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相声

相声(Crosstalk),一种民间说唱曲艺。它以说、学、逗、唱为形式,突出其特点。著名相声演员有张寿臣,马三立,侯宝林,刘宝瑞, 马季,侯耀文,苏文茂,郭德纲等。

中国相声有三大发源地:北京天桥、天津劝业场和南京夫子庙。相声艺术源于华北,流行于京津冀,普及于全国及海内外,始于明清,盛于当代。主要采用口头方式表演。表演形式有单口相声、对口相声、群口相声等,是扎根于民间、源于生活、又深受群众欢迎的曲艺表演艺术形式。

英文翻译:crosstalk或comic cross-talk,TALK SHOW脱口秀,或CHINESE COMIC DIALOGUE。

相声有三大发源地:北京天桥、天津劝业场和南京夫子庙,一般认为于清咸丰、同治年间形成。是以说笑话或滑稽问答引起观众发笑的曲艺形式。它是由宋代的“像生”演变而来的。到了晚清年代,相声就形成了现代的特色和风格。主要用北京话讲,各地也有以当地方言说的“方言相声”。在相声形成过程中广泛吸取口技、说书等艺术之长,寓庄于谐,以讽刺笑料表现真善美,以引人发笑为艺术特点,以“说、学、逗、唱”为主要艺术手段。表演形式有单口、对口、群口三种。单口相声由一个演员表演,讲述笑话;对口相声由两个演员一捧一逗,通常又有“一头沉”和“子母哏”两类;群口相声又叫“群活”,由三个以上演员表演。传统曲目以讽刺旧社会各种丑恶现象和通过诙谐的叙述反映各种生活现象为主,解放后除继续发扬讽刺传统外,也有歌颂新人新事的作品。传统曲目有《关公战秦琼》、《戏剧与方言》、《贾行家》、《扒马褂》等,总数在两百个以上。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则以《夜行记》、《买猴》、《帽子工厂》等影响较大。

相声用笑话、滑稽地问答、说唱等引起观众发笑的一种曲艺形式。用笑话、滑稽问答、说唱等引起观众发笑。多用于讽刺,现也用来歌颂新人新事。按人数分对口相声、单口相声、群口相声、相声剧。

英文翻译crosstalk或comic cross-talk,TALKSHOW脱口秀,或CHINESE COMIC DIALOUGE,曲艺形式之一,用诙谐的说话,尖酸、讥讽的嘲弄,以达到惹人“捧腹大笑”而娱人的目的。它最早形式是由“俳优”这种杂戏派生出来的,在这些笑料中,艺人们往往寄托了对统治者的嘲弄和鞭挞。

相声一词,古作象声,原指模拟别人,又称隔壁相声。经华北地区民间说唱曲艺进一步演化发展,并融入了由摹拟口技等曲艺形式而形成,一般认为于清咸丰、同治年间形成。以说笑话或滑稽问答引起观众发笑的曲艺形式。至民国初年,象声逐渐从一个人摹拟口技发展为单口笑话,名称随之转变为相声。后逐步发展为单口相声、对口相声、群口相声,综合成为名副其实的相声。经过多年发展,对口相声最终成为最受观众喜爱的相声形式。

晚清年间,相声就形成了现代的特色和风格。主要用北京话,各地也有“方言相声”。

相声形成过程中广泛吸取口技、说书等艺术之长,寓庄于谐,以讽刺笑料表现真善美,以引人发笑为艺术特点;以“说、学、逗、唱”为主要艺术手段。

张三禄是当今社会见于文字记载最早的相声艺人。根据相关记载并推测:张三禄本是八角鼓丑角艺人,后改说相声。他的艺术生涯始于清朝道光年间。在《随缘乐》子弟书中说:“学相声好似还魂张三禄,铜骡子于三胜到像活的一样。”

朱绍文(18291904)相声界祖师爷。艺名穷不怕,汉军旗人,祖籍浙江绍兴。他演出时打击节拍的竹板上刻着“满腹文章穷不怕,五车书史落地贫”的字句。 [1]

抗日战争时期,一些相声演员表现出民族气节。常宝曾经两次因为讽刺日治政府而被捕,张寿臣公开赞扬吉鸿昌等人的抗日,批评当局不抵抗政策;也曾为讽刺当时天津警察“贱”遇到麻烦。 [2]

在叙事艺术中,由富有穿透力的情节构成了个有头有尾、线性发展的封闭性结构,这种结构不允许来自外部的干扰。在戏剧艺术中,有第四堵墙的理论。它要求在演员与观众之间树立起一道假设的墙,这堵墙使演员与观众之间的交流带有间接的性质。

相声艺术则不同,相声中的“情节”是若断若续、若有若无的。因此,相声的内容使人感到是不确定的。相声的包袱常常给观众提供假象,而将真相隐藏起来。这样一来,就促使观众主动进行思考,因而加强了双方之间的思想交流。相比之下,评书(及其它一些曲艺)演员不仅将事情的因果关系解释得清清楚楚,而且还通过得胜头回预先明确故事的主题和结局,听众只需被动接受。在相声表演中,演员不再享有评书演员那种“说书先生”的地位,演员与演员、演员与观众都是以一种平等的对话者的身份出现。他们可以对事物发表各自不同的意见。这种来自多方面的不同意见,既构成了相声形式上的特点,又是相声中喜剧性矛盾的来源。在这里,演员的一切言谈话语都要接受另一个演员和广大观众的严格检验,他的种种故弄玄虚、自相矛盾、荒诞夸张、逻辑混乱的话语都逃不过观众的耳朵,他往往因“出乖露丑”受到哄堂大笑,处于“下不来台”的“尴尬”境地。观众则通过笑声感觉到自己在心理上的优势,并在笑声中受了潜移默化的教育。相声的欣赏过程能够更好地实现“寓教于乐”的目的,因而相声艺术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

