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翁帆

翁帆,1976年7月出生于广东潮州,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的妻子。翁帆从汕头大学毕业后,先是到汕头一家企业工作, 但翁帆一个多月后就离开那家公司,到深圳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工作。她在深圳工作了3年,其间与香港一个普通公司的职员在香港办理了结婚手续,但这段婚姻只持续了不到两年就宣告破裂。

此后翁帆报考研究生,并考进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硕士班。

2004年12月24日,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教授与未婚妻翁帆来到广东省汕头市民政局涉外婚姻登记处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翁帆结婚以后,将夫妇二人的存款捐赠给清华近200万美元。翁帆和杨振宁并没用去追求豪华生活,他们的家,装修普通,陈设简单,与一般平民无异。 [1]

1976年7月出生在广东潮州,从汕头大学毕业后,先是到汕头一家企业工作,但一个多月后就离开那家公司,到深圳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工作。

翁帆首次婚姻嫁给香港职员。她在深圳工作了3年,其间,与香港一个普通公司的职员在香港办理了结婚手续,但这段婚姻只持续了不到两年就宣告破裂。

此后翁帆选择报考研究生,2002年考进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硕士班。

2004年12月24日,翁帆与杨振宁教授在汕头结婚。 [2]

此后,她于2011年进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读博士。 [3]

中学就读于潮州金山中学。

1994年,就读于汕头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英语B班。

2002年,考上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研究生班。

2011年,翁帆考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读博士。 [4]

2010年第16届广州亚运会会歌是由徐荣凯创作的《重逢》,《重逢》是由杨振宁、翁帆夫妇译写的英文歌词。 [6]

2016年8月26日,“中国美术馆接受社会捐赠:杨振宁先生、翁帆女士捐赠熊秉明雕塑作品朱奕龙先生捐赠于右任书法作品”捐赠仪式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著名科学家杨振宁夫妇参加捐赠仪式。捐赠仪式由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主持。当天,在简朴而隆重的捐赠仪式上,杨振宁翁帆夫妇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熊秉明的《笔架》、《骆驼》、《马》3件雕塑精品,作品融汇中国写意精神和西方的抽象构成。 [7]

2018年5月10日,杨振宁先生与妻子翁帆合著的新书《晨曦集》在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发布会上,翁帆谈到,杨先生很喜欢“晨曦集”这个名字,因为它“寄托了先生一生的期望”。 [8]

翁帆评价丈夫杨振宁:

今年3月2日晚,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就杨振宁先生放弃美籍一事进行讨论。三位主持人有许多客观的正面看法,可是其中说到有人认为杨先生为人很“精”,这与我所认识的杨先生的为人处事的态度却是完全相反的。

1. 杨先生于1971年夏天回新中国探亲访问。回美国后在许多地方,包括许多大学和好几个中国城,做了介绍新中国的演讲,介绍“中国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引起轰动。他的举动也让美国中央情报局多次找他“谈话”。

2. 20世纪70年代后期杨先生出任全美华人协会会长,向美国社会介绍新中国,强调中美建交的必要性,遭到国民党驻美国机构的辱骂。他当时这样做,是承担着一定的政治风险的。

3. 1978年中央领导向杨先生征求关于建造高能加速器的意见,杨先生知道,当时这个项目已经被作为国家战略发展计划之一,有关方面非常期待他表态支持。但是他认为,中国在“文革”结束、百废待兴之时可做的事情很多,大加速器项目不是当务之急。于是他不附和任何人的意见,而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坚决反对这个项目上马。

4. 2016年多名外国诺贝尔奖得主建议中国造超大型对撞机,杨先生于9月初在网上发表一文《中国今天不宜建造超大对撞机》,又引起许多同行的不满。他知道写这样的文章会得罪人,但是他必须说真话。

杨先生做人做事总是客观秉承着对与不对的原则,个人的利益从来没有在他的思考范围内,也从来没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明哲保身态度。我看到的杨先生不是很“精”,而是非常地“傻”。 [9]

1995年杨振宁到汕头大学参加物理学家大会时与负责接待的翁帆相识;翁帆当时为汕头大学文学院英文系大一学生。

2002年翁帆结束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后考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攻读硕士。

