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田悦(唐朝魏博节度使)

田悦(751年-784年),平州卢龙(今河北卢龙)人,唐朝中期军阀,魏博节度使田承嗣之侄。

田悦原为魏博中军兵马使,骁勇善战,田承嗣死后继任节度使。建中二年(781年),田悦与成德李惟岳、淄青李纳联合反叛,不久便兵败困守魏州,后又得到朱滔、王武俊的援助,势力得以恢复,并自立为魏王。唐德宗派兵镇压,引起战祸连年不息,士卒死伤惨重。

田悦最终削除王号,归顺朝廷。兴元元年(784年),朝廷封田悦为检校尚书右仆射、济阳郡王,堂弟田绪趁机发动兵变,将田悦杀害,时年三十四岁。

田悦幼年丧父,随母亲改嫁到平卢军。763年(广德元年),叔父田承嗣担任魏博节度使,命人四处寻访,找到了田悦。田悦时年十三岁,应答进退彬彬有礼,处理事情很合田承嗣的心意。 [1]

田悦勇猛善斗,勇冠军中,而且残忍奸诈,但是貌似忠厚,轻财重施,以此沽名钓誉,得到军中将士的拥护,担任魏博中军兵马使、检校右散骑常侍、魏府左司马。 [2-3]

775年(大历十年),朝廷下诏贬田承嗣为永州刺史,田悦也被贬到贫瘠之地。田承嗣遂起兵反叛,命田悦与卢子期攻打州(今河北磁县),结果被昭义节度使李承昭击败。后来,田承嗣上表请罪,得到赦免,田悦也得以恢复原职。 [4-5]

776年(大历十一年),汴宋留后李灵曜造反,朝廷命淮西节度使李忠臣、永平节度使李勉、河阳三城节度使马燧一同征讨。李灵曜向田承嗣求救,田承嗣遂派田悦前去援助。田悦击败永平军将领杜如江、淄青军将领尹伯良,乘胜进军,驻扎在汴州(今河南开封)城北。马燧、李忠臣率军迎击,大破魏博军,田悦兵败逃走。 [6]

779年(大历十四年),田承嗣去世。田承嗣临终时,见自己儿子孱弱,便让田悦袭任节度使。不久,朝廷任命田悦为魏博留后,随即升任检校工部尚书、魏博节度使。此后,田悦招揽贤才,开设馆宇,礼待天下士人,表面恭顺,暗中实现他的野心。当时,唐代宗年纪已老,格外随和,对田悦的奏请无有不允。 [7]

780年(建中元年),河北黜陟使洪经纶听闻田悦拥兵七万,便下令裁军四万,让他们回去务农。田悦先依令裁军,随即集合被裁士兵,激怒他们道:“你们在军中这么久,都有父母妻子,如今被黜陟使裁撤,靠什么为生?”众人大哭。田悦于是拿出自己的财帛、衣服分给他们,让他们返回军中。从此,魏博军都感激田悦而怨恨朝廷。 [8]

不久,有传言说唐德宗要封禅泰山,而李勉在汴州修固城池。淄青节度使李正己非常害怕,率军屯扎曹州(今山东曹县),又派人游说田悦,请他一起对抗朝廷。田悦便与李正己、梁崇义等人勾结,并以王侑、扈萼、许士则为心腹,以邢曹俊、孟希、李长春、符、康为爪牙。 [9]

781年(建中二年),成德节度使李宝臣、淄青节度使李正己先后去世,他们的儿子李惟岳、李纳都上表求袭节度使,被朝廷拒绝,便与田悦一同反叛。当时,朝廷命张孝忠征讨恒州(今河北正定),田悦便命孟希救援,又命康进军邢州(今河北邢台),命杨朝光驻军于邯郸西北的卢家砦,断绝昭义军粮道,自己随即跟进。当时,邢州刺史李洪、临守将张形势危急。河东军、河阳军与昭义军自壶关东下,在卢家砦、双冈先后击败魏博军,解除邢州之围,田悦退保洹水。 [10]

