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夏尔巴人

夏尔巴(Sherpa):藏语意为“来自东方的人”,散居在喜马拉雅山两侧,主要在尼泊尔,少数散居于中国、印度和不丹,语言为夏尔巴语,使用藏文,1980年(陈乃文考察时期)人口约4万,中国西藏境内仅有约1200,居樟木沟和陈塘沟。

族源:学者们有不同看法,其中唐荣尧调查专著《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影响很大。主流看法说:藏文资料和其内部传说都说他们是西夏国王族逃难群体的后裔,在蒙古时代逃到昌都(一说含义是羌都,西夏党项族属古羌族)、再到西藏内地,后去喜马拉雅南方。有的认为是源于四川的木雅人 [1]

夏尔巴人生活在不同的国度,但他们保持着自己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夏尔巴人至今仍属中国的未识别民族之一,他们深居深山老林,过去几乎与世隔绝,后来因为给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各国登山队当向导或背夫而闻名于世。可以说,是珠穆朗玛峰让世界认识了夏尔巴人。

神秘的喜马拉雅,神秘的“雪人”令人心旷神往,居住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夏尔巴人”把它称为“夜帝”,在《泰晤士报》等权威期刊中,它则被直接音译为“Yeti”。

夏尔巴(Sherpa),藏语即东方人,xia指东方(又如下司马镇),er是语气词,ba指人(又如门巴族和珞巴族)。其族源还没有定论,其中,尼泊尔学者桑杰丹增在《神牛雪光》和中国考察者陈乃文和唐荣尧都认为是西夏后裔,但有的学者看法不同(其他学者是看该问题的复杂因素,没有去亲自调查难免有不同认识)。有的说:藏文资料和其内部传说都说他们是西夏国王族逃难群体的后裔,在蒙古时代逃到昌都(一说含义是羌都,西夏党项族属古羌族)、再到西藏内地生活一个时期,后去喜马拉雅南方。有的认为是源于四川的木雅人。 [1] 中国境内的夏尔巴,典型者在樟木沟,而陈塘沟的存在争议。 [2]

夏尔巴是一个散居在中国、尼泊尔、印度和不丹等国边境喜玛拉雅山脉两侧的民族,操藏语族夏尔巴语,但无文字,书面使用藏语。1980年(陈乃文考察时期)存约4万人,主要居住在尼泊尔境内,中国西藏境内有约1200人。西藏的夏尔巴人,主要聚居在聂拉木县樟木镇立新村、雪布岗村和定结县陈塘镇,或樟木沟和陈塘沟。

神秘的珠穆朗玛峰滋养着夏尔巴人,同时也赋予了夏尔巴人神秘的色彩。在夏尔巴人的历史中有着这么一段神秘的往事。相传,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有一种叫雪人的神秘的生物,而最早发现这种神秘生物的就是当地的夏尔巴人。雪人传说中它是介于人与猿之间的神秘生物,身躯庞大,红发披顶,全身裹满灰黄色的长毛。它时而温和,时而彪悍,有着掌控一切的力量;它步履快捷,自如穿梭于不同的空间,所到之处都留下神秘的气场。夏尔巴人(Sherpa),又称:雪巴人、谢尔巴人是尼泊尔和印度的山地民族,以“喜马拉雅山上的挑夫”著称。 [3]

1983年陈乃文考察时期存约4万人,主要居住在尼泊尔境内,中国西藏境内有约1200人。夏尔巴人没有姓氏,只有名字,名字与藏族相似。但有种姓,同种姓不婚,一般也不与外族通婚。宗教信仰为藏传佛教,以萨迦派和噶举派为主,保留有较多的原始信仰。夏尔巴人忌食鱼、狗和小牛,由于受印度教影响,虽不忌牛肉,但从不主动屠宰牛。主食以玉米为主,讲究使用茴香、辣椒等调味料。

中国西藏夏尔巴分布在聂拉木县樟木镇(立新村和雪布岗村)和定结县陈塘镇。关于夏尔巴的源流,学术界比较一致地认为,其渊源与古代羌人有密切关系。

但是,关于夏尔巴的族源,特别是陈塘镇夏尔巴的族源,有争议。樟木镇夏尔巴人生活在一个高度封闭的区域,而陈塘镇夏尔巴人历史特殊,当地传说陈塘沟夏尔巴人历史上曾被仇家杀绝,只有一个青年人逃到尼泊尔,后来返回家乡而复仇成功并且繁衍至今,长期与藏族通婚,藏族的因素更多。

