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推理之绊(城平京原作漫画)

《推理之绊》(日语:スパイラル~推理の绊~)是城平京原所作日本的漫画,后来推出电视动画以及小说,drama CD,画集等衍生作品。由于动画版结束时漫画还未连载完毕,所以动画版以原创故事收尾。其前传漫画《推理之绊 - 螺旋重现》(スパイラルアライヴ)亦已连载完毕,为整个系列画下了休止符。

鸣海步是月臣 学院的一年级学生,他的兄长鸣海清隆被称为“拥有神的头脑”。可是在两年前却神秘地失踪了。之前,他曾留言去寻找“诅咒之子”,但真相究竟如何至今没有人知道!鸣海步的智能丝毫不输于兄长,为了查明失踪之迷,他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 月臣学院的学生鸣海步是一个聪明但作风懒散的少年,自从两年前他哥哥留下意味不明的词句失踪后就与当刑警的嫂子鸣海园相依为命,有那种家事什么也不做的老婆怪不得老哥会离家出走,但“追寻不为人知的真实”和“诅咒之子”究竟代表着什么?神秘的杀人事件开始接连在鸣海步身边发生,而疑点都似有若无地指向“诅咒之子”和其后的神秘真相,到底这些与失踪的哥哥有没有关联?哥哥何时才能回来?步和园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spiral~推理之绊~》火红得有点出人意料,看来推理剧在日本仍大有市场可为,难怪它刚一播映完毕,又有一部《侦探学院Q》跟上。诚然,碍于投入资金不多,《spiral~推理之绊~》TV动画版的制作水平注定难与《犬夜叉》、《RAHXEPHON》等相比肩,但其以剧情取胜,大大弥补了画面上的不足。而且难得的,它并非一部单纯的推理剧,光凭层出不穷的古怪事件、精彩缜密的推理去吸引眼球,遵循完案件发生→分析破案→抓获罪犯的一般推理剧公式便告结束,正如它声称的,剧情人物的成长才是其最具魅力之处,称它为异色推理剧,不为过。

《spiral~推理之绊~》的出现分外抢眼。《spiral~推理之绊》的漫画原作仍在月刊《少年GUNGUN》连载中,改编成TV动画时,制作人似无将它变成长寿剧的打算,因而剧中人物幸运地获得成长的权利。

《spiral~推理之绊~》里发生的每起事件环环紧扣,剧情抽丝剥茧般层层推进。围绕着诅咒之子、失踪的清隆有条不絮的展开,辅以不时出现的菖蒲花、蝶,将全剧更为有机地融合在一起。连接圆滑而顺畅,又不影响各个故事的独立性,监督金子伸吾对于故事的掌握能力值得一赞。随着故事的发展,剧中人物情感的变化、成长的过程,一丝一毫脉络清晰尽显眼前。《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名侦探柯南》之类的推理剧也不乏对情感的描写,但皆是浅尝辄止,绝无《spiral~推理之绊》来得深入而透彻,而涉及到成长这个略为沉重的话题,亦让此片由内至外层层透射出来的点点哀伤,弥漫成挥之不去沉郁。

正如监督金子伸吾所说,作品里所有的人物,都存在着一种孤独感,他们的孤独是感觉到自己和他人永远也无法填补的距离。步的孤独,源于长期笼罩在天才兄长阴影下衍生的自卑感;圆的孤独,来自丈夫一去无踪、渺无音讯萌生的软弱、焦躁、无助和无力感;诅咒之子的孤独,是屈于自身被界定的命运所产生的绝望……各式繁复的情感隔绝出自己与他人的距离,久而久之就形成自我封闭的空间,无法消弥孤独,更无法成长,因为人是要通过与别人的交往才能让自己成长起来。不再封闭自己,做好受伤的心理准备,与外面的世界大胆接触至关重要。步正是受到雏乃的影响而开始一步步走向外面的世界,而清隆以步作为一面对照的镜子,让那些诅咒之子发现某些事情。他交托给步的不是要他拯救诅咒之子,让他们一起成长起来才是解开命运的关键。

而一切一切的开始。寄予菖蒲花的花语,信者之幸福,只有信,才有福。

(※括号内为动画化前的 DRAMA CD版)


  

鸣海步(Narumi Ayumu)

CV:铃村健一(石田彰)

