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王念孙

王念孙(1744年 1832年),江苏高邮人,字怀祖,生而清羸,故自号石。王引之之父。自幼聪慧,八岁读完《十三经》,旁涉《史鉴》。乾隆四十年(1775年)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工部主事、工部郎中、陕西道御史、吏科给事中、山东运河道、直隶永定河道。王念孙平生笃守经训,个性正直,好古精审,剖析入微,时与钱大昕、卢文、邵晋涵、刘台拱有“五君子”之称誉。

提出就古音以求古意的原则,建立义通说;归纳《诗经》、《楚辞》的声韵系统,定古韵为二十二部。注意以形音义互相推求,多有创见。著有《广雅疏证》《读书杂志》《古韵谱》等。散馆后,任工部水司主事、给事中,专心研究治河方略,了解古今利弊,撰写《导河议》上、下两篇。后历官陕西道、山西道、京畿道、监察御史、给事中、永定河道、山东运河道等。职中,以秉公持正著称。历10年完成《广雅疏证》上、下两册32卷。曾奉旨编纂《河源纪略》一书,还著有《读书杂志》82卷、《释大》1卷、《王石先生遗文》4卷等。

王念孙之父王安国,字书城,号春圃,雍正二年(1724年)殿试一甲二名进士(榜眼),官至吏部尚书,曾延请戴震为念孙授读,于文字、声韵、训诂之学,尽得其传,《清史稿》有记载:“初从休宁戴震受声音文字训诂,其于经,熟于汉学之门户,手编诗三百篇、九经、楚辞之韵,分古音为二十一部。于支、脂、之三部之分,段玉裁《六书韵表》亦见及此,其分至、祭、盍、辑为四部,则段书所未及也。念孙以段书先出,遂辍作。”年二十余,与李敦贾田祖晨夕过从,饮酒歌诗,质疑问难,又常与刘台拱、任大椿、程瑶田书札往来,研讨古学,阐发叔重,康成阃奥,翁方纲赠以楹联云:“识过铉锴两徐而上,学居后先二郑之间。”可谓颇得其实,可见王念孙青年时所诣已如此高深。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年二十三,得江永《古韵标准》读之,始知顾氏所分十部,犹有罅漏,旋里后取三百五篇,并参改《楚辞》、《淮南子》、《易林》等书用韵,反复寻绎,始知江氏之书,仍未尽善,遂以已意重加编次,分古韵为二十一部。同时,对古书中文字的假借、声音的通转,都深有体会。

作为徽派朴学的嫡系真传大师,王念孙运用就古声以求古义、从假借字以求本字和以意参逆而不墨守的方法和态度,从事训诂,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由于中国古代文字学重形不重音,王念孙针对这一局限,用了十年的时间,采取为《广雅》作注的形式,援引经传,旁采众说,详加考证,就古声以求古义,改正原书错字、漏字、衍字等讹误甚多,遂写成《广雅疏证》,该书颇具创见,对中国古代训诂学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其自言:“训诂之旨,本于声音,字之声同声近者,经传往往假借,学者以声求义,破其假借之字而读以本字,则涣然冰释。”其子王引之“大人之治经也,诸说并列,则求其是,字有假借,则改其读。盖熟于汉学之门户而不囿于汉学之藩篱者也。”

王念孙除精通训诂外,对于校勘,最擅专门,对文字谬讹、句读错乱、音训异同一一加以考辨,用力甚勤,且多创见。对《淮南子. 内篇》订正字句错误九百余条,用归纳法从这些误例中得出古书“致误之由”,凡得六十二例。这六十二例,总结出古书误例的规律性,是王念孙校勘古书字句错误的经验总结,被后人用作校勘其他古书的通例,具有广泛意义和深远影响。其子王引之“述所闻于父”而撰成的《经义述闻》一书,也有不少校勘内容,书末卷三十一、三十二所载“通说”五十三条,更为精粹所在。又有《经传释词》一书,专为解释经传中的语词而作,自九经、三传以及周秦两汉之书,凡有虚词的文句,都一一搜讨,诠释虚词凡一百六十个。做到“揆之本文而协,验之他卷而通”,为后来研究虚词开辟了一条门径,影响极大。在校勘方面,他还提出三个勇改和三个不改的主张,非常精当,为古籍校勘提供了良好的范例。 [2]

于经史之外,王念孙还精熟水利,曾在工部为官期间著《导河议》上下篇及奉圣旨纂《河源纪略》,“议者或误指河源所出,念孙力辨其讹,议乃定,《纪略》中《辨讹》一门,念孙所撰也。”(《清史稿》)罢官之后,每日以著述自娱,著有《读书杂志》,对于古义晦涩、腾抄误写及后人点校妄自更改之处,皆一一更正。其中一字之考证,博及万卷之书,其精于校雠由此可见一斑。《清史稿》称颂高邮王氏一门:“清经术独绝千古,高邮王氏一家之学,三世相承,与长洲惠氏相埒云。”

王念孙,字怀祖,高邮州人。父安国,官吏部尚书,谥文肃,自有传。八岁读《十三经》毕,旁涉《史鉴》。高宗南巡,以大臣子迎銮,献文册,赐举人。乾隆四十年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改工部主事。升郎中,擢陕西道御史,转吏科给事中。嘉庆四年,仁宗亲政,时川、楚教匪猖獗,念孙陈剿贼六事,首劾大学士和,疏语援据经义,大契圣心。是年授直隶永定河道。六年,以河堤漫口罢,特旨留督办河工。工竣,赏主事衔。河南衡家楼河决,命往查勘,又命驰赴台庄治河务。寻授山东运河道,在任六年,调永定河道。会东河总督与山东巡抚以引黄利运异议,召入都决其是非。念孙奏引黄入湖,不能不少淤,然暂行无害,诏许之。已而永定河水复异涨,如六年之隘,念孙自引罪,得旨休致。道光五年,重宴鹿鸣,卒,年八十有九。

