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侠客行(金庸创作长篇武侠小说)

《侠客行》是当代作家金庸创作的长篇武侠小说,1965年首次连载于《东南亚周刊》。

《侠客行》主要叙述一个懵懂少年石破天的江湖经历。该书有许多耐人寻思之处,潜隐着许多“玄机”,体现着金庸对于人生、人性、生命和宇宙的新的体验。 [1]

一向平静祥和的小市镇侯监集上,忽然来了二百多名杀人不眨眼的强盗。镇上乡亲们都熟悉的卖饼老者王老汉,却被赶来的金刀寨强人指称为“吴道通”,他平日里用来烤烧饼的铁钳,竟然是一对判官笔所合成。以一身惊人武功与来者搏斗,身受重伤,没有了呼吸。一名十二三岁少年乞丐因饥饿过甚,在众人打斗后的瓦砾堆中捡拾了吴道通所烤的一只烧饼,而这只烧饼里,却正藏着金刀寨强人苦苦寻找、吴道通拼死保护的一块玄铁令。方才似乎已然死去的吴道通此时忽然“复活”,摸索着一个个被强盗们抛撤的遍地都是的烧饼,但终于伤重而亡。

江南玄素庄黑自双剑石清、闵柔夫妇分别骑“乌云盖雪”的黑马和“墨蹄玉兔”的白马现身侯监集,见吴道通已然毙命,遂追上了离去不久的金刀寨周牧等人,并从周牧身上搜出他自吴道通身上找到的一个包裹。而此时金刀寨寨主安奉日率人前来,一番力斗,双方皆因周牧所得之物仅为三只铜板而失望而归。石清夫妇不甘心,重回侯监集,细细搜查吴道通,仍未有所获。闵柔看到吓昏才苏醒的小丐,心生怜意,送给他一锭银子而去。小丐吃饼,却差点被饼里所藏的一块黑铁崩坏牙齿,这正是众人苦苦追寻的宝物玄铁令。于是小丐被刚刚赶来的雪山派及再次前来的金刀寨以及石清夫妇等一干好手团团围住,纷纷将手伸向乞丐,向其索要宝物。玄铁令主人谢烟客忽然现身,一招“弹指神通”击退众人,收回此令。但他早年曾发下毒誓,须满足持令者一个要求,江湖人士拼命寻访此令,也正是要有求于谢烟客。谢烟客怕有人借小丐要挟于他,遂携小丐匆匆离开。而石清夫妇本与雪山派众弟子兄弟相称,更将儿子石中玉送往雪山派凌霄城威德先生白自在门下,拜其大弟子风火神龙封万里为师学艺,但此时却遭冷眼詈骂。雪山派弟子告诉夫妇两人,原来石中玉涉嫌强奸白自在孙女未遂,却致其跳崖自杀,封万里为师父责怪,被砍下右臂,雪山派弟子下山追缉并欲捉拿石清夫妇上山问罪,又被江湖奇人“一日不过三”丁不三杀死两名弟子。而石清夫妇却欲亲自捉拿儿子上山请罪,并留下两人宝剑为证。谢烟客携小丐化装成官差,强抢两剑,致使雪山派弟子误以为石清设计抢回。谢烟客怕有人指使小丐,厉声询问,得知小丐并无父亲,仅与妈妈及小狗“阿黄”僻居荒山,大字不识,不谙世事,还被妈妈呼为“狗杂种”。

