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万贞儿

万贞儿(1430-1487)山东青州诸城人,明宪宗朱见深妃嫔,颇受宠爱,世称万贵妃,埋葬于北京市昌平区卫星城西北7公里的万娘坟。

万贞儿之父万贵因亲属犯罪而被谪居霸州,为了使日后有所依靠,他托付同乡把年仅四岁的女儿万贞儿带进皇宫当宫女。年幼的万贞儿十分懂事乖巧,深得孝恭孙皇后的喜爱。

到了正统十四年,当时的皇帝朱祁镇被瓦剌捕去,国不可一日无君,孙太后以王朱祁钰暂替皇帝位,立朱见深为太子。而那时的万贞儿已经成了十九岁的妙龄少女,也被孙太后派去照料年仅两岁的朱见深。至此,幼小的太子与万贞儿形影不离。

后来,朱祁钰产生了废掉朱见深,立己子为太子的念头,并付诸行动,将朱见深废为沂王,立己子朱见济为太子。朱祁镇复辟后,朱见深又被复立为太子。

朱见深自小不与母亲一同生活,而万贞儿时常在其身边照顾他,如同母亲一般。因此,朱见深便对万贞儿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感情。

天顺八年,明英宗崩,十八岁的皇太子朱见深即位为帝,是为宪宗。当上皇帝的朱见深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册封心爱的万贞儿为皇后。但他的生母周太后强烈反对,万般无奈下宪宗只能屈服,立宗室女吴氏为皇后,改立万贞儿为贵妃。年轻美貌的皇后并没有打动宪宗,他依然与万贞儿如漆似胶,形影不离。由于宪宗对吴皇后不闻不问,吴皇后一气之下对万贞儿动用了杖刑。此事很快就被传开了,并传到了皇帝朱见深的耳朵里,不能忍受心爱的女人受苦,血气方刚的宪宗下令废后,尽管有太后与大臣的阻拦,朱见深还是废了吴皇后,并处罚了阻碍他废后的大臣。后升先帝所命的王氏为皇后。

成化二年,已经三十七岁的贵妃万贞儿生下皇长子,宪宗大喜,立即进她为皇贵妃,并许诺立其子为太子,又派出使者四处祷告山川诸神。谁知偏偏天不从人愿,一年后,她的儿子居然夭折了,这也是她一生中唯一的儿子。

成化二十三年正月,皇贵妃万贞儿去世,时年五十八岁。得到消息的宪宗不禁嚎啕大哭,哀叹道:“贞儿不在人世,我亦命不久矣。”他主持贵妃的葬礼一如皇后之例,并辍朝七日。同年八月,郁郁寡欢的明宪宗朱见深驾崩,终年四十一岁。

朱见深两岁立为太子时,开始服侍他的,是19岁的宫女万贞儿;他10岁再立为太子时,万贞儿已27岁;到他18岁即位时,万贞儿已35岁。他不忘万贞儿对自己的爱护和体贴,也不因她比自己年长17岁、颜色渐衰而嫌弃,册封她为皇贵妃。更为少有的是,明宪宗朱见深在位23年,始终如一地专宠万贵妃,1487年,58岁的万贵妃病死,宪宗很伤心,也一病不起,于同年而逝,享年仅41岁!他专宠了万贵妃一辈子。无论怎样,这都是段千古佳话,而朱见深终其一生都只爱万贞儿一个女人。

万贞儿以一个卑微的宫女,半老徐娘之身,竟一举夺宠,宠冠后宫,做了二十多年无名有实的皇后。各种原由,无人能晓。至于宪宗的两个皇后吴氏和王氏,一个是新婚伊始便守活寡,一个是当了一辈子的傀儡。

历朝历代得宠的妃子很多,但若论情况之离奇却谁也比不过大明王朝第八位皇帝明宪宗的宠妃万贞儿。一个大皇帝十七岁的女人,从小抚育陪伴皇子长大成人,并做了皇帝的第一个女人,亦母亦姐的奶娘关系变成了男女夫妻关系,并且牢牢占领了皇帝的心,拥有他一生的宠幸挚爱,就此说来,除了明宪宗有恋母情节外,万贵妃倒也是个有魅力的女人!在众多的野史和影视作品中万贵妃也成了妖妃恶女,被世人唾弃。

明英宗的儿子朱见深即帝位时十七岁,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两宫太后为替新皇帝选择皇后人选颇费了一番心思。她们在英宗生前亲自替儿子选定的十二名淑女中,再行认真挑选,选了王、吴、柏三人留住宫中,慢慢考察。

宪宗的生母周太后命司礼监牛玉在三名淑媛中选定一人为皇后。牛玉对周太后说,先帝在时曾属意吴女和王女,我看二女姿貌相当,分不出谁更美丽端庄,比较起来,似是吴女更为贤淑。周太后便作主替宪宗择定吴氏为皇后,钱太后当然没有什么意见。

谁知大婚之后,皇帝新郎并不贪恋吴皇后的青春美色,而是常常宿在嫔妃万氏宫中,这使吴皇后又气又羞。她不明白,自己哪一点比不上徐娘半老的万妃,无论姿色才学还是门第修养?她更不明白的是,比皇帝年龄大十七岁的万妃用什么手段把皇帝的心死死住?

