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唐牺支

唐牺支,(1887-1924),民国陆军中将,将军府悫威将军。字以祀、洗耻,土家族后裔,湖南慈利县三官寺人。唐牺支幼读私塾,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入县立高等小学堂,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入湖南西路公立师范学堂,后考入武昌湖北陆军小学堂。肄业投湖北新军第二十一混成协第四十一标第一营,由正兵、副目、正目升至排长。

1908年加入同盟会,为群治学社发起人,后参加振武学社和文学社等革命组织。为反清革命组织骨干。1911年8月,随新军驻防宜昌。10月12日,武昌起义的消息传到宜昌,在宜昌率部响应,与宜昌革命党人胡元龙等约同宜昌“公益会”和地方人士代表召开秘密会议,筹划于18日举义。19日,宜昌易帜后,被推为民军司令部司令长。12月16日,唐率部攻下荆州城,湖北军政府委任唐为荆(州)宜(昌)(恩)施鹤(峰)总司令,为当时鄂西数十县最高军政长官。

民国元年(1912年)2月南北议和,宜昌、荆州唐牺支所部改编为鄂军第七镇,同年3月改师建制,唐牺支亦由统制改为师长。

鄂西大局已定,唐牺支从革命全局考虑,请示湖北军政府挥师北伐,并从荆州、沙市军中挑选英勇善战的将士约一标,编入北伐第一军,奔赴襄阳,准备进攻河南。当时袁世凯向黎元洪诱和,双方已达成停战协议。黎元洪电令唐:“南北和议,可以期成,荆宜军队暂时毋庸调动,以待后命。”北伐军遂回原地驻扎。

1912年9月,唐牺支被袁世凯政府授予陆军中将,勋二位、二等文虎章。同年冬,唐牺支赴京任将军府咨议职,后回慈利家乡小住。

辛亥革命之后,袁世凯窃取革命胜利果实。全国发动了反对袁世凯独裁统治的二次革命。二次革命失败后,唐牺支翌年东渡日本。袁世凯冒天下之大不韪,于1915年12月12日,登上“中华帝国皇帝宝座”,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 “讨袁”运动。唐牺支愤然回国,住在汉口策划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1916年6月6日,袁世凯在全国人民的一片反对声中气恼忧惧、抱病而死,结束了83天黄粱美梦。黎元洪继任总统后,曾电召唐牺支入京许以重任,唐牺支不愿此行。

民国6年(1917年),唐牺支充任湘西靖国军援川司令官,次年改任湖北靖国联军招讨使。出川时,曾取道桑植回老家慈利,在洪家关结识贺龙,并送其步枪20余支,其女博文拜贺龙为义父;贺龙回赠银元100元。之后,贺龙与唐牺支常有书信往来。

民国8年(1919年),唐牺支至恩施任靖国联军参谋长。

民国10年(1921年)唐牺支任湖南讨贼军司令官,曾一度任慈利团练局局长。发起组织溥利公司开发磺场。

民国12年4月7日,非常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民国11年(1922年)唐牺支应孙中山电召去广州任别动队总司令、湖南劳军使。适黎元洪再任总统,唐牺支应召入京,授将军府将军,兼湖南督军赵恒惕驻京代表。民国13年(1924年)3月,唐牺支因肺结核在北京将军府逝世,英年37岁。葬于北京西门外天主教义地。当时北洋政府段祺瑞为临时执政,黎元洪下野后寓屋天津,唐牺支病逝后,黎元洪致电吊唁并送葬仪1000银元。

辛亥革命前的1910年6月,宜昌革命团体“宜昌公益会”在西坝川主宫成立。他们以宜昌府中学为活动重点,从警界、商界、学界发展会员273人,秘密开展反对清廷的活动。1911年5月,保路运动发生后,清廷崇洋媚外,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慨。亿万民众同仇敌忾,宜昌成为保路风波的前沿阵地。胡冠南、严绍陵在宜昌的 “四川会馆”(今宜昌四中)成立川汉铁路研究会,以研究为名,向铁路工人宣传革命。湖北“文学社”、“共进会”等革命团体加强了策动起义工作。

