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仙台藩

仙台藩(せんだいはん)是日本江户时代位于陆奥国宫城郡,以仙台城(今宫城县仙台市)为中心的日本东北地区最大的一个藩国。藩主为伊达氏。

仙台藩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领内有仙台平原,另有石卷、气仙湾、女川河盛产水产品。仙台藩经济发达,实际石高收入一度高达200万石,成为当时日本收入最高的藩国。

仙台藩是由外样大名伊达政宗所立,在明治政府废藩置县之前一直都由伊达氏本家代代统治。伊达氏本家在江户时代是享有江户城大广间席位(注)的国持大名,被江户幕府准许使用松平姓,历代藩主几乎都可以得到从五位上陆奥守的官职。

伊达氏在江户城内的居所位于汐留(后曾被改建为新桥停车场,2002年10月起开始日本电视台所在地),郊区的居所位于今东京都港区南麻布1丁目一带(仙台坂附近)。

仙台藩(含支藩)的统辖范围十分广阔,与位于其北部的盛冈藩以今釜石市南部、住田町北端、奥州市北端、北上市南部以及金崎町北端一线为界,在陆奥国内,其统辖范围覆盖今岩手县南部、宫城县全境,以及福岛县相马郡新地町。除陆奥国外,仙台藩还辖有常陆国3郡、下总国1郡以及近江国2郡。

仙台藩的公开俸禄为62万石,较加贺藩、萨摩藩低,与尾张藩相当。不过仙台藩的实领俸禄却高达100万石,再加上丰富的矿产资源、冶炼业和牧业所获得的国家奖励、三陆湾的渔场收入、港口收入,仙台藩的实际财政规模据说已经超过了200万石了。

在关原合战之际,德川家康曾向初代藩主伊达政宗许诺,如果东军胜利,就增加仙台藩增加100万石的俸禄。可在关原合战以东军的胜利落下帷幕的时候,仙台藩的实际增加俸禄远不及100万石。不过,考虑到在关原交战正酣的时候,伊达氏曾经支持南部氏领内的和贺郡前领主和贺忠亲反叛南部氏却遭失败,德川家康没有对此事予以追究,伊达氏便没有再追问俸禄之事。

关原一战结束后,伊达政宗被德川家康以种种理由,如江户城建设等,扣留在江户,直到2年后才得以回到自己领内。

在江户时代,国主级准国主级大名,如果享有10万石以上俸禄,正四位以上官职,可以在江户城本丸大广间获得席位。

在江户时代,仙台藩曾主持开垦北上川河流域的湿地地区等新的耕作区,据说因此又增加了约100万石的财政收入,另外又开始了一种被称为“买米制”、实际上是一种专卖制度的实施,将米沿东部航线运往江户出售,获得巨大的利益,甚至曾经一度占据了江户流通米的半数。得益于航路贸易,石卷港的发展很快,同时仙台藩还将一部分米和水产品出售往大阪,借以加强与公方之间的联系。另一方面,从三陆海岸捕捞的鲍鱼和鲨鱼,在经过加工成干鲍和鱼翅之后以“长崎水产”的名义出售往中国(在江户时代,由于锁国政策,只允许长崎、平户、等港口对中国开放)。三陆产的干鲍在中国(清朝)被称为“吉品鲍”,对其评价很高。另有一说,吉品鲍之所以得名“吉品”就是源自时属仙台藩领内,今岩手县大船渡市吉滨湾的名字,其真实性待考。

1613年(庆长18年),伊达政宗曾经为与欧洲进行通商,令支仓常长出使罗马。当时,西日本地区诸藩一直在从事与东南亚一带殖民地的贸易活动,不过伊达政宗认为直接与欧洲进行贸易将会获得更大的利润。但由于交涉不利,同时碍于日本的锁国政策,最终伊达政宗未能如愿以偿。

水稻种植业是仙台藩最重要的经济支柱。为了获得更高的产量,藩政府实施买米制,提高农民的劳动积极性。不过,依赖米贸易的财政很容易受自然状况、米市涨跌的左右。一旦歉收,就会让藩政府负债累累,不过如果遇到丰收的话,则可以一口气全部偿还清债务,其经济特点倒真有点像“农业也是战争”这句俗语所讲的一样。

