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夏弥

夏弥,作家江南的作品《龙族》系列中的人物,真实身份为代表“四大元素”的四大龙王中的大地与山之王耶梦加得,哥哥是龙王芬里厄。血统评级为A,言灵是风王之瞳(序列号74)。 [1]

在《龙族Ⅱ悼亡者之瞳》中潜入卡塞尔学院,在第六幕“防火防盗防师兄”中作为主要人物登场。和楚子航、路明非是中学同学,曾经跟楚子航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抹去了与楚子航在一起的记忆。对楚子航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

在《龙族Ⅱ悼亡者之瞳》第十九幕“耶梦加得”中揭露她龙王的身份。最后被楚子航用昂热的折刀刺穿心脏而死,死前将自己家的钥匙扔给楚子航。

在《龙族IV奥丁之渊》 楔子中,楚子航进入尼伯龙根阿瓦隆之前在YAMAL号上感觉到了夏弥的目光,后发觉疑似是自己的幻觉。 [1]

姓名:夏弥(典故: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静美;开到荼蘼花事了)*摘自江南微信

其他名称:耶梦加得、小龙女、虾米、弥妹、小师妹

性别:女

国籍:中国(伪造)

身高:168cm

体重:49kg(原作楚子航曾估计出夏弥98斤)

发色:乌黑,曾为cos凉宫春日染成深褐色

瞳色:黑色(人类)、 灿金色(龙王)

生日:1993年10月30日(出自《龙族Ⅱ悼亡者之瞳》,实为伪造)

年龄:17岁(伪造)

星座:伪天蝎座,真水瓶座(伪造)

出生地:中国北京(伪造)

家庭关系:父母与哥哥(伪造)(哥哥实为大地与山之王芬里厄)

外貌:有着被描述成美好的只会出现在雕塑家笔下的完美无瑕漂亮容颜,容光照人,温润如玉。眼瞳清澈光润,长长的睫毛,脸颊有些婴儿肥,嘴角还有小虎牙,皮肤晶莹白皙,体态纤细修长,骨肉匀亭,手纤小柔软。初遇时被路明非张嘴就称呼“嗨!妖怪你好”,意即“只有妖怪才能长那么好看”。 [1]

服饰:她穿着波西米亚风的格子长裙和直筒鹿皮靴子,还有一件酒红色的羊皮小夹克,脖子上缠着紫色的长围巾。

性格:真实性格不明。

种族:龙族

言灵:风王之瞳(序号为74)(伪造);死神之镰;湿婆业舞

血统等级:A(伪造)

人类身份:仕兰中学初中毕业生、北大附中高中一年级生、预科班毕业生、卡塞尔学院一年级新生

真实身份:大地与山之王中代表“权”的妹妹耶梦加得(四大双生龙王中力量最弱的人型龙王) [1]

职位:仕兰中学篮球队啦啦队长、仕兰中学舞蹈团团长

初次登场:《龙族Ⅱ悼亡者之瞳》第六幕“防火防盗防师兄”中作为主要人物正式登场。 [1]

喜欢的人:楚子航

言灵

⒈言灵风王之瞳(序列号74)

以施放者为中心,控制大量空气围绕自身形成小型风暴,从所在空间里数以吨计的氧气被抽取,被风眼吞噬,而空气在极度高速下会变得如同固体般坚硬,“一块”移动的空气可以打碎人的骨骼。操控能力高者可实现短暂飞行,但难以控制方向,杀伤力强的高阶言灵,与“君焰”配合威力显著。(为耶梦加得模仿的天空与风之王一系的言灵,龙三下及江南微博中有解释)

⒉言灵死神之镰(序列号不明)

效果:领域中出现强烈的电力和磁化效果,钢铁熔化,金属液滴悬浮起来,围绕着释放者旋转。那些光亮的液滴不断地碰撞燃烧,杂质化为灰烬坠落,剩下的液滴越来越明亮。释放者以言灵淬炼着自己的武器,最后这些液滴碰撞冷凝成一柄造型诡异的巨大武器。

作为大地与山之王,应该是可以使用地之一系的大部分甚至全部言灵,并可模拟其他龙王后裔言灵,如天空与风之王一系的”言灵风王之瞳“(言灵序列号74)。 [1]

1993年10月30日,夏弥在中国北京出生(伪)