“文学社”是由“科学补习所”演变而来的,1911年1月成立于武昌,领导人是同盟会会员蒋翊武等人。“共进会”是同盟会的一些会员于1907年8月在日本成立的。领导人是刘公、孙武等人。这两个革命团体在湖北新军中进行了长期的、大量的组织发展工作。吸收了约6000名下级军官和士兵参加,占湖北新军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1]

1911年7月20日,文学社在四十一标调防前就召开代表会议,制定了调赴宜昌新军的发难计划,确定唐牺支负责与已出防四川之三十一标曹子清、胡冠南及三十二标叶正中等人联络,谋图占领宜昌。

宣统三年(1911年)七月,湖广总督瑞澄特调新军两个营来宜昌,防范川汉铁路工人起事,颇有革命思想的唐牺支随军派驻宜昌。新军驻防宜昌后,以唐牺支为首的文学社和以胡云龙为首的共进会,联合倾向革命的宜昌地方人士,时刻与武昌革命党人保持密切联系,积极进行响应武昌起义的准备工作。时驻宜昌附近的巡防营2000余人,加之宜昌水师等都在秘密监视新军,然而,由于倾向革命的新军力量雄厚,再加上倾向革命的新军力量渐多,敌对势力不敢轻举妄动。这些积极因素促使后来的宜昌起义得以一举成功。

同年10月13日得到武昌起义的消息,他与新军四十一标 “共进会”胡云龙和三十二标杨栋臣等党人,约同宜昌“公益会”胡冠南、严绍陵、警界代表张径武、学界代表唐人瑞和地、市知名人士代表共43人,于10月14日在东山寺 (今宜昌东山烈士陵园)召开秘密会议。会议制订了起义计划,行动纲领,决定10月18日起义,推翻清军驻宜昌统制机构。

正当唐牺支在商防管带李春澄寓所密谋起义之时,消息不胫而走。刚刚结束时,宜昌知府金世和窜入室内,携着李春澄出去询问大家在这里干什么。宜昌知府内情尽知,事态严重,十万火急。然而,宜昌清军此时内部发生裂变:宜昌清军巡防营统领崇欢预感清王朝末日来临,认为宜昌不可久留,借口 “赴援省城”闻讯逃跑。新军第一营管带戴寿山、队(连)官施化龙弃军离队。驻宜湖北新军军权落到“文学社”唐牺支和喻洪启、董学超、沈岳乔、欧阳超等手中。大家担心发生意外事件,唐牺支一边派人遥探,一边派人到川路弹压局索取子弹。

守局管带杨正坤逃匿,局储弹药遂全为起义部队所有。唐牺支当机立断,决定10月18日夜起事,当晚正式宣告反正,翌日全城光复,10月19日晨,“全宜昌城高悬汉帜,万民欢呼”。宜昌各界召开会议,将旧镇署改设司令部,唐牺支被各界代表公举为鄂军驻宜司令部司令官。自此,湖北军政府无“西顾之忧”。宜昌城里的满族官员,除敌对分子参将倭和布等人外,凡愿意投降的均免死罪。唐牺支又致电并派员到施南,促令陆军三十二标管带李汝魁反正。

唐牺支招贤纳士,名人志士纷至沓来。张鹏飞时为鄂军都督手下之“红人”,其于清宣统三年(1911年)加入“文学社”,他是积极主张举义之人,潜心联合宜昌民军,秘密侦察荆州满人情报,如荆州清军兵力分布、荆州城内外清军首领。之后,张鹏飞从沙市乘船,于10月19日到达宜昌。他与宜昌起义军执事一道组成宜昌民军司令部,共同推举唐牺支为司令官,众推张鹏飞为司令部参谋长,协助唐牺支将宜昌民军扩编为两个协(旅)。