原来,大婚前的宪宗,早已同年过三十的宫女万贞儿有了私情。万贞儿原籍青州诸城(今山东省诸城市)人,父亲万贵为县衙掾吏,因亲属犯罪而被谪居霸州。万贞儿年仅四岁便充入掖庭为奴,十多年后出落得花容月貌。孙太后怜她聪明伶俐,命她在红寿宫管理服装衣饰等事。

天顺六年,孙太后病死,年已十五的皇太子乘机把万贞儿要进东宫做自己的贴身侍女。尽管贞儿已年过三十,但因仍是处女,且华色犹浓,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从此,两人便瞒着宫里人,干起了风流韵事。

宪宗即位后,唯恋着万贞儿一人。照他心思,是要册立万贞儿为皇后,但以一个年龄比他大十七岁,又是微贱的宫女之身,想坐上皇后宝座,几乎是做梦。迫于礼制,也迫于母命,宪宗只得与吴皇后成婚。

宪宗和吴皇后大婚以后,年轻美貌的皇后并没有打动宪宗,他依然与万贞儿如漆似胶,形影不离。由于宪宗对吴皇后不闻不问,吴皇后便把这一切归结到了万贞儿身上,对万贞儿动用了杖刑,打的万贞儿站立不起。此事很快就被传开了,并传到了宪宗朱见深的耳朵里。

这下可不得了,宪宗大怒,要找吴皇后评理,万贞儿拦住宪宗不让去闹。宪宗是又恨皇后又怜万贞儿,伸手慢慢解开了万贞儿的衣服,见她雪也似白嫩的肌肤上面,一道道杖痕透着血色,不由怒从心头起,发誓道:“此等泼辣货,我若不把她废去,誓不为人!”。第二天一早,宪宗便去见两宫太后,说吴皇后举动轻佻,不守礼法,不堪居六宫之首,定要废去。钱太后不便说什么,周太后劝阻道:“册后才一月便要废去,岂不惹人笑话?”宪宗坚持要废,周太后溺爱儿子,只得由着宪宗。于是,一道废后诏书下达,命吴氏退居别宫,还把司礼监牛玉罚往孝陵种菜。

过了两个月,周太后下旨,要宪宗册立已同柏氏一起被封为贤妃的王氏为皇后。王皇后生性软弱怕事,知道皇帝宠幸万妃,只得处处谦虚忍让,做个傀儡皇后也就罢了。

按清朝一代至今的说法,万贵妃心地恶毒,她强迫其它怀有明宪宗骨肉的嫔妃宫女堕胎,毒杀明孝宗之母纪妃,虽然这种讲法相传甚广,但与事实相去颇远,用史料来源追循,不难还万贵妃清白之身。

万贵妃四岁进宫,在明宣宗孙皇后宫中作宫女。明宪宗朱见深生于1447年,明宪宗两岁时,逢“土木堡之变”宪宗父亲被俘。瓦剌人兵临城下,孙太后立英宗皇帝同父异母弟弟,朱祁钰为皇帝,立年仅两岁的朱见深为皇太子,时年十九岁的万贞儿即在此时开始照料皇太子。北京保卫战明军胜,瓦剌军撤。次年,瓦剌人将被俘英宗送回明廷。此时,景泰皇帝已无意将皇位归还哥哥。英宗一到北京即遭囚禁。1452年,朱见深五岁时,叔叔景泰帝废其皇太子位,贬为沂王,从此万贞儿同朱见深的的处境与囚徒无异。五年后,景泰帝重病,发生“夺门之变”,明英宗复辟,二十七岁的万贞儿,带着已十岁,恢复皇太子地位的少主回到宫中。之后的六年间,不知何时,皇太子和万贞儿之间产生男女之情。1464年,英宗去世,十七岁的太子即位,是为宪宗,皇后吴氏。宪宗情之所在仍为万贞儿。一日吴皇后借故杖击万贞儿。宪宗听闻大怒,将其皇后位废。成化二年,年三十六的万贞儿为宪宗诞下他第一个儿子,宪宗封贞儿为贵妃,皇子十个月大时夭折。此后万贞儿再无生育。宪宗在位二十一年,同各位嫔妃共生子女二十多人,但他始终未同贞儿以外的其他哪个产生感情。1476年,宪宗封贞儿为皇贵妃,地位在诸妃之上,那年贞儿已四十六岁。1487年,万贞儿因病去世,享年五十七岁。贞儿过世消息传来,宪宗难过得半晌竟讲不出话。最后吐出一句:贞儿已去,我也不久矣。数月后,明宪宗因忧伤过度,竟随贞儿去了。

宪宗去世后,孝宗即位。史料上最早有关万贵妃官方记载,是明朝的官方史籍《宪宗实录》。官史《明实录》是由后朝修前朝,即宪宗成化朝之后,儿子孝宗弘治朝开始修《宪宗实录》,最早不利于万贞儿历史记录即出自于《宪宗实录》。为何如此呢?