日文:鸣海

生日:12月1日

年龄:16

星座:射手座

兴趣:料理

男主角,私立月臣学园高等部一年级(16岁),鸣海清隆的弟弟,漫画中其实是清隆的克隆。推理能力及判断能力绝佳,正追查著哥哥鸣海清隆失踪的谜团。由于哥哥在各个方面都极尽出色,近乎无与伦比;因此他不得不自小就过着追逐哥哥的生活(实际上步一直活在哥哥清隆的阴影里)。心底有强烈的自卑感,甚至比别人更不相信自己的力量。实际上他拥有清隆所不及的智慧和才干。和哥哥一样,他继承了鸣海家族精湛的钢琴技艺,被称为“拥有天使手指的人”(因为他是清隆的克隆,所以在各个方面都与清隆拥有相同的天赋)。生性沉默内向且带少许软弱,但又不失为一个善良的人。为了做清隆的备用品,父母将其克隆出来。因为是初代克隆人,被断定活不过20岁,但他却决定为了希望痛苦而努力的活着,让猎人延迟狙击诅咒之子的脚步,也让诅咒之子证明自己的价值,从而获得生的希望为了打破清隆让一切都消失的设定,他提出了利用每一颗棋子,螺旋上升,直至天堂的设想并获得清隆的最终支持,为诅咒之子提供了希望之光。相信雏乃,还把自己的耳环给了她,让她等自己回来!

漫画最后,鸣海步身体逐渐走向衰弱,但始终不愿放弃最爱的钢琴,雏乃最终回来探望住院的鸣海步,并听鸣海步演奏自己创作的曲子……

结崎雏乃(Yuzaki Hiyono )

CV:浅野真澄(川澄绫子)

日文:结崎ひよの

生日:12月22日

星座:摩羯座

女主角,私立月臣学园高等部二年级,17岁,学校新闻部部长。是个情报通,有着惊人的行动力的女生。校园内外的任何情报,都能通过她庞大的情报网获得。擅于搜集情报,连老师也可以威胁。由于跟鸣海步是伙伴且对他有好感,比步自己还相信他的能力(喝下含有“毒药”的水),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拍档。

真实身份是清隆安排在步身边最后的王牌,似乎是某个国家的间谍,实际年龄不明。虽然步猜出了她的身份,但还是很信任她。送给她自己的耳环,希望她能等自己胜利归来。愿意为了步能做出好的推理而做任何事。


  

鸣海园(Narumi Madoka)

CV:三石琴乃

日文;鸣海まどか

生日:2月2日

星座:水瓶座

血型:A

鸣海清隆的妻子,她也是鸣海步的精神支柱,是个能干杰出的刑事。平时以鸣海步的姐姐身份自居。也因此,阿步在其哥哥离开后照顾鸣海园。清隆失踪后仍不放弃继续寻找他。但并不愿阿步参与此事。

鸣海清隆(Keyutaka Narumi)

CV:井上和彦

日文:鸣海清隆

鸣海步的哥哥,拥有神一般的头脑。11岁成为世界名钢琴家。20岁成为警察界的名侦探。两年前突然消失,只留给鸣海步一句话“我去追查‘BLADE CHILDREN’的秘密”。是阿步的难以超越的完美之人。清隆认为作为“神”的自己和“恶魔”一样,是扰乱世界平衡的存在,可他却不能被任何人杀死。于是他计划由同样是“神”的鸣海步结束他的生命。

艾斯拉塞佛德(Eyes Rutherford)

CV:石田彰(佐佐木望)

日文:アイズラザフォド

年龄:17岁

诅咒之子之一,头脑冷静,聪明沉着,是少数知道火澄的存在的人之一。世界著名的钢琴家,是钢琴界的新宠儿,有著四分之一的英国血统。外冷内热型。头脑清晰,冷静沉着。惯用手是左手。他为了让诅咒之子们摆脱诅咒而战斗着,甚至失去了泪水。为了希望,他不惜与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兄长的卡诺恩站在对立面。曾寄希望于鸣海步,后来决定自己寻找。漫画中还曾一度被卡诺恩刺杀(一刀直没胸口,昏迷五天后醒来)。不过卡诺恩一次失败后没有再动手,因为他实在太爱艾斯了,没有第二次下手的勇气。在月臣学院事件中,和步等人一起抓住了卡诺恩。在卡诺恩被火澄杀死后,第一次动怒,一拳砸了旁边的电脑。此后于世界各地巡演,直到在机场遇上理绪,被其劝说后出现笑容。

卡诺恩席尔贝鲁特(Kanone Hillbert)