1980年《西藏民族学院学报》 第3期《夏尔巴人族源试探》进行了一些思考(并非调查),1980年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的学者陈乃文和张国英,在西藏详细调查一年后,1983年在《中央民族大学学报》第四期发表论文《夏尔巴人源流探索》,认为:夏尔巴人就是木雅巴人,是党项 羌族(党项族)的一支。党项羌族的首领曾建立过西夏王国。蒙古族灭亡西夏后,党项羌族中的一支南 迁到西康木雅地区,后来在忽必烈南征木雅时,他们又逃离木雅迁往西藏,其中一部分人翻 越喜马拉雅山的囊巴山口, 到达今天尼泊尔境内的索卢昆布(又名夏尔昆布)。这部分人 在索卢昆布繁衍生息,形成了今天的谢尔巴族 [4]

有的学者有不同看法,有的人说夏尔巴是藏族的一支,因为西藏地方(大概是20世纪60年代)曾在陈塘沟调查,当时只有一个女子说自己不是藏族,其他的都说自己属于藏族。但是,樟木沟的夏尔巴人不同,坚持认为并非藏族,而是来自西藏的东方。

另外,基因研究显示夏尔巴人在一千五百年之前吸收了藏族基因。

唐荣尧调查专著《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是夏尔巴研究里的专著(唐荣尧由此专门研究西夏,成为该领域专家,写有数部西夏专著 [5] ),其相关成果也记载在后来出版的《西夏史》。其特色是2004年长途跋涉、辛辛苦苦调查很多区域(异于单纯的书房思考),属于“田野作业”产品。他的调查得到更多了解:夏尔巴人的祖先来自东方,他们是躲避战争才进入西藏的。 而有关这方面的历史,尼泊尔境内的夏尔巴的经书里有记载,他们是从这里迁移过去的,带走了那些经书。在夏尔巴人中很有威望的白玛活佛说,他们的祖先们谈到自己时,还提到mi nia,说他们是从 mi nia来的。mi nia这一词汇是西藏人对党项羌族人或西夏人的一个说法,而且是贵族的称呼。

唐荣尧认为:中国境内,真正的夏尔巴生活的村子,如今就剩下樟木镇立新和雪布岗两个村了(他并不认为陈塘沟属于夏尔巴)。

樟木镇夏尔巴人特征:

夏尔巴的主要经济来源和藏族不一样。藏族主要靠牧业,而他们一直靠农牧业和商业,农业为主,一年有三次收成,主要是玉米、小麦、土豆,而当地藏族和尼泊尔人是不种庄稼的。流传在夏尔巴中间的说法是,他们的祖先来这里时,带来了这些庄稼的种子(一些说种子来自当时区域的汉族),让他们世世代代耕种。

夏尔巴在结婚前的程序上也和西夏旧地类似。

在婚育观念上,夏尔巴和生活在宁夏、甘肃一带的西夏故地有很大的相同之处,在生儿育女上很看重生男孩,可能是夏尔巴对种族的强大很重视,结婚后必须生男孩,这和当地藏族人明显不同。

我2004年前去考察时,樟木镇居住着夏尔巴143户,共计1539人,占樟木镇总人口的49.8%。主要食物为玉米稠饭,称为“贡折”,不用筷子,一般用手抓着吃,还喜欢吃米饭、蔬菜、水果,喝酥油茶、玉米酒和大麦酒。夏尔巴去世后,都要先请喇嘛念经,为祝逝人早日进入极乐世界,然后举行火葬或土葬,但不搞藏族盛行的天葬和水葬。和藏族人有名没姓不同的是,夏尔巴是有名有姓的,有五大姓,即格尔兹、色尔巴、撒拉嘎、茄巴、翁巴。夏尔巴认为如果没有姓,就不是夏尔巴。他们认为,是当年逃亡到这里的祖先为了躲避追讨者的追杀,才把自己的姓隐瞒了。到现在,夏尔巴都有一个传统,姓记在心里,名要说出的。一般情况下,他们的姓是不能说的,只有遇上结婚这样的大事时,才能说,因为夏尔巴有一个传统,即同姓人不能结婚,要是同姓人结婚了,会被赶出村子。青年男女要是相爱,到结婚时,双方的家长就会问对方姓什么,姓氏只有这个时候才说,同姓人是千万不能结婚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现在的夏尔巴很少。藏文文献中称西夏为“minia”,也称夏尔巴为“minia”,而尼泊尔境内和樟木镇相连的地方,目前还有“minia”这个姓。 [6]

