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卫子夫(西汉时汉武帝第二任皇后)

卫子夫(?-前91年),名不详,字子夫,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人。卫子夫是汉武帝刘彻的第二任皇后,史称孝武卫皇后,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拥有独立谥号的皇后。 [1]

卫子夫原为平阳公主家歌女。于建元二年(前139年)入宫,建元三年(前138年)封为夫人,元朔元年(前128年)立为皇后,征和二年(前91年)在巫蛊之祸中自杀身亡。谥思后,葬桐柏亭。身驻汉宫凡49年,在皇后位38年,育有一男三女。

卫子夫出生于汉景帝年间,身世寒微,其家号卫氏,河东平阳人。 [2] 父不详,母亲卫媪 [3] 曾为平阳侯家僮 [4] ,一说侯妾 [5] 。卫子夫年少时或被送往平阳侯家教习歌舞,遂为平阳侯府讴者(歌女)。 [2]

卫子夫上有一兄二姐,长兄卫长君 [6] ,长姐卫君孺(卫孺),次姐卫少儿,少儿有子霍去病。卫子夫又有同母弟三人,即卫青、卫步、卫广。 [7]

汉武帝建元二年(前139年)春三月,上巳日。十八岁的少年天子刘彻去霸上祭祀先祖,祈福除灾。回宫时顺路去平阳侯在京府邸看望当时嫁给平阳侯曹时(曹寿)的大姐平阳公主。 [8] 与陈皇后结婚已有数年,却依然没有子嗣。 [9] 平阳公主便效仿姑姑馆陶公主(窦太主) [10] ,择良家女子欲以进献天子 [11]

恰逢武帝霸上祓禊归来小憩侯府,平阳公主便将先前物色好留在家中的十几个女孩精心装扮,并令她们拜见武帝,然而武帝却并不满意。于是平阳公主命十余人退下,摆上酒菜开筵。这时,侯府的歌女上堂献唱,卫子夫亦在其中。武帝望去众人,一眼便看中了卫子夫。 [12]

继而,武帝起身更衣,卫子夫则随去侍候,并在尚衣 [13] 的轩车 [14] 中得到初幸。武帝回到筵席后非常高兴,赐给了平阳公主黄金千金。平阳公主因此奏请将子夫送入宫中,武帝欣然答应。临别上车之时,平阳公主亲抚着卫子夫的背说:“走吧,在宫里好好吃饭,好好自勉努力,将来若是富贵了,不要忘记我的引荐之功。” [15]

自建元二年(前139年)入宫以来,时隔一年多的时间里,卫子夫再也没有受到召幸。 [16]

建元三年(前138年),汉武帝再次 [17] 选择宫中年迈体弱等无用处的宫人释放出宫。卫子夫得见天子,哭着请求武帝释放她出宫回家。武帝怜爱卫子夫,再一次临幸了她,卫子夫因此而怀孕。汉武帝对她的尊宠也一天胜过一天。 [18]

然而好景不长,当时的皇后陈氏是大长公主(馆陶公主)刘嫖之女,因当初武帝尚为胶东王时,刘嫖为其得立为太子出了力气,陈皇后亦以此原因而骄横高贵。 [19] 当她听说卫子夫受到大幸而怀孕,自己却数年没能生孩子,便嫉妒卫子夫。其母刘嫖便派人去抓捕卫子夫的弟弟,当时在建章当差的卫青,欲杀卫青以恐吓卫子夫。所幸卫青的朋友公孙敖带领一干壮士及时相救,使卫青免于一死。 [20]

武帝得知此事后,便召卫青为建章监,并加侍中。卫子夫的兄长卫长君也得到显贵,亦加为侍中。数日之内,赐给卫家的赏金累计竟达到千金之多。 [21]