田悦与李纳在洹水列阵,马燧率神策军将领李晟前来攻打。田悦大败,带着精锐骑兵逃回魏州(今河北大名)。魏博将领李长春关闭城门,不让他们进城,等待官军到来,马燧等人却滞留不进。次日,田悦入城,杀死李长春,哭着对将士道:“我田悦靠着伯父余荫,得以与你们同甘共苦,如今败亡到这一步,不敢偷生。但我苟且偷生的原因,只是由于淄青、恒冀的子弟未能承袭职位。既不能得到皇帝的恩准,乃至于用兵,以致生灵涂炭。我只因老母尚在,不敢自杀,希望你们杀了我来换取富贵,免得与我同死。”说完便跪在地下。 [11]

众将都动了怜悯之心,扶起田悦道:“我们现有人马,尚可一战,事情若不成功,我们愿意生死相共。”田悦拭去眼泪道:“诸位不因我丧败而弃我,誓与我同存亡。我即使先去地下,也不敢忘了诸位的厚意。”于是抽刀割发盟誓,将士们也都效仿,相约为兄弟。田悦又将富户家的财物及府库中的东西都拿出来赏给众将。田悦见自己兵械短缺,士兵死亡甚众,便召来邢曹俊商议。邢曹俊为他整顿军队,修筑工事,振奋士气,大家才又恢复信心。十几日后,马燧等人才进至城下。 [12]

782年(建中三年),王武俊诛杀李惟岳,朱滔招降深州。朝廷于是任命王武俊为恒州刺史,康日知为深赵二州观察使,王武俊、朱滔都对朝廷封赏不满。田悦得知此事,认为可以离间二人与朝廷的关系,便派王侑、许士则去游说朱滔:“司徒您奉诏讨贼,不到十天就攻克束鹿,招降深州,使得李惟岳困窘,王武俊才得以杀死李惟岳。听说您兵出幽州时,有诏令说谁攻破李惟岳攻克其地,就将那地归属于他麾下。如今却把深州给了康日知,明显是朝廷不相信您。而且,皇帝本意是扫清河朔,不再让藩镇承袭。我们魏博如果被灭掉,接下来就要打燕、赵的主意,到时司徒您也岌岌可危。而且,合纵连横,救灾恤患,都是不朽的功业。司徒若能救援魏州,田尚书便将贝州(今河北清河)献给您,希望司徒多加思考。”朱滔本就想得到贝州,听后欣然答应,并让王侑回报田悦。 [13]

当时,唐德宗命王武俊拿出三十万石粟米给朱滔,又让他派五百骑兵帮助马燧。王武俊担心朝廷平定田悦后会北伐成德,因此不肯奉诏。朱滔便以此事为由,让王郅去游说王武俊:“皇帝因为你善战,所以要调用你的粮草、军队,以此来削弱你的军力。若是魏博被攻破,官军肯定会北伐成德。如果我们联手南救魏州,帮助田悦,那您所得的好处就不仅仅是不用出粮草、军队这么简单,到时您还能得到解人危难的名声,被天下人称赞。况且,康日知身不出赵州(今河北赵县),对国家有什么功劳,能够坐拥两州之地。您亲手诛杀李惟岳,却没有得到深州,天下都以此为耻。”王武俊当即同意起兵,并回复朱滔。 [14]

五月,朱滔屯兵宁晋,与王武俊会合。田悦自恃援兵将至,便命康与官军交战,结果大败而回。田悦大怒,关闭城门不让败军入城,致使败军死伤惨重。六月,朱滔、王武俊到达魏州,田悦以牛酒犒劳。马燧等在魏河西岸扎营,田悦、朱滔则扎营于河东,两军相持数月。后来,马燧让李晟出兵,与张孝忠合攻涿州(今河北涿州)、莫州(今河北任丘),截断朱滔退路。 [15]

田悦对朱滔的援救非常感激,欲拥戴他为盟主,后因朱滔不同意,便效仿战国七雄旧例,三镇与李纳各自称王,沿用唐朝正朔。十一月,田悦称魏王,自称寡人,以魏州为大名府,并设置司武等官职,大封百官。 [16-17]