《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设想:党项人最后的一支力量,更确切地说是皇室成员,如今的夏尔巴,当初的情形大概是这样的:从西北地区逃离大夏国的首都银川后,基本沿着后来20世纪30年代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逆方向,从西北到了西南,在今阿坝、甘孜一带生活了近100年的时间,强大的蒙古军队开拔到这里,和八思巴合谋建立藏地八思巴亲蒙政权后,一些党项人已经逐渐融入当地人中间了,但那些血骨里一直坚持党项人纯度的皇室成员,开始再一次逃亡,这次的方向是一条生命禁区内的死亡之旅,从南北两线,进入西藏,双方在昌都会合。这是昌都有大量mi nia的原因,也是党项人对这里推崇的原因。不久,越来越多的党项人和加入这一行列的其他民族的人,集聚昌都,形成了这里影响巨大的“羌都”。元代政权招抚了藏族八思巴政权和德格土司后,这两种力量从西和东两方面夹击“羌都”,党项人只好开始了青藏高原上的大迁徙,最后落脚米尼雅山腰,成了后来的夏尔巴……

关于夏尔巴是西夏人后裔的说法,在尼泊尔也有理论基础。比如,尼泊尔著名的夏尔巴学者桑杰丹增在《神牛雪光》一书里就说道:夏尔巴是700多年前,从木雅地区迁徙去的西吴人;忽必烈南征时,他们逃亡进了西藏境内。另外,一些西方学者也提出,生活在喜马拉雅山下的夏尔巴人是西夏后裔。 [6]

夏尔巴人的生活习俗和宗教习俗受自然环境和传统文化的影响,部分与藏族相同之外,更多的是多姿多彩而又自具特色。

夏尔巴人大都信奉藏传佛教,立新和陈塘各有一座寺庙,名字分别为贡巴萨巴和拉岗,绝多数人信奉萨迦派和噶举派,也有信奉格鲁派和宁玛派的。萨迦派和噶举派的信徒们可以居家结婚,不住在寺庙,耕种寺庙的土地,他们只是轮流去寺庙烧香、摆供和念经。他们以佛教教规作为行动准则,喇嘛在夏尔巴人中享有特殊地位。他们还崇尚鬼怪,相信星算,凡有重大举动都先占卜而后作决定。

如果亲人去世,都要先请喇嘛念经,然后举行火葬和土葬。成人死后放在特制的木箱内,送到火葬的地方架柴火葬,葬后两三天取少许骨灰撒到江河里,其余部分用石头垒盖;孩童死后,把尸体捆绑成胎儿状,存放在山崖的石穴中或树洞里,时间一长就成了尸蜡。

每年攀登珠峰旺季时,最大的登山队就以“盟主”的身份召集各国队伍,出钱、出物,请夏尔巴人先行上山修“路”。夏尔巴人在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架设全长达7000米至8000米的安全绳。他们随身携带路绳爬到高处,将绳端用冰锥固定进千年岩冰,垂下的绳子,就可以起到后勤运送、导路、辅助攀爬和一定程度上保障队员安全的作用。

夏尔巴商人一般都须翻山越岭把稻米运到西藏,换取食盐。

夏尔巴人因生活在高山,所以许多人都从事农业和畜牧业活动,包括牧牛和羊毛加工。

夏尔巴男子穿羊毛织成的白色短袖外套,沿边镶有黑色羊毛,叫作“普都”。腰间插一把叫“果奔”的弯月形砍刀。

夏尔巴女子穿色彩鲜艳的长袖衫,下身围一条花筒裙,外面罩一件手工制作的白羊毛坎肩,叫“帕多”,梳一根长长的带红穗的发辫,还喜欢戴金玉耳环。

主食有玉米、大米、糌粑,其次有干扁米、土豆、面条、油饼等。夏尔巴喜爱喝酥油茶、甜茶、“巴鲁”(玉米酒)、青稞酒、酸奶和烧酒。他们喜熟食,不吃生肉,用炒菜佐食。菜类最爱食用土豆、荨麻、鸡蛋、牛羊肉和一种类似蛤蟆的小动物。不吃鱼、狗和小牛肉,没有喂猪的习惯,但吃猪肉。他们不会杀牛,所食牛肉大都是摔死或病死后的肉,这种习惯可能与邻国尼泊尔人的习俗有关。玉米是普通的主食,一可做“公则”,就是半干的玉米糊糊;一可做“巴鲁”,就是玉米酒。过去吃饭时全家就着饭盆和菜锅用手抓食,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境内有不少人已逐渐使用碗筷。炒菜很讲究佐料,用小茴香、辣椒、洋葱、大蒜和咖喱粉等,尤以辣椒、小茴香为不可缺少的调味品,这些佐料大都是用木冲或石臼捣碎,蘸着菜或饭团吃。