某日妈妈突然失踪,小丐遂带“阿黄”四处寻找,自己从山上掉落而与小狗亦走失。谢烟客欲令小丐求已一件小事了了自己所发毒誓,但少年却从来不会求人,不管谢烟客如何用计,总不肯开口相求。此时也绝不肯求他。途中少年见白鲸岛大悲老人受长乐帮围攻,遂仗义相救,大悲老人感其侠义,临死之前赠其一套载有武功的泥人。到摩天崖,谢烟客传授他两种极阴、极阳的内功,欲让他走火入魔而死,以绝后患。经过数年勤学苦练,少年果然体内阴阳交战,即将走火入魔。危急关头,长乐帮上得摩天崖来寻找帮主,帮中医道高手贝海石助他暂脱走火入魔之险,随后将少年劫回帮中,称说少年名石破天,乃是其帮主,更在欲杀帮主报仇的展飞奋力一击之下,无意间打通了经脉,成就其阴阳合一之无上内功。而大悲老人所赠泥人的内里更藏着木偶,载有更高深的武功少林神技“罗汉伏魔神功”。而“一日不过三”丁不三的孙女丁趟却将其误为真正帮主,因其与真正帮主交好半年,并且其在真正帮主肩头咬下的伤痕,也在石破天肩头找到,遂不听石破天辩白,在爷爷丁不三的安排下,两人同拜了天地,结为夫妻。但尚未及同房,雪山派又来总舵拜访,白自在之子白万剑亲自出马,要捉回犯下滔天罪恶的石中玉。贝海石等人前来请帮主回总舵处理,丁踏爷孙亦跟随同往。

两派相见时,石破天矢口否认自己就是在雪山派犯下死罪的石中玉,但腿上却又带有石中玉之剑伤,众人遂坚信其正是石中玉。白万剑冒险一击,一招擒住石破天,虽失陷了其余师弟妹,但仍将石破天劫出长乐帮。而黑白双剑石清、闵柔夫妇赶来,也将眼前少年视作自己儿子石中玉,并欲阻止白万剑带其上雪山派凌霄阁清理门户。对剑中石破天被丁不三爷孙救出,而又因不会武功而被丁不三目为“白痴”,要杀他以免为丁家丢脸。丁玛为救其性命,设计将其扔到另一艘船上,石破天却又意外遇到丁不三之弟丁不四以及雪山派祖师白自在之妻史小翠及其孙女阿绣,史小翠因为当年石中玉奸污孙女未遂之事,与丈夫反目成仇,离家出走,并自立金乌派,创立了专克雪山剑法的金乌刀法。

在一座小岛之上,小翠将石破天收为金乌派开山大弟子,并为其取名为史亿刀。自万剑率雪山派弟子追至岛上,却与同上岛来的丁不三、丁不四兄弟两人斗在一处。危急之际,练习金乌刀法初有小成的石破天与白万剑合力斗败了丁氏兄弟,与阿绣两情相悦。而贝海石等长乐帮众也知道此石破天并非真正帮主石破天,但此时侠客岛上的赏善罚恶令发到长乐帮,接至此令者,必须到侠客岛,为善受奖,为恶受罚。真正帮主既找不到,又因两人实在太过相像,故意将错就错,目的就是为长乐帮消灾。石破天先在无意之中与人见人怕的赏善罚恶使相交,喝下两人借以练习内功的药酒。虽在常人而言,两种药酒一阴一阳,非有高深内功不可抵挡,而石破天学得“罗汉伏魔神功”,正擅将阴阳合和,从而使他功力又是猛增,并提议与二位赏善罚恶使结为兄弟,又跟随他们前往铁叉帮发令,并在二使药酒发作之际,出手相助,救了二使性命。二使不欲与其多有交涉,弃其而去。石破天独自信步来到上清观,见到石清、闵柔夫妇,正赶来上清观,欲替掌门师兄天虚道长接下赏善罚恶令。原来凡是接下此令的江湖人士,无论武功多么高强,上得侠客岛去,都是有去无回。天虚不肯让夫妇两人替自己送命,而石破天则为帮过自己的闵柔取得令牌,无意间以毒掌伤了两位道长,上清观误以为石清夫妇设计而为,追来寻仇。石破天凭其高深内功,仅以单手就击败天虚等人,更因其臀后印迹,与石清夫妇以父母儿子相认,而对石破天浑然不知自己身世之事,只认定是他从凌霄城中出来之后生了一场重病失忆所致。但在长乐帮总部,赏善罚恶揭出真正帮主石中玉,更借其口揭出一切皆为贝海石安排,利用石破天与石中玉之外貌酷似,又在其身上做出种种伤痕而致。但为挽救长乐帮帮众的性命,石破天还是以帮主的身份接了侠客岛的赏善罚恶令,石中玉则被父母带往雪山派受审。在丁趟的授意安排下,石破天化装为石中玉,替他去了凌霄城。