CV:野岛健儿

日文:カノン·ヒルベルト

生日:9月25日

年龄:17岁

星座:天秤座

血型:A

口音:关西腔

私立月臣学园高等部二年级。是和艾斯一起长大的兄弟,也是好友。好胜,敌对的男子。容易相处,喜欢讲笑话,但是微笑中隐藏着绝望。因为知道火澄的存在后加入“猎人”,为了杀死所有的诅咒之子而回到日本,在刚转入月臣学院时的人气很高。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危险的家伙。喜欢猫,尤其是波斯猫蓝眼的,和艾斯眼睛一样的颜色。喜欢的食品是香蕉和章鱼烧。是一个英日混血儿。最后为留下希望给鸣海步被水城火澄杀死。 卡诺恩认为诅咒之子已经没有了希望,所以他要用自己这双沾满鲜血的手来终结自己兄弟姐妹的痛苦。他第一个下手的对象是自己唯一承认的弟弟,最好的朋友艾斯。他们太了解对方了。艾斯想要阻止卡诺恩,卡诺恩为了不让艾斯动摇自己就杀了他。卡诺恩曾经说艾斯太善良了,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他没能杀死艾斯,并且已经无法再次下手了。漫画中选择被火澄杀死。

竹内理绪( Takeuchi Rio )CV:堀江由衣日文:竹内 理绪

生日:10月26日

年龄:17岁

诅咒之子之一,外表及行为看起来就像小孩子一般,非常可爱,而且非常聪明,擅长制作安装炸弹,是私立月臣学园的学生。步曾经败给过她,在测试过步以后,一直相信步就是“希望”。喜欢吃甜瓜,个性果敢守诺,漫画的结局是往返于世界各地做排雷工作。曾为了保护诅咒之子的秘密杀死了私立月臣学园的今里老师。

浅月香介( Asatsuki Kousuke )

CV:草尾毅

年龄:17岁

喜欢的人:高町亮子年纪最大的诅咒之子,体能极佳,生命力旺盛。曾经和步进行比试,但是都输了。除了很会搞笑之外,也有非常纤细的一面。 常常会成为可怜的炮灰,但是其实是一个可以为自己重视的人付出一切的人。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好像进入了无我境界,为了自己要守护的东西,他会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而战斗。 .

高町亮子(Ryoko Takamachi)

CV:加ひとみ

生日:11月年龄:17岁

喜欢的人:浅月香介

诅咒之子之一,是浅月香介的青梅竹马。私立月臣学园高等部二年级。二年级成为田径队的王牌,连续两年取得高中校际赛冠军,并且几次突破记录。因为她出色的成绩,已经有许多大学来挖角。与香介是幼时的玩伴。在卡诺恩以猎人身份回到日本时,艾斯找到亮子,希望和他们一起阻止卡诺恩。作为诅咒之子,她提出了“宁愿被猎人杀害也不会动手杀人”,足以看出她对杀戮的痛恨。

水城火澄(Mizushiro Hizumi)

日文名:ミズシロ 火澄

年龄:16岁(与步同年)

死亡年龄:18岁

生日、身高、血型:不详

并未在动画中出场的人物,是推动剧情的重要人物,只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存在。性格开朗随和,脸上总是带着微笑,但是内心却非常的绝望。名义上水城刃的弟弟,实际为他的克隆人,与作为『神』的鸣海步所对立的『恶魔』,注定活不过二十岁。作为推理之绊漫画后期的主要人物,火澄的出现使得之前关于『诅咒之子』的谜团逐渐解开。因为是克隆体,火澄和步注定活不过二十岁,最终话里,火澄为阿步试药而死,而阿步也因为器官衰竭住进医院。

土屋绮里绘

日文:土屋 キリエ

年龄:27岁

动画版中未登场,是“观察员”的一员,鸣海清隆的部下,是个脾气火爆爱抽烟的御姐,实际上很善良。在月臣学院事件是出场。是少数知道火澄的人之一,后与艾斯一起把所有诅咒之子的秘密告诉步。通过把步交个她的DNA进行化验以后,证实了步的推断。最后为了拯救诅咒之子为努力。

白长谷小夜子(Shiranagatani Sayoko)

CV:中原麻衣

长白谷雷造的孙女,小时候因为自己是诅咒之子,自杀未遂,从此失去记忆,反而过得幸福了许多,直到高子之死所带来的一切打破了她家的宁静。

园部隆司(Sonobe Takashi)

CV:小野坂昌也

在漫画里想杀掉野原瑞枝却反被袭击的猎人,而在TV里就变成学园里的教师并且害小夜子掉下来的猎人。

想杀野原瑞枝(诅咒之子),却反被后者打伤后昏迷。曾与鸣海清隆有过接触,知道诅咒之子的秘密,后来被浅月香介杀死。 


  