相声表演采取直接面向观众的方式,“第四堵墙”在相声表演中是不存在的。许多演员还直接向观众提问,或解答观众提出的问题,并满足观众的要求。这样,就大大加强了演员与观众的联系与交流。

在相声的欣赏过程,观众虽然一般不能直接与演员进行对话,却可以通过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另外,在许多相声中,捧哏演员的话往往代表了观众的观点,捧哏演员往往是作为观众的代言人与逗哏演员进行对话。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在相声的表演和欣赏过程中,演员与观众的交流是双向的,十分密切的。这一特点是与它特有的艺术形式对话的形式分不开的。这种形式满足了广大观众的参与意识,由此产生了独特的艺术魅力。相声与观众结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它从群众中吸取智慧和幽默,表达了群众对真善美的追求和乐观精神,并对生活中的假恶丑进行揭露和讽刺。相声以其充满生活内容和独特的艺术形式,成为优秀的民族艺术之花。

相声表演方式最初有两种,在帷幕中表演的相声称“暗春”,公开表演的相声称“明春”。到了清宣统三年(1911)后只有“明春”一种在继续发展。相声的形式共分单口相声、对口相声、群口相声三种。单口相声,是一个演员表演的长短笑话。对口相声,是两个演员表演的,叙述人甲称“逗哏”,辅助对话的乙称“捧哏”,表演时,依甲乙二人说表内容的轻重与语言风格之不同,又可分为“一头沉”、“子母哏”和“贯口活”三类。群口相声,是三个以上演员共同表演的,甲称“逗哏”,乙称“捧哏”,丙等称“腻缝”。

一段相声一般由“垫话儿”即兴的开场白;“瓢把儿”转入正文的过渡性引子;“正活儿”正文;“底”掀起高潮后的结尾四部分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新创作的相声也常有省略“瓢把儿”的。相声用艺术手法组成“包袱儿”,表演当中通过说表而“抖响”使人们发笑。其手法计有:三番(翻)四抖、先褒后贬、阴错阳差、一语双关、自相矛盾、表里不一、歪讲曲解、违反常规等数十种。每一段相声里一般含有四五个以上风趣幽默的“包袱儿”。

著名相声艺术家马季在谈及相声的基本概念时指出:“(相声)就是通过组织一系列特有的‘包袱’来使人发笑的艺术,这里所指的包袱是语言艺术的包袱,这里所指的语言是包袱艺术的语言……、包袱儿、笑声,可说是相声艺术的三大要素,并且缺一不可。”(引自马季《卅年回首一吐为快》载《曲艺》1987年第2期)。在他列举的三要素中,语言、笑声是其它一些喜剧艺术也具有的,只有包袱才是相声艺术特有的。包袱在相声艺术中处于最重要的地位。因此,对包袱的内容和形式进行分析是我们研究相声艺术的关键。

“包袱”一词是个形象化的比喻词,它实际上指的是相声中喜剧性矛盾酝酿、发展的一个过程。所谓的“三翻四抖”,则是相声包袱常采用的结构。其中“三翻”是指对矛盾假象反复进行渲染和强调;“四抖”是指在三翻之后揭露矛盾的真相。喜剧矛盾的特征是“用另一个本质的假象来把自己的本质掩盖起来”(引自马克思《导言》载《马恩全集》第1卷第5页)因此在喜剧矛盾中,各种假象就特别多。假象其实也是一种现象,它的特点是能够提水与其本质相反(或相离背)的表象,然而,假象又是以其特有的方式极为深刻地反映着本质。因此,真实的喜剧矛盾具有着出乎意料之外又合乎情理之中的特点。在对口相声中,喜剧矛盾包袱的双方(现象与本质等等)由捧逗双方分别担任,并通过对话逐步揭露矛盾。喜剧艺术手法(如夸张、误会、巧合等)为各门喜剧艺术广泛采用,并非相声所独有。然而,相声在运用这些手法时自有其特点。例如,许多戏剧、电影运用视觉形象构成误会,(影片《大独裁者》、《黑郁金香》等都出现了两个相貌酷肖的人)而相声在运用误会手法时却大都依靠对话。例如《改行》中说到艺人龚云甫改行卖菜,他把“挑子一放,一摸肩膀儿,这个痛啊!他把《遇皇后》的叫板想起来了:‘唉、苦哇!’老太太一听:‘噢!黄瓜苦的,不要啦。’”很显然,这个包袱采用了误会手法,误会是通过人物之间的对话造成的。离开了对话的双方,也就无法引起误会。

通过对话组织包袱,是相声中运用最多的、也是最重要的方法。不仅在“子母哏”类型的相声中是如此,在“一头沉”类型的相声中也是如此。不仅在对口相声中是如此,在单口相声中也是如此。例如在单口相声《珍珠翡翠白玉汤》中,那个攒底的包袱就是由皇帝朱元璋和他的群臣之间的对话构成的,这类利用对话构成的包袱在相声作品中俯拾皆是,不胜枚举。

对话不仅体现于包袱的组织方法上面,而且体现于各种相声艺术手段的运用上面。“说学逗唱”是相声的四种最基本的艺术手段,“说”是说笑话和绕口令,“学”是模仿各种叫卖声、唱腔和各种人物的语言,以及模仿各地方戏曲。“逗”是抓哏逗笑,“唱”专指唱太平歌词。这些艺术手段的运用只有纳入对话的范围才是符合相声创作艺术规律的。 [3]