此时雪山派中忽起哗变,石破天凭借自己的盖世神功消解了一场因自自在狂妄自大而引起的门户之灾,其与阿绣的恋情也得到白自在夫妇及白万剑的首肯。白自在因自己发疯作乱而觉有愧于家人和雪山派,甘愿往侠客岛。石破天也如约前往。在岛上,众人终于明白三十年来诸多武林高手前往侠客岛而一去不返之真相:原来岛上一山洞内石壁上刻着李白所作五言古诗《侠客行》,而全诗每句都隐含一项绝顶神功。侠客岛龙、木二岛主以赏善罚恶令从中土逼请来众多武林高手,只为一起参详神功,其所屠灭之帮派会众,其实皆为可杀之徒。但入岛参详神功的众人却都拘于诗句的解读,见仁见智,歧见杂出,始终无人能够破解,而又皆为神功之神妙所吸引,再不肯离开山洞。石破天因不识一字,满眼望去,只见到石壁上所刻画之文字之形状,诗句图形,在他眼中只是导引内息流动或剑势走向的指示,最后一座山洞的蝌蚪文字更是打通内息,融会贯通剑法、轻功、内功等高深武功的关键。当他从头至尾看完一遍,竟于不知不觉间练成这项神功,成就了武林中第一人,也破解了侠客岛的天大谜团。岛上群雄也得以回归故土。而回归当天,石破天还凭借刚习得的高深武功救下了立誓为自自在和他跳海的史小翠及阿绣。石清夫妇从丁不四处知晓了他们苦苦追寻的杀子仇人梅芳姑所居之地,随即往寻。石破天等人也随同前往。到得梅芳姑所居之地.石破天赫然发现这里正是他小时候所住之荒山,更得以重见“妈妈”和小狗“阿黄”。原来他“妈妈”正是梅芳姑,是丁不四与其情人所生的女儿,当年曾深爱石清,却又因石清更爱闵柔而因爱生恨,以至于自毁容貌,又抢夺石清夫妇的幼子石坚,数日后送回一具孩童尸首,使石清夫妇认定幼子为其所害而数十年来始终欲寻其报仇。

在石清当众表白对于妻子的爱意之后,梅芳姑自尽而亡,死后却显示她仍是处子之身,那么石破天不是她的孩子已是无疑,但是否就是石坚,则已然没有人能够明白地说出来了。 [2]

1965年,当《天龙八部》还在《明报》连载时,《侠客行》就已开始在《明报》每周赠送的《东南亚周刊》上连载。1977年7月该书修订完稿,金庸写了该书的后记。 [1]

这部小说的书名是由诗人李白的同名古言诗而来,小说的内容也与那首诗作密切相关;不过,小说的情节并非是对李白诗作的演绎和注释,而是对这一诗作作了出人意料的安排。 [5]

石破天(狗杂种)

书中主人公。他原是流落侯监集的一名小乞丐,因为饿极捡起一块烧饼吃却吃出来武林人人渴望的玄铁令,他命在旦夕又被谢烟客救走并且教他纯阴纯阳的武功法门想置他于死地。当他又一次濒临生死关头时,意外地被长乐帮众救回,并帮他治好内伤而且成就了他至高无上的内功。石破天被误认成石中玉,接连遭到雪山派的追杀,由于丁的错认使他险遭丁不三之手,然后学会了丁的“一十八路擒拿手”、丁不四的武功、雪山派剑法、玄素庄石清夫妇的武功、史婆婆的“金乌刀法”,一跃成为武林顶尖高手。他为了帮助长乐帮消除灾祸,毅然接了赏善罚恶令,帮助雪山派平息内乱,为了丁甘愿替石中玉顶罪,他的侠义使他与赏善罚恶二使结为兄弟。他随从中土武林人士到了侠客岛后,由于目不识丁,倒学会了四十年来没有人能参透的武林秘笈,练成了绝世神功。当他从侠客岛回到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后,“妈妈”梅芳姑的去世使得他的身世成为一个永远的谜。 [1]