原来孝宗自幼就目睹父亲宪宗对其生母不理不睬,却对万贵妃那个老女子关怀备至,自其六岁被立为太子,到即皇帝位共十二年,愤愤不平之心由来已久,借为前朝修史之机,不好意思骂父亲,骂万贵妃几句,为他母亲出气,乃人情之常。
  此外,除了孝宗外,内廷外朝其他人对万贵妃的印象也不见得好。宫中宪宗的那些嫔妃、二十多个子女及他(她)的生母、还有宪宗的亲生母亲周氏,对宪宗专宠万贵妃数十年,无不又妒又恨;还有的就是那些迂腐的文官,即便是哪个地方地震,或地质发生变化,也将此归咎于万贵妃。

《宪宗实录》中指责万贵妃部分有四项,我引用如下,并简作评论:


  1.《宪宗实录》中说万贞儿“专宠”。宪宗专宠万贞儿数十年是公认的历史事实,但这实在不能说是万贞儿的错,道理很简单:中国封建王朝“朕即国家”,皇帝愿意喜欢何人,其实无人能管,即便万贵妃曾对他有恩,他若是不理她,万贵妃又能怎样?专宠者是宪宗,万贞儿不过是被宠者而已。
  2.“服用器物穷极僭,四方进奉奇技异物皆归之”,这是说万贵妃穿着、日用品皆奢华,同皇上有都得一比,各地献给皇上的奇珍异宝也被她所享用。我相信这也不能说是她的错,宪宗对他情深意笃,千方百计给她好东西让她欢喜,那是宪宗的事。博取深爱之人的欢心,乃是人情之常,更不用说当事人宪宗是大明皇帝。
  3.“一门父兄弟侄皆授以都督都指挥千百户等官”,是说万贞儿娘家人都因裙带关系被封了官职。其实,明实录如此写,并不厚道,按明朝规矩,妃子的家人都封赐给都督、都指挥、千百户这类职位,对万氏并未特殊。史上公认,有明一代,有意识地控制外戚势力,外戚从未形成干政的力量。以万贵妃在宪宗心中分量,她想为娘家人谋求何种利益不能达到?此事,反倒万贵妃显得有节制。
  4.“佞幸出外镇守内备供奉者,如钱能、覃勤、汪直、梁方、韦兴……假以贡献买办科民财……擅作威福戕害善良弄兵构祸”:这是说万贵妃罩着一班宫内宫外的坏人,这些人在外面搜刮民财,作威作福,残害忠良,这些人还在边疆寻衅滋事。这种说法,和当代乱扣帽子差不多,万贵妃不过是一深宫女子,外朝发生的那些怎能扣在她身上?而且如此说根本也没有任何证据。我们再看他列举的这几个所谓坏人,明朝是典型的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些人到孝宗时代大多已失势,踩他们两脚没什么大不了的。再看这些人最后的结局,没有一个被问斩的,坐监的也只是一个半个。明朝官员之间乱打棍子,乱扣帽子,相互倾轧、弹劾成风,没蹲过几天大狱,你都不好意思张口跟人说自个儿是在明朝当官儿。

小结以上,可以看到,在明朝自己修的官方正史里,确实对万贵妃颇有微言,但即便如此,用现代话来说,抨击她的那些事儿,都还真够不成什么原则问题。最终将万贵妃打造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是由清朝人所修的《明史》完成。有人说,二十四史有别于其它野史,属于正史,书写学术文章时引用,可以作为支持自己观点的有力证据。其实,如果你用“查出处”的方法去考证二十四史,你会发现,其中信手胡抄,道听途说,颠倒黑白之处屡见不鲜,万贞儿不幸就成为我国这种历史治学传统的牺牲品。

比对清朝人所写《明史》和《明实录》中关于万贵妃的记载,清朝《明史万贵妃传》中的内容是从我前面所说的,明朝《明实录中的宪宗实录》中抄来的,文字基本上都一致。

但是,清朝人在《明史万贵妃传》里头增加了两项对她非常严重的指控:第一、“掖廷御幸有身,饮药伤坠者无数。孝宗之生,顶寸许无发,或曰药所中也”。意思是说,万贵妃一旦发现被宪宗宠幸过宫中女子有身孕,就立即用药令她们强行堕胎,许多怀了宪宗龙种的嫔妃宫女,都未能幸免,就连后来的孝宗出生时,头顶秃了一块,也是因他母亲怀他时中毒而起。第二、“纪淑妃之死,实妃为之”。是说孝宗生母纪妃也是万贵妃毒死的。第二项关于纪妃和孝宗身世的指控,同时详尽地写在《明史纪太后传》中。

这就怪了事了,为什么明朝当年自己写自己的正史《宪宗实录》中并没有对万贵妃作这种杀人指控,反倒200多年后,清朝人为前朝人修的《明史》里面却冒了出来呢?咱们看看这些指控的来源出处就会一清二楚。

明末有个学者叫“毛奇龄”,他曾写了本名为《胜朝彤史拾遗记》的明朝野史,这两项指控都在里边,连文字都几乎一样。原来,清朝初年开始修《明史》时,请了毛先生出来做编修的工作,他就将自己先前野史的内容,不管真假,顺手抄了进去。