而后十年,卫子夫深得宠爱,继“尊宠日隆”后,史书又接连用“大幸”、“有宠”形容她。卫子夫被封为夫人,先后为汉武帝生下三女一男 [22] 其家族更是得到极度的显贵。卫子夫的长姐卫君孺嫁给太仆公孙贺为妻,公孙贺亦因此更受亲信 [23] ;二姐卫少儿因与陈掌有私,汉武帝便召见陈掌使其显贵;公孙敖因与卫家亲近而受益;卫青则升为大中大夫之职。 [24] 纵览汉武帝一朝,更无此幸。

汉武帝元光五年(前130年),因陈皇后巨资求子而不得 [25] ,于是使用媚道害人邀宠的事情被察觉。 [26] 武帝非常愤怒,便派御史大夫张欧负责此案 [27] 。当时张欧的下属侍御史张汤深入案件 [28] ,追查出楚服等人为陈皇后施巫蛊之邪术,建立祠堂祭祀诅咒,祝告鬼神,祸害他人,属大逆无道之罪。 [26] 至此,为后11年的陈皇后于秋七月乙巳日以惑于巫祝被废,退居远郊离宫。 [29]

此后半年有余,卫子夫再次怀孕。元朔元年(前128年)春天,已承宠10年的卫子夫为称帝12年之久,时龄29岁的汉武帝生下第一位皇子。武帝异常欣喜,诏令当时善为文者枚皋及东方朔作《皇太子生赋》及《立皇子祝》之赋 [30] 。为感谢上苍赐予他的第一位皇子,武帝又修建了婚育之神高(句芒)神之祠以祭拜之。举朝臣子亦为这位迟来十余年的大汉皇长子的诞世而高兴。武帝为皇长子取名为刘据。 [31]

欢喜之暇,时为中大夫的主父偃上书武帝,请立卫子夫为皇后。 [32] 武帝欣然准奏,择元朔元年的春天,三月甲子这一日册立卫子夫为皇后。诏曰:“朕听说天地不变,施化不成;阴阳不变,物不畅茂。《易》说:‘因势变通,人民的精神才会振作。’《诗》说: ‘通天地之变而不失道, 择善而从。 ’ 朕欣赏唐虞而乐观殷周,愿汲取历史的经验教训以为借鉴。现在大赦天下, 与民更始。有的犯了罪畏罪逃亡及久欠官物而被起诉, 事出在孝景帝三年以前的,都免予处理。” [33-34]

至此,空闲一年八个月的未央中宫椒房殿再次有了新的主人。而自卫子夫之后,大赦天下立皇后亦成为汉家制度 [35]

卫子夫既立,当时的郎官枚皋自作《戒终赋》一篇献予卫皇后,且一改往日诙谐的文风,劝诫卫皇后要将良好的品德作风一直保持下去。 [36]

元狩元年(前122年),皇子刘据和他的父亲一样在7岁之龄被立为皇太子。 [37] 太子刘据稍稍长大后,汉武帝在群臣中甄选出万石君少子,时任沛太守的石庆作太子太傅, [38] 又派德高望重的文学之士辅导他学习《公羊春秋》(《公羊传》)。而太子通晓《公羊传》后,又喜欢《谷梁传》而私自请求学习它。待到太子加冠成年迁往太子宫时,武帝专程为刘据建了一座苑囿接待宾客,取广博观望之意 [39] ,称为博望苑。 [31]

在卫子夫立为皇后之后,因她而显贵起来的卫氏家族亦不负君王所望,并未如大部分外戚一样寄居于裙带之宠。以卫青、霍去病为主导的卫氏外戚身着戎装,挥师北上,凭借着个人才赋及暴骨他乡的决心在十数次出生入死之后身封万户而不息,为大汉朝谱写出戎车七次出征,北登阗颜山,六次深入匈奴,在祁连山设郡的赫赫战功,基本瓦解了北方匈奴势力,为解决汉朝边患问题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40] 卫氏一门亦获以枝属五人封侯的荣耀 [6] ,更有姐姐作皇后,弟弟取公主的富贵。 [41]

其贵震动天下,遂有《天下为卫子夫歌》(《卫皇后歌》),歌曰:“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42]

