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王念孙

王念孙(1744年4月25日 [1-2] -1832年2月25日 [3-4] ),字怀祖,自号石(《扬州画舫录卷三新城北录上》作“石渠” [5] ),江苏高邮人,清代语言学家,与其子王引之并称“高邮二王”,与钱大昕、卢文、邵晋涵、刘台拱有“五君子”之称誉。

王念孙自幼聪慧,八岁读完《十三经》,旁涉《史鉴》。乾隆四十年(1775年)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工部主事、工部郎中、陕西道御史、吏科给事中、山东运河道、直隶永定河道。王念孙平生笃守经训,个性正直,好古精审,剖析入微。提出就古音以求古意的原则,建立义通说;归纳《诗经》、《楚辞》的声韵系统,定古韵为二十二部。注意以形音义互相推求,多有创见。著有《广雅疏证》《读书杂志》《古韵谱》等。散馆后,任工部水司主事、给事中,专心研究治河方略,了解古今利弊,撰写《导河议》上、下两篇。后历官陕西道、山西道、京畿道、监察御史、给事中、永定河道、山东运河道等。职中,以秉公持正著称。历10年完成《广雅疏证》上、下两册32卷。曾奉旨编纂《河源纪略》一书,还著有《读书杂志》82卷、《释大》1卷、《王石先生遗文》4卷等。

(概述图片来源:《清代学者像传》第一集,清代叶衍兰辑摹,黄小泉绘 [6]

王念孙之父王安国曾延请戴震为王念孙授读,于文字、声韵、训诂之学,尽得其传,《清史稿》有记载:“初从休宁戴震受声音文字训诂,其于经,熟于汉学之门户,手编诗三百篇、九经、楚辞之韵,分古音为二十一部。于支、脂、之三部之分,段玉裁《六书韵表》亦见及此,其分至、祭、盍、辑为四部,则段书所未及也。念孙以段书先出,遂辍作。”年二十余,与李敦贾田祖晨夕过从,饮酒歌诗,质疑问难,又常与刘台拱、任大椿、程瑶田书札往来,研讨古学,阐发叔重,康成阃奥,翁方纲赠以楹联云:“识过铉锴两徐而上,学居后先二郑之间。”可谓颇得其实,可见王念孙青年时所诣已如此高深。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年二十三,得江永《古韵标准》读之,始知顾氏所分十部,犹有罅漏,旋里后取三百五篇,并参改《楚辞》、《淮南子》、《易林》等书用韵,反复寻绎,始知江氏之书,仍未尽善,遂以已意重加编次,分古韵为二十一部。同时,对古书中文字的假借、声音的通转,都深有体会。罢官之后,每日以著述自娱,著有《读书杂志》,对于古义晦涩、腾抄误写及后人点校妄自更改之处,皆一一更正。其中一字之考证,博及万卷之书,其精于校雠由此可见一斑。《清史稿》称颂高邮王氏一门:“清经术独绝千古,高邮王氏一家之学,三世相承,与长洲惠氏相埒云。”

作为徽派朴学的嫡系真传大师,王念孙运用就古声以求古义、从假借字以求本字和以意参逆而不墨守的方法和态度,从事训诂,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由于中国古代文字学重形不重音,王念孙针对这一局限,用了十年的时间,采取为《广雅》作注的形式,援引经传,旁采众说,详加考证,就古声以求古义,改正原书错字、漏字、衍字等讹误甚多,遂写成《广雅疏证》,该书颇具创见,对中国古代训诂学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其自言:“训诂之旨,本于声音,字之声同声近者,经传往往假借,学者以声求义,破其假借之字而读以本字,则涣然冰释。”其子王引之“大人之治经也,诸说并列,则求其是,字有假借,则改其读。盖熟于汉学之门户而不囿于汉学之藩篱者也。”

王念孙除精通训诂外,对于校勘,最擅专门,对文字谬讹、句读错乱、音训异同一一加以考辨,用力甚勤,且多创见。对《淮南子. 内篇》订正字句错误九百余条,用归纳法从这些误例中得出古书“致误之由”,凡得六十二例。这六十二例,总结出古书误例的规律性,是王念孙校勘古书字句错误的经验总结,被后人用作校勘其他古书的通例,具有广泛意义和深远影响。其子王引之“述所闻于父”而撰成的《经义述闻》一书,也有不少校勘内容,书末卷三十一、三十二所载“通说”五十三条,更为精粹所在。又有《经传释词》一书,专为解释经传中的语词而作,自“九经”、“三传”以及周秦两汉之书,凡有虚词的文句,都一一搜讨,诠释虚词凡一百六十个。做到“揆之本文而协,验之他卷而通”,为后来研究虚词开辟了一条门径,影响极大。在校勘方面,他还提出三个勇改和三个不改的主张,非常精当,为古籍校勘提供了良好的范例。

