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唐琬

唐琬 [1] (1128~1156),又名婉,字蕙仙,浙江绍兴人。唐琬是郑州通判唐闳的独生女儿,母亲李氏媛,祖父是北宋末年鸿儒少卿唐翊。唐琬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陆家曾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与唐家订亲。 [2]

陆游大约在二十岁左右,与唐琬成婚。婚后伉俪相得,感情很好。不料唐琬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并且,唐婉一直无所出,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后陆母认为唐琬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遂命陆游休了唐琬。陆游曾另筑别院安置唐琬,其母察觉后,命陆游另娶一位安守本分的王氏女为妻。没想到,王氏在第二年就生下一子,四年里共生三子,另有一妾。数年后,陆游去游览沈园,正巧遇到唐琬夫妇也在园中。唐琬征得丈夫赵士程同意,亲手向陆游敬了一杯酒。陆游饮后,在沈园题写了那首《钗头凤》,写罢,搁笔而去。 [2]

沈园一会后,唐琬悲恸不已。回家后,反复玩味陆游的词,便和了一首同样的曲牌的词,不久即怏怏而卒。陆游直至晚年,仍常常凭吊遗踪,追忆当年,不能忘怀旧情,为此写下了不少感人的诗篇,人们在感动于这些诗句时,也便记住了他与唐琬的故事。 [2]

陆家曾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与唐家订亲。陆游十九岁(绍兴十四年)与唐琬结合。不料唐琬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女子无才便是德,陆游为孙姓女子写墓志时也说过,才藻非女子事也),后陆母认为唐琬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遂命陆游休了唐琬。陆游曾另筑别院安置唐琬,其母察觉后,命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唐琬而后由家人作主嫁给了都城绍兴府皇家后裔同郡士人赵士程。公元1151年(绍兴二十一年),礼部会试失利后陆游到沈园去游玩,偶然遇见了唐琬,两个人都非常难过。陆游感伤地在墙上题了一首《钗头凤》 (红酥手)词。1156年,唐琬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阕《钗头凤世情薄》。同年秋,便抑郁而终。

唐婉是陆游娘舅唐诚的女儿,自幼文静,陆游的母亲虽然不太喜欢这个侄女,但是旧时代都喜欢亲上加亲,再加上俩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所以陆母也就答应了这门亲事,在陆游二十岁时迎娶了表妹唐琬。

这可是轰动整个山阴的大事,才子佳人,又都是官宦世家。婚后的日子里,陆游唐婉倒是相亲相爱,可是就因为陆母与嫂子不合百般刁难侄女唐婉,婚后第二年唐琬便被逐出了陆家的大门。由于陆母的极力拆散,陆游终归抵不过父母之命,最终依依惜别。

陆游感伤地在墙上题了一首《钗头凤红酥手》词。1156年,唐琬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阕《钗头凤》(世情薄)。随后不久便抑郁而终。

“我只是可笑世人多喜欢爱情童话,本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也是大肆渲染,现在的女人无疑幸福了很多,琬儿很苦,和她姨娘一样命苦,因为她们都是才女,而那个时代,偏偏容不得一个才女!”......“最可笑的是那个大才子,琬儿的表哥,”苏嫣然嘴角一丝轻蔑,“竟然忘记谁教他诗赋......他也向来一直认为‘才藻非女子事’。这倒不难理解,他心中当然还是痛恨琬儿的姨娘(李清照),痛恨她教了琬儿太多,让琬儿也学会了她的独立思想,她对爱情的追求,因为在那个大才子眼中,琬儿若是不学会诗赋,就不会爱上颜大哥,也就会安安心心的做他陆家的媳妇!”

