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温黛黛

温黛黛:一个女人中的女人,风情万种,妩媚动人。

出身寒微,后跟随司徒笑过著锦衣美食的生活,是个美貌、有心计的尤物。

后受云铮爱意感动,甘愿为他赴汤蹈火。

性别:女电视剧扮演者:李彩桦(香港)

出处:古龙《大旗英雄传》中重要人物

身份:云铮爱人

一个女人中的女人。

身世不明。

自幼孤苦伶仃,迫于生活而沦入风尘。

因所受的遭遇而对生活十分偏激,执着于人性中丑陋的一面,故出手毒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然其心底深处仍有一丝良知,终被感动而弃暗投明,与云铮朝夕相处中顿生情愫,终于找到了一生的幸福。

评曰:「美丽的女人之所以有了魅力,是因为她怀着一颗赤诚的心。」

话声未了,车帘后己露出一只明亮的眼睛,朝云铮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忽然说:“敏儿,让他上来!”
  赶车的少女敏儿眼睛一转,也朝云铮打量了几眼,面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车厢中四下都弥漫着一种醉人的香气,锦墩珠帘,将车厢布置得精致而又美丽。
  一个满头珠翠、云髻高挽的绝美妇人,斜斜倚在锦墩上,面带微笑,凝注着狼狈失措的云铮。
  她笑容是温柔而娇美的,一双眼睛中,更散发着一种勾魂荡魄的魔力,那种成熟妇人的风韵,最易打动少年人的心。
  云铮大是不安,立刻垂下头去:“夫人……”
  “我姓温,还不是夫人。” [1]

话声未了,车帘后己露出一只明亮的眼睛,朝云铮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忽然说:“敏儿,让他上来!”

一个满头珠翠、云髻高挽的绝美妇人,斜斜倚在锦墩上,面带微笑,凝注着狼狈失措的云铮。她笑容是温柔而娇美的,一双眼睛中,更散发着一种勾魂荡魄的魔力,那种成熟妇人的风韵,最易打动少年人的心。

她以一声甜甜的微笑和一道温柔的眼波替代了下面的话,又向车外吩咐:“敏儿,走慢些,云公子伤重,受不得颠震的。”

柔媚的眼波,柔媚的语声,梦一般的香气。自重重惊险,鲜血苦战中脱身而出的云铮,骤然置身于此地,竟仿佛是到了天堂乐土一般。

他安静的发着一阵阵均匀的鼻息声,绝美妇人面色却又忽然沉下,温柔的眼波,也变得有如霜刃般冷酷。

绝美妇来带着柔媚的笑容,投入了他的怀抱:“我才出去半天,你就真的这样想我?”

温黛黛诱人的躯体,配合的承迎了上去,樱唇附在他耳侧,轻轻道:“你真的感激我?”

她手掌自那少年的背脊,缓缓移上了他脑后的玉枕大穴,春葱般的手指轻轻点下

此刻她站在池边,面对着铜镜,她面上的笑容,竟是那么天真而纯洁,纯洁得有如初出世的婴儿一样。

衣襟内,乳峰半现,两条大汉只觉呼吸急促,面色发红,一起垂下头去,却又恰巧望见半截莹白修长的玉腿。

但两双眼睛,却也不由自主的盯在那无暇的胴体上。

娇柔的语声中,她伸出一根春葱般的纤纤玉指,轻轻戳在司徒笑额角上,接道:“我不要你的一半家财,我只要你将你那个讨厌的婆娘弄死,娶我做正房,这样偷偷摸摸的,我已过腻了!”

温黛黛轻轻取开云铮额上的药囊,轻轻坐到床侧,粉红色的灯光,使得她眉梢眼角春意更浓。 [1]

在月光下望去,她的美,更令男子动心。

眼光中似乎含蕴着一种令男子无法抗拒的魅力,轻轻瞟了那英俊少年一眼,柔声道:“你生气了么?”

英俊少年冷“哼”一声,不理不睬,但那少妇的玉手已搭上他的肩头,樱唇也已附在他耳畔。

美貌的少妇垂下了头,道:“你为什么不愿来?”