和田谷未丸(Wataya Suemaru)

CV:岛田敏

鸣海圆的属下,是一个憨厚的家伙,三不五时受到鸣海圆的苛责。因为被雏乃掌握了秘密,所以经常受到雏乃的威胁。


  

今里

cv:野岛裕史

月臣学园的老师。想要告诉鸣海步诅咒之子真相,但是在告诉鸣海步之前就被竹内理绪给杀死。

初山丽子

白长谷家佣人。

杀死知晓诅咒之子事件从而勒索白长谷家的足立高子。


  

白长谷圭

白长谷雷造的侄女。音大学生,就是她带着步去见艾斯,在拿到艾斯签名后离开。


  

铃木

月臣学园英语教师。

1.诅咒之子与水城刃

水城刃是一个和鸣海清隆差不多智商,但立场完全对立的天才人物。 在漫画中虽然没有出现,但他的故事被当做传奇来传述。他很小就展现了十分天才的一面,并且被当做是天才来被众人膜拜。但到了20岁之后,他突然发狂开始从事各种恐怖事项。最后被小他很多的清隆杀死,也正预示着恶魔一定要被神杀死的必然性。

他和全世界各地的女人试管受精培育孩子,那些女人一听到能和天才生孩子自然也是十分情愿的。那些试管婴儿也就是诅咒之子了。猎人们之所以要狙击诅咒之子也是因为怕他们和他们的父亲们一样,到了20岁就发狂。像艾斯理绪那样是比较出众的反抗类人物,也有一些早已被猎人杀死,还有一些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诅咒之子的人存在。根据漫画,诅咒之子一般在某些方面特别有天分。

2.水城火澄与鸣海步

鸣海清隆和水城刃,神和恶魔。鸣海步和水城火澄,神的弟弟和恶魔的弟弟。好像命运早已安排了这二人的对决。

他们其实都是身份特殊的孩子------神和恶魔的克隆人。

水城刃在制造了试管婴儿后又运用科学技术制造了自己的克隆人。鸣海清隆自毁双手打算再也不练钢琴,他的父母为了能找到一个最完美的器官库给他克隆了一个弟弟。这2个人的诞生,都是不被世界祝福的存在,如果说有比诅咒之子更惨痛的人,那就是这2人了。

由于当时克隆技术的残缺,他们大约都活不过20岁。火澄由于早早知道了真相,选择了自我放逐式认命的生活态度。而步则相对愿意尝试去改变命运,这则微妙造成了他们结局的差异。

3.结崎雏乃

结崎雏乃的真实名字并非结崎雏乃,年龄也不是17岁,从漫画最后判断,大约是一个20岁左右的从事谍报工作且知识丰富的女青年。

结崎雏乃之所以出现在步的身边,是由于清隆的安排。

结崎雏乃的存在,就是为了给步勇气,给他力量。每当步遇到挫折,她永远都能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就是因为这样的无条件付出,才让人质疑,这样一个角色,在残酷的故事里的真实性。事实上,清隆安排她在步身边,只是为了能在与步最后的对决中给他最大的打击(步即使知道了自己是克隆人也依旧保持乐观,其中有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有结崎陪在身边)。

即使如此,雏乃的处事方式仍然是靠自己的意识来判断的,她与步的感情里,可谓假意里掺着真情。

4.结局

清隆的理论是要把诅咒之子们抹杀待尽,而步却认为,这些被世界所不容忍的人反而比常人更能珍惜现在的可贵,希望能用他们的力量给世界带来更多的东西。

在一次又一次的对决中,步总是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打击。他总是装作早已预料的样子,但实际上,这些打击是他远远不能承受的。到了最后,他也只有一直坚持下去,哪怕眼前的都是虚假,也只有这样坚持下去。

2年后。

艾斯一直在举办世界巡回慈善演出,理绪在前线进行拆掸工作,亮子和香介要去读大学。每个诅咒之子都在尽他们所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清隆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和圆生活。

水澄由于器官衰竭已经去世,在临死前答应让医生研究自己的器官以救治步的病。

步的四肢机能也已经渐渐衰退,他在医院里继续钢琴的创作,维持着自己的梦想。

雏乃从法国执行任务的空挡回来,步与她重逢,在一首乐曲中,推理之绊的故事结束了。

故事结束的恰倒好处,没有人知道步会不会早逝,他和雏乃最后能不能在一起,诅咒之子能不能挣脱命运。

但经历了那么多的残酷,作者一直给读者灌输的理念,正是希望二字:哪怕前途一片绝望,也要相信其中会有希望。

希望着,直到永远……

以下内容完全剧透,请谨慎选择

两年前,鸣海步的兄长鸣海清隆留下一句“我去追查诅咒之子的秘密……”就此便杳无音讯,剩下步和嫂子鸣海圆相依为命。清隆的失踪让仰慕他的步倍感失落,慢慢将自己封闭起来。