随着太子刘据一天天长大,卫子夫的容颜也一天天衰老下去。元朔六年(前123年),随着年轻貌美的王夫人的出现,汉武帝对卫子夫持续十五年的盛宠开始逐渐转移。 [43] 之后,又有李夫人、尹婕妤、邢娥、赵婕妤(钩弋夫人)等更替受宠。 [44]

然而,即使朱颜辞镜色衰爱弛,卫子夫依然记着立后之时枚皋那篇劝诫之赋。再者卫子夫的弟弟卫青及外甥霍去病为汉武朝立下不世之功,威仪不泯,天下尊之。 [45] 深晓月盈则亏,水满则溢,盛极必衰道理的卫子夫宠辱不惊,凭借着平衡的心态,良好的德行及公正的处事,使她在宠衰之后,在卫青、霍去病相继离世之后的17年内依然能够得到武帝的礼遇与尊重。 [46]

除后宫诸事为卫子夫职责之内,武帝每每出巡游幸天下时亦将少府所掌宫中事由交予卫子夫定夺。待武帝归来之时,卫子夫将重要的裁决汇报给武帝听,武帝从来没有异议,有的时候甚至免去卫子夫的汇报。 [47] 武帝对卫子夫的信任即是如此。

盛宠之下,功高相加,卫氏外戚的规模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内不断壮大。庞大的外戚成员亦未能免于恃宠而骄之俗。公孙敬声,丞相公孙贺的儿子,凭借自己是皇后姐姐的儿子,行事骄奢不守法纪,居九卿太仆之高位,擅用北军军饷一千九百万钱。事情败露之后被捕下狱。这时,汉武帝下诏欲抓捕的阳陵人朱安世却迟迟未能归案,公孙贺便请命此差以赎公孙敬声的罪过。武帝答应此请。后来朱安世果然被捕成功,却在狱中上书诬告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以及行巫蛊诅咒天子之事。 [48] 武帝知晓之后大为震怒,令有司深查公孙贺所犯罪过。

征和二年(前92年)春正月,抓捕丞相公孙贺,并冠以公孙贺兴利弟子宾客不顾黎民死活等多条罪名, [49] 公孙贺父子竟然冤死狱中。自此,太子刘据在朝堂之上再无外家。然而,此事却远未结束。征和二年春天,涿郡铁官铸铁的时候,铁水熔化飞溅天空,后世所兴谶纬之学认为这是火发生了变异,天下将有大难。 [50] 一个月后的征和二年夏天,一场毫无预兆的风灾在摧毁房屋折断树木的同时,也掀开了一场大难的序幕。 [51] 闰四月,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坐巫蛊之罪处死,卫青之子卫伉及卫长公主之子曹宗 [52] 亦在连坐之内。而此时的宠臣江充因与太子有隙,害怕武帝死后被新帝诛杀,故而欲构陷太子为先,即妄言武帝生病是因为有人行巫蛊诅咒天子。于是武帝命江充为使者治巫蛊之案。江充指挥巫师四处掘地寻找木偶人,但凡挖到就逮捕周围的人,并以炮烙之酷刑逼供认罪。百姓惶恐之余相互诬告,以此罪冤死者前后共计数万人。 [53]

汉武帝年迈,愈加相信巫蛊之事。江充趁机说宫中有巫蛊之气以致天子之病久不见好。于是开始查办后宫中不受宠幸的夫人,随后又查到皇后卫子夫的椒房殿。将整个禁中的御座毁地面掘开以后,仍一无所获。 [54-55]

征和二年(前92年)秋七月,江充终是将铁楸挖到了太子东宫,在按道侯韩说、御史章赣、黄门苏文的帮助下,得到了桐木人偶。 [55-56]