北方(北京话)相声

1949年后,一大批以马三立、侯宝林、刘宝瑞为代表的从中国共产党建政之前就在说相声的演员逐渐转型,将相声的内容加以改造,去掉了大量色情、挖苦别人生理缺陷之类的段子。相声快速普及,成为全国性、全民性的曲艺形式。相声的流行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它是一种以声音为主的艺术,适合以被普及的无线广播作为主要媒体。相声被称为“文艺战线上的轻骑兵”。 除了重新整理的传统相声之外,初期还有很多讽刺型的相声,讽刺“旧社会”或者新时代思想落后的人。但由于共产党的政策,一些人意识到歌颂社会主义的相声的需要。1958年总路线时期,一批歌颂型相声开始大量出现。其间以马季等为代表人物。

尽管如此,在随后的文化大革命中,很多相声艺人遭到打压,曾一度让相声在中国大陆绝迹,只有一些歌颂型相声得以在文革时期仍然能够演出。文革之后相声迅速走红。以杨振华、金炳昶的《假大空》,姜昆、李文华的《如此照相》和常宝华、常贵田的《帽子工厂》为代表的一大批讽刺“四人帮”的相声迅速流行。从前侯宝林等人的相声也重新在广播电台播出。

进入80年代,在小品的冲击下,表演形式简单的相声不再得到以电视为主要传播媒体的观众的关注。一些新的相声形式如弹唱相声、相声剧等发展起来,但市场仍不大(与此同时,大量相声元素被吸收到小品中)。尽管如此,这段时间里相声还是获得了不小的发展:新一代演员涌现,各种内容和形式上崭新的相声段子不断登台,形成了有别之前的“当代相声”。其中无论是歌颂娱乐型还是针砭时弊型的段子,都有很多深受大众欢迎的例子。在这一时期的各种大小文艺场合,相声仍是娱乐大众的主角。

1990年代中后期开始,相声开始逐渐式微,新段子越来越少,脍炙人口的更是凤毛麟角,而且内容中讽刺时政的内容也日益罕见,老式的纯娱乐风格相声开始逐渐占据绝对主流地位。在此同时,包括许多知名演员在内的相声演员离开了相声舞台转而从事其他工作,可是新人中能接班的却不多。相声的地位逐渐为繁荣的小品所取代。

在21世纪初,相声在中国大陆处于青黄不接的局面:老一辈艺术家纷纷陨落,1980年代当红的演员们对于相声的发展也表现出了力不从心的状态;在为了重振相声举办的“全国相声大赛”中,新生代亦始终不见勃兴。(中国中央电视台分别在2002年元旦、2003年元旦、2006年国庆节和2008年五一黄金周期间举办了四届全国相声大赛。首届和第二届受到了观众的好评,第三届第四届相声大赛却被指“看不到相声的相声大赛”。第三届相声大赛闭幕式中马季与主持人周涛和毕福剑合说的相声《学相声》成了马季最后的公开相声演出。)

相声的发展前途不被多数人看好,但是在媒体以外的地方,许多以传统方式演出的相声剧团还是保留了一定水平并具有相当多观众的。在天津的许多小剧场与茶馆都可以听到相当精采的传统相声。而同样曾在茶馆传统方式演出的郭德纲在2005年之后的突然走红,虽然不同于主流的相声,但还是给观众带了一些对传统的认同。

南方(粤语)相声

粤语相声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但大众一般以为粤语相声始于五十年代初期。对于粤语相声的身世,大众已较少争论。但是普遍认为,粤语相声是黄俊英在学习借鉴北方相声后,逐渐将其发展壮大的。

粤语相声始盛于九十年代左右,在九十年代初到新世纪初,黄俊英、杨达这对粤语相声搭档最广为人知。在此之前,较为人知的粤语相声演员有林兆明、张悦楷等。之后的粤语相声演员有何宝文、陈坚雄等。

粤语相声以生活趣事、粤语文化、语言方言等为主,贴近大众,发展到现代,在粤语地区已有很大一群拥趸,甚至影响了一代以粤语为母语的年轻人。

像北方相声一样,粤语相声也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情况,但在2016年5月开始,粤语相声效仿“德云社”驻点演出,开创一个名为“心堂”的平台,为重新竖起粤语相声的地位取得较好的效果。 [4]

1949年,国民党政府退守台湾,一批相声演员也到了台湾。当年,魏龙豪(魏苏)和吴兆南结识,在中国广播公司、警察广播电台等广播电台一同主持相声节目。随后在1967年起,开始收集资料灌制‘相声集锦’、‘相声选粹’、‘相声捕轶’以及‘相声拾穗’。

最初,相声的主要听众是以眷村为主的外省人。而后由表演工作坊(简称“表坊”)于1985年推出舞台剧‘那一夜,我们说相声’(由李立群、李国修主演)之后,造成了轰动。

接着,“表坊”于1989年推出了《这一夜,谁来说相声?》(由李立群、金士杰、陈立华三人主演),1991年推出《台湾怪谭》(李立群单口相声),1993年年推出《那一夜,我们说相声》(由李立群、冯翊纲重新诠释),1997年推出《又一夜,他们说相声》(冯翊纲、赵自强、卜学亮三人主演),2000年,推出《千禧夜,我们说相声》(赵自强、金士杰、倪敏然三人主演)。最后,在2005年,推出了《这一夜,Women说相声》(方芳、邓程慧、萧艾三人主演)。

在1988年四月,冯翊纲、宋少卿组成相声瓦舍(随后加入黄士伟),开启了舞台剧融合相声艺术的创作表演。在2004年7月8日,辅佐‘可以演戏剧团’推出第一部作品‘给我一个胶带’。

