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天云山传奇(1980年谢晋执导电影)

《天云山传奇》是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剧情片,由谢晋执导,石维坚、王馥荔、施建岚主演,于1981年11月14日上映。

该片讲述了1957年,知识分子罗群被打成右派, 未婚妻宋薇离他而去,而宋薇的同学冯晴岚在危难时刻与他组成家庭,二人相濡以沫共渡难关的故事 [1]

1978年冬天,年轻姑娘周瑜贞向地委组织部副部长宋薇讲起她在天云山的奇遇。她去寻找20年前关于天云山区的规划书,却见到一个叫罗群的马车夫,是个至今没有平反的“右派分子”、“反党分子”。周瑜贞找到了曾在考察队工作已经是小学教师的冯晴岚,发现她是罗群的妻子。冯晴岚把罗群花了20多年心血写成的有关天云山改造和建设的资料手稿给了她。面对这部具有重大科学价值的手稿,周瑜贞不能平静,她开始了解罗群和他的申诉,她断定罗群是无辜的。周瑜贞问宋薇,像罗群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能平反。听到罗群这个名字,宋薇内心一阵震颤,20年前的往事又出现眼前。

1956年,宋薇和冯晴岚学校毕业来到天云山综合考察队,考察队政委吴遥对年轻活泼的宋薇颇为动心,但不久他调走了,新来的年轻的政委罗群热情能干,和考察队员们打成一片。宋薇和罗群交往中建立了爱情。不久,宋薇被调往省党校学习,与恋人暂时分了手。1957年反右时,吴遥突然来到党校,代表区党委找宋薇,宣布罗群是反党分子,要宋薇和他划清界限。宋薇内心很痛苦,但还是写了断绝关系的表态信。此后,在原特区书记的安排下,宋薇和吴遥结了婚,罗群被遣送农村监督劳动。

此时,冯晴岚来到他的身旁,冯晴岚敬佩罗群,她坚信罗群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她离开了喜爱的考察队工作,甘愿在天云山近处当一名小学教师,承担起照顾罗群的责任。在“文化大革命”的艰难岁月里,他们结了婚。生活虽然清苦,却美满幸福,共同为事业奋斗不息。

宋薇调看罗群的三次上诉材料,发现都被吴遥扣压,而罗群的一系列"罪行",也都是吴遥一手诬陷所致宋薇感到吃惊和愤怒。回想起她和吴遥的貌合神离的婚姻,她似乎明白了真相。宋薇亲自处理罗群的平反问题,却遭到吴遥的蛮横阻止,并重提俩人20年前的关系。宋薇和周瑜贞相约去看望病重的冯晴岚,吴遥公开阻止,动手把宋薇打倒在地。宋薇清醒了,她要离开这个家,但终因体力不支,滚下了楼梯。宋薇住院期间,冯晴岚去世了,罗群的冤案得到平反,被任命为天云山特区党委书记。

清明前夕,宋薇怀着复杂和愧疚的心情,来到天云山冯晴岚墓地。她发现罗群和周瑜贞并肩而立,心里明白了。她为死者献上了一束鲜花,也暗中向生者祝福 [1]

演职员表参考资料 [2]

角色介绍参考资料 [3] [4]

谢晋一开始并没有想让仲星火演吴遥,因为仲星火和饰演宋薇的王馥荔年龄相差20多岁,放在一起不好配戏,更担心他演吴遥会有《李双双》中喜旺的影子,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8]

由于该片涉及“反右”题材,而当时尚未全面否定“反右”扩大化,所以在影片尚未拍完时,很多人就认为谢晋的这部电影会出事,他的老友甚至认为他是在拍摄一部“丑化党”的电影 [9]

电影中晴岚的羊毛背心从少女时代穿到中年。小说中本来没有关于羊毛背心的描写,谢晋特意加进这个道具和相应细节,以表现人物的不幸遭遇。剧组特意去羊毛衫厂定制了一式两件羊毛背心。服装员将其中一件“做旧”,但谢晋不满意,要求必须让衣服破得可怜,破得凄惨。为此,服装员用碱水煮、刀子刮、砂纸磨,然后做出一个个破洞和补丁,终于达到了谢晋的要求 [10]

为拍摄罗群被下放劳动时遭到农村小孩“袭击”的戏,剧组从当地围观的群众中找了两个小孩子。排练时,两个孩子演起来十分自然,特别是向罗群砸石块的动作,又狠又准,为了防止他们太准确而带来麻烦,实拍时,剧组没敢让他们拿石头,只准他们用泥块砸扮演罗群的石维坚 [11]