平时住木房,放牧时住牧棚。房屋建筑形式特殊,一般都是人字形顶,上盖鱼鳞板(即用斧子劈成的木薄板)。四周用石块垒成厚墙,就在墙上架梁造楼。大都修建两层楼房,平均高度约6米左右,楼上一般分隔成三间,分作厨房、宿舍和储藏室,楼下堆放零星什物或圈牛羊。室内陈设简朴,厨房设在中间,有酥油桶、铝锅和各种炊具碗杯等,家家还有一个用石板砌垫而成的火炕,支架做饭,席地就食。他们注意卫生,室内清洁明亮。一般家庭都有厕所。

夏尔巴人表示敬意的方式有二,一是敬献哈达,一是用头碰在对方的手上或膝盖上。旧时还有弯腰吐舌低头的习惯,这种现象一直存在着。夏尔巴重馈赠,凡有喜庆必互相送礼致贺,但还礼的数目必须多于馈赠之数,普遍都是加一倍,否则就认为是失礼,收礼的家庭进行登记,以便加倍回赠。他们很重视称谓--对长者一般不直呼其名,那样被认为是不礼貌的。一般都叫其第一个儿女或女儿的名字,后面加上阿爸或阿妈,对年纪较大的男性长辈称"明米",即"爷";对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统称"以米",即"奶";对有知识者称"格拉"(老师);对已婚女子叫"措姆",即嫂子。

娱乐活动除唱歌跳舞外,还有"擦嘎"、"科比"、扑克牌。察嘎是一种赌博,赌具为10个半边的干核桃,由一人坐庄,大家押宝,以抛出的核桃正反面计算胜负;科比似投壶,在前方放一个小筒,玩者用小硬币向筒内投掷,以进筒为胜。

夏尔巴人节日有几个是固定的,境内夏尔巴以元旦最为隆重,藏历年次之。在元旦前20天,家家户户浸泡大米,煮熟后制成饼子,称为"科热"和"西捧",还要准备牛羊肉、酥油、帕吉(即干扁米)、糌粑和土豆等。元旦清晨每人去沟旁溪边打一桶清洁的泉水,回到家中洗脸换衣,表示在新的一年内去污换净。在穿新衣之前,要在自己身上用手抚摸一遍,以示长寿不衰,然后着衣。家人聚集一室,向屋正中挂的神像敬献哈达。在神像下方置一块长木板,板子上供着大米、糌粑、饼子、油条、清水、桔子、干扁米等七种食物,食物周围撒上糌粑面和酥油花。在门前竖一根长1-1.5米的白色经幡,经幡的四周用各色细线缝边,颜色鲜艳夺目。 [7]

夏尔巴人有自己的语言,无文字,通用藏文。立新村夏尔巴人的语言,其语法结构与藏语基本相同;陈塘夏尔巴人的语言较杂,既有藏语、尼语、还有土语。夏尔巴人只有名字,没有姓氏,名字与藏族相似,但不冠房名。有种姓。立新村夏尔巴人的种姓有五种,即色尔巴、嘎尔札、撒拉嘎、茄巴、翁巴。陈塘分两种,即提嘎瓦、从巴瓦。

境内夏尔巴人社会的种姓制与尼泊尔种姓制,在过去是一脉相承的。据说樟木镇立新村的夏尔巴人,在当地居住已有260余年,他们的祖先是从尼泊尔夏尔孔布地区迁来的,也有人说是从四川甘孜迁来的。他们见面如果互相不认识,都要问一声姓(即种姓)什么,若是同种姓,就不能开玩笑,也不能通婚。过去夏尔巴人与藏族和其他民族也不通婚。可他们与异种姓的尼泊尔境内的夏尔巴人,则不受国籍和地域的限制,互相通婚。他们的婚姻形式有几种,一是男方请别人一起去女方家说亲、送酒、献哈达,女方家如果老少都同意,就请其吃饭,即可结婚。二是男方求婚时,女方父母同意,女方本人不同意,就采取抢婚的形式。三是男女双方同意,而女方父母不同意,就将女方抢到山上藏起来,再找女方父母求情,直至同意后才将女方领回家。结婚前,男方也有要向女方家行彩礼的习俗。

