久已在当地落户籍的人,有的竟然占山四十余里,招聚无赖千人,争斗劫掠杀人,像这样的人,可以久居而不遣返吗?臣张榜警告贼,说是已杀几千,只是虚张声势威慑贼人的,并不是实事。况且白圭本人也曾经负责此事,今天这件事又是白圭本人所遗留下来的。前些时,朝廷内外谈论的是说荆、襄流民的祸患哪一天能安定,现在有幸平定了,而流言沸沸腾腾,以我为攻击的目标。从前马援打胜仗后从交趾运回一车薏苡被人诽谤为一车明珠,魏将邓艾被朝廷下诏书用槛车囚回,他们的功劳不被记载,连自身都难保,臣有幸遇到圣明的皇帝,请求赐给我这把骨头,不要使臣步马援、邓艾的后尘。”明宪宗以情词恳挚的诏书答复他。 [9]

成化八年(1472年),朝廷召项忠回来,与李宾协掌院事。过两年拜为刑部尚书,不久代替白圭为兵部尚书。 [10]

汪直开西厂,放肆蛮横,项忠屡次遭到汪直的侮辱不堪忍受,正好大学士商辂等弹劾汪直,项忠也带领九卿弹劾汪直,皇帝将弹劾汪直的奏章留在宫中不加处理,但是西厂还是停办,汪直心中十分怨恨项忠等,没多久,西厂又恢复,汪直用吴绶为心腹,吴绶心揣前仇,更加急切地寻找项忠的差错,以资报复。项忠心中不安,请求返乡治病,还未成行,而吴绶唆使侦探的人诬告项忠有罪。给事中郭镗、御史冯贯等又上奏章弹劾项忠,事情牵连项忠的儿子项经、太监黄赐、兴宁伯李震、彰武伯杨信等。宪宗下诏由法司会同锦衣卫在朝廷审讯,项忠大声争辩毫不屈服,然而众人知道这一切出自汪直的意愿,无人敢为他辩白,竟将项忠削职为民,黄赐与李震等也被判罪。汪直垮台后,项忠恢复官职,后辞官回乡,在家居二十六年,到弘治十五年(1502年),去世,享年八十二岁。追授太子太保,谥号襄毅。 [11]

项忠为人倜傥,胸怀大略,精通军务,刚正不阿,善于处理政事,因此他所任职之处,都受到人们特别称赞。

《明史》:“忠倜傥多大略,练戎务,强直不阿,敏于政事,故所在著称。” [12]

谷应泰:若夫项忠身冒矢石,马文升躬擐甲胄,图山谷则聚米成形,断樵牧则困兽自毙。而且金钩阳虎狸,刮刀誓赏格。数月之内,俘献京师,功垂竹帛。乃知岳节使之神算,竟定湖、湘;祭征卤之奉公,终摧陇、蜀者也。然其始王师屡挫,兵力单微,中外汹汹,颇言星孛不利西方,书生岂能料敌。而忠以晟讨朱,荧惑守岁;安拒苻坚,郢部遣罢。岂非意思安闲,知彼知此者耶! [13]

宋徵璧:一国之大事,惟在戎索。董正六师,以匡王国,惟大司马(兵部尚书)是赖。强本弱枝,制变弭患。虽事难度,而枕席度师。或躬亲简练,而旌麾改色。本朝如于忠肃(于谦)、王庄毅(王)、项襄毅(项忠)、余肃敏(余子俊)、马端肃(马文升)、刘忠宣(刘大夏)、王恭襄(王琼)、李康惠(李承勋)、王康毅(王宪)、王襄敏(王越)、杨襄毅(杨博),诸公之在枢密,尤为矫矫。 [14]

林时对:①至若于谦之御也先,白圭之剿郧盗,原杰之抚流民,韩雍之断藤峡,项忠之平满四,林俊之殄蜀寇,王守仁之擒宸濠、平赣盗,田州姚之诛岑猛,王崇古之封俺答,梅国桢之讨拜,李化龙之灭杨应龙,朱燮元之平奢崇明、安邦彦,皆师贞丈人谋定后战,鼓行以出,奏凯而归,策勋告庙,荫胄旌功;可不谓隆焉。 [15] ②本朝一代伟人,皆吾浙产也。……经济则有嘉兴项襄毅忠、仁和胡端敏世宁、兰溪唐文襄龙、桐卢姚庄敏夔、乌程闵庄懿、常山樊清简莹、乌程潘司空季驯、平湖陆庄简光祖、山阴朱司马元。 [16]

张岱:国家以武事责文臣,任极重而其报功极轻。……至项忠、韩雍,其平蛮功皆出赵辅、刘聚上,而论功者止进一阶,荫一子镇抚而已,何以服人心!何以示后世哉! [17]

陈庆镛:明成化时,刘通蠢动于房县,其党李原、王洪、王彪扰及川陕。非项忠讨之于前,原杰抚之于后,则蔓延不知底止。 [18]

《明史列传第六十六》 [19]

《罪惟录列传卷之十一上经济诸臣列传上》

墓地

项忠在嘉兴城内(今瓶山)旁建项家祠堂和著书堂,已无存。嘉兴南湖乡项坟头因有项忠墓而名,曾有项家祠堂,祠内祀项忠和“胡妇”。传说项忠被瓦剌所俘时,有一蒙古族姑娘和项忠结为夫妇,帮项忠逃归中原,中途舍身救夫,跳崖牺牲。项坟头南尚存一湖荡,名项家漾。 [20]


相关文章推荐:
明英宗 | 瓦剌 | 土木堡 | 景泰 | 按察使 | 满俊 | 石堡城 | 右都御史 | 林聪 | 都察院 | 李原 | 左都御史 | 刑部尚书 | 兵部尚书 | 弘治 | 嘉兴博物馆 | 固原盗乱 | 正统 | 员外郎 | 明英宗 | 瓦剌 | 挟持 | 宣府 | 景泰 | 郎中 | 广东 | 天顺 | 陕西 | 巡察使 | 英宗 | 天顺 | 西安 | 龙首渠 | 皂河 | 泾阳 | 三原 | 礼泉 | 高陵 | 临潼 | 洮州 | 甘肃省 | 岷州 | 羌族 | 大明 | 子弟兵 | 成化 | 三边 | 毛里孩 | 榆林 | 延绥 | 绥德 | 杨信 | 宪宗 | 满俊 | 满四 | 巴丹 | 开城县 | 固原 | 唐代 | 刘祥 | 刘玉 | 彭时 | 商辂 | 马文升 | 石城 | 毛忠 | 秦地 | 李晟 | 护城河 | 白圭 | 荆州 | 襄阳 | 刘通 | 李胡子 | 李原 | 南漳 | 房县 | 内乡 | 渭南 | 湖广 | 永顺 | 保靖 | 流民 | 竹山 | 洪武 | 刑部尚书 | 白圭 | 兵部尚书 | 汪直 | 西厂 | 汪直 | 锦衣卫 | 弘治 | 太子太保 | 倜傥 | 刚正不阿 | 明史 | 谷应泰 | 宋徵璧 | 于谦 | | 余子俊 | 马文升 | 刘大夏 | 王琼 | 王宪 | 王越 | 杨博 | 林时对 | 也先 | 白圭 | 原杰 | 韩雍 | 满四 | 林俊 | 王守仁 | 岑猛 | 王崇古 | 俺答 | 梅国桢 | | 李化龙 | 杨应龙 | 朱燮元 | 奢崇明 | 安邦彦 | 张岱 | 赵辅 | 陈庆镛 | 瓶山 | 南湖乡 | 瓦剌 | 蒙古族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