已是月臣学院高中一年级学生的他卷入二年级学生宗宫可菜堕楼事件,由于在宗宫可菜堕楼之后出现在案发现场,被怀疑为杀人凶手。来学校调查这件事的警官正好是步的嫂子鸣海圆。一时间,不仅成为校园话题人物,引起精力与好奇心同样旺盛的二年级学生兼新闻部部长的结崎雏乃的莫大兴趣。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步和雏乃开始进行调查……经过步的推理,在大家面前步指出凶手是野原瑞枝,野原瑞枝就是之前打伤园部隆司的犯人(园部被人从背后打伤,至今昏迷),而宗宫可菜就是目击证人。野原瑞枝进行辩解,在鸣海圆在提到诅咒之子后,愤怒的离开屋顶。众人听到一声尖叫后,看到野原瑞枝被箭射中倒在血泊中……

一连串的事件,都和诅咒之子脱不了关系。但是诅咒之子又是什么,步感觉这可以追查出清隆的下落。

足立高子(47岁)在白长谷雷图书馆中被杀害,当时家中只有主人长白谷雷造,孙女白长谷小夜子,侄女长白谷圭和佣人初山丽子,鸣海圆负责调查。在调查过程中,步和雏乃却突然出现了,步是因为之前野原瑞枝提到过“死之圣树馆”的馆长会帮她逃走,而那个馆长就是长白谷雷造……根据现场的情况,步断定凶手必为家庭成员之一。

第二天白长谷小夜子找到步和雏乃,询问他们是否知道自己的过去,因为一次意外白长谷小夜子失去了12岁以前的记忆,并且再一次提到了诅咒之子……

步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和严密的推理,确定犯人是初山丽子,最后,秘书初山丽子承认是她所为,因为高子屡次用“诅咒之子”的秘密要挟白长谷家,为维护这个家,她不得不采取行动……从白长谷雷造那里知道了小夜子也是诅咒之子。白长谷家对“诅咒之子”所知甚少,步追寻兄长的下落遭遇挫折。

此时天才少年钢琴家艾斯拉塞佛德(17岁)来到日本。出人意料的,他到达后的地一句话是:“让人把鸣海清隆的弟弟带到我的面前。”白长谷圭为了见艾斯,便拉着步和雏乃来见艾斯。初次相会的艾斯似乎对步所知甚多,让步在自己面前弹一曲,不拒绝了,艾斯毫不客气地对步说他有才能,但是比不上清隆。此话深深地刺痛了步。确实,他一直在追随着哥哥的身影,却发现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备感失望和挫败。为此,还放弃了自己心爱的钢琴。

艾斯让雏乃和步听听他的演奏会。艾斯为了测试步的能力,打电话给警卫室,说贵宾席下有炸弹。竟然真的座位下发现炸弹,而且只剩下1分钟就要爆炸了,炸弹上有一个热传感器,只要有人握住就还能获得30分钟。雏乃义无返顾的握住了传感器。步必须在限时内想出解除炸弹的密码数字,否则雏乃便会丧命。步回想起以前哥哥提过的一个中国古老传说,推断出正确的数字消除危机。

受伤的园部清醒过来,从园部口中得知他本来是要杀害野原瑞枝的,不料却反被她打伤。园部曾经为了诅咒之子的事和鸣海清隆见过面。鸣海圆通过X线的报告发现,已出现的三个诅咒之子右胸都缺少一根肋骨。

浅月香介(17岁)为了传达清隆的话来和艾斯见面,说下次动手的时候要撒上些蝴蝶花,而菖蒲花(蝴蝶花)对于圆和步有着另一层意思……不久园部隆司遇害,菖蒲花的花叶洒落死者四周,又一线索中断。被圆从案发现场赶出来的步和雏乃在回校的路上遇到少年浅月香介,香介告诉他们是自己杀了园部,向他们发出挑战。香介以清隆的下落为饵引诱步以性命与他相赌。步获胜,香介违诺逃跑。