783年(建中四年),朱滔出屯瀛洲(今河北河间),将大将马留在魏州。同年十月,泾原兵变,朱被拥立为帝,唐德宗出逃奉天(今陕西乾县)。马燧等都回军勤王,王武俊、马也各自返回。田悦将王武俊送到馆陶,拉着他的手,哭着告别。 [18-19]

784年(兴元元年),朱滔打算援助朱,派王郅去与田悦商议:“从前大王您在重围之中,孤与赵王王武俊前来解救,保住了魏州。如今秦帝占据关中,我打算前去东都接应。您如能与我一同渡河,合力攻取大梁,我就去攻取巩州(今四川珙县)、陕州(今河南陕县),与秦军会合。如此,天下大定,您与赵王永无南方之患,且能成为唇齿相依之国。希望您尽快考虑决断。” [20]

当时,田悦闻听皇帝已赦免自己的罪责,不愿前去,但又不想断然拒绝,就假意派薛有伦去回报朱滔同意如约出兵。朱滔大喜,又派舍人李来催促。田悦又犹豫起来,许士则劝道:“冀王朱滔的勇敢果断,权谋策略,堪称一世之雄,他诛杀李怀仙、朱希彩,将哥哥骗去京师而夺取兵权,对他有恩的也被杀了,与他同谋的也覆败了,他的心思谁能估量得到?如今大王不如朱等人,居然还念着他的恩德。您若执着于匹夫之义,出去一定会被擒拿。大王不如假装同意,出去迎师,派州县准备酒肉犒劳,并推脱有事,不与他们同行。千万不可为报恩而取祸。”田悦同意了他的话。 [21]

王武俊听说朱滔邀田悦西行,就派田秀来劝说田悦:“听说大王准备跟从朱滔渡河,与朱成掎角之势,此举实在错误。当初朱还未袭取京都,朱滔为列国之一,已经自以为高人一等了。如果他得了东都,与朱连手为祸,兵马众多,威风大振,我们岂不将受制于他?如今天子恢复我等官职,赦免我等之罪,我们为什么要舍天子而去向朱滔、朱称臣呢?希望大王您能闭城不出,武俊待昭义军出兵,为大王讨伐。”田悦便让田秀回去将计划告诉王武俊,同时派曾穆到朱滔处回报。 [22]

朱滔大喜,在河间起兵南下,到达清河,让人通报田悦,田悦却托辞不去。朱滔又进军永济,派王郅来催促田悦:“我王相约出馆陶与大王会师,然后一同渡河。”田悦道:“当初是与冀王约好的,但现在全军都对我说:‘魏州才受侵掠,供应短缺。’如今我每日设法抚慰,还怕下属有二心。一旦我离开城邑,定会生变,我还将归往何处。若不是处在这种困境,我定不敢违背约定。现在我先派孟希带五千人马去帮助冀王。”同时派裴抗、卢南史前去回复。 [23]

朱滔大怒道:“他向我求援,答应把贝州给我,我没要;他要尊我为天子,我与他一起称王。现在让我远道而来,自己却不出兵。这种人我若不讨伐,我还讨伐谁?”于是囚禁裴抗,让马攻取魏州数县,然后又将裴抗放回。田悦不敢出兵,朱滔于是进围贝州,攻取武城,打通德州、棣州之路,并围困清阳。 [24]

这时,朝廷任命田悦为检校尚书右仆射、济阳郡王,命给事中孔巢父前来宣谕。田悦反叛已经四年,狂妄固执而又少谋略,屡战屡败,士兵甚以为苦,都厌恶战争,如今听闻孔巢父前来,无不欢呼雀跃。 [25]

田悦与孔巢父设宴饮酒,撤去门前阶下的守卫。当夜,田悦堂弟田绪与族人私下议论道:“田仆射妄自起兵,几乎使我宗族被灭。他把财宝厚赠天下人,却不给我们兄弟。”于是打算杀了田悦。有人劝说不可胡来,田绪大怒,杀死劝谏之人,与左右翻墙入内。 [26]