作者其后作出了解释:“其实对于钗头凤一词,我看过几遍,不过第一次看的感觉和大多读者一样,认为是凄 婉......不过后来再看几遍,却又感觉到应该算是封建礼教的悲哀......不过最近重读,却是认为是伪作的可能居多,因为这首词实在有太多的疑点和不合当时礼法的地方,所以一直考虑是否用一个故事,解释一下其中的疑点。在这里,我从来没有诋毁陆游爱国情操的意思,我也不认为感情的处理上会和爱国有什么挂钩,就算是岳飞,也是对于封建礼法很看重,和前妻的故事我也不想多说,不然又有人说我诬蔑岳飞了,当然,我也很喜欢陆游的诗词,以及诗词中表达的境界,不过在依托他休妻的理由上立足只是设想,无史书可察,是有欠考虑,这里的确有不当的地方,当然如果有史书能查的话,也不会有这个桥段,如果因为这样,给一些读者理解陆游这个伟大的爱国诗人造成误会的话,墨武在这里表达最深挚的歉意。”

唐琬与陆游

唐琬是陆游的第一任妻子,生得很漂亮,而且是当时有点小名气的才女。和陆游感情非常好,但是她在家庭中的行为可能属于比较开明的一类,时常令婆婆感到不敬。陆游的母亲虽然经常抱怨和训斥她,但也还是能够容忍的。但有件事情是她无法容忍的:唐琬婚后数年未育。她不愿意让儿子因为这个女人而绝了后。当时,生育是家族的大事。陆游母亲以这个理由提出要休唐琬,无论陆、唐两家的谁,都觉得提不出很多有力的理由来反对。最后,两人终究被迫离婚。

离婚后陆游先娶妇,新娘姓王,过门后很快生了孩子。唐家愤愤不平,觉得不把女儿嫁出去,面子会失尽。于是将女儿嫁于当时也很有点名气的另外的一个文人。这文人对唐琬很好。他是唐家的世交朋友,完全知道陆游的文友,对陆游比较钦佩,也很同情唐琬,想尽力令她幸福。

否为表兄妹

后世的论著大都同意陆游与唐琬是表兄妹。然而一些学者对此也提出疑义,他们查考了《宝庆续会稽志》,发现唐琬的父亲唐闳是山阴(今浙江绍兴)人鸿胪少卿唐翔之子,而陆母则是江陵唐介的孙女。两地相距遥远,两家虽同姓,却无种族血亲关系。既然唐琬的父亲唐闳与陆母不是姐弟,那么陆游与唐琬也不可能是表兄妹了。虽说野史笔记有采录传闻,不暇考证的弊端,但周密,刘克庄等人毕竟与陆游年代相接,所言总应有根据。

钗头凤此诗的来由

一日,陆游去游览沈园,正巧遇到唐琬夫妇也在园中。唐琬征得丈夫赵士程同意,亲手向陆游敬了一杯酒。陆游饮后,在沈园题写了那首《钗头凤》。写罢,搁笔而去。

沈园一会后,唐琬悲恸不已。回家后,反复玩味陆游的词,便和了一首同样的曲牌的词。

唐琬与陆游的经历

陆游出生于书香之家,南宋爱国诗人。唐琬,字蕙仙,自幼文静灵秀,不善言语却善解人意。与年龄相仿的陆游情意十分相投,两人青梅竹马,相伴度过一段纯洁无瑕的少年美好时光。随着年龄的增长,一种萦绕心肠的情愫在两人心中渐渐滋生了。

陆游与唐琬都擅长诗词

青春年华的陆游与唐琬都擅长诗词,他们常借诗词倾诉衷肠,二人吟诗作对,互相唱和,丽影成双,宛如一双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眉目中洋溢着幸福和谐。两家父母和众亲朋好友,也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陆家就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这门姻事。

唐琬便成了陆家的媳妇

成年后,一夜洞房花烛,唐琬便成了陆家的媳妇。从此,陆游、唐琬更是鱼水欢谐、情爱弥深,沉醉于两个人的天地中,把功名利碌抛置于九霄云外。新婚燕尔的陆游留连于温柔乡里,根本无暇顾及应试功课进仕为官。

陆游的母亲不满他们的儿女情长

陆游的母亲唐氏是一位威严而专横的女性。她一心盼望儿子陆游金榜题名,登科进官,以便光耀门庭。目睹眼下的状况,她大为不满,几次以姑姑的身份、更以婆婆的立场对唐琬大加训斥,责令她以丈夫的科举前途为重,淡薄儿女之情。但陆、唐二人情意缠绵,无以复顾,情况始终未见显著的改善。陆母因之对儿媳大起反感,认为唐琬实在是唐家的扫帚星,将把儿子的前程耽误贻尽。