1993年,台北曲艺团成立,除了相声以外,同时推出许多中国特有的说唱艺术,如双簧、数来宝、快书、京韵大鼓、梅花大鼓、河西大鼓、单弦等。

在2004年,倪敏然和艺人夏、干德门合演《大宅,门都没有》,同年和倪嘉升父子二人共同推出《没大没小说相声》,于2005年五月,获得第16届金曲奖传统暨艺术音乐作品类最佳曲艺专辑奖。 [5]

国共内战之后,一部分中国南部的演出团体前往马来亚地区发展(当时新加坡,马来西亚尚未独立)。相声艺人冯翔、白言、路丁在马新地区表演相声。因为马新地区所独有的多元语言环境使得“马新相声”较“大陆相声”和“台湾相声”别具一格,但也因为中文并非主流语言的问题使得马新相声界的职业演员很少。 [6]

●单口相声,由一个演员表演。长篇单口相声,通常分为数次表演,类似于评书,但更注重笑料。

●对口相声,演员人数为2人,演员为一捧一逗。依甲乙二人说表内容的轻重与语言风格之不同,可分为“一头沉”、“子母哏”和“贯口活”三类。

(男女相声,对口相声的一种)

●群口相声,演员人数在3人或3人以上。甲称“逗哏”,乙称“捧哏”,丙称“腻缝”。

●讽刺型相声:可讽刺自己或别人。如侯宝林的《夜行记》(讽刺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姜昆的《如此照相》(讽刺文革时期的社会现象)

●歌颂型相声:主要在中国大陆,通常要配合政府方针、政策。如马季的《新〈桃花源记〉》(歌颂社会主义农村新面貌)、侯耀文的《京九演义》(歌颂京九铁路建设者)

●娱乐型相声:《说方言》、《爱情歌曲》之类。

●传统相声:清末民初时期到1949年

●新相声:1949年到1980年代后期

●当代相声:1980年代以来

薛宝琨《论“马派”相声的精神》、吴文科《侯宝林与马三立相声艺术之比较》

相声演员既不是象评书及其它曲艺演员那样主要以叙述者的身份进行表演,也不象戏剧演员那样以剧中角色的身份进行表演,是以对话者的身份进行表演。相声演员所使用的语言不是叙述性的语言,而是对话性(即问答式)的语言。在子母哏类型舱相声中,这一点比较明显。其实,在一头沉类型的相声中,逗哏和捧哏的演员同样是在进行对话。逗哏演员的话语在内容上虽然确实有叙述的成份,但在形式上仍然表现为与捧眼演员之间的对话;在这里,叙述的内容只能作为答话说出来,而不能脱离具体的对话环境去讲故事。

相声演员在表演中始终是一个对话者,而不是行动者(英语中“演员”一词为“actor”,也可硬译为“行动者”)。相声演员主要靠对话塑造人物形象,而不是依靠外部形象和形体动作。相声演员的外部形象是“以不变应万变”的,这一特点与相声的特殊审美方式有很大关系。有研究者认为相声表演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我演我”的本色表演(见卢昌王《关于曲艺表演问题的几点思考》载《曲艺艺术论丛》第九辑76页),也有的研究者认为是一种虚拟式的表演。(见薛宝锟《笑的艺术》第64~65页)但无论如何,相声演员的形体动作只是为使对话更生动形象而采用的辅助手段,这些动作不象戏剧中的动作那样重要和完整。

在一头沉类型的相声中,捧哏演员的话虽不多,但应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捧哏演员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可以作为“相声是对话的艺术”这一命题“人证”。在相声的几个类型中,群口相声是在对口相声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演变形成的,它将对口相声中的双边的对话转变为多边的对话;并且具有某些戏剧的成份。

单口相声的情况比较特殊。单口相声是从民间故事和笑话发展、演变而来的。它兼有故事和笑话的艺术特点。对此,专家们曾发表过精辟的意见。

说、学、逗、唱是相声传统的四种基本艺术手段。“说”是叙说笑话和打灯谜、绕口令等;“学”是模仿各种鸟兽叫声、叫卖声、唱腔和各种人物风貌、语言等;“逗”是互相抓哏逗笑;“唱”相声的本工唱是指太平歌词。由于某些关系,过去电视上表演的相声都把所有的歌唱类归于唱中,这是不对的。只有太平歌词是唱,其他的都为学。相声中,常有偏重运用其中一、二种手段的节目,比如《改行》、《戏剧与方言》偏重于“学”和“唱”,《八扇屏》、《春灯谜》以“说、逗”为主。演员也往往以其善于运用某一些手段而形成不同的风格。

讲故事,说话和铺垫的方式。包括说、批、念、讲四种手法。说,指吟诗、对对联、猜谜语、解字意、绕口令、反正话、颠倒话、歇后语、俏皮话、短笑话、趣闻轶事等。曲目主要有《熬柿子》、《五星楼》、《天王庙》等。批,批的曲目主要有《批生意》、《歪批三国》、《批聊斋》等。念,指”贯口”,曲目主要有《菜单子》、《地理图》、《洋药方》等。讲,讲的曲目主要有《讲帝号》以及单口相声《解学士》、《化蜡扦儿》等。

模仿各种人物、方言和其他声音,学唱戏曲的名家名段,现代也有学唱歌跳舞。各种口技、双簧,摹拟方言、市声以及男女老幼的音容笑貌、风俗习惯礼仪。曲目主要有《学四省》、《学四相》、《规矩套子》等。

摹拟方言,又叫“倒口”,过去也叫“怯口”,是为表现人物的愚昧憨厚。最初大多摹拟河北省深(泽)、武(强)、饶(阳)、安(平)一带的方言。当时,某些北京人讥讽从这些地方来京作工的人“怯”,诬为“一嘴蚂蚱籽,两腿黄土泥”的“怯勺”,带有明显的鄙视成分。后来发展到摹拟山西话、胶东话、天津话、宝坻话、唐山话。三十年代初,又扩及上海话、苏州话、广东话。四十年代中期以来,又增加了学英语。