仙台藩的官僚体系与其他藩略有不同。其他诸藩多是如下的体系:由藩主分封土地给藩士管理,并发放俸禄给藩士(即藩士所收的税收要全部上缴)。而仙台藩的藩士多居住在藩内散落的各城池、要害,另外在仙台城内也有自己的居所。藩士们并不须将所收全部税收上缴。同时,藩士可以动员到比藩主更多的兵力,藩士在所属领地内还可以拥有一定的裁判权。这样的体制多少有点接近日本中世纪(镰仓室町时代)的制度。仙台藩面积很大,因此,其家臣中也不乏3万石、2万石这样大名级别的领地拥有者。仙台藩的上级家臣有7个级别:一门、一家、一族、准一家、着座、太刀上、大番。

不过这样的体系却为日后仙台藩在戊辰战争中失利埋下了伏笔。1671年(宽文11年),仙台藩爆发的伊达骚乱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打破这个制度。为了防止骚乱的再次出现,仙台藩开始逐步削弱各重臣的力量,但却没能在明治维新之前完成全部工作。最终,直接导致了陆奥百万石大名的伊达氏在戊辰战争中损失惨重。

伊达氏的仙台藩一直都把天下称霸作为自己的目标,因此,德川幕府在确立了幕藩制度之后,仙台藩一直都是德川幕府的心腹大患。从初代将军德川家康到二代将军德川秀忠都在努力与伊达氏建立姻亲关系,对伊达氏进行怀柔。德川幕府一直都对仙台藩保持警戒,视其为假想敌。不过在政宗殁后,继承了政宗衣钵的仙台藩第二代藩主伊达忠宗同样又是一代名君。因此,幕府一直都没能找到机会对仙台藩下手。直到伊达忠宗死后,幕府终于开始了对仙台藩的进攻。仙台藩三代藩主,忠宗之子伊达纲宗于1658年(万治元年)继承家督,不过纲宗生活糜烂,对于重臣以及亲属的劝谏置若罔闻,甚至在江户城内都可以听到对其的恶评。重臣担心因此受到幕府的处分,故联名上表,要求幕府让纲宗隐居,由其子龟千代继承家督。(不过也有一种说法,即由于纲宗是后西天皇的表兄弟,长久以来一直受幕府的监视,为了避开来自幕府的压力,纲宗故意放浪形骸,为麻痹幕府的一招苦肉计。)幕府同意了重臣们的联名书,不过考虑到龟千代只有两岁,便指出让一关领主伊达宗胜和另一位重臣田村宗良为辅政大臣。伊达宗胜是伊达政宗的第十子,不仅从父亲那里继承了高超的智谋,也继承了勃勃的野心。他很快就把藩政的实权把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在仙台藩的历史上,伊达宗胜统治的时期向来是遭到恶评的,不过也有学者指出其直接的分封土地给族人和重臣,全权委任的做法是一种对打破仙台藩原有的那种中世纪的制度的尝试也是有积极意义的。

基于宗胜的专政统治,家臣中不满越来越强烈。不过宗胜对反对派进行残酷镇压,进行恐怖统治。故,1671年(宽文11年),伊达骚乱爆发,又称宽文事件。伊达宗胜在这次变故中被流放,仙台藩暂时度过了危机。至此,从政宗初代到第三代,仙台藩逐渐失去了其原有的在诸藩国中的独立性,更多的地方受幕府的管辖。另一方面,龟千代成人后,即仙台藩第四代藩主伊达纲村,又陷入了于家中重臣的对立之中,险些再度酿成骚乱。

到仙台藩第五代藩主伊达吉村开始在领内施行仁政,进行改革,被称为是仙台藩的中兴之祖。吉村重建了伊达政宗的财政管理制度,再次施行买米制,增加财政收入。另一方面,吉村还从幕府获得许可,利用仙台藩内的铜矿进行货币铸造。在石卷设立铸币厂(位于今石卷市石卷火车站前,地名依旧保留着),铸造宽永通宝。同时,吉村还努力恢复仙台藩的手工商业,组织纺织品“仙台平”的生产、矿山开发、奖励牧场等政策。到六代藩主伊达宗村时,延续了吉村时代的政策。这段时间被称为仙台藩的中兴时代。