那毛先生的指控又从何而来呢,那就再往前看。明朝万历年间有位叫于慎行的学者写了本名为《谷山笔尘》的野史,这两个指控,包括孝宗戏剧性身世,皆源于此书。不过,于慎行深知自己将成为恶毒诽谤万贵妃的创始人,在指控完毕时,大概怕别人说他造谣惑众,又加了一句“万历十二年一老中官为于道说如此”,告诉大家:诸位看官听好,诽谤万贞儿不干我事,这事儿都是鄙人于1584那年自一个老太监那儿道听途说听来的。

和于慎行同时代(万历年间)还有位叫沈德符的学者,在他的著作中,他对同行于慎行的这种做法非常不以为然,他写道:“……自谓得其说于今上初年老中官。不知宦寺传官讹舛,更甚于齐东,子每闻此辈谈朝家故事,十无一实者,最可笑。”他是说:于慎行自称这些事儿是从当代的一个老太监那儿听来的,其实这些阉人所传的,关于前朝的那些宫廷事完全不靠谱,十句话里有九句都是假的,真可笑!

人家万贵妃的名誉,原本是件很严肃的事,从一个老太监口中流传出来的胡诌八扯,竟然使她一世名声毁于一旦。1584年距成化初年,已过了一百多年,试问,有多少史料价值让于慎行将这位老太监的话堂堂正正写进正史?这样做未免也太有辱斯文,丧失学术原则了吧!可后来各种野史、正史可就真是跟着于慎行这么写了下去!看来,毁坏它人名声的事,从我们的祖辈起,咱们中国人干得超酷。

如果我们用于慎行从老太监那里听来,诽谤万贵妃的原文,比照清朝人编写的《明史》中关于万贵妃的原文,不难看出,根本是如出一辙。虽说天下文章一大抄,古人竟然如此不辨真伪地抄法,真叫你大开眼界,看来,今天学术界抄袭剽窃成风,不过是在继承传统而已。

如果我们细读一下《明史纪太后传》,你会发现,其中净是胡扯。比如文中说:“生孝宗,使门监张敏溺焉。敏惊曰:“上未有子,奈何弃之。”意思是,(成化六年)孝宗出生,(万贵妃)命令太监张敏将婴儿淹死,张敏吃惊地说‘皇帝还没有儿子呢,怎能这样做!?

这分明是瞎掰,因为成化六年时,宪宗第二个儿子朱佑极可正活得好着呢,人家张敏怎么可能说宪宗没儿子?接着《明史纪太后传》继续编造说:张敏后来偷偷将孝宗藏起来养大,六年后(成化十一年)将这事告诉了宪宗,张敏觉着自己六年前违背了万贵妃将孩子淹死的命令,现在事情讲出来了,万贵妃必定会追斩他,就吓得吞金自杀了(亦吞金死),其实人家张敏这一直受宠于宪宗,活到成化二十一年才因病去世,哪儿有什么吞金自杀的事儿。明史中这个关于纪妃的传奇段子虽然假得不能再假,但遗憾的是,它在当代却被当作历史,广泛地出现在关于明朝成化年间的著作、影视、文艺作品中。

综上看来,万贵妃无端端变成杀人狂的历史过程,大致是这样的:万贵妃死后,历经弘治、正德、嘉靖、隆庆四朝都还算风平浪静,而到了万历年间出事了,有位后宫的无名氏老太监,讲出一段不知从何而来的,100多年前发生在成化初年,万贵妃在宫中草菅人命的传闻,正巧,有位名为于慎行的学者听到,就将老太监所说的传闻,录入他写的野史里,虽然于先生的作法被其它万历同行呲之以鼻,可没想到,后来写明史的学者都抱着“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态度,将这段传闻,堂而皇之地当作了历史。到了清朝,这段不着边儿的传闻,更上一层楼,被采纳进中国殿堂级史料《明史》之中。至于到了当代,深受广大文艺青年喜爱的文学历史作品《明朝那些事儿》再将万贵妃的劣迹,发扬光大到空前的高度。

上边儿考证了对万贵妃杀人指控的来源出处,下面我想从情理及逻辑上证明万贵妃杀人论不成立。先说所谓万贵妃用药强行堕胎的事儿。


  1.如果万贵妃这样做,明摆着是在做掉大明王朝继承人,这对封建王朝来说,绝对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就算宪宗有多宠她,对这种事儿也不会容忍,况且宫内还有钱太后和周太后在,有明一代,皇太后在后宫地位相当崇高。钱太后成化四年去世,宪宗母亲周太后比宪宗活得还长,就算她们其它事不管,这种有关国本的大事不可能袖手旁观,更何况周太后一向就厌恶万贞儿。