解放以后,又出现了摹拟外国味的中国话、华侨说普通话等。学做小买卖的吆喝,又叫货声,主要摹拟卖大小鱼儿、卖茶鸡蛋、卖熏鱼炸面筋、卖硬面饽饽、卖馄饨、卖布头、卖估衣、卖包子的吆喝声。

制造笑料,抓哏取笑。甲、乙二人,一宾一主,一智一愚,以滑稽口吻互相捧逗,褒贬评论,讽刺嘲谑。曲目主要有《论捧逗》、《找堂会》、《老老年》等。

清末,英敛之《也是集续篇》中就曾提到相声演员是”滑稽传中特别人才”,形象地描绘了”逗”的艺术魅力,说:”该相声者,每一张口,人则捧腹,甚有闻其趣语数年后向人述之,闻者尚笑不可抑,其感动力亦云大矣!”可见,那时候的相声已经把”说”的形式、”逗”的内容、”学”的手段熔于一炉。

经常被认为是唱戏,唱歌。实际上“唱”是指演唱“太平歌词”。太平歌词是相声的本功唱。演唱”发四喜”、”弦子书”、”太平歌词”以及”农家乐”、”算了又算”、”十二月探梅”等以间小调,还有学唱各种戏曲、曲艺,统称之为”柳活”。但天太平歌词才是相声本门的演唱,其它形式的唱可归纳到学,而非唱。

●醒木:来自评书,经常在长篇单口相声中也会用到。

●折扇:在表演过程中可以虚拟为其他物品:刀枪棍棒(《大保镖》)、笔(《杨乃武写状》)、鼓槌(《口吐莲花》)等。

●手绢:可以在化妆时作为道具使用:《学四省》《武松打虎》《捉放曹》

●桌子,传统相声中常用的道具。表演对口相声时为逗哏站在桌外,捧哏站在桌子里边。表演“腿子活”时则以桌子区分前后台和上下场门。

●御子:唱太平歌词时伴奏的乐器,一般是两个竹板。 [7]

在传统上,相声艺人把相声的基本功细分为十三门:

又称“趟子”,为将一段篇幅较长的说词节奏明快地一气道出,似一串珠玉一贯到底,演员事先把词背得熟练拱口,以起到渲染抒情、展示技巧乃至产生笑料的作用。大段连贯且富于节奏性的台词,以《大保镖》和《文章会》为典型,相声行内有“文怕《文章会》,武怕《大保镖》”。

孙少林、赵兰亭、欧宝灿、王树田、张振圻、汤一民、张佩如、曹宝春、夏万福、马金良、来少如、焦立海、丁守义、刘玉凤

冯不异提出:“在曲艺的诸多曲种中,有一种单人演说可笑故事的表演形式,称为单口相声……(单口相声)但求谏果回甘,却不一定那么有头有尾,它的体制不同于短篇的话本、故事、笑话,也不同于对口相声,是一种风格独具的口头文学体裁。”(引自《继承传统,丰富提高》载《曲艺》1986年第5期)。

王行之认为:“把单口相声直接并入中短篇小说这一艺术门类,未必确当,但是,因为它们同属叙事性的艺术形式,从叙事状物、刻画人物等角度看,它们之间不仅有许多相同的地方,单口相声又有不少独到之处。”(引自《小说家的益友或“劲敌”》载《中国曲艺论集》第280页)

李凤琪也曾指出:“单口相声以故事性见长,其中也有偏重说理的,即所谓‘议论型’,这种相声容易空洞、枯燥、很难写,新作中几乎绝迹。”(引自《生动的社会风俗画卷》,刊载于《曲艺》1986年第5期)

看来,专家们比较致地认为单口相声是一种喜剧性的叙事艺术。单口相声就其形式而言不是对话艺术,但是,它与传统的叙事艺术(评书、故事等)相比又产生了许多变异。例如,单口相声在内容上侧重于反映人物之间的对话,并且主要依靠对话构成包袱、塑造形象。由于单口相声创作中包袱的组织要受情节、人物性格的制约,所以单口相声创作的难度很大。故事型的单口相声创作现已近于绝迹;议论型的单口相声则由于在内容与形式之问存在着不易克服的矛盾,而让位于对口相声。

对口相声是从单口相声脱胎而来的,但是它“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其艺术生命绎久不衰。这与它的内容形式之间的和谐有很大关系。简单地说,对口相声的主要内容是对话,它所采用的形式也是对话,二者之间是一种同形、同构的关系。四、对话不仅体现于相声的创作和表演过程中,而且体现于欣赏过程中。相声作为一门舞台艺术(基本如此),它的表演与欣赏在时空上是统一的。相声与其它舞台艺术一样,存在着与观众进行交流的问题。

众所周知,相声是一门最擅长与观众进行交流的艺术,相声演出所产生的剧场效果,往往是其它舞台艺术无法企及的。除了喜剧性内容的原因之外,相声特有的艺术表现形式对话的形式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在叙事艺术中,创作者自信有力量穿透孤立的事件,抓住其“内在的本质”,赋予其因果联接的次序,从而构成故事虚构的情节和历史,并将这些内容灌输给观众。在这里,信息的流动基本上是单向的,观众基本上处于被动接受的地位。

1.2006年12月21日,经过3个多月的公示调查,北京市首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正式对外公布。第一批市级“非遗”名单,相声位列其中。

2.2008年6月7日,国务院关于公布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正式对外公布。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相声”。