当时,田悦饮酒已醉,正在酣睡。田绪举刀进入堂中,亲手将田悦杀死,又杀死他的母亲、妻子。田悦死时,年仅三十四岁。 [27]

建中二年(781年),田悦叛乱,兵围临城(今河北永年),数月难以破城。守将张固守城池,兵卒死伤惨重,粮草也将断绝。张将女儿打扮一番,带她出来对士卒道:“诸君守城都很艰苦,我家中也没有什么东西,愿意卖掉此女,作为将士一天的费用。”士卒都哭道:“愿尽死力守卫城池,不敢图什么赏赐。” [28]

后来,河东马燧、河阳李与昭义李抱真联军来救,但是见魏博军封锁严密,便驻扎在城外山间,不敢轻进。张大急,让人把告急信绑在风筝上,向援军方向放飞。田悦看到风筝,命令善射的士兵把风筝射下来,无奈风筝太高,没有成功。马燧拿到风筝后,当即全力进攻,终于击退田悦,解了临之围。 [29]

陆贽:往岁为天下所患,咸谓除之则可致升平者,李正己、李宝臣、梁崇义、田悦是也。 [30]

杜佑:今田悦之徒,并是庸琐,繁刑暴赋,惟恤军戎,衣冠士人,遇如奴虏,岂比公孙述、诸葛亮之在巴蜀,孙权、陈霸先之有江南? [31]

王夫之:① 田悦、李纳、李惟岳、朱滔,皆狂躁妄、自取诛夷者也,虽相煽以起,其能如唐何邪?② 唐自安、史以后,称乱者相继而起,至于德宗之世,而人亦厌之矣。故田悦、李惟岳、朱滔、李怀光之叛,将吏士卒皆有不愿从逆之情,抗凶竖而思受王命。 [32]

叔父:田承嗣,魏博节度使。

母亲:马氏,与田悦一同遇害。 [33]

妻子:高氏,与田悦一同遇害。 [33]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九十一》 [34]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一百三十五藩镇魏博》 [35]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五唐纪四十一》 [36]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六唐纪四十二》 [37]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七唐纪四十三》 [38]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八唐纪四十四》 [39]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九唐纪四十五》 [40]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唐纪四十六》 [41]


相关文章推荐:
卢龙 | 田承嗣 | 节度使 | 建中 | 平卢军 | 田承嗣 | 魏博节度使 | 散骑常侍 | 左司马 | 永州 | | 磁县 | 昭义节度使 | 李灵曜 | 淮西节度使 | 李勉 | 河阳三城 | 马燧 | 永平军 | 汴州 | 李忠臣 | 节度使 | 留后 | 工部尚书 | 唐代宗 | 洪经纶 | 黜陟使 | 唐德宗 | 淄青节度使 | 曹州 | 曹县 | 李正己 | 梁崇义 | | 李宝臣 | 李惟岳 | 李纳 | 张孝忠 | 恒州 | 正定 | 邢州 | 邢台 | 邯郸 | 昭义军 | | 河阳军 | 壶关 | 洹水 | 神策军 | 李晟 | 魏州 | 大名 | 王武俊 | 朱滔 | 深州 | 康日知 | 观察使 | 幽州 | 河朔 | 合纵连横 | 救灾恤患 | 贝州 | 清河 | 成德 | 赵州 | 赵县 | 宁晋 | 牛酒 | 涿州 | 莫州 | 战国七雄 | 正朔 | 魏王 | 寡人 | 大名府 | 司武 | 瀛洲 | 河间 | 泾原兵变 | | 奉天 | 乾县 | 馆陶 | 关中 | 东都 | 巩州 | 珙县 | 陕州 | 陕县 | 唇齿相依 | 李怀仙 | 朱希彩 | 永济 | 卢南史 | 德州 | 棣州 | 右仆射 | 济阳郡 | 给事中 | 孔巢父 | 田绪 | | 李抱真 | 陆贽 | 杜佑 | 公孙述 | 诸葛亮 | 孙权 | 陈霸先 | 王夫之 | 李怀光 | 旧唐书 | 新唐书 | 资治通鉴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