2007年,夏弥入读北大附中高中一年级

2008年,夏弥入读卡塞尔学院和北京大学合办的预科班

2010年07月17日,火车南站塌陷事件

2010年07月18日,夏弥从预科班毕业,入学卡塞尔学院就读大学一年级;楚子航、路明非与夏弥在芝加哥火车站相遇

2010年07月19日,六旗过山车游乐园事件

2010年秋末,楚子航击杀大地与山之王耶梦加得,尼伯龙根北京地铁站000号崩塌

2011年12月25日圣诞节,楚子航在YAMAL号上与疑似夏弥的人擦肩而过 [1]

卡塞尔学院预科班新生,入读预科班前就读北大附中,在国内念过两年预科(预科:是卡塞尔学院和北大合办的一个交流项目,从中国各地选拔有特长的高中一年级生进入预科班。这是种筛选混血种的方法,因为血统原因,混血种往往会表现出独特的天赋,有更大的几率被选中。学院会提前安排3E考试,如果被确认是混血种,就会被安排特殊版本的课程,毕业后直接获得本部的OFFER,反之就安排一般的高中课程,入读正常大学。) 与所有人都是自来熟,拥有完美无瑕的面孔,是路明非心中美女榜第一名.。在Hyatt Regency Chincago 酒店包房中,与楚子航在龙族典籍《翠玉录》的学术问题上交谈甚欢。在学校动漫社曾COS《凉宫春日的忧郁》女主角色凉宫春日。

根据《龙族Ⅱ 悼亡者之瞳》已出版结局,夏弥的真实身份是大地与山之王座上的双生子中的妹妹(在龙二中称芬里厄为哥哥,但根据南大的博文所述似乎是双生子中的姐姐,是一个争论较大的话题,以之后的结果看应该是芬里厄因为智商原因把夏弥当成姐姐,但是他才是哥哥,在龙三中再次证明这一点)。

龙族名字是耶梦加得,身为大地与山之王耶梦加得有着天赋的伟力,却在四大龙王中属能力最弱的。她能找到一切东西的“眼”,从最弱的地方施以重击,力量灌注进去,瞬间摧毁。耶梦加得就是以这种伟力摧毁了火车南站与“中庭之蛇”。龙族3中被称为“堪称完美的生物,速度、体格、言灵、再生能力都站在龙类的巅峰上,世界上几乎不存在能够杀死她的武器”。芬里厄和耶梦加得都是由龙皇尼德霍格(黑王)直接繁衍的后代,高贵的初代种。

天赋是模仿和学习能力,所以能够伪装成人类十余年。哥哥是芬里厄。与妹妹力量互补。在黑皇尼德霍格创造的双生龙王权与力的规则中,人形龙王耶梦加得掌握着“权”,而龙形龙王芬里厄掌握着“力”,所以哥哥芬里厄智力欠缺,拥有着无上的力却不懂得如何使用。

在用夏弥的身份潜入卡塞尔学院之前,在北京地铁深处构筑了炼金迷宫尼伯龙根,并把龙化形态哥哥芬里厄养在这里,自己则住在北京一个老旧小区中油配电房改造成的简陋房间里。

雇佣过名叫唐威的猎人截取一份卡塞尔学院的文件,自己藏在幕后,摧毁了火车南站杀死卡塞尔学院的B级专员雷蒙德,间接促使猎人唐威从死去的雷蒙德手中盗走文件,化装成麦当劳叔叔和唐威进见面交易,不过并没有取走文件,只是修改了文件中一些关于她人类身份夏弥的疑点,该文件最后也被楚子航取回。

在六旗游乐园与路明非、楚子航、昂热坐过山车“中庭之蛇”时用言灵摧毁过山车,并救下了楚子航。后来解释说目的是为了测探混血种的至强的程度,也方便博取信任,救下楚子航是因为其显露出纯正血统的能力,想借此把关注应到楚子航身上,自己也就能藏得更深。最后也确实获得了进入楚子航病房的许可和诺玛的高级权限。

曾因为不舍得杀死哥哥而选择希望通过吞噬青铜与火之王康斯坦丁的遗骸来完成进化,潜入冰窖与酒德麻衣、肯德基先生、帕西交战,但未能得到遗骸。为了获得力量进化成海拉迫不得已要吞噬哥哥,却在龙化过程中被楚子航用昂热校长的折刀刺杀,死前交给楚子航自己人类家园的钥匙。而假死的芬里厄则吞下(并未吞噬,文末吐出二者并未融合成为死神海拉)夏弥的尸体,使用灭世级“言灵湿婆业舞”,但被与路鸣泽合体的路明非打断并用七宗罪击杀。