  2.明朝文官势力大,管得宽,就连宪宗对万贵妃太过亲密这种事儿都会上奏制止。在中国封建王朝制度下,对他们来说,建立皇储,是确立一国之本的大事,关系到全国臣民心之寄托。万贵妃要是敢干谋杀皇储的勾当,那些大臣还饶得了她?早就群起在奉天殿前长跪不起,大哭大闹(这种事儿,在明朝一点儿都不稀奇),要求诛她九族了。
  3.通常史上说万贵妃强行她人堕胎之事是指成化初年,第一、因为这段时间宪宗所生子女不太多,后来越生越多,他们没法说了。第二、可能是觉着万妃还有生育能力,她不让别人生,是为着等自己再生一个做皇位继承人。自成化二年十月,万妃生的第一个儿子夭折,到宪宗的柏妃在成化五年四月生第二个儿子,这中间确实有长达两年多的时间宪宗一个孩儿也未生出来。假设都是让万妃强迫堕胎了,可能性有多大?等于零!为什么,因为王皇后是生不着的,在这段时间内谁第一个生出儿子来,儿子就是太子,母将凭子大贵,假设你好不容易有了,这时候万妃忽然带帮人来让你堕胎,你能干吗?你不会去向皇帝或太后寻求保护吗?将整个后宫说成万贵妃可以为所欲为,想让谁堕胎谁就得堕,两位皇太后、内宫管理系统形同虚设,宪宗对自己子女被杀不闻不问,真用脑想想,有多大可能?
  4.会不会万妃干得干净利索,宪宗、太后、宫外大臣都被蒙在鼓里?太不可能了!明史不是号称“饮药伤坠者无数”吗?无数就是许多的意思了,咱们保守地说,假定万妃只强行令30位嫔妃堕过胎,连上这些当事人身边的服侍人员,再加上万妃自己带去实施人员,直接知情者就已经超过百人之上,有如此庞大数量的目击证人,此事能瞒得过宫内外的其它人吗?
  5.从作案手段上看,如果集体堕胎之事属实,那也太抬举咱们中医药文化了。莫说那500多年前,就算是中医药已然繁荣昌明的今天,哪位伟大的老中医敢站出来说,他能用中草药来堕胎?这是一件技术手段达不到的事情,就算她万妃有这心,她用中药也是无法做到的,切勿将甄传中的堕胎情节当做科学。
  6.万妃作案动机也成问题。你说万妃不让嫔妃们生孩子,是怕宪宗宠爱有孩子的嫔妃吗?不会呀!人家宪宗自成化五年就有了第二个儿子了,成化六年有了第三个儿子,再往后一口气生了二十来个,但是,直到成化二十三年万妃去世,除了万妃她自己,也未曾见到宪宗另外去宠爱过那个生有子女的嫔妃。你说万妃是想等自己再生,由自己的孩子继承皇位吧,也不通,因为成化二年她的儿子夭折后,她就已经38岁了,在那个时代,这种年纪生育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之后成化五年,年轻的柏妃就生子了,之后还被立为太子。都已明知自己不可能再有孩子继承皇位了,反正宪宗需有人继承皇位,不是这个就是那个,那她万贵妃还阻止别人生育的意义何在呢?

下面我从史料角度上,分析对万妃的第二大指控:所谓毒死孝宗之母纪妃的事儿。首先说几点公认的史实。第一、孝宗没出生在宫内,而是出生在宫外的“安乐堂”(位于现北京养蜂夹道),在北安门(现地安门)街西,明朝时被称为“西内”的地方。第二、成化十一年前,孝宗六岁前,都同母亲住在宫外,外朝大臣并不知道宪宗有这么一个儿子。现在的说法是,孝宗身份公开之后,万妃大怒,给孝宗母亲喝了一杯毒酒,没过两天,纪妃就死了。

我按可信的史料将此事重整,以说明纪妃之死同万贵妃不可能有关系。《宪宗实录》中说“因乾清宫门灾,上欲显示於众”,意思是说因为宫内的乾清门发生的火灾,使宪宗觉得上天提示他什么,于是他想将他已有一位六岁大的皇子(后来的孝宗)的事公布于众。宪宗同内阁大臣商定,五月十九日以请大臣为这个孩子取名字的方式,将此事公布。没过两天,皇子就在文华门和大臣们见面了。我查了一下乾清门火灾的时间是成化十一年四月壬辰夜,可以看出,最迟在四月,六岁的孝宗已经进到宫内了,而他母亲纪氏还留在安乐堂。在孝宗进宫之后,他和谁住呢?其实,他和万贵妃住在一起。正在此时,三代名臣,宪宗最信任的商辂和其它大臣上了一份奏章,这篇东西很重要,我全文引述:“臣等仰惟皇上至仁大孝,通于天地,光于祖宗,诞生皇子,聪明岐嶷,国本攸系,天下归心。重以贵妃殿下躬亲抚育,保护之勤,恩爱之厚,逾于己出。凡内外群臣以及都城士庶之门闻之,莫不交口称赞,以为贵妃之贤,近代无比,此诚宗社无疆之福也。但外间皆谓,皇子之母因病另居,久不得见,揆之人情事体诚为未顺。伏望皇上令就近居住,皇子仍烦贵妃抚育,俾朝夕之间便于接见,庶得以遂母子之至情,惬众人之公论,不胜幸甚。”意思是说:……皇上您有了聪慧皇子,大明江山国本更加稳固。令人欣慰的是,自皇子进宫,万众尊敬的万贵妃亲自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的生活,比对她自己亲生儿子都要好。外朝内廷群臣,及平民百姓无不对万贵妃之仁爱之心交口称道,她的贤良近代没人得以比肩,有贵妃乃我大明的福分!不过外头有人议论,皇子母亲(纪妃)因病仍居安乐堂,如此他们母子一个宫内,一个宫外,不得相见,以母子亲情,希望圣上考虑外界意见,将皇子母亲接进宫,使他们经常可以见面,而皇子仍劳烦万贵妃代为照顾为好。商辂的意见的到宪宗的批准,纪妃正式搬进了永寿宫,时间是五月。纪妃去世的时间是六月二十八日。自商辂等人的奏章,我们可以看出以下:其一、纪妃根本不是像人们所说的骤然去世,至少在四月乾清门火灾时已是卧病在床了。其二、皇子在万妃身边生活过一段不短的时间(自皇子四月进宫,到十一月正式立为太子,之后才开始和宪宗的亲生母亲周太后生活“孝宗既立为皇太子,时孝肃皇太后居仁寿宫,语帝曰:以儿付我。太子遂居仁寿。”),至少有七个月之久。其三、万妃对皇子还不错。我想说的是,如果万贵妃真的想伤害她们母子,去害日夜都在身边,年仅六岁,什么都还不懂的皇子岂不更方便,若做掉皇子,那就是斩草除根,没仇报。为何舍近求远,去害在宪宗眼里即没地位,身体又坏的一塌糊涂的纪妃,你说对吗?