夏尔巴人还有两兄弟同妻的婚姻形式。妻子有自己的住房,并设有大床,两兄弟丈夫各有自己的住房,谁与妻同宿,或由两夫决定,或由妻子决定。如果有弟兄4人,那么,他们习惯老大与老二同一妻,老三与老四另同一妻。婚礼是两个新郎与新娘3人一起举行,这与藏族、门巴族又有所不同。

在夏尔巴人的舍尔巴种姓中,还有一种试婚的形式。从定日到尼泊尔的索卢和昆布有一条传统的“珠穆朗玛商道”。索卢和昆布是美国当代人类学家阿吉兹的根据地,她曾以西藏逃亡在那里的人为对象,从几千人次的调查数据中整理出《藏边人家》一书。就是在这索卢和昆布地区,还有许多舍尔巴人的试婚小木楼。舍尔巴的女孩长到14岁时,父母就让她出门自由结交,同时分一间小屋给她,有钱人家还单独为女儿修建一座小木楼,让她晚上一个人住在那里。她选中了男朋友,可以引导他暗地里到小木楼来夜宿,父母即便知道也不干涉,而且还要向小姑娘讲解两性接触和两性生活的知识。住了一段时间,他们双方如果满意,便由男方托媒向女方父母送几钵米酒,就算正式订婚。订婚后,未婚夫就可以公开地住在姑娘的小木楼里。如果任何一方感到不满意,招呼一声就算解除婚约,男方得立即离开小木楼居住。不过,多数男女能顺利地进入下一阶段,即生孩子。有了孩子之后,男女双方才宣布互相为从属关系,于是男方正式向女方及其父母求婚,通过一定仪式,正式确定夫妻关系。如果两口之间还出现感情危机,通过协商,丈夫付给妻子一笔孩子的抚育费,便可离开女方,或者把孩子带走。如果能继续和睦相亲,那么可以确立终身伴侣关系,女方带着孩子移居夫家,再举行隆重的婚礼。据一个夏尔巴人舍尔巴种姓的青年向导普尔巴说:“一般说来,女的14岁,男的16岁就可以同居,但要经过一次、二次、再次的感情确定,才能组成家庭,这需要3年至10年的时间。”据索卢和昆布地方的一个正在为女儿的未婚夫上门求婚作庆典食品准备的舍尔巴老阿妈桑珠玛解释道:“这道理很简单:青年男女之间的了解和通达,再没有比在一床睡觉更好的方式了。即便一床睡觉,一时也难以了解和沟通,所以试婚期要长,长到生了孩子,长到经得起承担共同责任所带来的信任和考验。”(资料参考唐荣尧调查专著《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

西藏和平解放前夏尔巴人主要从事背运和交换,后来农牧业生产有了发展,进而大力发展各种副业生产和商贸往来。农作物有玉米、土豆、鸡爪谷、荞麦和豆类。动植物资源比较丰富,山里有云杉、樟木等各种树木;林里有猴子、獐子、狗熊等动物;林下产虫草、贝母等多种药材,食用菌类丰富。

珠穆朗玛峰登山向导

夏尔巴人的血液中血红蛋白浓度高于常人。从上个世纪20年代起,夏尔巴人就为登山者充当向导和挑夫,他们体质好、抗缺氧能力强,吃苦耐劳,有许多人经过培训后会讲英语,又有登山技巧,几乎每支登山队伍中都有夏尔巴人。他们以生命为代价创下了“三个之最”:成功攀登珠峰人数最多,无氧登顶珠峰人数最多,珠峰遇难人数最多(约60人)。夏尔巴人在人类攀登珠峰史上功不可没,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为各国登山队提供向导和后勤服务已成为夏尔巴人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

夏尔巴人更早部分人从事手工艺品制作,其中雪巴珠子最具代表性。

雪巴珠子以仿珊瑚或红色药泥蜡等融合的有熏药作用的神秘珠子,也制作琉璃,目前尚不清楚原因,后来这些工艺渐渐消失,几乎失传。

唐荣尧调查专著《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最后一章介绍:97岁的白玛活佛,是目前国内年龄最大的夏尔巴,在当地有着无可替代的权威。他生活在在雪布岗村,夏尔巴聚居的最大村落。