2003年10月杨振宁的夫人杜致礼因病去世。

2004年2月翁帆寄信到美国给杨振宁,之后几个月两人密切联络,逐渐熟识。

2004年11月5日,杨振宁与翁帆在北京订婚,82岁的杨振宁突然宣布迎娶28岁的翁帆。以杨振宁的年纪和身份,作出如此“骇人听闻”的决定,直接引发了一场“地震”。

2004年12月24日,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登记结婚。

2005年1月正式举行婚礼。

1995年暑假,汕头大学召开首届世界华人物理学大会,翁帆被学校选中,负责接待杨振宁、杜致礼夫妇。清纯可爱的她当时深得科学家夫妇的喜爱。此后多年,她和杨振宁夫妇偶有书信往来。2004年2月的一天,翁帆接到杨振宁打来的电话,邀请她到中山大学见面。见面前,翁帆还真有些激动与紧张:分别多年了,见到已经82岁的杨振宁教授,我是否应该上前搀扶他呢?让翁帆吃惊的是,面前的杨振宁教授精神矍铄,说话、思维和行动都很快,跟八九年前几乎没什么区别。翁帆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这次见面,大家都很开心。因为翁帆没有像理科学生对学术泰斗那样拘谨,所以谈话显得轻松随意。 这次见面以后,杨振宁对翁帆难以忘怀,他孤独的心被这个率真的姑娘温暖了。接下来的日子,一有空闲,杨振宁就会忍不住拨打翁帆的电话。翁帆渐渐习惯了在课余时间接听杨振宁的电话,这成了她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有时不能如期接到杨振宁的电话,她会有一种失落感。有一天,翁帆正在广州和好友逛街,杨振宁的电话又打来了,翁帆就对着电话说:“我正和上次跟你提过的那个朋友逛街呢。”被晾在一边的好友看出了苗头,打趣翁帆说:“杨教授是不是喜欢上你了?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如果不是喜欢上你,不会这么频繁地给你打电话。”翁帆羞得满脸通红。

凤凰花开的香港5月,杨振宁邀请翁帆一起去石澳游玩。那天下着雨,石澳村通向海边有一段很陡的路。为安全着想,两人很自然地拉起手,走完那段路之后又马上松开。那时翁帆才发现,原来自己很喜欢杨振宁拉她的手。2004年7月,翁帆和好友在网上找了两名志同道合的“驴友”,一起到内蒙古旅行。在茫茫的草原,翁帆接到已到北京的杨振宁的电话。杨振宁进一步邀请她去清华大学他的“归根居”做客。每年,他有部分时间呆在清华,部分时间呆在香港。几天后,翁帆打车来到清华园,杨振宁已经吩咐保姆为翁帆准备好可口的饭菜。翁帆发现,多年的旅美生活,没有让杨振宁的生活方式西化,他十分传统。喜欢吃淮扬菜、喝红茶。两人交流多了,感觉彼此非常默契。

在北京短暂停留后,翁帆又去了山西旅行。那段时间,她常常心神不宁,面前老出现杨振宁的笑容。她意识到自己真的陷入爱情之中了,心里忽然很慌乱:这怎么可能呢?可静下心来想想,她认为杨振宁除了年纪大一点外,具备男人所有的魅力。她无路可逃,唯有向爱情投降。但她的内心仍旧很担心,毕竟两人相差54岁。回到广州,翁帆整颗心都已留在杨振宁那里。心里装着甜美的爱情。她常常有写英文诗的冲动,写完后就把诗通过电子邮件发给杨振宁。杨振宁总是把诗歌修改了又传回来。后来,翁帆把几首自己喜欢的诗贴在网上。香港中文大学的几位翻译系博士看后评价说:翁帆在英文诗歌的韵律和美感方面,的确很有天赋。在相思中受煎熬的两个人,好不容易等到2004年“十一”黄金周。杨振宁和翁帆商议好,一起去距离广州不太远、人又不太多的广西北海旅行。杨振宁知道翁帆喜欢拍照,特地送给她一台松下数码相机。蓝天白云大海间,留下这对忘年情侣的足迹。翁帆穿着最喜欢的Mickey休闲装,与杨振宁一起骑双人自行车,在椰林小道中快乐地穿行。

从北海回到北京几天后,杨振宁就通过电话向翁帆求婚。翁帆在广州接到求婚电话。撒娇说:“哪有向人求婚不送玫瑰的?”杨振宁连忙笑着许诺:“下次见面一定补给你。”2004年11月,翁帆特地回了趟潮州老家。翁帆的家境很好,翁帆的父亲翁云光向来最宠爱翁帆,那天,翁帆轻轻地向父母讲了自己与杨振宁的事情。翁云光夫妇着实大吃一惊。翁帆只得慢慢地解释、说服。开明的父母最终同意了女儿的选择。父母一点头,翁帆立即把好消息告诉杨振宁。第二天,杨振宁就向人打听应该在哪里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这才得知像他这样的美籍华人,必须到女方的户口所在地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他赶紧打电话给翁帆,让她准备准备。晚上,他们商定好分别给朋友写邮件分享他们的喜事。

接到他们邮件的朋友都很激动,第二天一早,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神秘地议论着老朋友杨振宁的新鲜事,整个上午都没法工作。可就在这些教授一心要为杨振宁保密时,新加坡媒体却报出了杨翁订婚的消息。媒体一下子紧紧“咬”住翁帆,弄得她连手机都不敢接。2004年12月22日,杨振宁和翁帆飞抵汕头。翁帆的父母早已等候在宾馆。杨振宁称他们为“翁先生”、“翁太太”。而翁帆的父母则称呼杨振宁为“杨教授”。2004年12月24日上午,杨振宁和翁帆由弟弟杨振汉夫妇陪同前去领取结婚证。杨振宁和翁帆保持着两米多的距离,一前一后走进民政局的大门。

据汕头市民政局涉外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介绍,杨振宁与翁帆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时,表现得很随和,和其他人结婚没什么区别。 [10]

春节期间,杨振宁陪翁帆回到广州,特地宴请翁帆在广州的朋友,并把朋友们带到他们下塌的白天鹅宾馆,看他们自己拍摄的DV。杨振宁特别喜欢拍摄DV。翁帆取笑他“有做导演的欲望”。两人出去玩的时候,杨振宁常常“指挥”路人替他们拍摄,还像导演一样喊“开始”、“停”。杨振宁对翁帆的朋友特别细心、友善,和这群年轻人打成一片。他很小心地询问年轻人对他们二人的结婚有何看法,听到祝福的话语后,又风趣地问:“那你们的父母对你们男朋友的年龄限制是不是放宽了许多?”