1868年(明治元年),旧历戊辰年,明治维新拉开帷幕,天皇军与佐幕军爆发了戊辰战争。仙台藩与周边诸藩结成奥羽越诸藩同盟并被推举为盟主。不过仙台藩在此时却对会津藩以及庄内藩抱有同情,在藩政策上优柔寡断。尽管仙台藩拥有数量庞大的兵力,同时从虾夷地区(北海道)警备开始,仙台藩就拥有比西军(即天皇军)性能优越的武器。但由于其军制方面的落后,同时特别是在能够全面的统御部队的将兵之才方面的缺乏,导致仙台藩的总体作战实力并不强。

后来,相马藩反水,倒戈天皇军。仙台藩与相马藩在驹之岭(今宫城县相马市驹之岭一带)展开战斗。但仙台藩各部队却望风而逃,各重臣乱作一团,结果很意外的,仙台藩战败,向天皇军开城投降。

明治政府追究其叛军盟主的责任,将其俸禄从原有的100万石减到了不到其原俸禄三分之一的28万石。如此激烈的惩罚彻底打乱了仙台藩武士们的生活。有人开始务农,也有大量的武士前往北海道去寻求新的天地。在仙台城东一番丁,没落士族们开始从事商业,为仙台市的中心商业地“一番町”打下了基础。此后,伊达氏便一蹶不振,虽然纪州藩出身的明治时代日本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的本姓是伊达,但他并不是仙台伊达氏的后裔,而是在伊达政宗之前便迁居到骏河国一带的骏河伊达一门的族人。

仙台藩武士集团主要成员的移居地:札幌市周边、以及室兰市周边。

原白石城城主,管辖今宫城县南部、白石市周边地带的仙台藩重臣片仓氏,与其族人和家臣一同迁到了札幌市周边(札幌市白石区札幌市手稻区)以及登别市幌别一带(今:室兰市东北向)。舟冈氏则亘理伊达氏的居住地附近落脚(今:伊达市舟冈地区)。

原管辖宫城县北部、今大崎市岩出山周边的亘理伊达氏迁居到了今北海道伊达市。角田氏的主体部分迁至今室兰市之后,又有一部分原家老在空知地方安家(今:栗山町角田地区)。

位于岩手县的一关藩和水泽藩分别迁至白老町和札幌市丰平区。

至此,由于在戊辰战争中的失败,仙台藩的武士大量外迁,同时也带走了大多数的知识阶层。这对今后宫城县的产业发展产生了很糟的影响。

同时,仙台藩的主要设施被新政府接收。在仙台城二之丸设立东北镇台(后改为仙台镇台,是陆军第二师团的前身),在三之丸设立练兵场。伊达政宗隐居所在地的若林城(今若林区)设立了宫城县集治监(监狱),曾经用来收容西南战争(注)中的战俘。

在明治政府颁布废藩置县令之后,仙台藩被改为了仙台县、角田县、登米县、胆泽县。后来,原仙台藩北部(今岩手县北上市以南地域以及沿岸的气仙郡)归并到岩手县,新地町被规划到福岛县,其余地区统一改为宫城县。

1877年(明治10年),熊本县、宫崎县、大分县、鹿儿岛县士族武士起兵对抗明治政府,历时十年,终以失败告终,史称西南战争,亦称西南役、丁丑之乱、十年战争、私学校战争,是明治初期士族暴动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日本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内战。

伊达(だて)家(松平陆奥守家)

外姓 大广间 国主 62万石→28万石

政宗(まさむね)(从三位、陆奥守权中纳言参议)

忠宗(ただむね)(从四位下、美作守兼陆奥守权少将侍从)

纲宗(つなむね)(从四位下、陆奥守(隐居后)若狭守权少将)

纲村(つなむら)(从四位上、陆奥守左近卫权中将)

吉村(よしむら)(从四位上、陆奥守左近卫权中将)

宗村(むねむら)(从四位上、陆奥守左近卫权中将侍从)

重村(しげむら)(从四位上、陆奥守左近卫权中将侍从)

齐村(なりむら)(从四位下、陆奥守左近卫权少将侍从)

周宗(ちかむね)(因夭折而未授予官职)

