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田常

田恒,即田成子,因其家族出自陈国,也称为陈恒,汉朝为汉文帝刘恒避讳,改称“田常”。是齐国田氏家族第八任首领。

前485年承袭父亲田乞之位,而后唆使齐国大夫鲍息弑杀齐悼公,立齐简公。田成子和阚止(又名监止,字子我)任齐国的左右相。

前481年,田成子发动政变,杀死了阚止和齐简公,拥立齐简公的弟弟为国君,就是齐平公。之后,田恒独揽齐国大权,尽诛鲍、晏诸族。田成子的封邑,大于齐平公直辖的地区。

史称田成子选齐国女子身高七尺以上为姬妾,后宫以百数,而不禁宾客舍人出入后宫。在田恒死的时候,有七十个儿子。

庄子《南华经.箧》记载田成子盗齐国之事,指他为诸侯大盗,被称为“田成子取齐”。也是后世常引用之成语“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由来。

陈恒杀害齐简公,孔子斋戒三日,请求鲁哀公讨伐陈恒,鲁哀公表示鲁国势力弱小,让孔子问季孙肥。

陈恒死后,儿子田盘继位。

齐悼公四年(公元前485年),田常的父亲田乞去世,田常继任其父职位,史称田成子。 [1]

同年,由于齐国大臣鲍牧与齐悼公不和,而弑杀齐悼公,齐国人共同拥立齐悼公之子吕壬继位,是为齐简公。田常与监止分别担任左、右相国,共同辅佐齐简公。田常心中惧怕监止,每次上朝时都频频回头看他。由于监止受到齐简公的宠幸,因而他的权力不能除去。于是田常就重新使用他父亲田乞的措施,用大斗把粮食借给百姓,然后再用小斗收回,以此来笼络民心,因而受到齐国百姓的称颂。齐国大夫上朝时,御鞅向齐简公进谏说:“田常、监止不可并列,您还是选择其中一个吧!”齐简公没有听从。 [2-3]

子我是监止的同族(一说子我便是监止),平时与田氏不和。齐简公四年(公元前481年)春天,子我上晚朝时,正好碰见田逆(田子行)杀人,就将田逆拘捕进宫。当时田氏家族和睦,田氏族人就让遭囚禁的田逆装病而探监送酒给看守,将看守灌醉杀死,让田逆得以逃脱。子我在田氏宗祠与田氏盟誓和解。当初,田氏的远房同族田豹想做子我的家臣,让公孙推荐自己,恰逢田豹有丧事而作罢。后来田豹终于成为子我的家臣,并受到子我的宠幸。子我对田豹说:“我想将田氏的直系子孙全部驱逐杀光,让你来做田氏宗主,可以吗?”田豹回答说:“我是田氏的远族。再说田氏中违拗您的不过数人,何必全都驱逐呢?”子我不听。不久,田豹告知田氏说:“子我将要诛灭田氏,如果田氏不先动手,灾祸就要来到。” [4] (一说是田逆对田常说:“子我得到国君宠幸,如不先动手,必然祸害于您田常。”) [5]

当时子我住在齐简公的宫中。同年五月十三日,田常兄弟四人乘车前往齐简公住处,想杀死子我。子我在帷帐中,出门迎接,田氏进入后关闭宫门。宦官抵抗田氏,田逆杀死宦官。齐简公正与宠妃在檀台饮酒作乐,田常将他迁到寝宫。齐简公拿起戈想要攻击田常,太史子馀说:“田常不敢作乱,他是要为国除害。”齐简公这才停止。田常出宫住进武库,听说齐简公还在发怒,恐怕自己要遭诛杀,便想出外逃亡,说:“何处没有国君!”田逆拔剑说:“迟疑怯懦是坏事的祸根。谁不是田氏宗族?我如不杀死出逃者,田氏祖宗不饶。”田常这才留下,于是攻击子我。子我聚集徒众攻打宫墙的大门小门,均未成功,便外出逃亡,田氏部下追击并杀死子我。 [6-7]

当时齐简公出逃在外。五月二十一日,田常在徐州(一作州、舒州)抓获齐简公。齐简公说:“我若早听御鞅之言,便不会落到这种地步。”六月初五日,田常因害怕齐简公复位后会杀害他,便在徐州弑杀齐简公,并拥立齐简公之弟吕骜继位,是为齐平公。齐平公继位后,任用田常做相国。 [8] [9]

田常自此杀害齐简公后,害怕各国诸侯联合诛杀自己,就将侵占鲁国、卫国的土地全部归还。西边同晋国、韩氏、魏氏、赵氏订约,南方与吴国、越国互通使臣,建立功德,施行赏赐,亲近百姓,因此齐国得以重新安定。 [10]

田常对齐平公说:“施行恩德是人们所希望的,由您来施行;惩罚是人们所厌恶的,请让臣去执行。”这样做了五年,齐国的政权都归田常把持。于是田常把鲍氏、晏氏、监止和公族中较强盛的全部诛杀,并分割齐国从安平以东到琅邪的土地,作为自己的封地。 [8] 他的封地甚至比齐平公享有的领地还要大。 [11]

田常挑选身高七尺以上的齐国女子做后宫姬妾,姬妾达一百多人,并且让宾客侍从随便出入后宫,不加禁止。到田常去世时,姬妾生下七十多个儿子。 [12]