两人结婚后,翁帆将自己的毕业论文题目换成《论许渊冲的诗学翻译思想》。许渊冲是北京大学的著名教授,是杨振宁当年的清华同学。做论文的过程中,翁帆读了许教授的大量作品,并有机会向许教授亲自求教。尽管翁帆写作毕业论文的时间有点仓促,但她还是很认真地完成了,也得到了导师的好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对研究生论文实行匿名评审,请校内校外各一名专家对每位研究生的毕业论文进行评审,两位专家对翁帆的论文都给予较高评价,论文成绩良好。以前,翁帆的生活方式倾向西式:她喜欢喝咖啡,深夜还和朋友在网上聊天,早上起得很晚。婚后,她渐渐把自己的作息时间调整得和先生一样,早睡早起,很有规律,白净的皮肤日渐红润、有光泽。一般来说,他们每天早上8点准时起床,香港的家里没有请保姆,翁帆就自己动手准备两人的早餐:两杯牛奶、几片烤面包、两个煎蛋,简单而有营养。吃过早餐,杨振宁去学校上班。这几年,他的工作主要是利用自己的国际影响力,为香港中文大学和清华大学引进学术顶级人才、筹款发展高等学术研究工作。近一年时间,他已为清华筹到1000万美元,还把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华裔学者、当今计算机方面的全球权威姚期智聘到清华大学。先生上班去后,翁帆就在家里看书、修改论文。中午12点,夫妻俩吃一点简单的午餐,然后午休。下午两点多,夫妻二人各自工作。晚餐一般安排在6点半左右。在北京,家里有保姆帮着做。在香港,翁帆有时自己做,多数时间到外面吃。杨振宁很喜欢香港酒楼里的餐后甜品,翁帆则不敢多吃。傍晚两个人在校园散步,他们总是亲密地手拉手,而且十指相扣,杨振宁给翁帆讲一些国际著名的物理学家的故事,或者讲他从前和家人到世界各地旅游的故事,翁帆温顺地听着,感觉温馨而满足。晚上,两人坐在沙发上听音乐、看碟。他们租了《人间四月天》的VCD来看。两人还喜欢看历史剧。翁帆看过《孝庄秘史》,觉得不错,便推荐给扬振宁看。前些日子,他们听着古典乐曲,坐在小沙发上阅读畅销书《达芬奇密码》,一起讨论里面的惊险情节。

杨振宁一直喜欢穿淡黄、浅粉等明快色调的T恤,还喜欢扎上皮带,显得很年轻、有精神。翁帆逐渐放弃原来喜欢的休闲打扮,转向更淑女、更稳重的装扮。因为公寓在香港中文大学的山那边,出门都要自己开车。他们开的还是1980年杨振宁买的那辆日产车,有点像电影《亨利传奇》里的那种老爷车,用了近20年,有时开到闹市里,回头率很高,因为香港几乎无人开这么旧的车。杨振宁总是自己亲自开车,他反应很快,泊车技术也很好。香港石澳旁有个小岛,空闲的时候,杨振宁和翁帆会开车去玩。杨振宁开车时,翁帆总是坐在旁边的副驾驶位置上温柔地注视着先生。杨振宁很喜欢翁帆的目光,感觉像一束柔和的灯光打在自己的身上,安全而温暖。翁帆的一个多年好友也说:“翁帆看杨振宁的目光绝对前所未有的温柔。”对今后的打算,翁帆希望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先生,整理先生的学术资料和讲稿。有朋友问翁帆:“是否准备生孩子做妈妈?”翁帆说:“顺其自然吧。”

2005年4月,杨振宁和弟弟杨振汉、杨振平一起带着妻子爬黄山。杨振宁虽然快83岁了,可爬山时一点儿都不吃力,翁帆几乎是被他拉着走的。杨振宁开玩笑说:“帆帆,虽然我腿脚都很灵便,但我还是喜欢牵着你的手。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拉着你的手感觉很踏实!”一路上,翁帆声音轻柔甜美,语速很慢,普通话中夹着英文。杨振宁不时取笑她带有淡淡潮州口音的普通话。翁帆告诉朋友们,黄山之行,让她最感叹的一点是:身体好对人太重要了。她说杨振宁一家人的身体特别好,虽然都年过古稀,但全都很轻松地登上了黄山。翁帆和杨振宁的家人相处得很融洽,每当杨振宁的孩子从美国打电话过来,翁帆会接过话筒和他们聊上几句。2005年6月初,翁帆的硕士毕业论文顺利通过了。回到北京后,她报名参加了法语班,她希望把这门学了几年同时又非常感兴趣的语言学得更好。她还准备买一台钢琴,希望未来能闻着院子里的花香,弹着钢琴,甜美地与先生过平静的日子。