时有原分布在宜昌至秭归一带修筑川汉铁路的3万民工,因停工滞留宜昌纷纷罢工游行。同盟会会员黎怀瑾以工头的身份,秘密组织铁路工人伺机夺取清军武器起义。因走漏风声,黎怀瑾和20多名铁路工人被害。这更加激发了铁路工人的愤慨。张鹏飞代表宜昌民军与川汉铁路宜昌总理李稷勋、助理陈燮堂陈述民工因停工滞留利害关系。双方经过缜密磋商,在川汉铁路民工中广泛宣传推翻清王朝的伟大历史意义。很快从民工中挑选1万青年壮士加入义军,及时壮大了革命力量。并协助余下2万民工及时返乡。之后,攻打重镇荆州,张鹏飞身先士卒,亲自督阵攻城。川汉铁路工人从军的战士英勇奋战,许多人立下了汗马功劳。

宣统二年(1910年)6月,胡冠南在宜昌与严绍陵、胡云龙等人成立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宜昌公益会”,曾在旅日期间加入同盟会的胡冠南首任“宜昌公益会”会长。1911年8月,清廷端方带兵从宜昌进川镇压川汉铁路工人。胡冠南尾随其后,意在击毙端方。宜昌起义时,胡冠南还滞留在重庆,因胡冠南为各界人士所信任,故宜昌派专人将其迎回,任宜昌民军司令部政事参谋。宜昌民军兵分多路进袭荆州,出自于胡冠南之韬略。1914年,一等参谋官胡冠南参加了以湖北讨袁(世凯)司令部名义在汉口起事。

鉴于荆州不解决,则宜昌无门户的理念,唐牺支当即“先传檄满员招降,并促使汉籍府、县官归顺。檄文所至,降者无数”。唐牺支下令缴销清廷旧部人员伪印,颁发新印,司令部还派员到宜昌所属各县联络,各县纷纷拥护,加快了鄂西和川东地区转向革命的步伐。

攻打荆州 声威大震

武昌起义成立了湖北军政府,清王朝惶惶不可终日,调集数路大军进逼武昌湖北军政府,形成包围之势,情况紧急迫在眉睫。全国各省纷纷支持武昌起义。宜昌脱离清朝统治,不仅使武汉革命军解除了隐患,而且还使盘踞在荆州之敌完全陷入革命势力包围之中。唐牺支深感夺取荆州后武汉才能解除威胁的重要,于是先传檄荆州。此时,宜昌各州、县均已投诚,11月4日,参谋关克威率兵一营直入当阳,当地百姓大开城门迎接宜昌民军入城。当阳等处亦受招抚,唯荆州清军将军等执迷不悟,托庇外人,妄图中立。唐牺支识破其奸,及时加强对川东、鄂西各地防范布置。

11月13日,唐牺支下达攻打荆州之命令,命统带喻洪启为总指挥率兵东下。唐牺支采纳胡冠南进言,首先是“敲山震虎”攻打荆州外围。为了切断清军外援部队,11月16日,宜昌民军兵分四路,进攻荆州清军驻防重地。唐牺支命令邓金标攻打八里山;命令关克威攻打荆门;命令胡云龙攻打万城草市。“分兵合围,步步为营”的战术,使宜昌民军捷报频传:邓金标、胡冠南部19日夜袭八里山,与清军激战梅槐桥,击溃清军精锐部队2000多人,戴家湾西南山地击毙清军600多人。

11月23日夜,欧阳超又率一部偷袭了万城敌营,将敌驱之梅槐桥。至此,八岭山和万城均落入革命军之手。11月25日拂晓,革命军进攻梅槐桥敌阵,将敌压缩在戴家湾西南山地一线。此时,关克威已克荆门,截断襄阳与荆州的通道。26日拂晓,敌左都统恒龄集中了3000人进扑革命军梅槐桥阵地。欧阳超部因寡不敌众,势颇危急。好在八岭山邓金标部已从侧翼出击,一鼓击溃敌人的戴家湾西南阵地。进攻梅槐桥之敌后路既被切断。

宜昌民军和荆州清军经过一系列战斗,荆州清军逐渐不支,全军退入荆州城内固守。为了挽回败局,荆州清军托外籍传教士出面磋商议和。阵前指挥员喻洪启立即转报唐牺支,唐牺支立即指出:“兵伐城内,刻不容缓!”