太子刘据欲往甘泉行宫辩白却遭江充等人限制,无法向武帝辩明情况 [57] ,情急之下又无上策,便听从少傅石德之计。 [58] 于七月壬午日,将江充缉拿,并斩杀韩说。而协助江充办理此案的御史章赣逃出,去往甘泉行宫见武帝。 [59] 无上策,便听从少傅石德之计。于七月壬午日,将江充缉拿,并斩杀韩说。而协助江充办理此案的御史章赣逃出,去往甘泉行宫见武帝。 因太子能指挥到的车马有限,刘据在决定起兵后派舍人持节连夜入长秋门报卫皇后。卫子夫同意刘据调用皇后的中厩车架,取武库兵器,调长乐宫卫队,并以奸臣造反的名义征兵,与江充等人在长安城中展开激战,终于杀死了江充,并于上林苑烧死胡巫师。 [59]

刘据起兵后,武帝认为太子一定是受到了江充等人的陷害才这样做。便派遣使者入长安探查。使者却因胆怯未敢入城,对武帝谎称太子造反要杀自己。武帝由是大怒,派左丞相刘屈发兵讨逆。 [60] 更发三辅附近郡县之兵,及二千石以下官吏皆归刘屈统领。刘据见刘屈的兵卒越来越多,亦开长安官狱放囚徒以充军。并派使者持符节去调动长安附近长水和宣曲两地的胡人骑兵,命令他们全副武装之后前来会师。然而武帝派遣的使者侍郎莽通赶到,告知长水校尉太子的符节是假的,并斩杀如侯亲自引长水宣曲胡骑入长安。 [61] 而后,护北军使者任安虽接太子发兵符节却作壁上观。 [62] 因此,太子刘据所率兵卒与丞相的兵卒数量差距越来越大。混战五日后,血流入渠,尸骸遍地,太子不敌,战败出奔。 [63-64]

七月庚寅日,太子得丞相司直田仁之助 [65] ,于覆盎门逃出长安,隐匿于湖县。同日,武帝诏遣宗正刘长乐、执金吾刘敢奉策收回用以帮助刘据起兵、象征皇后实权的皇后玺绶。卫皇后因无以解释自己的行为,以死明志,自杀身亡。 [66]

黄门苏文、姚定汉置之公车令空舍,盛以小棺,将卫皇后葬在长安城南桐柏亭。 [67]

卫子夫以卑微讴者身份步入汉宫,经十一年立为皇后,为汉武帝育下一男三女,有延续汉室之功。太子刘据死后,昭帝无嗣,帝位继承人辗转重归卫子夫后代。曾孙刘询不负先人,“功光祖宗,业垂后嗣”,为大汉开创“孝宣中兴”的崭新时代。 [68]

在立为皇后的三十八年中,卫子夫将汉庭后宫管理的井井有条。在这三十八年中,史书记载中的汉宫不复有妒妇娇女,更无因妃嫔相嫉引发的恶劣事件。卫子夫的良好品行不仅获得了汉武帝的全面信任,也在《外戚世家》所记载的四朝十余名后妃中,赢得了太史令司马迁唯一的赞美。卫子夫虽无佐君之功,却有内助之贤。 [47] [69]

卫子夫的发迹,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影响了整个国家的命运。西汉第一次对匈奴反击战的胜利,以及其后大规模深入匈奴腹地长距离奔袭战取得巨大成功,重创匈奴,皆由卫氏枝属统军作战。霍去病之弟霍光,身奉四帝,躬辅三朝,受遗命,佐幼帝,行遗策,兴废立,是使西汉平稳度过危难,达到巅峰时期的第一功臣。汉武帝之功离不开卫青、霍去病,临危受命离不开霍光,而卫青、霍去病、霍光之发迹亦离不开卫子夫。卫子夫虽无推贤之举,却有引贤之功。 [70]