杨振宁弟弟杨振汉称杨翁结合很自然并形容翁帆很懂事,我哥也是普通人,需要有人照顾”、“翁帆很温柔,很懂事。”,著名科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的弟弟杨振汉作为广州市政协港澳委员视察大学城时对记者表示。提及“杨翁恋”这段被人津津乐道佳缘,杨振汉先生反而显得非常平静。作为弟弟的他也是杨翁二人订婚后才知道此事。但他表示杨家都很理解这桩婚事,他甚至反问:“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他说,家人都对此坦然接受并祝福他们,但“国内很多观念比较奇怪,尤其喜欢把人神化,我哥也是普通人,需要有人照顾有人陪伴,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人过?”由于前几天刚刚和杨振宁夫妇相聚,杨振汉对翁帆的印象很好,形容她“很懂事、很温柔”。这位开朗的老人说:“她这么年轻,愿意照顾我哥哥,我就觉得她很懂事!”“大家对这件事情太关注了,其实他们的结合很自然。”杨先生承认,社会对此事的过分关注刚开始时给杨翁夫妇带来不少困扰,但已经基本不受影响了,两人很默契。他还透露,杨振宁和翁帆现定居清华园。至于两人是否会到美国定居,他表示应该没这个可能,因为杨振宁旅居美国多年,“我非常想留在国内,落叶归根”。

因“杨翁恋”备受海内外华人广泛关注的新闻人物、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在接受中央电视台的访问,首次公开讲述他“杨翁恋”的心路历程。在访问中,他还透露了获得诺贝尔奖的感受、回国闻悉中国成功试爆原子弹激动落泪的经过,又响应了舆论对其《易经》评论的质疑,更谈到他与李政道的关系。以下是访问内容摘要。虽有压力仍可承受,2004年12月24日,世界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教授与未婚妻翁帆,来到广东省汕头市民政局涉外婚姻登记处,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记者:“杨翁恋”引起了大家强烈的关注杨振宁:是,这个问题是我们预先想到了,我想大家觉得年龄差距这么大,毕竟是少有的。不过我们觉得,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所以虽然有压力,我们觉得我们可以承受。翁帆跟我这两天在看一个电视连续剧叫做《人间四月天》,是讲徐志摩的,那里面其实主要讲的,就是说一个新思潮之下的人跟许多旧时的想法之间有许多很大的冲突,在那个情形之下出的一些(也可以说)悲剧。我相信我们这次结合,最后大家会认为是绝对美好的。我还记得当时曾跟她说,不管别人怎么讲,过了三十年以后、四十年以后,大家一定认为我们结合是一个美丽的浪漫史。

记者:她爱你什么呢?

杨振宁:我猜想,她觉得我这人是很纯、很真,我想这是她主要欣赏我的地方。

记者:您不担心年轻的翁小姐把你骗了?

杨振宁:是,我想是有人这么想,但可能有更多的人会说我骗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事实上呢,我想我们两个人都是想得很成熟的,我想这个是最主要的条件。

记者:杨先生说过一句话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说翁小姐是上帝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

杨振宁:是的。我写这几句话是考虑了以后写的,是我真实的感觉。

记者:能说一说这个话的含义吗?

杨振宁:你知道所有的诗句它的好处,它的含义是讲不清楚的。我想这句话如果需要解释的话,它的诗意已经没有了。

在广外校园时,校园里面很多人都在议论杨振宁与翁帆订婚的事情。为了躲避众多媒体的袭击,翁帆已经偷偷和一个中学时最要好的“闺中密友”离开了学校,据传是在广州市内某个咖啡厅里,翁的手机也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记者打电话到翁帆的家中,接电话的是翁帆的母亲,但她第一句话就是“你是她的什么人?找她什么事?”之后才说上一句,她要到晚上11点才回家。

幸福纯属一种个人体验,爱情究竟是谁的事?相信每一个人都认为这完全是自己的事。但杨振宁与翁帆这一段看来有些奇异的恋情却引来了数不清的纷纷扰扰,赞颂者有之,漠然者有之,感动者有之,而为数最多的,显然是反对者。反对声音之大,言辞之激烈,真是“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还有一些人,更是要积极的挖一挖恋爱双方的“思想根源”,甚至已经亮出了人身攻击和谩骂的武器。在此我们不禁要问一句:杨振宁先生招谁惹谁了?人家不就是要结婚嘛?自由恋爱,合法婚姻,怎么就引来这么多不和谐的声音?