阿绣

白自在和史婆婆的孙女,白万剑之女,石破天之未婚妻子。她有一张瓜子脸,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长得清丽文秀,善使“雪山剑法”。她娇羞、温柔、腼腆,对人恭谨友善。她初次与石破天的目光相接时,便登时羞得满脸通红。她对石破天痴情一片,目光中总流露出关切之情,这给了石破天莫大的鼓舞。她欣赏他的善良真诚、处事得体、情深义重,因此在石破天去侠客岛时,立下誓言,如果三月初八他还没有回来,她便要随奶奶投海自尽。她以心性识人,虽然石破天与石中玉的相貌酷似,但她仍坚决相信,石破天不是石中玉。 [1]

“丁”有丁丁当当,声东击西之意。丁不三的孙女,石中玉的情人,石破天拜过堂的妻子。她是一个处于正邪之间的女子。她十七八岁,有一张清丽白嫩的脸庞,一双清澈的眼睛,身穿淡绿衫子,秀丽美艳,腰间有一柄柳叶刀。她使丁家祖传的五套一十八路擒拿法。她大胆俏皮,但对丁不三却十分害怕,怕他杀了石破天。她叫石破天“傻子白痴”,引丁不三上当,让他自称是“聪明白痴”。她喜欢年少英俊、轻薄浮浪、叫她丁丁当当的石中玉,不喜欢善良诚实的石破天。 [1]

石中玉

他的名字有华而不实之意。石清和闵柔之子。十八九岁,脸色较白,眉毛较细,长相俊美文秀。曾是雪山派弟子,后又做了长乐帮帮主。当年,石清送他赴雪山派学艺,他在短短两三年内,便领悟到了雪山派武功的精要,封万里、白自在都对他甚为得意。石中玉少年时便是个人物,连师门白自在掌门的嫡亲孙女阿绣都敢轻薄。他倨傲无礼、残忍好杀,又轻薄浮浪、千伶百俐。石中玉当了帮主后作威作福,作践良家妇女,无恶不作。 [1]

史婆婆

闺名史小翠,白自在的妻子,白万剑的母亲,阿绣的奶奶,石破天的师父。她创制了克制“雪山剑法”的“金乌刀法”。她年轻时曾貌美如花,她父母看中了白自在的名望,便将她许配给了这个雪山派掌门人。她在成婚之初,常与丈夫拌嘴,说她自己应嫁给丁不四。但当她和阿绣练功走火入魔落入丁不四手里时,她却坚守贞节,拒不前往旧情人丁不四的碧螺岛上去,实在逃不过,宁可跳到河里去。史小翠一共跳过两次河,一次是表示决不与旧情人有什么瓜葛,第二次是表示对丈夫忠贞不贰。第一次是自爱,不肯玷污了自己的名誉,第二次是爱人,爱自己的丈夫。她虽对丈夫时有不满,但在内心深处还是只爱他一个。 [1]

白万剑

外号“气寒西北”。他与“风火神龙”封万里合称“雪山双杰”。雪山派长门弟子的首领,白自在与史小翠之子,阿绣之父。他身材甚高。四十二三岁年纪,气宇轩昂,英姿飒爽。他的剑法高出了同辈,出招之迅、变化之精、内力之厚、法度之谨均是第一流的高手风范,其父对自己的武功也很得意,便为他取名为“白万剑”。 [1]

白自在

凌霄城城主,雪山派掌门人,史婆婆的丈夫,白万剑的父亲,阿绣的爷爷。人称“威德先生”。自在,有不受拘束之意。他的自在在众生就是劫难。“威德”二字是在标榜自己,体现了他的自命不凡。他白发萧然,身材高大,眼光耀如闪电,威猛无俦,如天神一般。生平得意绝技是“神倒鬼跌三连环”。他死要面子,狂妄自大。雪山派的内力法门本来平常无奇,白自在本人却因巧服异物,内力大增,但他对此事却始终秘而不宣。众师弟的武功始终差他一大截,并对他有怨恨之心。他自高自大,目无一切,惟我独尊,还一定要杀掉不给他拍马屁的人,以此来树立至高无上的权威。 [1]