陆母通过算命打卦拆开了这桩婚姻

于是她来到郊外无量庵,请庵中尼姑妙因为儿、媳卜算命运。妙因一番掐算后,煞有介事地说:“唐琬与陆游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性命难保。”陆母闻言,吓得魂飞魄散,强令陆游,将唐琬休弃。陆游心中悲如刀绞,素来孝顺的他,面对态度坚决的母亲,除了暗自饮泣,别无他法。

迫于母命难违陆游把唐琬送归娘家

迫于母命难违,陆游只得答应把唐琬送归娘家。就这样,一双情意深切的鸳鸯,行将被无由的孝道、世俗功利和虚玄的命运八字活活拆散。陆游与唐琬难舍难分,不忍就此一去,相聚无缘,于是悄悄另筑别院安置唐琬,陆游一有机会就前去与唐琬鸳梦重续、燕好如初。无奈纸总包不住火,精明的陆母很快就察觉了此事。严令二人断绝来往,并为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彻底切断了陆、唐之间的悠悠情丝。

陆游的仕途在一开始就遭受了风雨

无奈之下,陆游只得收拾起满腔的幽怨,在母亲的督教下,重理科举课业,以他扎实的学识功底和才气横溢的文思博得了考官陆阜的赏识,被荐为魁首。但同时也遭到当朝宰相秦桧的嫉恨。于是在第二年春天的礼部会试时,硬是借故将陆游的试卷剔除。使得陆游的仕途在一开始就遭受了风雨。

礼部会试失利,陆游回到家乡,家乡风景依旧,人面已新。睹物思人,心中倍感凄凉。为了排遣愁绪,陆游悠游放荡的生活。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晌午,陆游随意漫步到禹迹寺的沈园。在园林深处的幽径上迎面迎面遇见前妻唐琬。在那一刹间,时光与目光凝固了,恍惚迷茫,眼帘中饱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此时的唐琬,已由家人作主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显赫,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人,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琬,表现出诚挚的同情与谅解。使唐琬饱受到创伤的心灵已渐渐平复,并且开始萌生新的感情苗芽。这时与陆游的不期而遇,无疑将唐琬已经封闭的心灵重新打开,里面积蓄已久的旧日柔情、千般委屈一下子奔泄出来,柔弱的唐琬对这种感觉几乎无力承受。而陆游,几年来虽然借苦读和诗酒强抑着对唐琬的思念,但在这一刻,那埋在内心深处的旧日情思不由得涌出。四目相对,千般心事、万般情怀,却不知从何说起。这次唐琬是与夫君赵士程相偕游赏沈园的,那边赵士程正等她进食。在好一阵恍惚之后,已为他人之妻的唐琬终于提起沉重的脚步,留下深深的一瞥之后走远了,只留下了陆游在花丛中怔怔发呆。

和风袭来,吹醒了沉在旧梦中的陆游,他不由地循着唐琬的身影追寻而去,来到池塘边柳丛下,遥见唐琬与赵士程正在池中水榭上进食。隐隐看见唐琬低首蹙眉,有心无心地伸出玉手红袖,与赵士程浅斟慢饮。这一似曾相识的场景,看得陆游的心都碎了。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感慨万端,于是提笔在粉壁上题了一阕“钗头凤”。

随后,秦桧病死。朝中重新召用陆游,陆游奉命出任宁德县立簿,离开了故乡。第二年春天,唐琬再一次来到沈园,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忽然瞥见陆游的题词。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阕词,题在陆游的词后。

唐琬是一个极重情谊的女子,与陆游的爱情本是十分完美的结合,却毁于世俗的风雨中。赵士程虽然重新给了她感情的抚慰,但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与陆游那份刻骨铭心的情缘始终留在她情感世界的最深处。自从看到了陆游的题词,她的心就再难以平静。追忆似水的往昔、叹惜无奈的世事,感情的烈火煎熬着她,使她日臻憔悴,悒郁成疾,在秋意萧瑟的时节化作一片落叶悄悄随风逝去。只留下一阕多情的《钗头凤》,令后人为之唏嘘叹息。