本来海拉将在耶梦加得或芬里厄将对方吞噬后诞生,司职死神,成为尼伯龙根的女王。她能打开世上所有死人之国尼伯龙根的出口,龙族将席卷世界。但是芬里厄只是将耶梦加得的遗体藏于口中,并未吞食,故海拉未诞生。

起初,因为楚子航身上带有“奥丁的烙印”而接近楚子航。是楚子航和路明非的高中同学(曾在仕兰中学就读过一段时间),扮演仕兰中学的舞蹈队长和啦啦队队长,曾因为为篮球队加油而被楚子航邀请一起看电影以表示感谢,也和楚子航一起为完成论文去水族馆(楚子航之前并不清楚这些,被夏弥抹去了记忆),其实心底也喜欢楚子航,“不过就是别扭着不愿意承认自己在搞跨种族的禁断爱情”(路明非语)。在夏弥死后,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楚子航,钥匙后被楚子航做成青铜风铃,挂在宿舍窗台上,并习得“君焰”与“风王之瞳”的合体技能“火焰龙卷”。在此之后楚子航也一直在怀念夏弥。小说中有提到楚子航在夏弥死去后经常在水族馆里待着,慢慢地吃一个汉堡,想象面前有那个女孩冲着鱼缸里的鲸鱼做鬼脸。

爱唱歌的女孩被埋在花下了,连带着她的野心、残暴和谜一样的往事。

北欧神话中的耶梦加得:

耶梦加得(Jormungandr),北欧神话中的巨大海蛇,是邪神洛基与女巨人安尔伯达(Angerboda)所生的三名儿女中的次子,兄长是巨狼芬里厄,妹妹是死神海拉。

根据《老爱达经》的记载,耶梦加得是一条身型极为庞大的巨蛇,它与巨狼、死神海拉都充满着邪恶的力量。主神奥丁感到洛基的这三名儿女都是阿斯嘉特神域的重大威胁,也将会是破坏世界的祸根,于是分别想出主意来压制它们。奥丁趁耶梦加得还年轻时,就把它扔进环绕着中庭的无底深海之中,可是巨蛇的体型已经非常庞大,它把身子伸展,竟然刚好在深海的另一端咬着自己的尾巴。耶梦加得在海中不能挣脱,只好把身体紧拢着,把整个中庭围堵了,因而被称为“围绕中庭的巨蛇”。

注意:耶梦加得就是“中庭之蛇”,即六旗游乐园的过山车的名字,作为一处重要暗示。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即使连载到了《龙族Ⅲ》,却还是有意无意回忆着夏弥。那个秋天,北京,阳光正好,恺撒在颐和园向诺诺求婚,路明飞在网吧里鏖战星际,夏弥在阳光下买着小点心,笑颦如花。而几天后,一切都在那个虚幻的尼伯龙根里改变。这幅图是全力少年早就画过了的,但是一直没有刊登,因为我实在不愿意看到夏弥龙化后向楚少兵戈相见的样子,但是,命运就是命运,即使你不相信这个命运,它也会照常发生。这次的大画集,我将这幅图摆在前面,以此纪念那个曾经微笑的夏弥,因为我们都知道,阳光下,不会再有天使低下头,亲吻你的脸。

小邪,《漫客小说绘》执行主编,《龙族》责编

给夏弥起名的时候就知道她会死去,她出场的时候就极盛极烈,开得最盛的花唯有坠落,朴素唯物主义吧。

江南,《龙族》作者

1、夏弥要小心哦,不要被泡了哦,防火防盗防师兄哦!

2、你们根本不了解龙类,龙和人一样,最开始只是降临在这个世界的孩子。

3、“闭嘴!”耶梦加得嘶吼,“你们知道弃族的绝望么?上千年的沉睡!无穷的循环的噩梦!最深的黑暗只有你自己!”她的眼角有红色的水流下,不知道是龙泪还是血,“还有你弟弟拉着你的手……你舍得牺牲他么?他是唯一陪了你千年的人,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啊!只有他……在弃族的王座上,只有王与王拥抱着取暖……”

4、我是耶梦加得,龙王耶梦加得!