出生低微的卫子夫虽然与西汉前期的其它皇后一样在后来两千年来的历史上鲜有提及,但是,卫子夫的出现却将卫青、霍去病、霍光引向历史舞台。武功则卫青霍去病抵御匈奴内侵 [71-73] 、拓宽汉朝版图 [74-76] 。文治则霍光佐八岁幼主 [77] ,废昌邑昏乱, [78] 立孝宣中兴 [79] ,匡国家,安社稷。 [80-81] 卫子夫一生虽未插手政事,然因她所兴之人却对孝武、孝昭、孝宣三朝做出了巨大贡献及深远的影响。得以“长平桓桓,上将之元”、“封狼居山,列郡祁连”、 [40] “虽周公、阿衡,何以加此!” [81] 的高度认可与赞扬,光辉远远遮住了这个同时代至尊的女子。

司马迁:嘉夫德若斯。 [82]

班固:子夫既兴,扇而不终。 [83]

无论在诗词歌赋中,还是现代文学中,总能偶尔看到关于卫子夫以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见宠于武帝的故事。然而,纵览史书,却难以从中寻觅到一丝一毫的踪迹。

现今可查的,最早记载卫子夫发美的故事出自东汉文学家、天文学家张衡的《西京赋》。赋中描述说:卫皇后兴于鬓发之美,赵飞燕得宠于体态轻盈。 [84] 另外,在志怪小说《汉武故事》中,有一段关于卫子夫的描写。其内容大致与史书相符,唯细节之处稍有添加。其中一处写到:“上见其发美,悦之,遂纳于宫中”。 [85] 到了宋朝时期,类书《太平御览卷三百七十三人事部一十四》中更为夸张的说:卫子夫因一头秀发被立为皇后。 [86] 虽《史记》、《汉书》中均未提及卫子夫发美与否,然后世诗文作品中多借此言卫子夫发美之典故。亦借卫子夫之鬓发形容女子发美。

卫娘,即卫皇后子夫。因歌女得宠于武帝而立为皇后,故诗词中多用“卫娘”来形容姿容冶艳的女子。如:唐代诗人李贺的《浩歌》:“漏催水咽玉蟾蜍, 卫娘发薄不胜梳。”。 [87] 又如:宋代诗人姜夔的《秋宵吟》:“卫娘何在,宋玉归来,两地暗萦绕。” [88]

梓为木中之贵,古人以梓为有子的象征。皇帝立皇后,不仅是为了母仪天下,更重要的是为了建子嗣,承大统,以延续和维持王朝的长久统治,这是历代帝王都极为重视之大事。把建储称作立国本。因而皇后称梓童,也正迎合了封建统治者的这种心理。关于这种称呼的来历有二种说法。其中一种源于志怪小说《汉武故事》。《汉武故事》的两个版本都曾写道:卫子夫新入宫,名字排在登记宫人的名簿的末尾,以至于一年多还没有轮到卫子夫入侍武帝。后来武帝挑选宫中不中用的女子释放出宫嫁人,卫子夫哭着请求出宫。武帝说:“我昨天夜里梦见子夫的庭院里生长了几棵梓树,这难到不是天意吗?”于是在这天宠幸了卫子夫,卫子夫怀孕,生了卫长公主。 [89]

传说卫子夫死后,为卫子夫拉车送葬的十匹马饲养在卫子夫的陵园中。陵园内负责养马的官吏发现,这十匹马非常善于饮酒,但是却不再让人套马拉车以及骑行。而这些马全部活到了六十岁才死去。 [90]

卫媪(姓名不详)

卫长君(卫长子)

卫孺(卫君孺)

刘彻(汉武帝)

刘据(卫太子、戾太子)

卫长公主(当利公主)

石邑公主

公孙敬声

刘进(史皇孙)

另有二孙未留名

刘询(汉宣帝)

因《汉书外戚传》中李夫人篇中“及卫思后废后四年,武帝崩,大将军霍光缘上雅意,以李夫人配食,追上尊号曰孝武皇后。”一句,所以有卫子夫自杀前已被废后的质疑。

持异见者认为,班固这句“卫思后废后四年”,是为下文霍光追尊李夫人为孝武皇后做铺垫。如果班固在上文中没写“卫思后废后”五字,那么承接下文的追尊行为则会名不正言不顺。而后来汉宣帝之所以能够追谥卫子夫曰“思”,正是由于她没有被废的缘故,因为废后是没有资格获得谥号的。