其实说到底,杨翁的这段“忘年之恋”是当事人自己的私事。每个人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爱情的发生是没有谁能预料的,也不是年龄悬殊能够阻挠的。在这个爱情洋溢的年代尤其如此。自己正正当当的爱情却引来旁人这许多说三道四,放在谁的身上大概都不会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作为当事人的杨振宁对此处之淡然,一句“能不能慢点曝光?”,一笑而已。而作为旁观者,我们还是让自己的心态放平和一些,尊重杨振宁和翁帆的选择,祝福他们的爱情吧。

幸福的家庭都会一样的幸福,而幸福本身则纯粹是一种个人体验。时下越来越多婚姻出现老夫少妻现象,有的人年龄差距甚至达到几十年之多,这是不是现代婚姻的一种趋势呢?就此现象,记者采访了多年从事性心理、生理研究的广东省性学会副会长朱嘉铭教授。

朱嘉铭教授表示:“这种情况其实很正常,一点不奇怪,现在女性偏向喜欢成熟男性,特别是事业、心理成熟的,因为这样的男性更能体贴人,更有安全感。他们既可敬又稳重,有见地,能给人依靠。”朱教授说,年龄差距大的人结婚,只要双方婚前有充分的考虑,旁人是不应该说三道四的。朱嘉铭表示,无可否认,两个人如果年龄差距太大,心理、生理上会有差别,这种差别短期内未必能发现,但时间长了可能会出现鸿沟,因此作为当事人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特别是年轻一方。“有人喜欢天长地久的婚姻,但也有人只要喜欢就不论时间长短,这都是因人而异的。”在谈及女性喜欢嫁比自己年长的男性是否因为考虑到“利益”问题时,朱教授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如果喜欢钱也没有必要找太老的社会上也有很多中年成功人士啊!”朱教授最后强调,对于老夫少妻现象社会应给予更多的理解而不是指责和妒忌 [11]

虚假消息:被爆怀孕

早在9月初,杨教授已经向媒体证实,翁帆确实怀孕的消息。面对镜头,杨先生高兴之心溢于言表,头颅高昂,骄傲之情!杨夫人也娇羞证实孩子的确是杨先生的。

这一消息无疑是震惊中外。时间过去了近6个月,经证实翁帆小姐确已有3个月的身孕,并正在家中静养保胎。

辟谣:某网站博客中出现了一篇《独家辟谣:翁帆没有怀孕》的文章,文章发表在媒体人鞠健夫的博客中。博客中表示,鞠健夫与翁帆在香港的闺密孙颖连续通电话,才知道翁帆没有怀孕,完全是虚假新闻。从前天起,已不断接到媒体电话的孙颖,在香港委托一网站“鞠健夫的私媒体”博客独家澄清此事,“你们太无聊了!这两天我电话都被打爆了!香港等各地记者都来问此事,我都不敢接。昨天居然还有美国记者打电话到杨振宁翁帆家里,开口就‘恭喜杨教授有喜了’,让他们夫妻哭笑不得”。

杨翁合影出自“天意”,《新快报》总编辑1995年带队采访在汕头召开的“世界物理学大会”,摄影记者意外拍下杨振宁与翁帆合影的绝世珍贵照片。首位华人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82岁)与广外研究生翁帆(28岁)订婚的消息一经刊登,顿成大街小巷焦点话题,对新快报独家刊登的杨、翁二人1995年刚相识时的黑白照片极感兴趣。大家都想问:这照片到底是怎么来的?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成就这张照片的两个关键人物:《新快报》总编辑张洪潮和《羊城晚报》摄影部记者蔡惠中。

老总追索1995年时的镜头

“1995年我就在现场,那是为了采访世界物理学大会。”张洪潮总编辑说,前天在网上看到杨、翁二人订婚的消息时,他脑海里一下子就闪过一个念头:“1995年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小女孩在杨振宁身边,但不敢确定。”随后,张总不断地回忆1995年采访的一幕幕,力求寻回每一个细节。“当时去采访的摄影记者是蔡惠中,他应该会拍到的。”张总想起。张总决定让蔡惠中去找照片,“找找看,碰碰运气。”

摄记翻箱倒柜找照片

很快,《羊城晚报》记者蔡惠中接到了电话,那一刻他刚从外地采访回来。“当时我也懵了,心里没底,虽然依稀记得曾经拍过,不过拍的都是杨振宁和他的夫人,谁会注意他旁边有没有小女孩。”蔡惠中说,饭后他立即开始找照片,因为相隔10年实在太久,而且当时拍的照片有数码、有彩色、有黑白,他不得不翻箱倒柜寻找那个尘封的底片袋。幸好,一番努力后他终于发现一个底片袋上写着几个字:“1995年世界物理学大会”。“当下我的心一阵欣喜!”蔡说,由于是底片,他不得不透过灯光一张一张仔细地看,大约用了40分钟,他赫然发现仅有一张竖图上有两个人杨振宁和一个女的!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身份确认。新快报编辑记者以最快速度把图片传送给认识翁帆的朋友。确认结果出来了:1995年也就是“1995年世界物理学大会”站在杨振宁身旁的清纯小女孩就是他如今的未婚妻翁帆!