5、“因为我需要力量,我必须成为海拉!”耶梦加得缓缓地说,“要面对我们自己的同类,只能靠压倒性的力量。我等不及了。愚蠢的人类,你们对我们的了解,就像大洋里的一滴水那么多而已。你们担心着我们的苏醒,却不知道更大的风暴正在酝酿。跟某个东西的苏醒相比,我们微不足道,但他的苏醒之日已经不远了。”

6、你试过在人群里默默地观察一个人么?看他在篮球场上一个人投篮,看他站在窗前连续几个小时看下雨,看他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打扫卫生一个人在琴房里练琴。你从他的生活里找不到任何八卦任何亮点,真是无聊透顶。你会想我靠!我要是他可不得郁闷死了?能不那么孤独么?这家伙装什么酷嘛,开心傻笑一下会死啊?”夏弥顿了顿,“可你发现你并不讨厌他,因为你也跟他一样……隔着人来人往,观察者和被观察者是一样的。

7、好像我吃了你的女孩似的,去那里找夏弥吧,我把她的一切都留在那里了。

8、“我在姐姐心里是虾米东西呢?”巨龙舔着冰淇淋问。“弟弟,但是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当做食物吃掉。”夏弥坐在夕阳之下,靠背椅之上。“那楚子航对姐姐意味着什么呐?”这次夏弥思考了几秒钟,也就是几秒钟,“玩偶,那种从小陪着你的玩偶,没有价值,但失去的话,会有点难过。” [1]

江南笔名。真名杨治,男,巨蟹座,安徽合肥人。“九州”帝国的缔造者,九州志主编,《幻想1+1》的掌门人。70年代后出生,现居北京,已于2012年结婚。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本科毕业,美国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硕士,专业分析化学。身份是作者,以及媒体经理。负责三本杂志的投资、定位和发行。并未受过任何正规的写作培训,亦未获得文学奖项。至今依然在工作之余写作,有时成稿极快,有时拖稿无期,取决于工作松紧和一时的精神状态。

作品以架空历史小说和幻想小说为主,偶尔涉猎青春题材,已出版作品 《龙族Ⅰ火之晨曦》、《龙族前传哀悼之翼》、《龙族Ⅱ悼亡者之瞳》、《龙族Ⅲ黑月之潮》(上)(中)(下)、《龙族IV奥丁之渊》、《此间的少年》、《一千零一夜之死神》、《九州缥缈录》(全六册)、《光明皇帝业火》、《蝴蝶风暴》、《上海堡垒》、《涿鹿》、《刺客王朝》

片段一

一个脑袋从白布里探了出来,左顾右盼。一瞬间无论是路明非还是楚子航都沉默了,楚子航轻轻地把那个人放在地上,自己则退后一步。

这是一种对女性的尊重,也是一种对美丽的敬畏。好比盗墓贼钻进图坦阿蒙的墓穴,面对那个精美到极致仿佛封印了时间的黄金面具,也会赞叹着久久沉默,不敢伸手去摘下它,就像是害怕会惊动沉睡的美,怕它在苏醒的瞬间苍老。

女孩好奇地看着他们俩,他们俩在女孩清澈的瞳孔中都看到了束手束脚的自己。

片段二

作为一个宅男,路明非心里有一张自己的美女排行榜,并列第一名的是诺诺和苏晓樯,小巫女不用说的,苏晓樯“小天女”的外号也不是浪得虚名,她是个混血儿,妈妈是葡萄牙人,有欧洲人的清晰五官又有东方女孩的温润;列第二的是零,冰山女王殿下的美介乎女孩和小女孩之间,冰雪般傲人,就是老冷着脸,好像天下人都欠她几百万卢布似的;柳淼淼第三,陈雯雯只排到第四,这还得考虑到裁判员路明非有因为个人好恶而加分的嫌疑。

但这几位都说不上“完美无瑕”。“完美无瑕”其实不是个好词,活的东西都有缺点,真正完美无瑕的脸大概只会出现在雕塑家的刻刀下。

而看到这个女孩的脸,你会觉得雕塑睁开眼睛,活过来了。

“嗨!妖怪你好!”路明非喃喃地说。

他的意思是只有妖怪才能长那么好看,这种有深度的槽想必面瘫师兄和美女都不会懂。

楚子航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是同学!”

女孩一龇牙:“不是妖怪,是软妹子!”