那美丽的少妇,却比魔鬼还要凶险可怕得多。

她以她的美貌、手段、狡黠与柔情,编织成一个温柔但却可怕的陷阶,引诱少年云铮投落了下去。

“想不到大旗弟子,居然也弄了个妖艳的女子,此刻大约已在……嘿嘿。”

他也知道这女子必定是他空前未有的强敌美艳妖娇而狡猾的女子,任何人都难以对付。

温黛黛的美目张大了,目中射出贪婪的光芒这表示她纵然牺牲一切,也要将这套首饰拿到手。

到后来温黛黛终于以无数道媚眼,一万六千两的价格击败了他们,她面上不禁露出了满足与得意的笑容。

银算盘转目四望,大厅中惊喟之声又起,温黛黛呆坐在椅子上,面色灰白,充满了悲哀、愤怒与失望。

他掠到门外,远远似乎有条苗条的人影袅娜走了过来、行路的姿势,仿佛是风中的柳枝,带着一种媚人的波浪。

他心中充满了对云铮的怜悯,对这妇人的怨恨,两掌打下,温黛黛粉红的娇靥上已现出十条血痕。

这时温黛黛红痕未退的面靥上,却又泛起了得意的微笑。 [2]

温黛黛亦是花容失色,道:“这怎么办呢,我们在你李家作客,你总该想法子保护我们。” [3]

身上此刻竟佩满了珠宝,在夕阳下更是光彩夺目

庄门前有条窈窕的人影轻轻一闪,仿佛是温黛黛正倚立在门前,观望着外面的动静。

铁中棠目光仍是毫无表情,温黛黛突然双手掩面,痛哭着狂奔而入,她身上的衣衫,在夜色中看来有如水波一般。

这人望了半晌,终于现出了身子,满身黑布、黑绢包头,只有眼波在夜色中闪闪发光。

跛足童子眼睛盯着她丰满的胸膛,只管痴痴的笑。

跛足童子伸出袖子,擦了擦鼻子,嘻嘻笑道:"好看的女孩子人人都要看的,还用得着教么?"

暗林中的铁中棠不禁叹息忖道:"这温黛黛当真是个绝代尤物,连童子都被她打动了心。"

温黛黛却在轻轻整理着散乱的鬓发。

跛足童子叹道:"你那么漂亮,世上不知有多少人喜欢你,你怎么还会寂寞呢?我真不懂。" [4]

风吹窗根,这难堪的寂静延续了许久,温黛黛苍白的面容上,又泛起一丝冷漠的笑容,接着叙说:“自从那时之后,我就尽量充实自己,念书、学武,我再也不愿自高处落下去,我还要飞得更高。 [5]

目光转处,一个宫鬓高挽,体态婀娜的锦衣女子,正自角落中缓绘转过了脸来。

灯火映照下,她那花一般的笑靥,水一般的眼波中,都带着种无可比拟的魅力,当真弄得令人神魂飘荡。

但海大少、霹雳火见了这绝美的面容,心头却齐都吃了一惊,几乎忍不住要脱口惊呼出来。

锦衣美女,竟是温黛黛。

温黛黛却仍然银铃般娇笑着,在他面前扭动着腰肢。

云铮方自说出了那六个名字,温黛黛如水的秋波,正在含笑望着武振雄手掌中移动的笔尖时。

她伸出莹白的手掌,在跛足童子面颊上轻轻打了一下,娇笑道:“小鬼,你怎么会知道姐姐我在这里?”

跛足童子眨了眨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紧握住她的手,笑道:“呀,你越来越香,越来越漂亮了,我真恨不得再亲你一下。”

温黛黛一双媚眼忽然睁大了起来,道:“谁?”

温黛黛道:“哎哟!你这小鬼,怎么给他取了这个名字!”她笑得有如花枝颤动,云铮脸上却已变了颜色。 [6]

温黛黛秋波转动,媚笑道:“看看这里可方便?哎呀,这里自然是方便的,你回去叫他来吧!”

她浑身衣衫都已湿透,紧紧贴在身上,那丰满而诱人的曲线,每分每寸都暴露在灯光下。

忽然问,她双手敞开衣襟,晶莹的躯体,便呈现在沈杏白面前,她口中轻轻细语:“现在,你还不敢么?”

他再次瞧了那丰满的胴体一眼,跨出了最后一步。 [7]

那黑衣妇人道:“不错。”伸出春葱般纤纤玉手,揭下覆面黑纱,但见娇靥如花,眼波似水,却不是温黛黛是谁?

她在少林寺留了约莫二十日,竟将一房粗柴根根劈为细枝,一双纤纤玉手却己生满粗茧。

走了不知多久,来到一道溪流旁,温黛黛俯下身子,掬水而饮,此刻夕阳满天,流水如金,映着她如花容貌,但夕阳转瞬即逝,水中便什么都看不到了,温黛黛犹自临溪自伤,不禁凄然自语道:“人生又何尝不正如这流水一般,光彩转瞬即逝,我为何还要活在世上,难道真要等着去做那紫袍怪物的姬妾么?” [8]

她反手抹下了面幕,露出那虽然美丽但却憔悴的容颜,云铮见了这面容,身子竟不由自主的为之一震。

雷鞭老人瞧瞧他儿子,又瞧瞧温黛黛,捋须大笑道:“好!好!当真是天造地设,郎才女貌,女的既漂亮又聪明,男的也不差,将来为老夫生个孙子,哈哈……哈哈!当真妙极……妙极……”