念孙故精熟水利书,官工部,著《导河议》上下篇。及奉旨纂《河源纪略》,议者或误指河源所出,念孙力辨其,议乃定,《纪略》中《辨》一门,念孙所撰也。既罢官,日以著述自娱,著《读书杂志》,分《逸周书》、《战国策》、《管子》、《荀子》、《晏子春秋》、《墨子》、《淮南子》、《史记》、《汉书》、《汉隶拾遗》,都八十二卷。於古义之晦,於钞之误写,校之妄改,皆一一正之。一字之证,博及万卷,其精於校雠如此。

初从休宁戴震受声音文字训诂,其於经,熟於汉学之门户,手编《诗三百篇》、《九经》、《楚辞》之韵,分古音为二十一部。於支、脂、之三部之分,段玉裁《六书音均表》亦见及此,其分至、祭、盍、辑为四部,则段书所未及也。念孙以段书先出,遂辍作。

又以邵晋涵先为《尔雅正义》,乃撰《广雅疏证》。日三字为程,阅十年而书成,凡三十二卷。其书就古音以求古义,引伸触类,扩充於《尔雅》、《说文》,无所不达。然声音文字部分之严,一丝不乱。盖藉张揖之书以纳诸说,而实多揖所未知,及同时惠栋、戴震所未及。

尝语子引之曰:“诂训之旨,存乎声音,字之声同、声近者,经传往往假借。学者以声求义,破其假借之字而读本字,则涣然冰释。如因假借之字强为之解,则结不通矣。毛公《诗传》多易假借之字而训以本字,已开改读之先。至康成笺《诗》注《礼》,屡云某读为某,假借之例大明。后人或病康成破字者,不知古字之多假借也。”又曰:“说经者,期得经意而已,不必墨守一家。”引之因推广庭训,成《经义述闻》十五卷,《经传释辞》十卷,《周秦古字解诂》,《字典考证》。论者谓有清经术独绝千古,高邮王氏一家之学,三世相承,与长洲惠氏相埒云。

引之,字伯申。嘉庆四年一甲进士,授编修。大考一等,擢侍讲。历官至工部尚书。福建署龙溪令朱履中诬布政使李赓芸受赇,总督汪志伊、巡抚王绍兰劾之。对簿无佐证,而持之愈急。赓芸不堪,遂自经。命引之谳之,平反其狱,罢督抚官。为礼部侍郎时,有议为生祖母承重丁忧三年者,引之力持不可。会奉使去,持议者遽奏行之。引之还,疏陈庶祖母非祖敌体,不得以承重论。缘情,即终身持服不足以报罔极;制礼,则承重之义,不能加於支庶。请复治丧一年旧例,遂更正。道光十四年,卒,谥文简。

王念孙生平主要著述有《读书杂志》、《 广雅疏证 》、《道河议》、《河源纪略》等。

其子王引之也是一位语言学家,人称“高邮二王”,又与戴震、段玉裁称为“段戴二王之学”。阮元称:“高邮王氏一家之学,海内无匹。”


相关文章推荐:
高邮 | 清羸 | 王引之 | 十三经 | 史鉴 | 乾隆 | 进士 | 翰林院庶吉士 | 好古 | 精审 | 钱大昕 | 卢文 | 邵晋涵 | 刘台拱 | 五君子 | 古音 | 古意 | 诗经 | 楚辞 | 广雅疏证 | 读书杂志 | 散馆 | 陕西道 | 山西道 | 京畿道 | 监察御史 | 给事中 | 广雅疏证 | 河源纪略 | 读书杂志 | 清朝 | 江苏 | 高邮 | 翰林院庶吉士 | 读书杂志 | 王引之 | 王安国 | 殿试 | 吏部尚书 | 戴震 | 清史稿 | 休宁 | 戴震 | 九经 | 楚辞 | 段玉裁 | 刘台拱 | 任大椿 | 程瑶田 | 翁方纲 | 江永 | 古韵标准 | 罅漏 | 淮南子 | 易林 | 假借 | 徽派朴学 | 古义 | 假借字 | 文字学 | 广雅 | 广雅疏证 | 训诂学 | 王引之 | 汉学 | 音训 | 王引之 | 经义述闻 | 经传释词 | 九经 | 三传 | 河源 | 孙力 | 清史稿 | 读书杂志 | 古义 | 校雠 | 清史稿 | 高邮州 | 安国 | 文肃 | 史鉴 | 翰林院庶吉士 | 散馆 | 给事中 | 嘉庆 | 大学士 | | 疏语 | 援据 | 直隶 | 永定河 | 永定 | 东河 | 山东巡抚 | 休致 | 重宴鹿鸣 | 河源纪略 | 孙力 | 纪略 | 读书杂志 | 逸周书 | 荀子 | 墨子 | 汉隶 | 校雠 | 休宁 | 戴震 | 九经 | 段玉裁 | 邵晋涵 | 尔雅正义 | 惠栋 | 戴震 | 康成 | 庭训 | 周秦 | 古字 | 解诂 | 经术 | 工部尚书 | 朱履中 | 李赓芸 | 受赇 | 汪志伊 | 王绍兰 | 丁忧 | 奉使 | 陈庶 | 敌体 | 支庶 | 读书杂志 | 河源纪略 | 王引 | 高邮二王 | 戴震 | 段玉裁 | 阮元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