路明非乐了,果然还是有一个人能懂他的吐槽的。他这才注意到女孩嘴里叼着一张黑色的车票,CC1000次支线快车的特别车票。

“楚子航,机械系。”楚子航伸手去拉女孩。

女孩从白布里钻了出来。她穿了件素白色蜡染兰花的小吊带和一条短短的热裤,脚下是一双短袜和一双球鞋,简简单单,头顶上架着一副墨镜。

“师兄诶!”女孩蹦了起来,“我是新生,夏弥。”

片段三

楚子航犹豫了片刻:“你还没有社会安全卡,如果被警察问话不太方便,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和我们一起住,我们要去……”

“开房?”夏弥猛地回头,瞪着楚子航。

楚子航一愣,被那股凶凶的眼神吓退了。他也意识到这个邀请并不合适,虽然是同学,但毕竟不熟,两个男生邀一个女生同住,还是个中国女生,想来人家爹妈知道了是会投掷煤气罐的。

“是大款诶!好开心!求包养!”下一刻夏弥虚趴在楚子航胸前。

楚子航沉默地站着,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遇到了一个女芬格尔,还是女路明非,好吧,这两种物种其实区别不大。

片段四

真是一个棒极了的早晨,阳光透过屋顶的天窗照在夏弥身上,纤细柔软的女孩以芭蕾般曼妙的动作单腿而立,伸手去为他们偷两杯可乐。路明非看着她抬起在阳光中的长腿,每一根线条都青春而流畅,每一寸肌肤都温润如玉,他第一次明白了古人所谓“骨肉匀停”的意思。看着这一幕就只是欣赏一种美,既不蠢蠢欲动也不心痒难忍,只希望可乐杯大一些让她多接一会儿,又恨不得立刻掏出手机把这一刻存下来。

这份美好就像兄弟们第一次混进舞蹈学院隔着玻璃围观漂亮女生们的练习,心旷神怡。

漂亮小女贼真是这个世界上最萌的物种之一!

片段五

“你们玩我吧?”路明非狠狠地从楚子航手里接了ipad跑过去递给夏弥,活脱脱一个小狗腿。

Ipad上是夏弥的档案,详实清晰,事无巨细。卡塞尔学院情报部负责学生档案,这伙人以中央情报局般的严谨著称,把任何人的档案整得都像是黑历史。点亮这份档案的是夏弥的照片,不知道是用什么小相机随手拍的大头照。她的头发染成深咖啡色,戴深色的美瞳,在一片夕阳里回过头来,黄色的蝴蝶结发带飞扬起来。

“你真非主流!”路明非随口评价。

“你才肥猪流你们全家都肥猪流。”夏弥拿过ipad瞅了一眼,“那是我在动漫社cos凉宫春日。”

“她们选你cos凉宫春日?”

“我本来想cos朝比奈的。”夏弥说。

“朝比奈?”路明非一龇牙,乐了。

朝比奈是《凉宫春日的忧郁》里的那个大胸美少女,总是被迫穿成兔女郎、女仆甚至……性感青蛙的样子,想起夏弥cos起来的效果,鼻血又蠢蠢欲动。

夏弥叹了口气,垂眼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沉默了片刻:“可她们都不同意,她们说我不够格……”

“我最讨厌那些胸大的女生了!”夏弥突然抬起眼睛,大声说,“她们欺负人!”

真是情由心生和掷地有声,忽然屋子里安静下来,不……是一片死寂。

“那……节哀啊。”路明非给这个沮丧的师妹递了一个橙子,拍了拍她脑袋上的书,好像一个悲悯的僧侣安慰天赋不足的求道少女。

他突然狂笑着扑到床上,把脑袋蒙在被子里,猛捶床面。他实在忍不住,这样憋下去会憋出内伤的。他忽然觉得这场罢工真是太棒了,滞留在芝加哥的这一周肯定会更棒,都是因为碰上了这个漂亮、捣蛋又二不兮兮的师妹,她同时是林志玲……和相声演员啊!

“笑……笑你妹啊笑。”夏弥瞟了一眼路明非,撇撇嘴。

片段六

“下面是入学培训的时间。”楚子航收回视线,神色严肃。

“不过师兄……我们现在正在坐摩天轮哦!”夏弥惊讶地瞪大眼睛,好像巡逻的奥特曼忽然遇到小怪兽,一绺细长又柔软的额发在那双明媚的眼睛前晃晃悠悠。

“是的,我特意选择了摩天轮,因为我们的入学培训都要避开人群,这是双人座舱,离地50米,我们会在这里悬停十分钟,足够我做完培训。”

夏弥捂脸,“我还以为师兄你因为我的美貌而开窍了……喂!你知道带女孩坐摩天轮的含义么?”