此外,指控说万贵妃毒死了孝宗之母纪妃,也违反常识。试想,万妃有什么理由这样做?人家是太子,将来会继承皇位,你去毒杀皇位继承人之母,不是找死是什么?虽然万妃年纪比宪宗大许多,也未必因此宪宗一定不会死在她前边,谁不知道明朝皇帝一个两个,都是英年早逝。就算现在宪宗宠你,万一宪宗死在你前头,那新皇帝孝宗跟你可就有杀母之仇要报啊!万贞儿为何愚蠢地去做对己只有坏处无任何好处的事?

500余年来,作为第一个为万贞儿鸣冤的人,常常自忖:为何万贞儿这样一位良善女子,最后落得如此声名狼藉呢?就连我这等业余历史研究水准的人,都轻易可以看出,强加在她身上的,实属不实之词,为何却从来没有专业历史研究人员,站出来为她说句公道话呢?良思许久,可能是与以下有关:
  1.中国传统的“红颜祸水”的史学观。宪宗几十年如一日对她的专宠,不仅使她得罪了所有宫内人士,及后来继承皇位的明孝宗,他(她)们嫉恨万妃的心态不难理解;更重要的是,这种专宠也使她得罪了宫外庞大的封建士大夫集团,他们对宪宗皇帝的一切错,甚至出现天灾,都可轻易地归咎于宪宗的专宠,这原本是历代封建王朝的特征之一,总爱在找宫中一些不顺眼的女性,将她们当作祸国的根源,在这种思维之下,那些受宠的女子就首当其冲的被当作靶子。可以这样说,中国历朝历代,那些受宠于皇帝的女子,很难得以美名传世,不往她们身上泼点儿脏水,大家心里就不会舒服。
  2.还有,我们中国人古往今来,从骨子里对女性就不尊重。我们不大会欣赏女性,不太会歌颂男女之间真挚情感。凡看万贞儿与宪宗的关系,必先看年龄差异,必去私下思想万贞儿有何种性的秘诀,使得宪宗对她终身迷恋不已,想不出来的,加上变态二字也就一了百了。因此,简而言之,五百多年来,当我们碰到万贞儿这么一位历史人物时,我们主观上,潜意识中,骨子里根本就不愿意把她往好里想!试问,若天下人皆此心态,她能好得了吗? [1]

万娘坟,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卫星城西北7公里,十三陵镇所辖行政村。清代成村。因村域内有明宪宗朱见深的贵妃万氏的园寝,村民大多是清朝看守万贵妃园寝的坟户的后代,村落因坟得名,称万娘娘坟,简称万娘坟。该墓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被盗,存园寝的围墙、门楼、无家石碑等。该村原名万娘娘坟,后简称今名。

万娘坟位于苏山东麓,坐西北朝东南,整体布局为前方后圆。方形院落面宽197.8米,进深138.5米,园寝围墙用绿色琉璃筒瓦,黄色琉璃滴水。正中为硬山式琉璃构件的园寝门,两侧各有一座随墙角门。门内为两进院落,第二进院落正中有享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两厢配殿各三间。享殿后有门,可进入半圆形的寝园,中轴线上由前至后设照壁、石碣(即圆顶的碑石)、石供案和墓冢。明代设官军守卫,有官员管理。清代改为坟户看守后,看坟人及家眷即住在园寝的第一进院落内,经世代繁衍,形成村落。后因院内狭小,清末民初就将民居扩建到园寝院外,形成村落格局。

历史与现状

万娘坟作为明十三陵的文物古迹之一,至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了。由于清朝中、晚期失修,园寝内的享殿、配殿在清末已倾毁,现仅存围墙、碣石、供案等古迹。1937年秋天,长陵园的程彦斌率众将万娘坟的墓室盗掘,随葬器物大部分流失。解放以后,由于人民政府重视文物保护工作,现有文物得到保护。园寝东门外有1棵古槐,墓园内有2棵古柏,均被列为北京市一级保护古树,现已受到政府与村民的妥善管护。