之前,清王朝调集几路大军进逼武昌,形成包围武昌湖北军政府之势。此时,能解武昌之危的重大希望在于攻克荆州,解除湖北军政府外围之险。时有谭延就任湖南军政府都督之后,又以故交召令湖南民军王正雅(1870-1920年,慈利溪口人),授以湖南西北路安抚使之职。王正雅欣然应召,亲自到常德、慈利、永顺、石门等地招募勇士,并拨都督府右路巡防二队、前路巡防一队、都督府卫兵一队,编为“武字营”,辖六个营,加上宋强带领的学生军,共1700多人火速增援唐牺支军。

12月9日,湘鄂两军于黄昏时刻发起猛攻,清军都统恒龄于12月10日自杀。自此之后,敌军更加惶惶不可终日。12月12日,清军将军连魁等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决定投降。

12月18日,唐牺支与王正雅亲率数十人,直驱荆州将军府,满族将士皆跪地迎接。唐牺支、王正雅好言抚慰,允许保其财产,所有投降将士不予歧视,满人感恩不已。

功勋卓越 英年病逝

荆州战后恢复之初,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黎元洪委任唐牺支为荆宜施鹤司令部司令,办理荆沙善后事宜,并节制荆、宜、施、鹤四属军队及民事、财政事务。唐牺支委派前沙市检察厅监督方忠源为司法司长,组织荆沙临时司法署;以朱纯经、余鼎城为协理,办理提工、善后等事,并在荆州城内设缝纫工厂,以兴工艺。之后,唐牺支奉命军援陕西。

2010年11月,湖南省慈利县文物局将慈利县三官寺土家族乡的“唐牺支故居已被纳入省级重点文物保护行列”。唐牺支故居位于三官寺土家族乡三坪村12、13组,现存房屋建筑面积占地约3000平方米。


相关文章推荐:
民国 | 陆军 | 中将 | 将军 | 三官寺 | 光绪 | 湖北陆军小学堂 | 同盟会 | 群治学社 | 振武学社 | 文学社 | 宜昌 | 宜昌 | 胡元龙 | 司令 | 荆州城 | 湖北军政府 | 施鹤 | 宜昌 | 荆州 | 师长 | 湖北军政府 | 沙市 | 襄阳 | 袁世凯 | 黎元洪 | 黎元洪 | 北伐 | 袁世凯 | 陆军中将 | 袁世凯 | 袁世凯 | 二次革命 | 袁世凯 | 中华帝国 | 袁世凯 | 袁世凯 | 黎元洪 | 桑植 | 洪家关 | 贺龙 | 贺龙 | 恩施 | 孙中山 | 黎元洪 | 将军府 | 督军 | 赵恒惕 | 将军府 | 北洋政府 | 段祺瑞 | 临时执政 | 黎元洪 | 西坝 | 宜昌府 | 保路运动 | 宜昌 | 四川会馆 | 共进会 | 科学补习所 | 蒋翊武 | 刘公 | 孙武 | 曹子清 | 胡冠南 | 瑞澄 | 宜昌 | 新军 | 宜昌起义 | 武昌起义 | 烈士陵园 | 金世和 | 宜昌 | 湖北军政府 | 参将 | 施南 | 都督 | 荆州城 | 沙市 | 宜昌 | 宜昌 | 川汉铁路 | 荆州 | 宜昌 | 胡冠南 | 端方 | 宜昌 | 宜昌 | 胡冠南 | 荆州 | 宜昌 | 湖北军政府 | 武昌 | 宜昌 | 荆州 | 宜昌 | 宜昌 | 统带 | 宜昌 | 宜昌 | 清军 | 八岭山 | 恒龄 | 八岭山 | 宜昌 | 荆州 | 荆州 | 湖北军政府 | 湖北军政府 | 谭延 | 都督 | 王正雅 | 王正雅 | 慈利 | 都督府 | 王正雅 | 王正雅 | 中华民国 | 黎元洪 | 司令 | 朱纯 | 鼎城 | 荆州 | 陕西 | 慈利县 | 三坪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