楚子航那张冰冷的脸微微抽动,绝非什么内心骚动,而是惊惧,他意识到也许自己的知识面上确实有些盲点。

“摩天轮跟其他游乐设备……有什么不同么?”他谨慎地问。

“约会的三大圣地,你知道么?”夏弥叹了口气。

楚子航摇头。他研读过一些女性心理学方面的著作,对于女性在恋爱中的荷尔蒙分泌指数有些了解。但“三大圣地”这种东西……

“是电影院、水族馆和摩天轮。”夏弥扳着手指一个个细数着。

楚子航脸色更加难看。他这是被触动了往事……高中时候他曾经为了回报拉拉队长的到场声援他们和外校的男篮比赛而请她看过一场电影,当然还了人情之后他就没再联系她,其后那个总穿短裙书梳高马尾的姑娘看他的眼神里……好像写满怨尤,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此外他还请仕兰中学舞蹈团团长参观过水族馆,给她讲过公海马如何把小海马放在育儿袋里养育,逗得她咯咯地笑了一路,状态很有些癫狂。楚子航这么做是因为他和舞蹈团团长一起做一份以海洋动物为主题的课外论文,论文写完之后他就没再联系她……

“电影院很黑,女孩会对男孩自然的有依赖感,而且看恐怖片的时候男孩还能顺理成章地握住女孩的手哦!参观水族馆显得你文质彬彬又很喜欢动物,女孩都会喜欢有爱心的男孩,而且在一片蓝色的海底隧道里,有种两个人在另一个世界独处的神秘感。摩天轮则是最适合表白的地方,没有任何人能打搅你,女孩也逃不走,等摩天轮升到最高处就抽出早已准备好的玫瑰跪下来表白吧!你有足足十分钟可以用,十分钟对于会说的男孩来说,把一只海龟感动到哭都足够了!”夏弥老师谆谆教诲。

“为什么要感动海龟?”楚子航额角有点流汗。

“这个不是重点!”夏弥神色很窘,“重点是,摩天轮是浪漫的地方!在浪漫的地方是不能说讨厌的话题的。”

片段七

楚子航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纯净的白,一切都模模糊糊的。他不信神,自然也不信天堂,但是凑过来的那张脸素净无瑕,染着一层温暖的光色,像是天使低头亲吻罪人的额头。

一瞬间他有点恍惚,努力往前凑了凑,想看清那张脸。他闻到了天使身上温暖湿润的气息,带着雨后植物叶子的芬芳。

“师兄你才醒就耍流氓么?”就在他要把整张脸都凑上去的当口,对方慢悠悠地说。

“夏弥?”楚子航眼前视野渐渐清晰起来,他躺在一间加护病房里,阳光透过白纱窗帘照进来,他全身接满各种管子和线路,医生护士来来往往。

“对!不是天使姐姐,是师妹,因为你没死。”夏弥好像他肚里的蛔虫似的。

片段八

“言灵领域放到最大!”夏弥大吼。

“君焰”和“风王之瞳”同时达到极限,极高的温度和极烈的火焰在强风的催动下形成了自然界罕见的奇观“火焰龙卷”。

飓风的中央一道摇曳的火蛇扭动着升空,数千度的高温在凝聚,而后火蛇碎裂,钻入了飓风的缝隙中。这场火焰龙卷席卷了整个隧道,吧一切可燃的东西化为了灰烬,楚子航猛的一按夏弥的脑袋,扑在她的身上,几秒钟之后被前方隧道反弹回来的冲击波经过他们的头顶,进入呼吸道,差点冲裂他们的肺。

一切归于沉寂,几秒钟后,夏弥从楚子航身体下探出脑袋,紧张地左顾右盼。

“居然还活着!”夏弥剧烈的喘息。

“你怎么在这里?”楚子航靠在了列车残骸上,剧烈的火焰爆炸把车厢之间的连接也摧毁了,车头跑了,他们却留在了这里。

夏弥抓抓头,有点不好意思,蚊子哼哼似的:“我晚上给你发短信你怎么没回?”

