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唐文拾遗

清朝同治年间古文献学家陆心源掇拾遗文成《唐文拾遗》。全书共72卷,出处逐一写明,收文约2500余篇,作者近310人,于光绪年间刊印。

《全唐文》是有唐一代(包括五代)文章的总集,也是迄今唯一最大的唐文总集。全书凡六易寒暑,至嘉庆十九年(1814)成书,共计1000卷。但由于工程浩大,加之出自众手,因此疏忽在所难免,其显著缺憾有二:一是辑录不注出处,二是网罗尚有不少遗漏。清同治年间古文献学家陆心源掇拾遗文成《唐文拾遗》72卷、《唐文续拾》16卷,出处逐一写明,收文约2500余篇,作者近310人,于光绪年间付梓。其次,在校订上,文字讹误和重出互见较突出,并有人名误、题目误、收录误现象。小传叙述亦间有失实。清代考据家劳格深谙唐事,撰有《读全唐文札记》、《札记续补》共130条,近代唐史名家岑仲勉继撰《读全唐文札记》310条,为其纠谬、正误、质疑,共涉及文章近400篇,作者130余人。

陆心源(18341894),清末藏书家。字刚甫(一作刚夫),一字潜园,号存斋,晚号潜园老人。清末四大藏书家之一。归安(今浙江吴兴)人。咸丰举人,官至福建盐运使。

陆心源生平嗜书,购书于大江南北,家富于资,先购有上海郁松年宜稼堂藏书,又获周星贻等诸家余书,近抄远访,十余年得书15万卷。因读《亭林遗书》,遂名其书堂曰“仪顾堂”。又建宋楼,专贮宋元旧椠及名人精抄、手校本,自称有宋本200种。另建十万卷楼,贮藏明以后秘刻及精抄精校。又于潜园中建守先阁,贮藏寻常普通本。又奏请归安太守,将“守先阁”藏书公开借阅。著有《金石学补录》、《穰梨馆过眼录》、《仪顾堂集》、《潜园总集》。

陆心源的藏书楼宋楼,以宋为楼名,意谓内藏宋刻本有 200种之多。但实际不及此数。“宋楼”与瞿绍基“铁琴铜剑楼”、杨以增“海源阁”、丁申、丁丙的“八千卷楼”合称清末四大藏书楼。刊有《十万卷楼丛书》,分一、二、三编,以四部排列,共书52种,汇辑了流传较少的唐、宋、元人著作,以医书、笔记较多,所据均以家藏宋元善本和旧抄。仿张金吾《藏书志》体例,撰《宋楼藏书志》120卷,40册4函,为其藏书目录,著录罕见的宋元刻本及旧抄民书,普通书不录。凡《四库提要》和阮元《四库未收书目提要》所未著录之书,各撰解题一篇,叙其流别。另有《仪顾堂题跋》16卷、《续跋》16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陆心源的藏书尤其以宋、元版本数量之众、价值之高,在海内无与伦比,为世人所瞩目。陆心源去世后,其子陆树藩因经商失败,在1907年将其家中最精华的大部分藏书10万元全部售予日本岩崎氏静嘉堂文库。消息传出,国内学子及藏书界极为感慨和震动,全国学术界为之震惊。著作《书舶庸谭》的董康说:“古芬未坠,异域长归,反不如台城之炬、绛云之烬,魂魄犹长守故都”,称“宋楼事件”,静嘉堂文库则因之成为国际汉学重镇。该文库共有十八种古籍被列为日本“重要文化财”,而陆心源之宋元版藏书就占十六部之多,由此可见宋楼藏书的文献价值。岛田彦桢作有《宋楼藏书源流考并购获本末》一文。

后陆树藩将守先阁剩余之书捐赠给刚办的海岛图书馆,计一千余部一万四千多册(事见《陆氏守先阁捐助书目》);后陆树藩又曾在苏州办孤儿院并任院长,于民国十五年(1926年)过世,享年五十九岁。宋楼藏书东渡后,杭州丁氏“八千卷楼”,经张之洞、端方、缪荃孙及丁氏后人努力,端方代官方购下,建江南图书馆(今南京图书馆)收藏;次年,湖州姚氏、扬州徐氏藏书,先后购至京师广化寺收藏(《张文襄公年谱》);又次年,建立京师图书馆(今北京图书馆)。


相关文章推荐:
同治 | 陆心源 | 光绪 | 全唐文 | 嘉庆 | 陆心源 | 唐文续拾 | 付梓 | 校订 | 劳格 | 读全唐文札记 | 岑仲勉 | 读全唐文札记 | 藏书家 | 清末四大藏书家 | 归安 | 吴兴 | 举人 | 盐运使 | 郁松年 | 周星贻 | 亭林遗书 | 宋楼 | 宋本 | 仪顾堂集 | 潜园总集 | 宋楼 | 瞿绍基 | 铁琴铜剑楼 | 杨以增 | 海源阁 | 丁申 | 丁丙 | 八千卷楼 | 十万卷楼丛书 | 医书 | 笔记 | 善本 | 张金吾 | 体例 | 宋楼藏书志 | 刻本 | 四库提要 | 仪顾堂题跋 | 陆树藩 | 书舶庸谭 | 董康 | 静嘉堂文库 | 汉学 | 张之洞 | 端方 | 缪荃孙 | 江南图书馆 | 南京图书馆 | 京师图书馆 | 北京图书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