相关文章推荐:
Crosstalk | 民间说唱 | 张寿臣 | 马三立 | 侯宝林 | 刘宝瑞 | 马季 | 侯耀文 | 苏文茂 | 郭德纲 | 天桥 | 天津劝业场 | 夫子庙 | 京津冀 | 单口相声 | 对口相声 | 群口相声 | 张寿臣 | 马三立 | 侯宝林 | 刘宝瑞 | 咸丰 | 同治 | 中国广播艺术团 | 天津市 | 天桥 | | 夫子庙 | 口技 | 群活 | 关公战秦琼 | 戏剧与方言 | 扒马褂 | 夜行记 | 买猴 | 帽子工厂 | 对口相声 | 单口相声 | 群口相声 | 相声剧 | crosstalk | 象声 | 口技 | 同治 | 单口相声 | 北京话 | 张三禄 | 八角鼓 | 随缘乐 | 朱绍文 | 祖师爷 | 常宝 | 张寿臣 | 吉鸿昌 | 叙事艺术 | 戏剧艺术 | 单口相声 | 子母哏 | 包袱儿 | 马季 | 语言艺术 | 包袱 | 大独裁者 | 黑郁金香 | 龚云甫 | 朱元璋 | 太平歌词 | 马三立 | 侯宝林 | 刘宝瑞 | 段子 | 马季 | 文化大革命 | 杨振华 | 金炳昶 | 姜昆 | 李文华 | 常宝华 | 常贵田 | 帽子工厂 | 四人帮 | 侯宝林 | 凤毛麟角 | | | 中国中央电视台 | 马季 | 周涛 | 毕福剑 | 郭德纲 | 黄俊英 | 杨达 | 林兆明 | 张悦楷 | 何宝文 | 陈坚雄 | 德云社 | 魏龙豪 | 魏苏 | 吴兆南 | 中国广播公司 | 相声集锦 | 眷村 | 表演工作坊 | 那一夜 | 李立群 | 李国修 | 李立群 | 金士杰 | 陈立华 | 单口相声 | 又一夜,他们说相声 | 冯翊纲 | 赵自强 | 卜学亮 |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 | 倪敏然 | 方芳 | 萧艾 | 冯翊纲 | 宋少卿 | 相声瓦舍 | 黄士伟 | 说唱艺术 | 双簧 | 数来宝 | 快书 | 京韵大鼓 | 梅花大鼓 | 单弦 | 倪敏然 | | 大宅,门都没有 | 第16届金曲奖 | 马来亚 | 冯翔 | 评书 | 一头沉 | 侯宝林 | 夜行记 | 姜昆 | 马季 | 侯耀文 | 京九演义 | 京九铁路 | 传统相声 | 吴文科 | 侯宝林 | 马三立 | 薛宝琨 | 苏德新 | 姜昆 | 老舍 | 曲艺艺术论丛 | 笑的艺术 | 单口相声 | 打灯谜 | 绕口令 | 太平歌词 | 戏剧与方言 | 八扇屏 | 天王庙 | 单口相声 | 宝坻 | 小鱼儿 | 论捧逗 | 太平歌词 | 太平歌词 | 农家 | | 太平歌词 | 醒木 | 单口相声 | 折扇 | 手绢 | 桌子 | 御子 | 太平歌词 | 要钱 | 口技 | 数来宝 | 太平歌词 | 白沙撒字 | 单口相声 | 逗哏 | 捧哏 | 群口 | 怯口 | 倒口 | 柳活 | 贯口 | 开场小唱 | 逗哏 | 捧哏 | 包袱 | 抖包袱 | 包袱 | 柳活 | 腿子活 | 贯口 | 怯口 | 现挂 | 抓哏 | 砸挂 | 垫话 | 入活 | 三翻四抖 | 一头沉 | 子母哏 | 牛群 | 冯巩 | 张三禄 | 朱绍文 | 阿彦涛 | 沈春和 | 朱绍文 | 春长隆 | 冯昆治 | 范长利 | 徐长福 | 沈竹善 | 阿彦涛 | 恩绪 | 高闻奎 | 沈春和 | 魏昆治 | 王有道 | 高闻元 | 裕二福 | 恩绪 | 李德 | 李德祥 | 张德泉 | 华子元 | 广阔泉 | 高玉峰 | 谢芮芝 | 裕德隆 | 徐长福 | 焦德海 | 刘德智 | 冯昆治 | 高德明 | 吉坪三 | 高德光 | 高德亮 | 春长隆 | 马德禄 | 高闻元 | 李万兴 | 张杰尧 | 韩子康 | 范长利 | 周德山 | 郭瑞林 | 李瑞丰 | 张德俊 | 魏昆治 | 沈竹善 | 冯振声 | 范瑞亭 | 裕德隆 | 王兆麟 | 陶湘如 | 李少卿 | 张云武 | 李德 | 马桂元 | 焦德海 | 张寿臣 | 李寿增 | 于俊波 | 常连安 | 朱阔泉 | 汤金澄 | 于江 | 卢德俊 | 赵霭如 | 陈雨亭 | 金钰堂 | 何玉清 | 周德山 | 马三立 | 寿华 | 马德禄 | 高寿亭 | 高桂清 | 尹寿山 | 郭荣起 | 范瑞亭 | 焦寿海 | 郭瑞林 | 侯一尘 | 陶湘九 | 马四立 | 李瑞丰 | 李德祥 | 吉坪三 | 秦醒民 | 刘德智 | 郭启儒 | 张春奎 | 冯振声 | 杨海荃 | 张杰尧 | 袁松麒 | 刘松江 | 韩子康 | 薛永年 | 马良臣 | 高德明 | 于佑福 | 