2011年9月15日,杨振宁先生的最新传记《杨振宁传》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在京首发。该书自1922年杨振宁出生起一直写到2010年,记录了他的家世背景、学术生涯、科学成就、社会活动及私人生活,是迄今为止最厚实、最全面、最专业的杨振宁传记。作者杨建邺表示,与上次写的《杨振宁传》只写到1999年不同,新书用了约1万字的篇幅专门讲述了杨振宁与翁帆的恋情。杨振宁在几位科学家的陪同下,参加了首发式,而翁帆在清华读博,下午有课没有到场。

称翁帆是甜蜜的天使

对杨振宁和翁帆从相识到走入婚姻殿堂,杨建邺专门以《上帝的礼物》章节进行了描写。2003年冬天,80多岁的杨振宁意外地得到上帝赐给他的一位安琪儿翁帆。当时,许渊冲教授送了他们一首诗:“振宁不老松,扬帆为小翁。岁寒情更热,花好驻春风。”

2004年11月,杨振宁突然给极少数几位亲友发送一封电子邮件,告知他订婚的消息:“我发现现在已是一个成熟女人的翁帆,依然保有9年前致礼和我特别欣赏的率真。我最近写的一首关于她的诗,其中有下面的几句:没有心机而又体贴人意,勇敢好奇而又轻盈灵巧,生气勃勃而又可爱俏皮,是的,永恒的青春!我也知道,虽然在岁数上已经年老,在精神上我还是保持年轻。我知道这也是为什么翁帆觉得我有吸引力的部分原因。”杨振宁还写道,“噢,甜蜜的天使,你真的就是……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给我的苍老灵魂,一个重回青春的欣喜。”

赞成翁帆将来再婚

杨振宁曾对媒体坦诚,如果没有与翁帆结婚,也可能和别的女士结婚。他曾举例说,英国数学家哈密顿在太太去世后,过了相当漫长的孤独日子,甚至书页上都有饮食的污渍。杨振宁说,他不要过那样的日子,不要过老年孤独生活。

杨振宁2006年曾公开谈到,两人结婚之初就曾谈及再婚,翁帆当时不高兴地说道“我当然不会,你怎么可以这样讲!”杨先生则说,人生非常复杂,没有绝对的对与不对。赞成你将来再婚,是年纪大的杨振宁讲的,年纪轻的杨振宁,希望你不再结婚。

当年28岁的翁帆嫁给耄耋老人杨振宁时,面对着外界很多的质疑声与谩骂声,不过两人伴随着这些质疑已经走过12个年头了。十二年之久,让人们开始慢慢相信这世间或许有超越世俗的爱情。

不为利益

翁帆的同学介绍,她的毕业论文原本就曾打算写“杨振宁的翻译思想”。 [12]

同学谈翁帆:她不是为了某种利益而生活的人,杨振宁将这则喜讯以电子邮件寄给少数朋友。据收到该邮件的《杨振宁传》的作者江才健表示,杨振宁和翁帆是在电话上订婚,两人并没有举行公开仪式。杨振宁将在北京清华大学这学期课程结束、2005年1月正式和翁帆结婚。这不是两人的第一次婚姻,杨振宁的太太杜致礼于2003年10月因病过世;翁帆则离过婚。杨振宁形容翁帆为“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给我的老灵魂,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据报道,翁帆出生在广东潮州。1995年夏天,杨振宁夫妇到汕头大学参加一项国际物理学家会议时与负责接待的翁相识。翁帆当时是英文系大一学生,英文说得极好,加上漂亮、活泼、体贴而且没有心机,给杨振宁夫妇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翁帆大学毕业就结婚,不久离婚,几年后进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硕士班就读。杨振宁和翁帆订婚后,将消息告诉他在美国的孩子和他的弟弟妹妹,他的亲人都深表祝福。一位亲近杨振宁的物理学家回信给杨振宁,举例西班牙大提琴家卡萨尔斯81岁时和他的21岁学生结婚,作为对杨振宁的祝福。

2004年12月17日,记者找到了一位与翁帆关系较密切的同班同学,该同学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不要再打扰她了,今天一天,我们看到她为了躲避媒体用尽心机,网上更是有很多不公正的言论,令她伤心欲绝,我都替她难过,你们应该给她一个宁静的空间。”该女生表示,很早时她就知道翁帆与杨振宁教授交往的消息,但当时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在拍拖。直到这个学期才陆续知道这一秘密。“在我的感觉中,他们会很幸福的,因为从翁帆的讲述能看出来,他们两人情投意合,无论在对问题的认识还是生活小事上都很合拍。与翁帆一同学习了两年半,从与翁帆的相处,我们深深知道她绝不是一个为了某种利益而生活的人。她很可爱,也很善良,更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并不是如一些人评论的是‘看重金钱和名利的女人’!”应该说,“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尊重个人选择,彰显文明水平

对于像杨振宁这样闻名全球的大科学家,因为其对人类作出的巨大贡献,其影响力非比常人,他的一言一行受到更多的关注。单从新闻的角度来说,“杨翁恋”绝对具有爆炸性新闻所具有的所有要素:名人,情感,新奇,所以此事一见诸媒体,即引起举世关注,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的问题不是该不该爆这样的新闻,而是这样的新闻爆出后,应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像清华所做的那样,在知道了事情属实而不是瞎编之后,理性地把它当做个人的私事,相信他们,尊重他们的个人选择,并送上应有的祝福。中国人向来是喜欢讲“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为什么在“杨翁恋”这件本属喜事的问题上,我们就缺少了这种乐见其成的态度呢?年龄的悬殊早已不再是情感的障碍,更不能成为瞎揣摩甚至是不逊言辞的理由。如何对待“杨翁恋”,既显现我们社会的宽容度,更显现出我们应有的文明水平。 [13]