炸弹、赌局,其实都是艾斯等人对步的试探,看他是否如清隆所说的是拯救他们的人。说臣学园的教师今里看不过艾斯他们的所为,决定把“诅咒之子”的真相告诉步,因此遇害。步相信凶手就在学生中。在雏乃的帮助下,步逐渐缩小疑犯的包围圈。为躲开包围圈,凶手竹内理绪铤而走险,不惜在步面前用炸弹炸伤自己。病房里,步说出理绪就是杀人犯。理绪提出与步玩赌命游戏,步败北,雏乃被香介抓做人质,但雏乃相信步的推理,将成功录下理绪自白的录音带扔给步,自己成为人质,步被迫丢下雏乃离开。

步在街上徘徊了一个晚上,圆找到他并加以安慰。为了救出雏乃,步出现在理绪的病房里,提出再玩一次游戏。双方都要先抢到录有犯罪证据的录音带和人质,并极力阻止对方成功。理绪给步的颈项戴上炸弹项圈,雏乃拿着钥匙,却无法在限时内见到步。步把理绪引到铁桥边,想骗她按下解除按钮,被识破。就在理绪以为他无法避过爆炸的时候,雏乃从经过的电车上扔下钥匙,赌局以步的胜利告终。理绪因为伤口裂口,被送回了医院,艾斯突然出现,要求步不要将理绪交给警方,说出正是清隆在帮助他们,并以清隆和他们之间关系相要挟。步离开后,艾斯告诉香介,“那个人”就要来了……

艾斯在雨中徘徊,艾斯接到“猎人”打来的电话,那个猎人正是卡诺恩席尔贝鲁特……

月臣学园田径部的高町亮子其实也是“诅咒之子”,艾斯邀她作伙伴,但遭亮子拒绝,说不想成为杀人犯的同伴。她被转校至此的香介吓了一跳,原来香介是她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伴。

同为“诅咒之子”的卡诺恩席尔贝鲁特来到日本,艾斯去机场见他,却被卡诺恩刺伤送入医院……同时卡诺恩也转学来到月臣学院,亮子和香介找到卡诺恩谈话,卡诺恩说出他要杀掉所有的诅咒之子……卡诺恩在午休的时候来到新闻社,希望步可以帮助他铲除诅咒之子,这是卡诺恩掏出了手枪……经过在午休的事件,步的心里难以平静,他深深的感觉到卡诺恩很难对付。

理绪一个人在医院,卡诺恩突然出现准备杀掉理绪,正好亮子和雏乃及时赶到,形成了三对一的局面。亮子利用卡诺恩的一个绝对会遵守的原则不杀普通人,成功占了上风,最后卡诺恩还是成功的逃走了……之后香介和步先后来到医院,步问他们关于卡诺恩的事。步觉得卡诺恩之所以成为“猎人”一定和清隆有关,与诅咒之子之间发生了分歧……不过最后步还是决定和理绪他们联手,阻止卡诺恩。

卡诺恩在学校里用枪打伤了步,并把步带走作为人质,以诅咒之子的身份打电话给警方,要求和“观察员”谈话,并且说在学校七个地方安置了个炸弹……

艾斯苏醒后要求和鸣海圆见面,并透露诅咒之子和清隆有关系。以告诉她秘密为条件,要求鸣海圆带他一起去月臣学院……

理绪、亮子、香介三人带着武器在校舍内搜寻卡诺恩和步的踪迹。步醒来后发现被把绑在音乐教室,卡诺恩就在他身边……卡诺恩出去对付理绪三人。理绪经过精心的计划总算暂时击退了卡诺恩,但是这是大家都已经伤痕累累了。

卡诺恩也回到步的身边,警方接到了卡诺恩的电话,这是观察员的代表土屋绮里绘(27岁)也到了,接过电话。卡诺恩要求和艾斯通电话,土屋告诉他艾斯正在来的路上,这让卡诺恩非常惊讶。随后接到了艾斯的电话,卡诺恩希望艾斯帮他,并且希望艾斯和他一起成为“猎人”。艾斯知道卡诺恩见过“那个人”,所以放弃了所有希望,但是艾斯不愿放弃“希望”……卡诺恩生气的摔坏了电话……卡诺恩对步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并对步承诺,只要步获得自由,他就让步杀了他。这时,理绪等人来到音乐教室门口,还没来得及攻击就被卡诺恩打倒了,卡诺恩正准备对理绪开枪时鸣海圆出就下了理绪,与卡诺恩展开了战斗。趁卡诺恩没注意,香介冲向卡诺恩并引爆了炸弹,爆炸瞬间卡诺恩本能的从五楼窗口跳了出去……