首先,《汉书外戚传》卫皇后传记篇为“诏遣宗正刘长乐、执金吾刘敢奉策收皇后玺绶,自杀”。可见,武帝之“策”的内容即为“收皇后玺绶”一项,而非“不可以承天命”、“罢退居某地”。这就有两种可能,一是收玺绶时卫子夫自杀,正式的废后诏书还未来得及下,废后程序终结;二是武帝只是暂时收回皇后实权,待太子起兵事尘埃落定后再做出是否废后的决断。

其次,根据班固在《汉书外戚传》中的记述可知:《外戚传》中但凡被废的皇后均在个人篇幅内交代被废事宜,改称“废后”并以此结束。 [91-94] 而卫子夫传记部分则从开始到结束,无论是自杀、追谥都未曾出现一个“废”字。全篇以“孝武卫皇后”开始,间以“子夫”、“卫后”、“皇后”,并以“思后”结束,不同于其它明确被废黜的皇后。 [95]

再者,《汉书》众皇帝《纪》中,废后大事皆有记载,俱言“皇后某氏废”, [96-99] 而卫皇后为“皇后自杀”。 [100]

最后,《汉书武五子传》开篇:“孝武皇帝六男。卫皇后生戾太子,赵婕妤生孝昭帝。王夫人生齐怀王闳,李姬生燕刺王旦、广陵厉王胥,李夫人生昌邑哀王。”不仅将卫子夫依旧称为皇后,且将身为宗子的刘据置于汉昭帝刘弗陵之前。

对于《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嘉夫德若斯”一句中“夫”的注释,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岳麓书社等主流出版社均标注为人名或注释为卫子夫。但是也有异见者质疑“夫”字的含义。

异见者给出的解释有二:其一,“夫”为语气词,并无实质性含义;其二,“嘉夫德若斯”是作《外戚世家》的目的,与前面所提众位皇后无关。

关于“夫”字代指“卫子夫”的解释,只需通读其出处《太史公自序》,便可得出:

《自序》凡三十篇《世家》,以“嘉××,作××世家第×”格式者共计二十篇。除去《外戚世家》,其余十九篇“嘉”后皆为人物。既有对人物的简称,如《吴世家》的“伯”为吴太伯的简称;也有对人物的代称,如《燕世家》的“甘棠”代指召公。 [101] 但无论是简称还是代称,“嘉××”都是仅对个人,没有泛指,更没有“嘉”字之后跟语气词之例,而所嘉之人亦不必紧接上句人物。

因此只要通读全篇而非断章取义,便可知晓“夫”字必定为《外戚世家》中所载的一人,且当为《自序》中所提到薄太后、窦太后、栗姬、王皇后、陈皇后、卫子夫六人中的一人。而六人中唯卫子夫名字中带有一个“夫”字。可知“嘉夫德若斯”当指卫子夫。

汉宣帝即位后,追赠卫皇后谥号为思后。在桐柏亭原地建园起冢改葬卫子夫,史称思后园。 [102] 陵园设周卫防守,长丞每日奉上食物祭祀于陵园寝殿,月祭祀于园庙,四时祭祀于便殿。 [103] 因卫子夫生前擅音律,汉宣帝又派遣倡优千人日日歌于园内,以娱乐曾祖母卫子夫的神灵。故而思后园在后世又被称为“千人聚”、“千乡”。 [104]

思后园在唐代依然存在,《长安志》中提到“汉思园”在金城坊西南隅(其实是西北隅,西南隅是会昌寺),颜师古在《汉书外戚传》中注曰“葬在杜门外大道东,以倡优杂伎千人乐其园,故号千人聚。其地在今长安城内金城坊西北隅是”。 [105]