杨振宁以超越世俗的勇气告诉我们,这样做绝非“道德上有问题”,恰恰是人格完全的一种表现:爱可以超越年龄,科学的理性与科学家的感性是并行不悖的,科学家也有常人的爱从这个角度看,一个充满感性的杨振宁比纯粹学术意义的杨振宁更让人尊敬,因为我们从感性的他身上触摸到了人性的温度。

谈到这段忘年之恋时,杨振宁表示:青春并不只和年纪有关,也和精神有关。他虽然岁数上已经年老,但精神上还是保持年轻,这也是翁帆觉得他有吸引力的部分原因在爱情被许多世俗的东西玷污的当下,这份纯净尤其让我感到震撼。

我们这个时代并不缺少忘年之恋,可那些泛滥的忘年之恋是由什么连结起来的呢?其中充满了金钱的狂妄和恶俗的横行。翻翻报纸的社会新闻版,昨天是事业有成的千万富翁铺张征婚,明确要求年少漂亮的“处女”;今天是某老总嫌弃妻子不生育,公开征“二奶”;明天又是哪个老板踢开“黄脸婆”迎娶“小蜜”。民间流行着各种版本的“少女傍年老大款”,各种版本的“一到周末高校门口就停着许多豪华轿车”。

杨翁的忘年之恋让我们在污浊之气中嗅到一丝清新:这份爱是人格魅力的引力,洋溢着知性之美。 [14]

这样的老人怎么不适合再婚?

三联书店总编辑李昕:

的确,两人年龄相差54岁,悬殊了一点。据此,网上有很多恶搞的言论,还无中生有地编派出了一些恶作剧的段子。这些,只能视为世俗观念对于一场脱俗的爱情的本能抵制,无损于爱情本身的正当性和纯洁性的。

我们的网友们太注重婚姻的外在条件了。时至今日,如果说,我们一定要强调相恋的男女必须门当户对,或者两人的社会地位、经济地位相称,否则就认为是不般配,这种观点相信已经得不到多数人认同。那么,同样属于外在条件,两人的年龄差距就是爱情不可逾越的鸿沟吗?恐怕也不尽然。

82岁,的确是高龄了,但是人的年轻和年老,重要的在于心态。杨先生的心态,一直保持青春不老,这是他能够吸引翁帆的重要原因。他关心社会,关注人生,对周边发生的一切永远保持兴趣,求知欲极强,还像青年人一样热爱学习。他与翁帆有共同的爱好,喜欢听音乐,热爱文学。我和杨先生有过多次近距离的接触,谈天之中,根本就感觉不到他的年龄。翁帆也说过类似的话。翁帆说,他和杨先生,是一对非常好的朋友,共同语言很多,因而生活中的乐趣也很多。就身体状况来说,杨先生体力甚好,82岁时和翁帆两人逛公园,还一起骑双人自行车,杨先生在前,翁帆在后,一路拉风,欢快异常。如今,他们已经结婚10年,杨先生92岁,除了增加了一支拐棍以外,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走起路来,腰板照样挺直。

这样的老人怎么不适合再婚?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心中有爱。婚姻是爱情的结果。报纸上常常介绍,说他们夫唱妇随,相敬如宾,讲他们出席各种活动,永远是同出同入,手牵着手,而且“十指相扣”。这个动作被记者们敏感地捕捉到了。作为见证人,我可以证明记者所言非虚,而且我还要说,假如你看到他们,就会明白,这个动作,绝不是刻意的,而是自然而然的,发自内心的,以至于成为一种习惯,只要两人一起出行,必定如此。作为一对恋人,这动作本不足为怪,但是大家是否想到,他们已经“十指相扣”了整整十年?!那些在网上妄议的人们,可否反躬自问,在你们自己的理想婚姻中,是否也有过十年“十指相扣”的经历?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一句俗语,说“鞋子舒服不舒服,只有脚知道”。杨先生和翁帆是否幸福,的确不是别人可以妄加评判的。 [15]

他的生活得益于翁帆的照顾

在非学术领域,外界对于这位物理学大师最大的非议源于他82岁时与相差54岁的翁帆结婚。

2011年,他们惊世骇俗的婚姻进入第7个年头。葛墨林说,原本“说话刻薄”的一些同行,现在也对翁帆评价很高。而他认为,杨先生目前的健康身体,跟翁帆婚后的照顾绝对分不开。“翁帆绝对是有功劳的。

杨振宁再婚之前,葛墨林有次去清华探望,发现他穿着睡衣,脸色腊黄,发烧39.3摄氏度。虽然杨先生告诉他,身体如有问题会打电话求助,但葛墨林还是担心,万一有危险而电话不在手边怎么办?