贝海石

长乐帮军师。外号“着手回春”、 “贝大夫”,“着手回春”比“妙手回春”高,说明他手段高明。“海石”二字又有高深莫测之意,说明他深谙世故。是一老者,脸色苍白,口前有短髭,说话有气无力,便似身患重病的模样。最得意的绝技是“五行六合掌”。内力精湛,只因中年时受了内伤,身上常带三分病,此后久病成医,也就有了“贝大夫”的外号。他深谙世故,在白万剑等人来到长乐帮时他将石破天从丁趟那里带回。他不愿回答范一飞的问题,便反客为主,抓住了武林中人爱面子这一点,说石中玉接任帮主乃是司徒横慧眼识英才。 [1]

丁不三

外号“一日不过三”,自称一日之中最多杀三人。六合人氏。有个哥哥叫丁不二,有个弟弟叫丁不四,有个孙女叫丁。他须发皓然,眉开眼笑,但目光中总有一股凶狠之意,脚穿白布袜子、绣有寿字的双梁紫缎面鞋子,使丁家的擒拿手。当石破天与丁趟正在船上饮酒时,大怒之下欲要杀了石破天,没想到石破天内功高深莫测,大出意料,而且石破天见他并不惧怕,当下欢喜,便力促石破天与他孙女成亲。 [1]

丁不四

外号“一日不过四”,自称一日之中最多杀四人。六合人氏,隐居碧螺山。有两个哥哥,丁不二、丁不三。他的相貌与丁不三有几分相似,服饰也差不多,腰间缠着一条黄光灿然的九节软鞭,他善使诸般拳法掌法、“金龙鞭法”。他一一出场就以老耄之身,缠着史小翠不放,显示了他缠磨旧情人的一片痴心,赢得人们的同情。但后来读者才知道他又是梅文馨的昔日情人,还有一私生女梅芳姑。 [1]

梅芳姑

丁不四与梅文馨的私生女。三十九岁。自幼随母学艺,后隐居于豫西卢氏县东熊耳山之枯草岭。二十年前,她相貌很美,武功兼修丁、梅二家之所长,武功了得,且会做诗填词,善于女红、烹饪,不仅样样比闵柔强,也比石清强。她处处要强,如此一个美女、才女加淑女,看上了石清,石清也承认闵师妹不如她美,却偏偏不敢喜欢。梅芳姑得不到石清的爱,心里愤愤不平,由忿生怒,积怒成怨,她对石清的感情由爱变恨。她要杀了闵柔与两个孩子,石清忙着救闵柔,便没能阻止她将儿子抢走,后送回一具婴儿尸身。 [1]

“我是谁”的疑问和“机关算尽太聪明”的隐喻,可以说是《侠客行》的真正旨归,也是它的全部精华所在。 [6]

小说创造了石破天这个奇异的人物形象,长乐帮为挡“铜牌之难。而奉一少年石破天为其帮主,此事或不足为奇。然在石破天逃遁之后又寻找到一位与之十分相似的少年来冒名顶替,乃至于使其情人、仇家、父母都无法辨认,这就奇也怪哉。这是小说的最为表面的一个层次:故事或传奇层次。再则,小说中的主人公,可算是一位少有的奇人,他连“我是谁”也弄不清楚,被母亲其实未必是他的真母亲称之为“狗杂种”,被谢烟客称之为。小叫花”,被用海石等人称为石破天,被阿绣称为“大粽子”,被史小翠取名为史亿刀”,然而所有的这些名字,显然都并非他的真正的名字。或许,他乃是石清、阂栗的次予当年被梅芳姑抢去,但并未弄死石中坚,亦即是石中玉之胞弟了,难怪他与石中玉如此相像。但此事确实与否,尚不得而知。少年一直糊涂,但并不愚笨,冒名顶替之苦,可想而知。

侠客岛得名于岛上有一排洞窟,窟中刻着李白之诗《侠客行》。其中包藏了一套绝世的神功。而这《侠客行》的武功,果然是一种极为独特的“奇功”:多少武林高手,才智之士如少林寺妙谛方丈,武当山愚茶道长等英才,加之如神人一般的龙、木两位岛主,寓数百人之智与数十半之功都不能“破译”。却恰恰被一位目不识丁的少年早一举破解并练成神功。其实在人类求知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各种牵强附会的注释往往会损害原著的本意,反而造成严重的人为的障碍。如佛教大乘般若经以及龙树的中观之学,都极力破斥烦琐的名相戏论,认为各种知识见解,徒然令修学者心中产生虚妄念头,有碍见道,因此强调“无著”、“无住”、“无作”、“无愿”。《金刚经》云:“凡有所相,皆是虚妄”,“法尚应含,何况非法”,“看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如此等等都是这个意思。而这个意思,则可说是此《侠客行》的最深层的“意思”了。