楚子航一愣,他并不认为自己有义务要回每一条短信,夏弥只是提醒他,他收到了提醒,那就ok了,明天他自然会出现在夏弥家的饭桌上。

“我睡前一时兴起啦……就查了查你的位置……”夏弥嘟哝。

片段九

“笑什么笑?要不是我你就危险了!我那么急着赶过来 你看我还穿着拖鞋嘞!”夏弥恼火地把脚伸到楚子航面前。

楚子航看着那双漂亮的、冻得通红的脚,低声说“:谢谢。”

“说起来生更半夜夜怎么会有地铁运营嘛?这里到底是哪里?”夏弥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脚看,急忙缩回到那条波西米亚的裙下,左顾右盼。

神转折,或者“顾左右而言他”总是这样的.

“尼伯龙根,或者死人之国,”楚子航轻声说,“猜测终于被证明了,龙族真正的国度,并非存在干正常的维度中,它位于一个叫作尼伯龙根的奇怪维度,一个用炼金术构建的自有领地。如果我没有猜错,其实路明非进入的青铜城也是一个尼伯龙根,进去之后就会发现里面远比外面看来要大,路明非说过里面的一切看起来都是新的,因为时间不变化。”

“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夏弥拾起一块古铜色的骨骼研究。

“死侍。”楚子航轻声说:“被龙族血统吞噬的混血种,介于人和龙之间,生与死之间,失去了意识,就像是游魂……”他知道自己的结局大概也是这样。

“如果是尼伯龙根,那么龙王也就在这里。”夏弥说,“可惜我们把地铁给炸了,大概它会带我们去找龙王的吧?”

“没什么,沿着轨道,总能走到。”楚子航双手一撑,站了起来,从背后卸下黑箱放在夏弥面前,“可以帮我拿一下么?”

夏弥怒了:“喂!师兄你没搞错么?我可是没穿袜子,穿着拖鞋来救你!你还叫我帮你扛东西?你有没有人性啊?”楚子航急忙摆手“不……我的意思是我背着黑箱子不太方便……”

“我提着就方便了么?”夏弥瞪眼。楚子航觉得有点无力,按着头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你穿着拖鞋不方便,我可以背着你……但是我如果背着黑箱,又会硌到你。”

长久的沉默,夏弥缩了缩脑袋,小声说:“哦……”

片段十

她嘤嘤地抽泣起来,缓缓地跪在地上。路明非看不清那个身影,有时候觉得那是个癫狂的怪物,有时候觉得那是夏弥。他有点怀疑这条龙长期伪装成人类搞得精神分裂了,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夏弥还是耶梦加得。

片段十一

爱歌唱的女孩被埋葬在花下了,连带着她的野心、残暴和谜一样的往事。

片段十二

“闭嘴!”耶梦加得嘶吼,“你们知道弃族的绝望么?上千年的沉睡!无穷的循环的噩梦!最深的黑暗里只有你自己!”她的眼睛有红色的水流下,不知道是龙泪还是血。

“还有你哥哥拉着你的手……你舍得牺牲他么?他是唯一陪了你千年的人,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啊!只有他……在弃族的王座上,只有王与王拥抱着温暖……”

片段十三

两个人久久地对视,都是漆黑的眼睛,都默无表情,好像都下定了决心到死也要当仇人。

然而就像是一颗石子投入了冰湖那样,忽然间涟漪荡开,冰都化了,水波荡漾,轻柔而无力。夏弥收回了目光,吐出了一柄钥匙,她一直含着那柄钥匙。她把钥匙挂在折刀的环扣上,扔向楚子航,冷笑,“好像我吃了你的女孩似的……去那里找夏弥吧,我把她的一切都留在那里了。”

楚子航拾起折刀,久久地看着那柄钥匙,再抬头去看夏弥,他真讨厌这样的沉默,沉默的叫人要发疯,他想说点什么,可是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了,来不及问,来不及说,一切都来不及了。

“再见。”最后他轻声说。

“再见……”夏弥也轻声地说。

她的瞳孔中最后一丝微光熄灭,仰天倒下,轻得像是一片树叶。她赤裸地躺在还未冷却的煤渣上,煤渣灼烧着她的后背和长发,很快又被血浸透。鲜红的血衬着莹白的肌肤,这两种冲突激烈的颜色微妙地融合在一处,让人想到保加利亚山谷里织锦般的玫瑰花田。 [2]

片段十四

歌声像是海潮,海潮就要把他淹没,海潮中有人看着他的背影,她的目光也如潮水。

楚子航猛地站住了,猛地转身,张口结舌:“夏……”

他觉得背后有人在看他,是熟悉的目光!那一刻这个巨大的空间里就只有他和那道目光,那道如白色潮水般的目光,从背后席卷而来,把他的脑海洗得一片空白!