丹增诺盖(Tenzing Norgay):夏尔巴人的登山者,曾于1953年首次登上珠穆朗玛峰。

夏尔巴的意思是“东方人”。许多人类学家认为,夏尔巴人的先民居住在西藏东部一个叫哈姆的地方,靠放养牦牛为生,每年都到尼泊尔过冬。长期的固定迁徙也使他们垄断了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与中国西藏之间的货物贩运。到公元16 世纪,他们的活动范围才逐渐固定在尼泊尔境内。19世纪30年代,土豆在高山地区引种成功,使得夏尔巴人摆脱了游牧生活,人口也有了一定增长。

夏尔巴人主要聚居在海拔4700米的索鲁昆布地区。长期的高山生活塑造了夏尔巴人独特的体貌特征:由于空气稀薄,他们的肺活量大得惊人,一位西方记者曾经开玩笑说,夏尔巴人长着专门用于登山的第三片肺叶;他们的血压很低,这保证了大脑供血充足,肌肉伸缩有力;与腿部相比,他们的躯干偏长一些。

夏尔巴人与生俱来的登山天赋让英国登山家亚瑟韦克菲尔德感叹不已,他写道:“这是老人、妇女、男孩和女孩组成的花花绿绿的搬运队伍,在海拔6000米的高度上,他们背着80磅的器材设备却能攀登自如,一些妇女甚至还背着孩子!晚上,这些‘高山搬运工’睡在帐篷外边,只找一块大岩石挡风,他们似乎并不在乎夜里零摄氏度以下的低温。”

在中尼边境上居住着几个跨国民族,其中世界闻名的夏尔巴人是一个特殊群体。这些夏尔巴人虽然生活在不同的国度,但他们在如此漫长复杂的历史过程中,始终顽强地保持着自己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夏尔巴人至今仍属中国的未识别民族之一,他们深居深山老林,过去几乎与世隔绝,后来因为给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各国登山队当向导或背夫而闻名于世。可以说,是珠穆朗玛峰让世界认识了夏尔巴人。

在夏尔巴群众中广泛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在远古时代,有一家人生有四兄弟,大哥叫帕巴,老二叫康巴,老三叫夏尔巴,四弟叫塔莽,他们成年后为了生活远离家乡,各奔东西。帕巴在西藏高原发展成为如今的卫藏巴;康巴就在西康、青海玉树一带繁衍为后来的康巴;夏尔巴来到了中尼边境的夏热孔布地方,成为今天的夏尔巴;塔莽进入尼泊尔底满地区,是尼泊尔境内的塔莽巴。虽说是传说, 但也足以说明夏尔巴人以前的分布情况、族源或不同成分等等。(几支藏族和夏尔巴人远古应该是同祖的,但是夏尔巴人太少,不足以与他们并列,除非他们所谓的夏尔巴实际上指党项族等,因为远古羌族包括藏族、后来的羌族等的祖先)

北宋末年,蒙古铁骑驰骋在茫茫草原,北方的西夏王朝也消失在历史的云烟深处,空渺无迹,不知去向,给后人留下了一个个悬念……有不少夏尔巴人说自己是西夏党项人最后的皇裔,并且至今仍保持着许多内地汉族人的生活习俗。


相关文章推荐:
夏尔巴 | 夏尔巴语 | 陈乃文 | 樟木沟 | 陈塘沟 | 唐荣尧 | 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 | 西夏国 | 昌都 | 党项族 | 羌族 | 木雅 | 未识别民族 | 珠穆朗玛峰 | 认识 | 夜帝 | 泰晤士报 | 下司马镇 | 门巴族 | 珞巴族 | 陈乃文 | 唐荣尧 | 西夏国 | 昌都 | 党项族 | 羌族 | 木雅 | 樟木沟 | 陈塘沟 | 尼泊尔 | 陈乃文 | 樟木镇 | 陈塘镇 | 樟木沟 | 陈塘沟 | 陈乃文 | 萨迦派 | 噶举派 | 陈塘镇 | 陈塘镇 | 陈塘镇 | 陈塘沟 | 陈乃文 | 木雅 | 党项族 | 西夏 | 木雅 | 陈塘沟 | 樟木沟 | 唐荣尧 | 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 | 唐荣尧 | 西夏史 | 党项 | 西夏人 | 樟木镇 | 陈塘沟 | 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 | 夏国 | 长征 | 昌都 | 木雅 | 萨迦派 | 噶举派 | 格鲁派 | 宁玛派 | 喇嘛 | 樟木镇 | 甘孜 | 藏边人家 | 协商 | 唐荣尧 | 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 | 唐荣尧 | 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 | 丹增诺盖 | 珠穆朗玛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