总之,从《侠客行》书名着手,亦可把握这部小说的“玄妙”之处。一层是“侠客岛之行”,这是全书的故事梗概;再进一层则是“侠客行武学”,这便是书中的“内核”了。一来是若无侠客行为的武学,侠客岛也就不复存在,小说中的侠客之行的故事也就不复存在了。二来此侠客岛之行,其目的及其寓意也尽在有关“侠客行”武学的寓言之中。更深的一层是最深的一层或者可谓“返朴归真”“侠客之行”,亦即叙述一位无知的少年,如何成为一位真正的侠客,这不仅只是说他的武艺高强或奇遇迭至,而是说他心性仁厚,无私无我,大智大愚,为真正的至高无尚的“侠客”的典范与楷模,其他侠客或多或少地总有藏和或做作之处。而此中少年则完全是至性至情,人所不及。此小说主人公的人生经历与遭遇,可谓是极其不幸、苦不堪言的。然而幸与不幸、乃至苦与不苦,全然有乎一心之辨,如此少年并不以一己之苦为苦、一己之幸为幸,实为至人至侠。这样的人物,既可以从具体的形象与性格中去观照,同时也可作其抽象与象征的意义上去把握。书中少年是一位真正的典范的侠;他所经历的人生道路与历程,亦正是真正的侠客之路以及“侠客之行”。 [7]

叙事

金庸的这部小说创作改变了过去的习惯叙事模式:历史背景江湖传奇人生故事,而是以江湖传奇人生故事人性寓言为新的结构模式。这样,不仅在意义的层面上达到哲学的深度,而且在技艺的层面上又保证艺术的完整。 [1]

描写

此书一反金庸大部分作品的路子,既无明确的时代背景,也没有宏大的场面,写爱情也只是浮光掠影,除了石破天之外,人物描写也只是点到即止。 [6]

悬念

《侠客行》的结尾,主人公石破天在他的养母梅芳姑自杀后,再也无人知道他的身世秘密,从而不知道“我是谁?”小说的最后一章的题目便叫“我是谁?”

《侠客行》中的《“我是谁?”》的结局也是具有深刻意义的。第一层,是故事本身的逻辑结果,即梅芳姑死后,确实不知谁是主人公的父母了。第二层,读者大约隐隐能猜到,他是石清与闵柔的儿子,但却没有任何靠得住的证明,永远只能是猜测而已。进而,主人公自始至终都没个正式的名字,他的所有的称呼都是冒名的,而他的所有的“身份”都是他人的“替身”(包括在梅芳姑家里,他也是梅芳姑心目中的某个人的替身,所以她称他为“狗杂种”)。 [8]

碧针清掌:谢烟客在隐居摩天崖的数年中新创的一路掌法,曾花了好几个月的功夫将这路掌法直练得出神人化,无懈可击。

丁不三的擒拿手:丁不三的五套一十八路擒拿手,变化繁复,着实厉害。它包括“勾”、“带”、“锁”、“拿”、“戳”、“击”、“劈”、“拗”等手法。具体有“黑煞掌”、“风尾手”、“鹤翔手”、“龙腾爪”、“虎爪手”、“夜叉锁喉”、“玉女拈针”、“白鹤手”、“九连环”等招数,其中“黑煞掌”是丁家祖传,着实厉害,伤人后会留下黑色的手掌印,“九连环”环中套式,共有九变。

丁不四的拳法:丁不四独创的武功,甚是厉害。包括“渴马奔泉”、“粉蝶翻色”、“横扫千军”、“和风细雨”、“钟鼓齐鸣”、“春云乍展”等招数。

丁不四的掌法:包括“逆水行舟”、 “奇峰突起”、“或左或右”、“天王托塔”、“黑云满天”等招数。丁不四的武功虚中套实、实中套虚,变幻无常。丁不四曾用此掌法与石破天拆招.被打得头昏眼花,牙齿跌落。若是在大椎穴上击一掌,便是不死也得重伤。