大家都聚在那棵高大的圣诞树下唱歌,烛光照亮每个人的眼睛,他们的眼睛是深蓝色的、绿色的和玳瑁色的,却没有楚子航熟悉的那双黑色眼睛。在他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甚至没有中国人,这艘船是从北欧出发的,买票的基本都是当地居民。

楚子航足足站了一分钟之久,然后无声地笑了笑。

这种日剧里经常出现的情节居然会发生在他身上,人海中偶尔有个背影让你觉得眼熟,你不顾一切地奔过去,在背后喊他,那人转过头来,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心里有事的时候,人人都会自作多情。

他转身离去,离开的时候他有些失神,否则本可以注意到舷窗外的一些事情,比如YAMAL号正再度从那座25米高、名叫“玛丽女孩”的冰山旁掠过,比如舱外的温度没来由地在几个小时内下降了近十度,原本海面上飘着浮冰,此刻整片海域正在无声地冻结,只是因为YAMAL号的破冰能力太强大了,仍在轻松地压碎冰面前进,乘客们才没有感觉到异样……

楚子航回到了自己的船舱,先用冷水冲了一下头发,在沙发上坐下,回想刚才的那个瞬间。

那种感觉挥之不去,总觉得是有人在背后看他,距离不远,就像刚刚擦肩而过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没有认出另一个人,而另一个人蓦然回首。

那种鬼精鬼精的目光,捉摸不透的目光,介乎软萌和坚硬之间的目光 [3] ,带着隐隐的讥诮,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用那种目光看他……

但那委实是不可能的,耶梦加得的遗骨留在了坍塌的尼伯龙根里,而那个尼伯龙根恰恰是由耶梦加得和芬里厄构造的,那对龙王兄妹是北京尼伯龙根的主宰,他们都死了,于是那个坍塌的空间再也没人能打开。

即使耶梦加得还在某处留有茧,能够再度复活,也要经历几百年,而楚子航显然活不到那一天。退一万步说就算楚子航有乌龟那样的寿命,再度见到耶梦加得,那也是耶梦加得而不是夏弥,夏弥只是那条龙王在这一生制造出来的虚拟人格罢了。

“原来真的会想她啊。”楚子航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也许是被神神叨叨的船长影响了,竟然产生了幻觉。


相关文章推荐:
龙族 | 耶梦加得 | 芬里厄 | 言灵 | 龙族Ⅱ悼亡者之瞳 | 卡塞尔学院 | 防火防盗防师兄 | 楚子航 | 路明非 | 龙族Ⅱ悼亡者之瞳 | 耶梦加得 | 昂热 | 龙族IV奥丁之渊 | 阿瓦隆 | 耶梦加得 | 小龙女 | 龙族Ⅱ悼亡者之瞳 | 龙族IV奥丁之渊 | 伪造 | 天蝎座 | 水瓶座 | 北京 | 中国 | 芬里厄 | 楚子航 | 龙族Ⅱ悼亡者之瞳 | 芬里厄 | 卡塞尔学院 | 耶梦加得 | 言灵 | 君焰 | 卡塞尔学院 | 北大附中 | 路明非 | 楚子航 | 翠玉录 | 凉宫春日的忧郁 | 耶梦加得 | 尼德霍格 | 黑王 | 芬里厄 | 诺玛 | 康斯坦丁 | 楚子航 | 昂热 | 芬里厄 | 海拉 | 路鸣泽 | 路明非 | 奥丁 | 耶梦加得 | 洛基 | 芬里厄 | 海拉 | 老爱达经 | 奥丁 | 六旗游乐园 | 江南 | 杨治 | 巨蟹座 | 九州志 | 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 | 美国华盛顿大学 | 架空历史小说 | 幻想小说 | 龙族Ⅱ悼亡者之瞳 | 龙族Ⅲ黑月之潮 | 此间的少年 | 一千零一夜之死神 | 九州缥缈录 | 光明皇帝 | 蝴蝶风暴 | 上海堡垒 | 涿鹿 | 刺客王朝 | 君焰 | 火焰龙卷 | 楚子航 | 楚子航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