齐宗(なりむね)(从四位下、陆奥守左近卫权少将)

齐义(なりよし)(从四位下、陆奥守左近卫权少将)

齐邦(なりくに)(从四位上、陆奥守左近卫权中将)

庆邦(よしくに)(从四位下、陆奥守权中将)

宗基(むねもと)(正四位)因反明治新政府之罪被减封至28万石

宗敦(むねあつ)(正四位)

藩祖:伊达政宗(1567年-1636)伊达氏第十七代家督,安土桃山时代奥羽地方著名大名,江户时代仙台藩始祖,人称“独眼龙政宗”。幼名梵天丸,元服后字藤次郎。其名政宗(与九代家督政宗同名,九代家督政宗有中兴之祖之称)即意味能达成霸业。其母为有“美貌与谋略双全之鬼姬”之称的义姬,父为伊达辉宗。小时候因为罹患疱疮(天花),而右眼失明,人称“独眼龙”。政宗曾遗憾的表示:愿早生二十年,成就织田信长般的霸业。可惜对于战国时期想有一番作为的政宗,却遭到生不逢时的厄运。宽永五年(1628),政宗开始隐居。宽永十三年(1636)在江户去世,临终前江户幕府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亲自至床边守候。他也是今天日本仙台市的建城者。

政宗的母亲是当时奥州的强势大名最上义守的女儿最上义姬,是最上义光的妹妹。当时伊达家有意与最上家联姻,派有反叛之心的中野宗时做使者到最上家提亲。中野宗时与最上义守和最上义姬密谋,假意义姬已暗恋辉宗数年,同意联姻,等与辉宗生下一子后,下了辉宗带着儿子回到最上家的山形城。两人成亲后,在龟冈文殊堂(东置赐郡)度蜜月时,晚上义姬梦到独眼神僧万海上人希望转世,因为这个吉瑞之梦而怀孕。十月怀胎后于永禄十年(1567)生下了政宗,父亲辉宗为爱子起名“梵天丸”。幼年时的政宗得最好的教育,并得日后得力助手片仓小十郎及伊达成实为家臣。1579年与爱姬成婚。1582年初次领军作战,与相马氏作战得胜。1584年辉宗退位,政宗继任为伊达家17代家督。1585年父亲伊达辉宗遭到二本松义继绑架而遇害,同时二本松义纲与佐竹义重的军队也开始伊达家进攻,伊达政宗于人取桥将反伊达联军击败。之后伊达政宗又于1589年在折上原击败芦名义广。经过折上原等对周边大名的战争后,伊达政宗开创比其父更大的伊达家版图。1592年,受丰臣秀吉之命领兵三千出兵朝鲜,3月抵达征明(中国当时为明朝)之地名护屋,1595年获批准回日本。其后秀吉亡,跟随德川家康,参与大阪冬之阵及大阪夏之阵等著名战斗。德川幕府成立后,多次任将军的上京供奉。曾说“愿早生二十年,成就如信长公霸业”(这句话不见正史,多于历史小说中出现,是否真说过存疑),他虽有做一番事业的志向,却难逃生不逢时的厄运。1636年5月,政宗病重,三代将军德川家光亲自探望,几日后离世。法名瑞岩寺殿贞山禅刹大居士,家臣15人及陪臣5人殉死。

领地构成

陆奥国以外的领地

虽然素有“伊达62万石”之说,但伊达在陆奥国的领地只有60万石,另2万石在陆奥国之外。

陆奥国内的仙台藩领地包括今宫城县全境、岩手县南部、福岛县北部海滨,石高约60万石。

陆奥国之外的仙台藩领地包括:常陆国(以今龙崎市为中心的信太郡筑波郡河内郡,总计9784石)、下总国(丰田郡270石)、近江国(蒲生郡野洲郡,总计9999石)。不过上述的这些郡中,有一些只是一部分归属仙台藩,并非全郡都在仙台藩的管辖范围。

虾夷地区的仙台藩领地

幕府末期,为了警备虾夷地区,幕府下令奥羽各藩进驻虾夷。于是,仙台藩在北海道白老町设立了本阵,同时又在根室厚岸择捉国后构筑了许多前出阵,负责从择捉至知床、函馆一带的警备。到1859年(安政6年)9月,东虾夷地区(今白老町至择捉岛一带)已经完全变成了仙台藩的领地,直到1868年(庆应4年)戊辰战争开始,仙台藩才从东虾夷地区撤走。