金乌刀法:史婆婆针对“雪山剑法”而创。按史婆婆的说法,金鸟就是太阳,太阳一出雪就融化了,史婆婆是想打败狂妄自大的白自在。“金乌刀法”比“雪山剑法”多一招,包括“开门揖盗”、“梅雪逢夏”、“踏雪寻梅”、“长者折枝”、“汉将当关”、“赤日金鼓”、“赤焰暴长”、“千钧压驼”、“大海沉沙”、“赤日炎炎”、“鲍鱼之肆”等二十三招。

控鹤功:大悲老人所使用的武功之一。当年大悲老人和谢烟客在北邙山比武时用的正是这套功夫。

罗汉伏魔神功: 一少林前辈神僧独创的一套神功。它集佛家内功之大成,深奥精微至极。

梅花拳:梅文馨家传武功。

梅氏剑法:梅文馨为对付丁不四而新创的一路剑法。

上清观的擒拿法:主要体现在勾、拿、弹、抓。

上清剑法:上清观的武功。“上清剑法”共一十三招,施展出来,直如星丸跳掷,火光飞溅,迅捷无比。包括“朝拜金顶”、“顺流而下”、“左右逢源”等招数。

神倒鬼跌三连环:白自在生平的得意绝技。包括三招:一揪、一抓、一绊。

无妄神功:史小翠(史婆婆)与孙女阿绣同练的一套内功。

五行六合掌:贝海石的得意绝技。在长乐帮,曾用此掌法与雪山派的人动手,震断了花万紫的长剑,打落了其他人的长剑。

雪山剑法:雪山派创派祖师创制,共七十二招。包括“鹤飞九天”、“云横西岭”、“明驼西来”、“雪花六出”、“朝天势”、“老枝横斜”、“朔风忽超”、“大漠飞沙”、“飞沙走石”、“梅雪争春”、“暗香疏影”、“双驼西来”、“岭上双梅”、“明驼骏足”、“雪泥鸿爪”、“风沙莽莽”、“胡马越岭”、“明月羌笛”、“苍松迎客”、“月色昏黄”等招数。凌霄城内外遍植梅花,雪山派祖师又生性爱梅,所以剑法中夹杂了不少梅花、梅萼、梅枝、梅干的形态,古朴飘逸兼而有之。

炎炎功:谢烟客将大悲老人送与石破天泥人身上的内功法门颠倒了次序教给石破天,且一味叫他修习少阴、厥阴、太阴、阴维、阴跻等诸路经脉,所有少阳、阳明等经脉却不同步相授,欲置石破天于死地。

玉兔剑法:“玉兔”二字能体现出阿绣的斯文、聪明。 [1]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严家炎:《侠客行》的寓意相当深刻。小说通过不识字的石破天居然能破译石壁上那首诗所包藏的绝顶武功,给人丰富的启示。它的矛头指向包括传统经学在内的各种教条主义、繁琐哲学、经院气的解读模式。 [9]

作家陈墨:《侠客行》自然是一部极为好看的、引人入胜的小说。然而它真正的文学、艺术及其哲学与文化价值,则正藏蕴于这好看之中。正所谓雅俗共赏,值得再三读之,依旧会意味无穷。 [10]

金庸,本名查良镛,浙江海宁人,1924年生。曾任报社记者、编辑,电影公司编剧、导演等。1959年在香港创办《明报》机构,出版报纸、杂志及书籍,1993年退休。先后撰写武侠小说十五部,开创了中国当代文学新领域。并兴起海内外金学研究风气。曾获颁众多荣衔,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英国政府O.B.E勋衔及法国最高荣誉“艺术与文学高级骑士”勋章和“骑士勋位”荣誉勋章,剑桥大学、香港大学名誉博士,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名誉文学博士,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新加坡东亚研究所等校荣誉院士,北京大学、日本创价大学、台北清华大学、南开大学、苏州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校名誉教授,并任英国牛律大学中国学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文学院兼任教授,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委员等公职。 [11]


相关文章推荐:
金庸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