于经史之外,王念孙还精熟水利,曾在工部为官期间著《导河议》上下篇及奉圣旨纂《河源纪略》,“议者或误指河源所出,念孙力辨其讹,议乃定,《纪略》中《辨讹》一门,念孙所撰也。”(《清史稿》)

清代阮元:高邮王氏一家之学,海内无匹。(《王石先生墓志铭》) [9]

中国语言学家周祖谟:①(王念孙)精于考订,援引该洽,博约简取,而又能疏通训诂,触类旁通,独造自得。(《读王念孙〈广雅疏证〉简论》) [10] ②在清代校勘家里面王念孙是最杰出的人物,他的遗书里有《方言疏证》一卷,其中往往有很精到的见解。(《周祖谟语言学论文集》) [11]

中国现代语言学奠基人之一王力:王氏在训诂学上的贡献是巨大的。如果说段玉裁在文字学上坐第一把交椅的话,王念孙则在训诂学上坐第一把交椅。世称“段王之学”;段、王二氏是乾嘉学派的代表,他们的著作是中国语言学走上科学道路的里程碑。在他们的研究工作中,有许多好东西是值得我们继承下来的。(《中国语言学史》) [12]

中国语言学会常务理事鲁国尧:①王念孙是中国语言学史和校勘学史上的珠峰人物,其著作是中国语言学史和校勘学史上的经典著作,二百年来从无异辞。可是“风云突变”,2001年12月美国梅祖麟教授发表演说猛烈抨击《广雅疏证》,且对王念孙语涉嘲讽,随后又全文(《有中国特色的汉语历史音韵学 [13] 刊载于《中国语言学报》(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美国加州)。(《鲁国尧语言学文集:衰年变法丛稿》) [14-15] ②可以认为,王念孙是中国古代语言学领域中奥林帕斯山上的宙斯,或者说是宙斯之一,他的学问为他的同时人所推许,为后人所尊崇。至于谈到缺点,由于时代和环境的制约,任何著作总会有不足或缺点的,我们绝不能因此苛求先贤,评论一本书,应该看它比前人超出多少,应该看它比同辈高明多少,应该看它给后人留下多少。(《说“哂”》) [16]

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先坦 [17] :王念孙具有较强的语法观念,并且影响了其后的几代学人。(《〈读书杂志〉句法观念研究》) [18]

吉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玉洁 [19] :①段玉裁和王念孙是清代小学集大成者,他们对声训皆有阐述。(《从“右文说”看汉语的字词关系》)②王念孙在声训方面贡献最大,他深明以声为义之理。(《从“右文说”看汉语的字词关系》) [20]

(表格主要参考资料: [22]

王念孙生平主要著述有《读书杂志》、《 广雅疏证 》、《道河议》、《河源纪略》等。

记载王念孙生平的史料主要如下表:

徐士芬撰,见《续碑传集卷七十二儒学二》(缪荃孙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高邮王氏遗书王氏六叶传状碑志集卷一》(罗振玉辑,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作《原任直隶永定河王公事略状》。

《清代名人传略》(TheEminent Chinese of the Ch`ing Dynasty,1644-1912

(表格参考资料: [23-26]


相关文章推荐:
高邮 | 钱大昕 | 卢文 | 邵晋涵 | 刘台拱 | 十三经 | 史鉴 | 乾隆 | 进士 | 翰林院庶吉士 | 好古 | 精审 | 古音 | 古意 | 诗经 | 楚辞 | 广雅疏证 | 读书杂志 | 散馆 | 陕西道 | 山西道 | 京畿道 | 监察御史 | 给事中 | 广雅疏证 | 河源纪略 | 读书杂志 | 高邮 | 王安国 | 戴震 | 清史稿 | 段玉裁 | 任大椿 | 程瑶田 | 翁方纲 | 江永 | 古韵标准 | 淮南子 | 易林 | 读书杂志 | 清史稿 | 徽派朴学 | 广雅 | 广雅疏证 | 音训 | 经义述闻 | 经传释词 | 清史稿 | 阮元 | 周祖谟 | 王力 | 鲁国尧 | 张先坦 | 王安国 | 宋澍 | 王引之 | 读书杂志 | 河源纪略 | 清史稿 | 清史列传 | 国朝耆献类征初编 | 徐士芬 | 续碑传集 | 高邮王氏遗书 | 碑传集补 | 国朝先正事略 | 国朝汉学师承记 | 清代学者像传合集 | 清代朴学大师列传 | 清代七百名人传 | 清代名人传略 | 中国学术家列传 | 清儒学案 | 清儒学记 | 清代扬州学记 | 晚晴诗汇 | 清人文集别录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