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卫天熙

卫天熙,中国电视剧版哈姆雷特《明日已太远》男主角,由演员王毅饰演,一个因为爱而生,为爱报复,也最终为爱所伤的悲情人物。

电视剧《明日已太远》男主角。卫天熙由演员王毅扮演。

得知国内要拍电视剧版呼啸山庄《明日已太远》,心里止不住捏了一把汗。为何?想想当年的中国版《哈姆雷特》电影《夜宴》便知。所幸有我关注的演员王毅在,所幸王毅出演的恰恰是希刺克厉夫卫天熙。

你过去为什么瞧不起我呢?你为什么欺骗你自己的心呢,凯蒂?你亲吻我,你大声哭泣,你让我忍不住流着泪吻你……当希刺克厉夫的话语和影子深深地刻在心里,便再难忘记,他的话语一句一句,争先恐后迸发出来……悲惨、耻辱和死亡,甚至上帝和撒旦所能给予的一切打击和痛苦都不能把我们分开,而你,却弃我而去。这是出于你的心意么,凯蒂?我没有弄碎你的心,而是你,在弄碎它的同时,把我的心也一并弄碎了……

这样外在强大内心柔软的男人,这样深情而绝望的希刺克厉夫该如何演绎?在人性与爱情之间博弈,在悲悯与暴虐中成长,在爱与痛的边缘用大写意的手法把心揉碎。若是别人来演,是否会重复琼瑶剧里“我是那么那么地爱你”的肉麻?是否如同戴了痛苦的假面,声嘶力竭,脸红脖子粗?是否会像个女人一般凄凄惨惨悲悲切切?如是,那么,我们的Emily Bronte若地下有知,便也要心痛不已吧。

好在看过生存之民工,那些个关于希刺克厉夫的担忧终于放下。时时想起那个桀骜不驯的年轻民工杨志刚。他在暴力下成长却绝不屈服。他反抗任何歧视,哪怕是一小抹鄙视的眼光。他像待燃的火把,稍有火焰,便燃成灰烬。他毅然忘我地追逐爱情,哪怕是有人以死相胁。那样有血有肉、毫不矫揉的演绎,那样清澈而黑亮的眼眸,令人难忘。

这,不刚好就是年少时的希刺克厉夫么?像个小兽一般倔强易怒,却又惹人心疼。

无论《明日》剧的剧情如何,无论中外文化底蕴是否成功转换,王毅的出演,总算给了我最大的期待。

看那些文字,洋洋洒洒,止不住心痛,却非时下流行的文艺青年之矫情。

我这么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的英俊,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不管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的,他的和我的是完全一样的。

在这个世上,我的最大悲痛就是希刺克厉夫的悲痛,从一开始,我们便互感互知。在我的生活中,他是我最强烈的思念与依赖。如若其它一切都将毁灭,而他还在,我便能活下去;若一切都在,而他却消失殆尽,那么,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将是何其陌生!它将不再属于我,我亦不再属于它。

我对林敦的爱,像是林中的树叶,当冬天到来,树木凋零,试问叶之焉存。而对希刺克厉夫的爱,更似恒久不变的岩石,虽然简单无趣,但却坚不可摧。

我爱他脚下的土地,头顶上的空气,他触摸过的每一件东西,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爱他所有的神情,每一个动作,还有他整个人,他的全部。

我就是希刺克厉夫!他永远在我心里。他,就是我自己。

如此深情,让人感动,让人无奈。在爱与恨的选择中,希刺克利夫是个悲剧,当他陷入回忆,他的心是该是何样的沉痛望着飞蛾在石南丛和兰铃花中扑飞,听着柔风在草间飘动,我纳闷有谁能想象得出在那平静的土地下面的长眠者竟会有并不平静的睡眠他终于悄然逝去。

最后一刻,应该是黑白的画面吧,山坡上并排摆着三人的坟墓:凯瑟琳在中间,一边是林敦,一边是希刺克利夫。有风吹过时,那般如泣,那般如诉。

我想,这是对爱与恨最美的诠释。

在《明日已太远》剧里,是另一种结局,希刺克厉夫卫天熙因着爱人的死去,终究消融了仇恨的坚冰。他放弃报复,孤身远去……

这无疑是对观众们普遍存在的渴望团聚心理的一种妥协,也模糊了原著中爱恨对比的鲜明,心中不免失望,好在还是暗合了主题天堂不是我的家园,流泪心碎后,我要重返人间。

明日已太远。那么今日,我珍惜着,我期待着。

清朝末年的西南某镇,卫府是当地望族。一名没有来历的流浪儿因机缘巧合,被卫家大老爷卫仁杰带回卫府。卫仁杰与夫人慈云在这名流浪儿身上,找到早年夭折的爱子卫天熙的影子,不久将他正式收为义子,赐名卫天熙。

卫仁杰独女卫殊蔓虽为世家所出,从小却纯真顽皮,不愿受大家族的繁文缛节所缚。面对天熙的到来,两人从对立到接近,殊蔓内心渴望自由狂野的天性为天熙激发,两人渐成亲密无间、共同冒险的玩伴。随年龄增长,天熙与殊蔓产生了不分彼此、难割难舍的独特爱情。

天熙的到来,威胁到二老爷卫仁毅之子卫天照作为卫家继承人的地位。在母亲淑琴的挑唆下,天照对天熙怀着强烈的恨意,经常欺负挑衅天熙,可随着天熙在卫府的地位日渐牢固,天照只能将恨意深埋心底。天照天资不足且无心正业,为增加其历练,卫仁杰夫妇将他送往上海学习经商。自认受到排挤的天照怀恨离去。

楚峰夫妇是卫氏表亲,两人留洋多年,带一儿文璞与一女文琪,回故乡小镇定居。楚家与文璞兄妹的到来,让作惯“野丫头”的殊蔓,见识了高雅时髦的洋派生活。充满好奇心的殊蔓一时深受吸引,而文璞也无法自拔地爱上了殊蔓。受到冷落的天熙故意冷待殊蔓,两人在争执中,反而明确了彼此间牢不可破的爱意。

为阻断养子与女儿的“不伦”之恋,卫仁杰欲将殊蔓许配文璞。天熙与殊蔓出走,卫仁杰在追赶途中,不幸坠谷身亡。卫夫人受此刺激,从此神智不清。从上海返家的天照在母亲淑琴的帮助下把持了家族事务。天照不仅剥夺了天熙的继承权,还执意将天熙降到下人不如的牲口地位。为了深爱的殊蔓,天熙宁肯在卫府受尽屈辱,也执意不愿离开。

为帮助天熙摆脱悲惨生活,殊蔓天真的选择嫁给楚家长子文璞,以为可将天熙带到楚家,脱离天照的控制。深爱殊蔓的天熙在大雨之夜,愤而出走。

多年后,天熙发财返家,而此时的卫府已在天照的掌管下日渐败落。天熙夺得卫家财产,将天照贬到下人地位,可天照的儿子子峻却对天熙怀着怀着奇特的亲近感。天照身亡后,纯真善良的子峻仍处处照顾天熙,天熙发现自己的恨在子峻面前无计可施。

天熙为报复殊蔓当年的背叛,他引诱文璞的妹妹文琪。殊蔓在感情折磨中离开人世。

殊蔓的死,终使天熙仇恨的坚冰消融。他放弃了报复,将家产还给子峻,孤身远去。


相关文章推荐:
哈姆雷特 | 明日已太远 | 王毅 | 明日已太远 | 王毅 | 明日已太远 | 王毅 | 明日已太远 | 哈姆雷特 | 王毅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