朱凤山 | 高德亮 | 高凤山 | 张寿臣 | 常宝 | 刘宝瑞 | 康立本 | 冯立樟 | 朱相臣 | 袁佩楼 | 穆祥林 | 于世德 | 戴少甫 | 佟大方 | 焦寿海 | 赵佩茹 | 刘奎珍 | 李洁尘 | 耿宝林 | 李润杰 | 张立林 | 张宝珠 | 孙少林 | 王树田 | 张振圻 | 马金良 | 刘玉凤 | 马三立 | 阎笑儒 | 班德贵 | 连笑昆 | 常宝华 | 高笑临 | 于宝林 | 常连安 | 高元钧 | 范志强 | 冯宝华 | 朱阔泉 | 侯宝林 | 王宝童 | 马志明 | 常宝霖 | 赵春田 | 马敬伯 | 张世芳 | 赵霭如 | 王长友 | 孙宝才 | 罗荣寿 | 张喜林 | 张善曾 | 白全福 | 郭全宝 | 孙玉奎 | 冯立铎 | 史文翰 | 汤金澄 | 郭启儒 | 全常保 | 于连仲 | 齐信英 | 李宝璋 | 王世臣 | 郭荣起 | 杨少华 | 谢天顺 | 张庆森 | 于春明 | 陈涌泉 | 王春和 | 陶湘九 | 郭宝珊 | 张兴华 | 孙少臣 | 王本林 | 师世元 | 张春生 | 回婉华 | 马子恒 | 杨金声 | 周印金 | 汤艳杰 | 胡仲仁 | 绪得贵 | 高飞 | 陈尚忠 | 林茂 | 陈冠义 | 邓世杰 | 高凤山 | 石富宽 | 李学贵 | 崔琦 | 来宝刚 | 赵佩茹 | 李伯祥 | 高英培 | 王祥林 | 马志存 | 徐德奎 | 任鸣 | 张奎清 | 张义勤 | 侯耀文 | 许秀林 | 董铁良 | 张文甫 | 孙士达 | 常宝 | 李伯仁 | 苏文茂 | 赵心敏 | 王伯荣 | 姜宝林 | 丁玉鹏 | 韩秀英 | 康松广 | 臧鸿 | 赵亮 | 刘宝瑞 | 寇庚儒 | 邢文召 | 殷文硕 | 王文林 | 刘兵 | 侯宝林 | 贾振良 | 黄铁良 | 杨紫阳 | 马季 | 胡必达 | 殷培田 | 贾冀光 | 丁广泉 | 康达夫 | 李如刚 | 于世猷 | 郝爱民 | 师胜杰 | 丁文元 | 刘文亨 | 刘文贞 | 李文芳 | 刘文步 | 潘庆武 | 孙福海 | 孙宝才 | 孙星海 | 赵连升 | 王长林 | 王学义 | 王世勇 | 常宝霖 | 王庆新 | 张洪刚 | 张树茂 | 李国盛 | 马维福 | 金文和 | 余文光 | 贾世泉 | 陈涌泉 | 方伯华 | 左春来 | 王文喜 | 李文山 | 李鸣歧 | 孟祥光 | 李文成 | 郑小山 | 王小生 | 张兴海 | 王文玉 | 佟守本 | 于宝林 | 陈鸣志 | 邓继增 | 李勇 | 佟有为 | 马树春 | 赵恒 | 宫兰欣 | 武魁海 | 魏文华 | 魏文亮 | 张文霞 | 王佩元 | 郑福山 | 李金宽 | 连笑昆 | 王雅福 | 杨志刚 | 王吉祥 | 张志宽 | 崔长武 | 张文琪 | 张建忠 | 宋文俊 | 侯长喜 | 赵广山 | 王文奇 | 刘威 | 刘颖 | 郑文喜 | 郭文寿 | 叶文杰 | 郭淑华 | 刘万山 | 高秀琴 | 刘加柯 | 张千 | 李凤鸣 | 郭全宝 | 陈宝泰 | 佟大方 | 张文顺 | 马洪信 | 董长禄 | 刘长声 | 康桂生 | 王树田 | 史文惠 | 郭文超 | 黄文祥 | 万文英 | 牛群 | 包长春 | 孟文辉 | 张存珠 | 郑文昆 | 马六甲 | 吕少明 | 李国先 | 曹庆波 | 孙小林 | 马志明 | 黄族民 | 卢福来 | 于克志 | 张学彦 | 刘流 | 刘杰 | 李润杰 | 王印权 | 高笑临 | 朱文先 | 杨文峰 | 吴新安 | 吴棣 | 孙少臣 | 张志强 | 牛振华 | 赵连功 | 陈国华 | 石小杰 | 苏连生 | 陈文 | 文丰 | 于世德 | 白英杰 | 叶立中 | 曹俊清 | 黄文忠 | 施文琳 | 陈连仲 | 曹金星 | 杨少华 | 朱永义 | 张永久 | 张善曾 | 李凤山 | 关自仁 | 王文杰 | 赵文启 | 王文元 | 肖国光 | 王文豪 | 李兴国 | 纪元 | 张广发 | 孙国伟 | 金珠 | 绪得贵 | 刘庆福 | 赵小林 | 张宏 | 华士泉 | 欧光慈 | 石富宽 | 于谦 | 孙越 | 侯震 | 马季 | 姜昆 | 赵炎 | 刘伟 | 冯巩 | 笑林 | 王谦祥 | 韩兰成 | 黄志强 | 黄宏 | 尹卓林 | 姚新光 | 赵龙军 | 邢瑛瑛 | 刘立新 | 侯冠男 | 王长林 | 于海伦 | 李立山 | 杨进明 | 王林 | 姜宝林 | 李志强 | 赵振铎 | 李金斗 | 魏文亮 | 李相友 | 罗峰 | 刘文亨 | 马云路 | 刘文步 | 李明刚 | 苏文茂 | 刘俊杰 | 李艺 | 