但是他对步承诺过,只要步获得自由,他就回来让步杀了他,不然他就杀掉所有人……步苦于没有足够的时间思考如何才能救大家且不杀死卡诺恩,这时雏乃自告奋勇去阻止卡诺恩,并说可以拖住卡诺恩10分钟,步没能拦住她,最后只好和众人一起讨论对策……雏乃成功的拖住了卡诺恩,利用这点时间步也想出了计划,大家利用步的理论成功的阻止了卡诺恩,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最后事情得到解决,鸣海步、鸣海圆、艾斯、竹内理绪、浅月香介、高町亮子均受伤住院,卡诺恩也被组织监管起来。事件之后,诅咒之子更加确信鸣海步是“希望”,可以拯救他们。步为了能够继续向前,向圆表明了心意。住院期间,从艾斯和土屋那里得知了关于诅咒之子的一切,包括“刃之子”计划的全部。刃之子成年前都非常优秀,但是20岁以后,因为从水城刃那里的继承的基因,会让使他们变得如同“恶魔”一样,从此神火再杀戮中。步从中推测出这一切都是清隆计划的,并且推测出了清隆安排着一切真正目的。

因为有作为“神”的鸣海清隆和作为“魔鬼”的水城刃,所以也存在一个与步相对的角色水城火澄。

出院的时候,步遇见了火澄。火澄在步住院的那一个星期就已经住在步家里,而且这一切都是清隆的安排。没想到火澄也转学进入月臣学院,在短短时间内就受到大家的欢迎……用为命运的相似,火澄很依赖步,步对火澄也很好,偶尔还会引起雏乃的不满……

土屋来找步,步把自己的推测告诉土屋,并自己和清隆的DNA、火澄和水城刃的DNA交给了土屋……

随着极限在不断逼近。火澄忍受不了事情毫无结果的拖下去,为了逼迫步做出选择,在清隆的安排下,火澄杀死了卡诺恩……卡诺恩在被杀之前对监视器说的最后一句话:“接受吧,步,这就是你的希望。”卡诺恩通过自己的死来让鸣海步相信诅咒之子可以得救,留下了希望。这一切依旧按照鸣海清隆的剧本在走……

在进行DNA比对的土屋告诉艾斯不要让步接近火澄。艾斯马上就找到了步,并一起去了步的家里,本想阻止步的艾斯不料被步下药弄晕了。后来雏乃来找步,步叫她好好看家,然后步就出去了。等雏乃走进房间才发现被锁住的艾斯,雏乃救下了艾斯并一起赶去找步。通过发信器知道了火澄约步在展望台见面。在赶去展望台,在接到土屋的电话后知道了所有的秘密。

展望台,火澄把关于他们两个的秘密都说了出来,包括他们的极限。火澄希望步做出选择,是杀了自己或是和自己站同一边,但是在步在最后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走,舍弃了火澄。在步离开后,火澄从展望台上跳了下去……在命运的摆布下,虽然受了重伤,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舍弃火澄以后,步非常难受,但是为了诅咒之子的希望,他选择让自己变得更坚强。在展望台下遇到了赶来的众人。之后,步把自己拯救诅咒之子的理论告诉了艾斯等人。就算一直按着清隆的计划进行,为了给自己的拯救诅咒之子带来希望理论,就一定要战胜清隆。这时,鸣海清隆来到医院,托护士把一份文件转交给鸣海圆。来到医院的步,知道鸣海圆知道了一切,知道清隆安排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步去杀了他。在文件里除了所有的真相和给鸣海圆的信之外,还约了步在后天见面。第二天雏乃约步去买耳环,最后雏乃什么都没买,步买了一对耳环。步戴上了其中一只,把另一只交给了雏乃,说等他明天凯旋归来以后,再还给他。雏乃是支持着步不杀清隆的唯一的支柱。

约定之日,两人如约而至。清隆为了彻底击垮步的精神,逼步杀了自己,说出了一个秘密。清隆把步交给雏乃的耳环拿了出来,其实雏乃是清隆安排在步身边的,是击垮步精神的最后一颗棋子,而雏乃也正是让步杀了自己的关键。步听了以后非常震惊,用枪对准了清隆……一声枪响以后,清隆并没有倒下,步只是对天开了一枪。步说他绝不会让清隆如愿,在他的理论里,清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在自己死后,清隆是唯一可以拯救诅咒之子的人。最后的对决,步战胜了清隆。

在回程的路上,步遇见了雏乃。雏乃向步道歉,说有一件事必须向步解释。因为工作,雏乃要离开日本几年,步也说为了理论的成功,两人最好也不要见面,最后两人握手告别,步拿出了本来交给雏乃的那只耳环,再次交给了雏乃,说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还给他。