投拍经过

1979年,在鲁彦周的小说《天云山传奇》尚未公开发表时,上影厂的副厂长石方禹就看中了它,敦促鲁彦周尽快将其改编成电影剧本。剧本初稿完成后,以《风雨杜鹃红》为名发表于1979年第5期《电影新作》上(正式拍摄时恢复原名)。鲁彦周点名推荐由谢晋来执导,因为在文革中,他们二人就相约有机会一定要合作拍片。当时,谢晋正在拍摄《啊!摇篮》,为了等他,上影厂推迟了《天云山传奇》的开拍 [14]

导演理念

谢晋在看完剧本后很激动,他联想到自己以及同事师长们若干年各种政治运动中的表现和遭遇,认为人们都需要反思。他拍摄《天云山传奇》就是要反映当时人们所关心的问题,让观众分辨一下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丑恶,从而更客观、更真实地回顾过去,总结过去所走过的道路,永远记住沉痛的教训,维护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探索片中人物悲剧性命运的社会根源 [4]

“现场创作”

在该片的拍摄过程中,谢晋事先不搞分镜头剧本,到现场因地制宜制定分镜头拍摄方案,即“现场创作”。 这样做,一是因该片要求具有高度的生活真实感,二是由于影片开拍时,已是冬末初春,许多寒冬场景必须抢拍,如果看外景后再写分镜头剧本,然后再开拍,就会错过时机 [15]

在拍摄现场,导演、演员、摄影师、美工以及照明、道具等各部门人员根据自己的要求各抒己见,开展讨论,形成统一方案。例如,在拍摄“游览古寨”的戏时,摄影师许琦提出镜头从仰摄罗群的中景到摇下成宋、冯的中近景,从而反映青年罗群的活泼好动,以及他获得了宋、冯两人的好感 [15]

摄影风格

谢晋导演确定《天云山传奇》的风格应该是抒情凝练、细腻深沉的 [4] ,而摄影师许琦也决心在拍摄中尝试把中国民族绘画的风格呈现在银幕上,作为他未来准备拍摄的《王昭君》的习作。在构图、色彩、光线处理中,他尽可能少用外加因素,做到生活化,同时又加入画意,虚实给合,留有余地。片中宋薇听到周渝贞说出罗群的名字后失态了,为了掩饰,她借口有点冷,走进卧室,关上门,头靠在门上。在拍这场戏时正是黄昏后,室内没有开电灯,只从门框上的小窗透进一点灯光。这种较暗的光线本可以让观众隐约看到宋回想往事时的痛苦表情,但是,许琦故意把镜头的光线处理成不能辨别演员面部表情的剪影,试图用这种比较含蓄的处理,让观众产生丰富的联想,制造悬念 [16]

该片是一部具有震撼人心的道德力量的影片。这种道德力量建立在对现实生活的勇敢的探索和真实深刻的描写上。影片的创作者们以高度的党性、破冰的胆识和强烈的爱憎,深入中国坎坷艰难、充满风云变幻的二十年中,第一次在银幕上展现了那段惨痛历史的真实画面,第一次在银幕上对它做出了公正的评价,第一次在银幕上展示了被深埋于污蔑、屈辱之中二十年的祖国好儿女的诚实的灵魂。导演完全把握了原作小说是一出生活中的传奇这个特点,严谨而富于变化地运用了电影的独特语言,更为丰富地把这段激动人心的故事搬上了银幕 [3](中国电影评论家学会名誉会长梅朵评)

该片上映后,吴遥的形象引起很大争议,有的省委机关报指责该片“丑化党的形象,美化乃至歌颂右派”。1981年,第一届电影金鸡奖评选活动中,《天云山传奇》以一票优势领先《巴山夜雨》,评委会决定两片并列最佳影片,《天云山传奇》排名在前。但是,方案上报后,最终结果却是将《巴山夜雨》排在第一位。这个变动对舆论产生了一定的导向作用,针对《天云山传奇》的批评意见多了起来,甚至出现了“一边倒”。1982年第四期《文艺报》发表《一部违反真实的影片评<天云山传奇>》,文章认为影片“歪曲了反右派斗争的真相,丑化党的领导,是一部思想倾向和社会效果都不好的作品”。针对这种情况,当时重病在身的经济学家孙冶方在《也评<天云山传奇>》一文中对该片予以充分肯定,指出要切记“反右派”、“反右倾”、“文革”等历次运动的教训,“乱飞帽子、乱打棍子的做法不能再来了”。围绕该片的争议持续了一年多,这期间,谢晋收到几万封观众来信,他深受鼓舞,很快完成了第二部反思历史的作品《牧马人》 [8]


相关文章推荐:
谢晋 | 石维坚 | 王馥荔 | 施建岚 |
| 施建岚 |
| 石维坚 |
| 王馥荔 |
| 洪学敏 |
| 仲星火 |
| 刘汉 |
| |
| 武皓 | 谢晋 | 黄蜀芹 | 廖瑞群 | 鲁彦周 | 许琦 | 孙永欣 | 丁辰 | 陈绍勉 | 梅朵 | 牧马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