仰天大笑数声,接道:“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你,老夫阅人无数,深知笨女人生笨儿子,聪明女子生聪明儿子,此乃千古不变之理,如今老夫有了你这般聪明美貌的媳妇,好孙子也眼看可到手了……喏喏,你瞧,我儿子少年英俊,文武全才,与你正是天生一对。”

温黛黛抬起头,娇靥上已满是泪痕,颤声道:“我纵然受尽千辛万苦,但只要能听到这一句话,便什么都满足了。” [9]

水灵光与易明赶到近前,星光下,但见那一技香火乃是插在山脚下的一块青石上,却有两个黑衣素服、身材纤弱的女子正跪在香火前啼哭不已,她们的面上,都蒙着块黑纱,似是不愿被人瞧见她们的面目。

那少女将蒙面的黑纱轻轻掀起,露出她那能令任何男人销魂蚀骨的面容,露出她满眶泪珠…… [10]

晶莹的牙齿咬着已完全失去血色的嘴唇,她虽然正在忍受着人类所能忍受的最大痛苦,但她身子终于已完全站起,终于已开始移动脚步。 [11]

温黛黛微微一笑,伸起手掌,春葱般的指尖,却尖刀般的指着盛大娘等三人,一字字缓缓道:“他们便是孩儿们的仇人,你老人家为孩儿除去他们吧!” [12]

七粒朱红的药丸,在温黛黛冰冷如铁但却晶莹如玉的掌心轻轻滚动着,滚出了一片神奇的光辉。 [13]

她虽未使出全力,但手上力道亦足惊人,这七八掌掴下去,直打得温黛黛白生生的脸,都变成紫红颜色。

花双霜道:“哼!我老人家知道,你正是看上了她这双水汪汪的狐狸眼睛,我今日就将她这双眼睛挖出来,看她还拿什么东西迷人去?”伸出两只又尖又长的了指,向温黛黛一双充满泪痕的眼睛挖了下去。

此时此刻,实已无人能救得了她,眼看她那一双明眸若星的美目,立刻就要被人血淋淋的挖出来。 [14]

柔媚的眼波,柔媚的语声,梦一般的香气。自重重惊险,鲜血苦战中脱身而出的云铮,骤然置身于此地,竟仿佛是到了天堂乐土一般。

只听那柔媚的语声又轻轻接道:“你好好歇着吧,到了家的时候,我自然会唤醒你的。”

娇柔的语声中,她伸出一根春葱般的纤纤玉指,轻轻戳在司徒笑额角上,接道:“我不要你的一半家财,我只要你将你那个讨厌的婆娘弄死,娶我做正房,这样偷偷摸摸的,我已过腻了!” [1]

这人影在帘外巡了半晌,轻轻的问:“里面有人么?”语声娇媚,带者一种甜丝丝的荡意。 [2]

忽听外面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轻笑道:“这里可有上好制剑的精铁么,咱们慕名而来,你可不能用劣货充数。”

霹雳火道:“但听她声音,却像是个卖唱的。”

那女子口音句句带着甜笑,这男子口音却似沉重得很。 [6]

那黑衣妇人突然轻轻一笑,道:“你竟听不出我的声音么?”语声甜美柔媚,令人闻之心荡。 [8]

轻柔的言词,有如歌曲般美丽只是世上却又有哪一种歌曲,能唱得出温黛黛心里的悲伤? [15]

如果说读罢《浣花洗剑录》,水天姬虽号称是女魔头,却丝毫不见有何劣迹,但读罢《大旗英雄传》,从温黛黛早期的行为来看,女魔头的称号,温黛黛却也可以说是当之无愧。其实古龙将水天姬只是塑造成一个行为稍有点出格的女孩罢了,而温黛黛却是女人中的女人,一个十分成熟的少妇形象就注定了其行为会更加让人体会到令人心寒的人性中丑陋的一面,但这丑陋的一面不光是在温黛黛身上体现的,也包括在她周围的那些人身上所体现出的,只不过载体都是温黛黛而已。

描写人性丑陋的一面最精彩的一段就是当温黛黛假扮一柔弱女子将被迷晕的云铮带回落日牧场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当温黛黛跨入庄院的大门后,即有一英俊的少年迎了上来,看到这里的时候,以为不过是温黛黛一情郎而已,随即的一段对话也不过是闺房的甜言蜜语罢了,但谁知随着“少年情欲已被激动,面色已发红: ‘黛黛,相信我,我……我感激得情愿为你死……’”的开始,竟也真的为她而死,温黛黛将这仅是三天的情郎轻松地杀死了,而后的沐浴竟也像是具有魔力一般,当温黛黛跃出浴池时,她便仿佛变成一个新的人了,所有的罪恶与荒淫,仿佛都已被温水洗去。而这是浮现在她脸上的笑容竟会是那么的天真和纯洁,真是莫大的讽刺。