两年后……

靠步给他们的希望,诅咒之子之子们都在命运抗争。艾斯和理绪都在自己决定的路上努力着,香介和亮子进入大学。三个月前,因为造血细胞功能的退化,步住进了医院。他们都在不断衰退,火澄为了步,自愿成为寻找治疗方法的受试者,接受各种新型药物和危险的临床试验,半年前,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和重重的实验陷入昏迷。

一个普通的早晨,正在吃早餐的清隆和圆接到了火澄去世的消息。在去医院车上,两人收到了正在对火澄遗体进行就剖的消息。去医院把这件事告诉了步,离开的时候在电梯遇到了刚回国的雏乃。雏乃来探望步,打开病房门的时候,步正在写曲子,旁边放着一架钢琴。由于衰退,步只有左手不太能动,有时也会出现突然看不见的情况。步邀请雏乃听自己弹钢琴,病房里响起了悠扬的钢琴声。

期望着……希望不要就此幻灭,即使黑暗笼罩,全然不变的音色依旧响遍回绕,为迈向未来的人,奏出祈祷与祝福的曲调……(end)

诅咒之子 (ブレド·チルドレン):诅咒之子即刃之子,继承“魔鬼”基因的孩子,自出生时身体都会动手术,切除右腹一根肋骨作为其特征(且该部位以后不会成长复原且会发痛);另外他们的头脑跟体能都比一般孩子还要优秀,学任何东西都快又好,但是他们身上流的血却有个“诅咒”,是成年后他们比较会失去自己的思想,化为毁灭人类的“魔鬼”,到时一般的武力制裁团体难以摆平,所以他们的生存定义在世界上纷争不断。有个庞大的团体在管理观察他们的未来动向。

水城 刃(ミズシロ·ヤイバ):是所有诅咒之子的父亲,开始被称为“神”,天生少了一根肋骨,拥有绝对的才能和存在感。23岁的时候成立名为“骑士团”的组织,凭借着自己过人的智慧和才华,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组织在世界财经界便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26岁时便成为掌控世界的幕后人物。29岁的时候展开“刃之子计划”,也因此组织分裂为三个部分,拯救者、观察员、猎人。36岁时被鸣海清隆(20岁)所杀。动画版并未出现。

拯救者(セイバ):属于骑士团,一直支持水城刃,主张进行第二轮计划。

观察员(ウォッチャ):属于骑士团,认为一切都在试验阶段,主张监视水城刃和刃之子。

猎人(ハンタ):属于骑士团,感觉到水城刃和刃之子的威胁,主张将其迅速消灭。

开始,我对推理之绊的真谛,也就是它真正的含义也一无所知,直到最后一集,我才猛然发现,其实,推理之绊并不是完全讲述的“诅咒之子”“推理”什么的,其实,它的真谛就是生存,花菖蒲(与菖蒲花不同)的花语一样“信仰者的幸福”你只有相信了,相信自己的出生、生存、成长不是没有未来的,这样,才可以真正的生存下来,就算像艾斯拉塞弗德那样回答卡诺恩一样:“反正我不选择通向灭亡的那一条。”即使你不知道哪一条道路通向灭亡,也要相信,只有相信,才会幸福。


相关文章推荐:
日本 | 螺旋重现 | 城平京 | 日本 | SQUARE-ENIX | 鸣海步 | 鸣海清隆 | 侦探学院Q | 犬夜叉 | 名侦探柯南 | 鸣海步 | 铃村健一 | 石田彰 | 射手座 | 结崎雏乃 | 浅野真澄 | 川澄绫子 | 摩羯座 | 鸣海园 | 三石琴乃 | 鸣海清隆 | 井上和彦 | 艾斯拉塞佛德 | 石田彰 | 佐佐木望 | 火澄 | 卡诺恩 | 野岛健儿 | 混血儿 | 水城火澄 | 竹内理绪 | 堀江由衣 | 浅月香介 | 草尾毅 | 高町亮子 | 水城火澄 | 水城 | 白长谷小夜子 | 中原麻衣 | 自杀未遂 | 小野坂昌也 | 岛田敏 | 竹内理绪 | 鸣海清隆 | 结崎雏乃 | 诅咒之子 | 鸣海圆 | 结崎雏乃 | 白长谷小夜子 | 浅月香介 | 菖蒲花 | 竹内理绪 | 高町亮子 | 水城刃 | 水城火澄 | 卡诺恩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