史料顺序为时间顺序:

1.《明宪宗实录》

2.《胜朝彤史拾遗记万妃传》

3.《国朝典故卷之五十七謇斋琐缀录五》

4.《明史纪事本末卷四十二弘治君臣》

5.《万历野获编怀恩安储》、《万历野获编天家生母不同》、《万历野获编宪宗废后》、《万历野获编孝宗生母》、《万历野获编万贵妃》、《万历野获编今上家法》、《万历野获编滇南宝井》、《万历野获编皇子追封》、《万历野获编宪孝二庙盛德》、《万历野获编士人无赖》、《万历野获编列朝贵妃姓氏》、《万历野获编废后加礼》

6.《彭文宪公笔记》

7.《明宫词》8.《皇明奇事述》

9.《国朝献徵录》

10.《明朝小史卷十》

11.《明史万贵妃传》、《明史吴废后传》、《明史王皇后传》、《明史纪太后传》、《明史本纪第十五孝宗》

《明史志第三十礼八(嘉礼二)册妃之仪》、《明史万安传》、《明史赵胜传》、《明史彭时传》

《明史商辂传》、《明史刘定之传》、《明史邱弘传》、《明史李森传》、《明史魏元传》、《明史陈寿传》

《明史张泰传》、《明史潘荣传》、《明史王徽传》、《明史曹传》、《明史周传》、《贾继春列传》

《池北偶谈》

12.《冷庐杂识卷四》

13.《曲海总目提要卖愁村》、《曲海总目提要卷二十二》、《曲海总目提要卷三十九》

14.《金门志张敏传》

15.《南疆绎史绎史摭遗卷一》

16.《陔余丛考卷十七唐时簿尉受杖》

17.《金台答问录》

《明实录万贵妃传》

成化二年春正月

○壬戌,皇长子长母曰万氏

成化二年三月壬寅朔

○辛亥,册封万氏为贵妃,柏氏为贤妃,上御奉天殿命太保会昌侯、孙继宗少保、吏部尚书兼华盖殿大学士李贤为正使,太子少保户部尚书马昂、礼部尚书姚夔为副使各持节行礼

○癸丑,授顺天府霸州民万贵为锦衣卫正千户,升锦衣卫指挥佥事,柏珍为指挥同知。贵,贵妃之父;珍,贤妃父也。

成化二年十一月
  ○甲午,皇长子薨,上谕礼部曰:皇子薨逝,朕甚感伤,祭葬之礼其酌以闻,于是礼部议按礼八岁以下为无服之殇祭葬礼仪俱合,从简祭不用牲用素羞出殡日上服,浅淡服明日百官行奉慰礼。

成化三年九月
  ○戊寅,升锦衣卫正千户万贵为本卫世袭指挥佥事贵,贵妃万氏父也。

成化七年春正月

○甲寅,锦衣卫带俸指挥使万贵以老病乞辞俸,上特命支俸优养之,贵贵妃父也。

成化十一年秋七月

○戊午,锦衣卫指挥使万贵卒贵,山东诸城县人充吏坐事谪编户霸州,成化初以女为贵妃,恩历升锦衣卫指挥使,至是卒命有司给赙并葬祭,视常例加隆贵处闾阎,曾执役公门颇知礼法,每受重赏辄忧形于色,见其子骄侈过度则戒其毋妄费,曰:官家赐物皆注于历,他日复来追汝无以为偿。子三人喜通达而通尤恣肆。

成化十二年十月
  ○戊寅以定西侯蒋琬为正使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万安为副使持节册,贵妃万氏为皇贵妃,邵氏为宸妃,王氏为顺妃,梁氏为和妃,王氏为昭妃。

册皇贵妃(昭德皇贵妃万贞儿)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二帝三王以来未有家齐而天下不治者也,朕率是道以临万邦,厥有褒升必先内德,申锡赞书之美,载扬彤管之华,庸进锡于徽称,乃克彰于异数,贵妃万氏柔明而专静,端懿而惠和,率礼称诗实禀,贞于茂族进规,退矩遂冠德于后宫,动则闻环佩之音,居则视箴图之戒宠,愈加而愈慎,誉益显而益恭副,予关睢乐得之心克谨,鸡鸣儆戒之道相成,既久辅助良多,是用度越彝章进超位,序兹特以金册金宝加封尔为皇贵妃,于戏位亚坤仪峻陟列妃之首。

成化十二年十一月
  ○甲申,太监黄赐传奉圣旨,升锦衣卫正千户万通为指挥佥事,副千户万达军人,邵宗王敏为正千户,俱世袭。通达皇贵妃之弟,宗宸妃之弟,敏顺妃之弟也。