而后,温黛黛稍微露一下身体而已,尚不需布施肉身,却已将两魁梧大汉收为己用,在她的大笑中“男人,男人,啐!世上最不值钱的,就是男人了,我叫你们往东,你们还敢往西么!”,谁还能轻轻松松地笑言男人的骄傲和自尊呢?但如果说温黛黛早已泯灭所有的良心,如果说温黛黛当初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而沦入风尘,或许我们还可以轻轻松松地说一句:如此贱人,听她说些什么干嘛。但会沦落到如此偏激、如此的心毒辣,该是谁的责任呢?而男人的好色和自我作践在这之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但最后温黛黛竟也会脱离魔道,终入正途又能说明什么呢?如果说温黛黛没有遇上铁中棠,没有遇上云铮,没有被人性中光辉的一面所感染,那么最后温黛黛可能脱离魔道吗?环境在此中竟也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却也是有着十分的道理。

人性中善与恶各占一部分,而更容易被诱发的却是恶的一面,但总会因为善的一面,道德和理智总能约束着恶的一面,但一旦受恶劣的环境影响,到了走投无路或者对世事都已伤心透顶的地步,还能有多少人坚守着道德的准则?而温黛黛无疑并不能够抵抗邪恶的诱惑,报复、仇恨、偏激……将温黛黛拉入一个漩涡之中,她越陷越深,如果将她写成终于自食其果也还是可以,但古龙或许还是想着弘扬善的一面,古龙还是想歌颂人性始终还是有着一些没有变的东西,不管思想已经受到了多大的侵蚀。

所以温黛黛还是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或者说她最深层的心还是纯洁的,她终于能够战胜心魔,弃暗投明,却也是云铮之福。

而云铮虽说行事鲁莽,却也是一铁血汉子,唯有柔情方可释铁血,温黛黛在云铮所表现却也都是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她用的始终都是最温柔的言语,最温柔的行为,这也就难怪未通世情的傻小伙子云铮一下子就坠入了温黛黛的温柔陷阱。而云铮这种人正是那种不爱则已,一旦爱起来却也是天翻地覆的那种,爱情始终是盲目的,若不是铁中棠,云铮永远都不能看清温黛黛的真面目,但那时的温黛黛已是有了悔悟之心,所以一旦温黛黛表现出来这份悔过之心,云铮却也马上不再记得曾经发生过的所有事情,但如此行为却也不错,要知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是真的能够改过自新,为什么不能给别人一次机会了。但这始终是小说中最完美的情节,读者始终能够从字里行间中感觉到是否是真心悔悟,但是现实中,一个人的心又真的能那么的容易了解吗?

而按理说温黛黛是不会喜欢上云铮的,但是在温黛黛抱着受重伤的云铮到处是求医的时候,温黛黛的那根心弦竟也被触动了,多少年了,每个男人都是为了得到温黛黛的肉体而接近她的,但云铮对她付出的却是真爱,又有什么东西会比真情可贵了?但或许这也只是小说中美丽的情节,这真的是爱吗?显然没有人可以回答,任何关于爱的可能性的问题或许都是没有答案的。

但云铮应该是幸福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还是留给别人去想吧,体会着爱,感受着爱,就够了。

初见他时,伊人施救,他感怀于心,逐渐爱上了她。她本命苦,从来不得自己作主,虽有锦衣玉食,可毕竟受制于人,终是寂寞的,直到遇上并爱上了他。为了他,她背叛了自己的主人,义无反顾。

可是当他发现自己最初接近他的阴谋时,他决绝地抛弃了她,她心有不甘,因为此时的她早已动了真情。

他重伤垂死时,是她,不计前嫌千辛万苦救了她。

为他洗尽铅华,无怨无悔,可是他却看不到她的牺牲,看到的只是一次次的负心与伤害,这滋味有如万箭穿心般痛彻心扉。得不到他的原谅,于是,又一次选择放纵自己。殊不知,重头来过,生命重新开始,代价竟是如此之大。

好在上天待她不薄,最终他还是找到了她,这样的结局,于她,终让人欣慰。

1989年TVB《铁血大旗门》


相关文章推荐:
司徒笑 | 云铮 | 大旗英雄传 | 古龙 | 李彩桦 | 古龙 | 大旗英雄传 | 云铮 | 偷偷摸摸 | 灯光 | 首饰 | 珠宝 | 衣衫 | 衣衫 | 灯光 | 偷偷摸摸 | 浣花洗剑录 | 水天姬 | 女魔头 | 云铮 | 铁中棠 | 魔道 |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 心魔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