2010年9月,杨振宁突发高烧,陷入半昏迷状态,说的话人们都听不懂,进了重症监护室。葛墨林说,杨先生住院时,翁帆的照料有目共睹。

近些年里,杨振宁已多次入院。葛墨林说,翁帆对杨先生照顾很细,杨先生冬天出门前,翁帆一定为他系上围巾。逛公园,走十几分钟路,翁帆就坚持要歇一歇,找一块石头,扫得很干净。

据朱邦芬透露,杨振宁、翁帆夫妇的共同话题很多。参观美术展后,他们会分别找出最喜欢的作品,再看与对方是否一致。这是二人之间的小游戏。

杨振宁并非不知一些人对于他这段婚姻的看法。他甚至曾与翁帆联名撰文,回应一位香港女作家的批评。在写给翁帆的诗里,他称她是“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

这一次,在南开大学,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杨振宁夫妇手挽着手。这是他近年出席公开活动常见的情景。在校方为他举办的生日晚宴上,他表示,自己虽然上了年纪,但精神上仍然保持年轻,也许这是自己对翁帆有吸引力的地方。早在订婚之初,他就对朋友这样讲过。令葛墨林感到遗憾的是,外界跟杨先生没有接触的人,总是用世俗的眼光去看他,猜测他。而杨先生依然故我。 [16]

2008年5月5日,杨振宁先生携夫人翁帆访问汕头大学,当晚在校大礼堂作题为《一九五七年宇称不守恒在物理界所引起的震荡》的演讲。 [17]

2009年9月9日,杨振宁以求是科技基金会顾问、执行委员的名义,携爱妻翁帆一起参加了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向重庆大学捐赠“查济民、刘璧如奖学金”的仪式活动。 [18]

2010年,广州亚运会会歌选定为《重逢》,英文歌词由杨振宁翁帆夫妇翻译。 [20]

2011年6月18日,数学大师陈省身夫妇墓碑在天津揭幕,陈省身之女陈璞和杨振宁为墓碑揭幕,杨振宁妻子翁帆也到场出席。另外,杨振宁及夫人翁帆还出席了南开大学为其举行的89周岁生日宴会。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墨林说,原本“说话刻薄”的一些同行,现在也对翁帆评价很高。而他认为,杨先生目前的健康身体,跟翁帆婚后的照顾绝对分不开。“翁帆绝对是有功劳的。”葛墨林说,翁帆对杨先生照顾很细,杨先生冬天出门前,翁帆一定为他系上围巾。逛公园,走十几分钟路,翁帆就坚持要歇一歇,找一块石头,打扫干净让杨振宁坐。 [21]

2012年4月27日,出席广东东莞理工学院建校20周年活动大师讲坛的杨振宁与妻子翁帆十指相扣参观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校园。 [22]

2012年9月17日,中山大学为杨振宁举办的生日宴会上,放映了两段杨振宁和翁帆在北京清华园和香港石澳海滩上的短片。清华园桃花盛放,石澳滩头海天一色,片中翁帆问杨振宁:“Darling,你今天快乐吗?”杨教授回答:“我很快乐。”

片中真挚美好的情愫令人感动。而不少来宾亲友都认为,杨振宁在夫人杜致礼去世后与翁帆展开第二段婚姻,是一个好的选择,翁帆的朝夕相伴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是他保持身心健康的重要原因。 [23]

2014年1月17日,杨振宁携妻子翁帆参加“邵逸夫先生追思会”,并在搀扶下对邵逸夫的遗像深深鞠躬。 [25]

2016年8月26日,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及夫人翁帆向中国美术馆捐赠熊秉明雕塑作品3件。 [26]

2018年3月9日,有网友在香港海港城偶遇了杨振宁和翁帆,杨振宁老而强健,不失风采,当时似乎在对太太说话,而翁帆就在看手机,像在查找什么信息。之后两人离开时,翁帆更是细心搀扶杨振宁,杨振宁先生一手拄拐,一手牵着太太,两人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显得默契十足。 [27]

2018年5月10日上午,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的新书《晨曦集》在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翁帆女士说:杨先生很喜欢“晨曦集”这个名字,因为它“寄托了先生一生的期望”。 [28]


相关文章推荐:
1976年 | 广东 | 潮州 | 物理学家 | 杨振宁 | 汕头大学 | 高尔夫 | 深圳 | 研究生 |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 物理学家 | 诺贝尔奖 | 杨振宁 | 汕头市 | 婚姻登记 | 结婚 | 广东潮州 | 汕头大学 |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 杨振宁 | 博士 | 潮州 | 汕头大学 | 高尔夫俱乐部 |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 杨振宁 |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 潮州金山中学 | 汕头大学 |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 吴为山 | 熊秉明 | 汕头大学 | 汕头大学文学院 |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 杜致礼 | 骇人听闻 | 汕头大学 | 杨振宁 | 杜致礼 | 打趣 | 石澳 | 内蒙古 | 清华大学 | 清华园 | 淮扬菜 | 红茶 | 电子邮件 | 香港中文大学 | 北海 | 松下 | 香港中文大学 | 汕头 | 杨振汉 | 许渊冲 | 北京大学 |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 香港中文大学 | 清华大学 |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 | 姚期智 | 人间四月天 | 孝庄秘史 | 达芬奇密码 | 杨振汉 | 杨振平 | 广州市政协 | 清华园 | 诺贝尔奖 | 李政道 | 徐志摩 | 广东省性学会 | 鞠健夫 | 鞠健夫 | 新快报 | 摄影记者 | 张洪潮 | 羊城晚报 | 新快报 | 杨振宁传 | 三联书店 | 杨振宁传 | 上帝的礼物 | 一封电子邮件 | 哈密顿 | 北京清华大学 | 杜致礼 | 卡萨尔斯 | 李昕 | 葛墨林 | 朱邦芬 | 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 | 邵逸夫 | 晨曦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