陆游千古绝唱《钗头凤》

陆游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红酥手,黄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

泪痕红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唐琬和的《钗头凤》

1156年,唐琬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阕《钗头凤》。

(唐琬的词以《钗头凤》最为有名。)据说当时只留下"世情薄,人情恶"两句,其余为后人补上。

世情薄,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3]

诗文中,唐琬尽情诉说自己对陆游的无限思念,哭诉自己忧思成疾的境况。已经长久经受心灵折磨的唐琬,经受此番精神刺激,身心再也无法承受,不久就在忧郁中去世。陆游闻知此事,悲痛欲绝,心灵遭受深深的创伤,终生难以释怀,沈园从此成了他对唐琬思念的承载,成了他梦魂萦绕之地。晚年入城,凡逢沈园开放之日,必入园中凭吊。在唐琬逝去40年之后的一天,陆游再一次来到沈园。此时的沈园,物是人非,陆游感慨万千,又作《沈园》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79岁时的一天夜里,陆游在梦中见到了沈园,醒时又作绝句二首: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此后沈园数度易主,人事风景全部改变了昔日风貌,陆游也曾重沈园。游诗中小序曰:“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 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主已三易其主,读之怅然。”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年至84岁时,陆游还是牵挂着沈园,再游沈园时又作《春游》一绝: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诗人为怀念唐琬,追忆沈园之邂逅就留下了十多篇诗文。

这种深挚无告,凄然而又令人慕然的爱情,成为了爱情的千古绝唱。

唐琬的一滴清泪,缠绵悱恻了整个南宋文学史。一首谁读谁落泪的《钗头凤》是数不尽的爱的缠绵。

这首词始终围绕着沈园这一特定的空间来安排自己的笔墨,上片由追昔到抚今,而以“东风恶”转捩;过片回到现实,以“春如旧”与上片“满城春色”句相呼应,以“桃花落,闲池阁”与上片“东风恶”句相照应,把同一空间不同时间的情事和场景历历如绘地叠映出来。全词多用对比的手法,如上片,越是把往昔夫妻共同生活时的美好情景写得逼切如现,就越使得他们被迫离异后的凄楚心境深切可感,也就越显出“东风”的无情和可憎,从而形成感情的强烈对比。

再如上片写“红酥手”,下片写“人空瘦”,在形象、鲜明的对比中,充分地表现出“几年离索”给唐氏带来的巨大精神折磨和痛苦。全词节奏急促,声情凄紧,再加上“错,错,错”和“莫,莫,莫”先后两次感叹,荡气回肠,大有恸不忍言、恸不能言的情致。

总而言之,这首词达到了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统一,是一首别开生面、催人泪下的作品。


相关文章推荐:
绍兴 | 才华横溢 | 凤钗 | 陆游 | 伉俪 | 赵士程 | 钗头凤 | 沈园 | 陆游 | 山阴 | 凤钗 | 赵士程 | 钗头凤世情薄 | 陆游 | 钗头凤红酥手 | 沈园 | 陆游 | 一阕 | 钗头凤 | 李清照 | 钗头凤 | 陆游 | 岳飞 | 墨武 | 陆游 | 陆游 | 陆游与唐琬 | 山阴 | 江陵 | 沈园 | 赵士程 | 钗头凤 | 赵士程 | 陆游 | 陆游 | 赵士程 | 沈园 | 陆游 | 陆游 | 赵士程 | 赵士程 | 陆游 | 一阕 | 钗头凤 | 陆游 | 沈园 | 陆游 | 一阕 | 陆游 | 陆游 | 赵士程 | 陆游 | 陆游 | 一阕 | 钗头凤 | 陆游 | 钗头凤 | 红酥手 | 东风恶 | 一阕 | 钗头凤 | 陆游 | 陆游 | 沈园 | 沈园 | 陆游 | 沈园 | 陆游 | 陆游 | 沈园 | 沈园 | 陆游 | 陆游 | 沈园 | 放翁 | 钗头凤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