思后园遗址现位于西安市劳动公园附近,北望汉长安城遗址,地面遗址已不存在。 [106]

史书中关于卫子夫的记载分散在司马迁所著《史记》、班固著《汉书》、荀悦著《前汉纪》、司马光著《资治通鉴》中,共计18篇,列表如下:

卫子夫可查的后世文学作品不多,仅东晋志怪小说及晚清艳情小说略提一二。诗词曲赋亦多用卫子夫的典故如“平阳第”、“卫娘”之类为代称出现。诗歌作品列表如下:


相关文章推荐:
平阳 | 思后园 | 汉景帝 | 卫媪 | 讴者 | 卫长君 | 卫君孺 | 卫少儿 | 霍去病 | 卫青 | 卫广 | 建元 | 上巳 | 霸上 | 曹寿 | 平阳公主 | 馆陶公主 | 祓禊 | 建元三年 | 大长公主 | 馆陶公主 | 刘嫖 | 陈皇后 | 公孙敖 | 卫长君 | 公孙贺 | 陈掌 | 元光 | 媚道 | 御史大夫 | 张欧 | 侍御史 | 张汤 | 楚服 | 巫蛊 | 大逆无道 | 元朔 | 枚皋 | 东方朔 | | 句芒 | 刘据 | 中大夫 | 主父偃 | 中宫 | 椒房殿 | 郎官 | 元狩 | 万石君 | 石庆 | 公羊传 | 谷梁传 | 加冠 | 博望苑 | 裙带 | 卫青 | 霍去病 | 匈奴 | 卫皇后歌 | 王夫人 | 李夫人 | 尹婕妤 | | 赵婕妤 | 钩弋夫人 | 少府 | 公孙敬声 | 九卿 | 太仆 | 北军 | 朱安世 | 曹宗 | 韩说 | 苏文 | 少傅 | 石德 | 左丞相 | 刘屈 | 任安 | 丞相司直 | 田仁 | 黄门 | 苏文 | 姚定汉 | 张衡 | 西京赋 | 卫媪 | 卫长君 | 卫青 | 卫广 | 卫君孺 | 卫少儿 | 刘彻 | 刘据 | 卫长公主 | 诸邑公主 | 石邑公主 | 阳石公主 | 霍去病 | 公孙敬声 | 刘进 | 刘询 | 前汉纪 | 史记 | 外戚世家 | 卫将军骠骑列传 | 平津侯主父列传 | 太史公自序 | 汉书 | 前汉纪 | 资治通鉴 | 卫皇后歌 | 刘禹锡 | 相和歌辞 | 阿娇怨 | 王昌龄 | 春宫怨 | 咏古二首有所寄 | 张辑 | 醉蓬莱 | 刘克庄 | 孟浩然 | 美人分香 | 武平一 | 杂曲歌辞 | 妾薄命 | 姜夔 | 李斗 | 扬州画舫录 | 沈一贯 | 刘洎 | 安德山池宴集 | 魏秀仁 | 刘子 | 吴传朋游丝帖歌 | 高叔嗣 | 杜牧 | 出宫人二首 | 林以宁 | 崔令钦 | 司马逸客 | 雅琴篇 | 张淮 | 罗隐 | 鲍照 | 代朗月行 | 李贺 | 浩歌 | 越剧 | 汉武之恋 | 钱爱玲 | 张妙玲 | 何赛飞 | 主奴联姻 | 琼剧 | 潮剧 | 大汉天子 | 粤剧 | 汉武帝梦会卫夫人 | 曾慧 | 秦腔 | 郭明霞 | 京剧 | 歌仔戏 | 大汉春秋 | 狄玫 | 汉武帝 | 于小慧 | 大汉天子1 | 王灵 | 大汉天子2 | 宁静 | 大汉天子3 | 茹萍 | 凤求凰 | 童蕾 | 汉武大帝 | 林静 | 东方朔 | 刘晶晶 | 美人心计 | 张檬 | 卫子夫 | 王珞丹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