成化十四年二月
  ○升锦衣卫指挥使万喜为都指挥,同知指挥佥事万通为指挥使正千户,万达为指挥佥事。仍与世袭喜等俱,皇贵妃兄弟也。

成化十八年三月
  ○锦衣带俸都指挥佥事万通卒,命有司给赙并葬祭,视常例有加通贵妃之弟行,二时不称其官惟以行第称万二云通,少贫贱与兄俱以负贩为业,一旦骤贵初犹畏惧不敢恣肆,既而闾巷恶少见其势焰,方起争趋附之诱以为奸,时方尚宝石器玩小人之乘时,射利者作为奇技淫巧以邀厚利,内外交通互相估价,取直至百千倍府军已。空而偿其直犹不足其所制造者皆无用之物。然亦无甚奇异者一时进奉者毋虑数十家第宅,服用僭拟王侯穷奢极侈,每一给直车载银钱自内帑出,道路络绎不绝见者骇叹,在内则仗内臣梁方,外则富民争庀工制为新巧托通以进,分其利通为人淫暴戾黩放荡无节,平居未尝衣冠有徐达者,妻美而艳通见而悦之因收达为家人,而纳其妻令达在两淮中盐通遘疾时,达适归通闻达与妻私语哽咽而至于死,达后亦挟所得通余赀得为锦衣卫任事指挥。

成化二十三年春正月

○皇贵妃万氏薨,妃青州诸城县人,父贵为县吏谪居霸州,妃生宣德,庚戌四岁选入掖庭侍,圣烈慈寿皇太后及笄命侍,上于青宫,上即位遂专宠皇后吴氏废实由于妃及,今皇太后王氏正位中宫每以厚德优容之妃亦机警善迎合,上意且笼络群下令觇候动静六宫希得进御,成化丙戌生皇子一人,上为遣内官诣,山川寺观挂袍行香以祈阴佑,因封贵妃,皇子未而薨,妃亦自是不复娠育,数年储嗣未兆中外以为忧言者每劝,上恩泽当溥然未敢显,言妃之妒也,惟给事中李森言及之,而宠益甚初居昭德宫,后移安喜宫进封皇贵妃。服用器物穷极僭,四方进奉奇技异物皆归之一门父兄弟,侄皆授以都督都指挥千百户等官,赉赐金珠宝玉无甲第宏侈田。孝穆皇太后以妃之故,孙居西内数年而崩至是,上郊祀回,值天大雾,人皆惊讶,翌日庆成宴罢,上还宫,忽报云妃薨逝矣,上震,悼辍视朝七日谥曰恭肃端慎荣靖葬,天寿山西南凡丧礼皆从厚。

成化二十三年二月
  ○乙亥,命工部右侍郎陈政代左侍郎贾俊董修皇贵妃万氏坟,茔以尚书谢一夔有疾俊当署掌部事故也。

成化二十三年三月
  ○丙午,葬皇贵妃万氏,命昌宁伯赵胜祀后土之神。

【很多关于万贵妃的流言蜚语,多从野史中出现,正史《明实录》并未有记载,因此不可信。清编《明史》没有根据正史《明实录》记载,而是从野史中记录了万贵妃的事迹。】 [2]

册皇贵妃(昭德皇贵妃万贞儿)。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二帝三王以来未有家齐而天下不治者也,朕率是道以临万邦,厥有褒升必先内德,申锡赞书之美,载扬彤管之华,庸进锡于徽称,乃克彰于异数,贵妃万氏柔明而专静,端懿而惠和,率礼称诗实禀,贞于茂族进规,退矩遂冠德于后宫,动则闻环佩之音,居则视箴图之戒宠,愈加而愈慎,誉益显而益恭副,予关睢乐得之心克谨,鸡鸣儆戒之道相成,既久辅助良多,是用度越彝章进超位,序兹特以金册金宝加封尔为皇贵妃,于戏位亚坤仪峻陟列妃之首。 [2]

《大明万妃传》,作者:砖娃,长江文出版社出版发行,2016年5月

《大明万妃传》是一部还原历史真相的小说,对过去许多人云亦云,似乎已成定论,但又明显不符合明朝中期历史原貌的人物、事件,皆按真实情形描述。

《龙门飞甲》

杨怡


相关文章推荐:
朱见深 | 朱见深 | 恭肃端慎荣靖皇贵妃 | 万贵 | 霸州 | 皇宫 | 宫女 | 孝恭孙皇后 | 朱祁镇 | 朱祁钰 | 朱见深 | 朱见深 | 吴皇后 | 皇贵妃 | 野史 | 影视作品 | 明英宗 | 朱见深 | 司礼监 | 牛玉 | 徐娘半老 | 掾吏 | 杖刑 | 六宫 | 明十三陵 | 皇长子 | 贵妃 | 贤妃 | 奉天殿 | 孙继宗 | 吏部尚书 | 华盖殿大学士 | 李贤 | 太子少保 | 户部尚书 | 马昂 | 礼部尚书 | 姚夔 | 顺天府 | 锦衣卫 | 礼部 | 锦衣卫指挥使 | 蒋琬 | 文渊阁大学士 | 皇贵妃 | 宸妃 | 顺妃 | 和妃 | 昭妃 | 黄赐 | 圣旨 | 指挥佥事 | 副千户 | 万通 | 万达 | 明实录 | 明史 | 野史 | 皆大欢喜 | 车婉婉 | 龙门飞甲 | 张馨予 | 后宫 | 杨怡 | 医馆笑传 | 海陆 | 刀下留人 | 康华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