支藩

仙台藩的支藩主要是陆奥国的岩沼藩(后期的一关藩)和水泽藩(中津山藩)。其中岩沼藩最大,对于仙台藩来说,岩沼藩就像是领地内的浮动的岛屿(就像亚平宁半岛与撒丁岛之间的关系),长期帮助仙台藩的统治,卫戍奥州交通干线一带的军事要冲。其当主也享有很高的待遇,可以在仙台城拥有居所,并有登上仙台城的权利。

岩沼藩主即后来的一关藩主是继承了外姓田村氏的伊达氏一门。

水泽藩(中津山藩)是仙台藩三代藩主伊达纲宗之子,美作守伊达守村被封予陆奥水泽3万石(后转封至陆奥国中津山),于是建立水泽藩。但后因在登仙台城时与藩主发生争执,仅一代就被改易了。

仙台伊达氏分支

在德川幕府攻略大阪成功后,将伊予国宇和岛城10万石封给了伊达政宗的庶长子伊达秀宗。于是便有了宇和岛伊达氏。


相关文章推荐:
江户时代 | 陆奥国 | 仙台城 | 宫城县 | 仙台市 | 仙台 | 明治 | 伊达氏 | 江户时代 | 江户城 | 平姓 | 汐留 | 仙台 | 盛冈藩 | 釜石市 | 奥州市 | 金崎町 | 陆奥 | 岩手县 | 福岛县 | 常陆国 | 近江国 | 加贺藩 | 萨摩藩 | 尾张藩 | 关原合战 | 伊达政宗 | 伊达氏 | 南部氏 | 和贺忠亲 | 江户城 | 江户 | 江户时代 | 江户时代 | 三陆海岸 | 鱼翅 | 岩手县 | 大船渡市 | 支仓常长 | 水稻种植业 | 戊辰战争 | 宽文 | 明治维新 | 伊达氏 | 伊达氏 | 德川幕府 | 德川秀忠 | 伊达忠宗 | 辅政大臣 | 伊达政宗 | 宽文 | 伊达政宗 | 石卷市 | 宽永通宝 | 仙台 | 明治维新 | 戊辰战争 | 会津藩 | 虾夷 | 皇军 | 相马市 | 明治 | 士族 | 仙台市 | 伊达氏 | 纪州藩 | 外务大臣 | 陆奥宗光 | 仙台 | 骏河国 | 室兰市 | 白石城 | 白石市 | 片仓氏 | 手稻区 | 登别市 | 亘理伊达氏 | 伊达市 | 室兰市 | 栗山町 | 岩手县 | 白老町 | 丰平区 | 戊辰战争 | 仙台镇 | 第二师团 | 伊达政宗 | 若林区 | 西南战争 | 战俘 | 明治 | 岩手县 | 气仙郡 | 福岛县 | 宫崎县 | 大分县 | 鹿儿岛县 | 西南战争 | 从四位 | 从四位 | 明治 | 伊达政宗 | 伊达氏 | 安土桃山时代 | 江户时代 | 独眼龙政宗 | 梵天丸 | 元服 | 织田信长 | 宽永 | 江户 | 德川家光 | 日本仙台市 | 最上义守 | 最上义姬 | 最上义光 | 山形城 | 十月怀胎 | 梵天丸 | 片仓小十郎 | 相马氏 | 伊达辉宗 | 二本松义继 | 佐竹义重 | 伊达政宗 | 芦名义广 | 丰臣秀吉 | 德川幕府 | 德川家光 | 瑞岩寺 | 陆奥国 | 岩手县 | 福岛县 | 常陆国 | 近江国 | 虾夷 | 函馆 | 择捉岛 | 庆应 | 戊辰战争 | 陆奥国 | 亚平宁半岛 | 撒丁岛 | 仙台城 | 田村氏 | 伊达氏 | 伊达纲宗 | 陆奥国 | 仙台 | 德川幕府 | 伊予国 | 宇和岛城 | 伊达政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