田常死后,他的儿子田襄子田盘继任他的职位,担任齐国国相。田常的谥号是成子。 [13]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悼公既立,田乞为相,专齐政。四年,田乞卒,子常代立,是为田成子。鲍牧与齐悼公有郄,弑悼公。齐人共立其子壬,是为简公。田常成子与监止俱为左右相,相简公。田常心害监止,监止幸于简公,权弗能去。于是田常复修子之政,以大斗出贷,以小斗收。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简公出奔,田氏之徒追执简公于州。简公曰:“蚤从御鞅之言,不及此难。”田氏之徒恐简公复立而诛己,遂杀简公。简公立四年而杀。于是田常立简公弟骜,是为平公。平公即位,田常为相。田常既杀简公,惧诸侯共诛己,乃尽归鲁、卫侵地,西约晋、韩、魏、赵氏,南通吴、越之使,功行赏,亲于百姓,以故齐复定。

《史记齐太公世家》:简公四年春,初,简公与父阳生俱在鲁也,监止有宠焉。及即位,使为政。田成子惮之,骤顾於朝。御鞅言简公曰:“田、监不可并也,君其择焉。”弗听。子我夕,田逆杀人,逢之,遂捕以入。田氏方睦,使囚病而遗守囚者酒,醉而杀守者,得亡。子我盟诸田于陈宗。初,田豹欲为子我臣,使公孙言豹,豹有丧而止。后卒以为臣,幸于子我。子我谓曰:“吾尽逐田氏而立女,可乎?”对曰:“我远田氏矣。且其违者不过数人,何尽逐焉!”遂告田氏。子行曰:“彼得君,弗先,必祸子。”子行舍于公宫。

《左传哀公十四年》:甲午,齐陈恒弑其君壬于舒州。孔丘三日齐,而请伐齐,三。公曰:“鲁为齐弱久矣,子之伐之,将若之何?”对曰:“陈恒弑其君,民之不与者半。以鲁之众,加齐之半,可克也。”公曰:“子告季孙。”孔子辞。退而告人曰:“吾以从大夫之后也,故不敢不言。”

父亲:田僖子田乞

儿子:田襄子田盘

田常执政期间,复修其父之政,继续以大斗出,小斗进的方法笼络民心。后来杀害齐简公,拥立齐简公之弟齐平公,自任相国,扩大封地,尽诛公族中强者,自此田氏专国政。三传至齐太公田和,正式代齐。

《史记卷三十二齐太公世家第二》 [14]

《史记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15]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田常打算在齐国造反,忌惮高固、国佐、鲍叔牙、晏婴四大家族的势力,所以调动军队打算讨伐鲁国。孔子听说后,对他的弟子说:“鲁国,是我们祖先的坟墓所处的地方,是我们的祖国,国家如此为难,你们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呢?”子路请求出使齐国,孔子阻止了他。子张、子石也请求前去,孔子没有答应。子贡请求前去,孔子准许了。 [16]

子贡于是出发,到了齐国,对田常说:“你讨伐鲁国是错误的。鲁国,是很难讨伐的国家,它城墙又薄又矮,它的土地又小又洼,它的国君愚蠢不施仁政,它的大臣虚伪而且没有用处,它的军民又都讨厌战争,因此不能和鲁国作战。您不如去讨伐吴国。吴国,城墙又高又厚,土地又广又深,兵甲又硬又新,大臣既有才能又衣食丰盛,精良的武器和士兵都在吴国,又派贤明的大夫防守,因此容易讨伐。”田常勃然大怒说:“你说的困难的,是别人认为容易的;你说的容易的,是别人认为困难的:你告诉我这些话,为什么?”子贡说:“我听说,国内有忧患的就攻打强国,国外有忧患的就去攻打弱国。如今您的忧虑在国内。我又听说您有三次受封的机会都没有成功,是因为有大臣不拥护你。如今您打败鲁国来扩大齐国的国土,通过战争取胜来凌驾国君,通过打败鲁国来赢得大臣们的尊重,但是您的战功起不了作用,而且会更加被国君疏远。因此你对上凌驾国君,对下胁迫群臣,再求成大事,太难了。君主骄横就会胁迫下臣,下臣骄纵就威胁君主,因此你是对上和国君有隔阂,对下和大臣有争斗。这样,您在齐国立足就很危险了。所以说不如讨伐吴国,讨伐吴国取得不了胜利,士兵在国外战死,大臣在内部空虚,因此你在上就没有了强大的大臣作为政敌,在下就没有士兵百姓的反对,孤立国君控制齐国的就只有您了。”田常说:“很好。就算这样,我的军队已经向鲁国进发了,再调转去攻打吴国,大臣们怀疑我,怎么办?”子贡说:“您先按兵不动,不要对鲁国开战,请让我去出使吴国,劝说吴王救援鲁国并讨伐齐国,您因此带兵和吴国交战。”田常答应了,让子贡出使南方的吴国,去见吴王。 [16]


相关文章推荐:
汉朝 | 汉文帝 | 避讳 | 齐国 | 田乞 | 齐悼公 | 齐简公 | 阚止 | 齐简公 | 齐平公 | 庄子 | 南华经 | 田成子 | 孔子 | 鲁哀公 | 季孙肥 | 齐悼公 | 田乞 | 田成子 | 齐国 | 齐简公 | 相国 | 大夫 | 子我 | 田豹 | 齐平公 | 鲁国 | 卫国 | 晋国 | 吴国 | 越国 | 田襄子 | 田成子 | 遗守 | 田豹 | 田乞 | 田襄子 | 史记 | 齐太公世家 | 田敬仲完世家 | 高固 | 国佐 | 鲍叔牙 | 晏婴 | 孔子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