刘全刚 | 巩汉林 | 魏真柏 | 朱琦 | 卡尔罗 | 周伟 | 张文甫 | 丁广泉 | 连春建 | 郝莲露 | 常亮 | 李佳骏 | 李霁霞 | 金文和 | 郭伦 | 孙继忠 | 唐逗 | 李文成 | 郭文歧 | 王少林 | 刘洪江 | 韩笑 | 王学义 | 李中华 | 段军 | 丁玉鹏 | 罗健 | 贾世泉 | 李伟 | 王平 | 刘科 | 孙世达 | 王传林 | 马腾翔 | 张德起 | 高峰 | 周洪儒 | 殷培田 | 蒋明孝 | 李铎 | 李伯祥 | 郑健 | 戴志诚 | 刘毛毛 | 高玉林 | 孙承林 | 孙强 | 李松岩 | 吴健 | 赵保乐 | 李嘉存 | 韩翔 | 朱强 | 吴金富 | 孙小林 | 张新东 | 张战波 | 刘延超 | 陈亮 | 朱峰 | 吴劲松 | 王金泉 | 王立 | 姜超 | 李磊 | 于松北 | 王昊东 | 王宏 | 刘亚津 | 刘金瑞 | 陈治华 | 王印权 | 叶景林 | 李刚 | 刘廷凯 | 金幼峰 | 陈树桐 | 张大礼 | 李伟建 | 甄奇 | 侯冠群 | 侯耀文 | 贾伦 | 牛成志 | 单联丽 | 王荃 | 高玉庆 | 李炳杰 | 陈寒柏 | 李福盛 | 郭秋林 | 刘际 | 奇志 | 姜桂成 | 刘捷 | 王玉 | 郭晓小 | 郭德纲 | 刘岩 | 康达夫 | 张新华 | 朱军 | 钱麟 | 师胜杰 | 刘彤 | 邹德江 | 王敏 | 王刚 | 侯军 | 刘伟 | 王海 | 何树成 | 李菁 | 杨志刚 | 徐永刚 | 夏景华 | 刘建平 | 张文顺 | 张德武 | 邓德勇 | 相声八德 | 裕德隆 | 李德 | 万人迷 | 张德泉 | 张麻子 | 马德禄 | 周德山 | 周蛤蟆 | 焦德海 | 刘德智 | 李德祥 | 张寿臣 | 常连安 | 马三立 | 郭荣起 | 朱阔泉 | 侯宝林 | 刘宝瑞 | 常宝 | 张永熙 | 郭全宝 | 王凤山 | 常宝霆 | 马志明 | 尹笑声 | 杨少华 | 杨少奎 | 杨宝璋 | 苏文茂 | 李伯祥 | 高英培 | 马季 | 赵振铎 | 侯耀文 | 石富宽 | 唐杰忠 | 杜国芝 | 师胜杰 | 范振钰 | 牛群 | 李立山 | 刘洪沂 | 张文顺 | 孙小林 | 郭德纲 | 姜昆 | 李金斗 | 冯巩 | 于谦 | 高峰 | 孙越 | 赵炎 | 刘伟 | 笑林 | 李增瑞 | 赵伟洲 | 奇志 | 陈寒柏 | 李伟健 | 唐逗 | 尹卓林 | 高晓攀 | 李丁 | 董建春 | 李寅飞 | 岳云鹏 | 唐爱国 | 大兵 | 周炜 | 李伟健 | 武宾 | 赵卫国 | 常艺博 | 李鸣宇 | 尤宪超 | 马菁原 | 牛晨曦 | 刘增锴 | 朱德刚 | 刘越逖 | 樊光耀 | 谢小玲 | 侯冠群 | 郎祖筠 | 刘尔金 | 姬天语 | 宋少卿 | 大保镖 | 开粥厂 | 山东斗法 | 地理图 | 黄鹤楼 | 扒马褂 | 论捧逗 | 八大改行 | 酒令 | 绕口令 | 连升三级 | 批三国 | 当行论 | 化蜡扦 | 三近视 | 假行家 | 丢驴吃药 | 小神仙 | 夸住宅 | 找堂会 | 金刚腿 | 报菜名 | 老老年 | 卖布头 | 杨树标 | 日遭三险 | 康熙私访 | 八大吉祥 | 白事会 | 纪晓岚 | 百兽图 | 八扇屏 | 贼说话 | 黄半仙 | 数来宝 | 枪毙刘汉臣 | 怯算命 | 梁祝 | 关公战秦琼 | 法门寺 | 渭水河 | 大力丸 | 白蛇传 | 打电话 | 白宗巍坠楼 | 杨乃武写状 | 珍珠翡翠白玉汤 | 九头案 | 买猴 | 夜行记 | 八十一层楼 | 钓鱼 | 训徒 | 三棒鼓 | 规矩套子 | 万吨水压机 | 开场小唱 | 我是文学家 | 宽打窄用 | 我是科学家 | 买佛龛 | 五官争功 | 我要上春晚 | 最差先生 | 虎口遐想 | 我要反三俗 | 服务态度 | 小偷公司 | 我要闹绯闻 | 我是黑社会 | 武松打虎 | 我这一辈子 | 我要恋爱 | 我的奋斗史 | 戏迷 | 你要锻炼 | 不宜动土 | 串调 | 笑的研究 | 我要幸福 | 坐享其成 | 真真假假 | 虎年谈虎 | 你这半辈子 | 夜行记 | 巧对影联 | 戏剧与方言 | 一贯道 | 求全责备 | 点子公司 | 肉烂在锅里 | 办晚会 | 婚姻与迷信 | 打百分 | 似曾相识的人 | 男朋友女朋友 | 我要旅游 | 我的大学生活 | 我要读书 | 两个人的世界 | 我要奋斗 | 口头文学 | 王行之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