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我爱诗词

《我爱诗词》是2018年央视春晚上冯巩、贾旭明、曹随风、侯林林共同表演的相声。在小品《我爱诗词》中冯巩与贾旭明等三位诗歌发烧友通过赛诗,分享诗词之美,感受诗词之趣。

2018年2月15日,小品《我爱诗词》在央视狗年春晚上首播。 [1-2]

(注:斜体括号的文字为诗句的作者原出处。)

冯巩:冯巩乘舟将……

(观众鼓掌)

冯巩:想死你们啦!冯巩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大家送掌声啊!(改编李白《赠汪伦 [5]哈哈……

(观众鼓掌。贾旭明上场)

贾旭明:好!太好了。贾旭明给大家拜年啦!好!冯叔,您这诗作的比李白都好啊,你们同意吗?

观众:同意!

冯巩:(指着观众)你看你看,你带头还同意?假了!

贾旭明:怎么了?

冯巩:李白是诗仙,我比他好你还同意?准确地说,(贾旭明:嗯)都挺好。

贾旭明:对嘛!

冯巩:全面了。

贾旭明:冯叔,(冯巩:嗯)我能跟您赛赛诗吗?

冯巩:怎么赛?

贾旭明:我想跟您比一比,古典诗词当中带数字“一”的诗句。

冯巩:谁先说?

贾旭明:我先说。“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王之涣《凉州词 [6]我有“一”了。

冯巩:“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 [7]我俩“一”。

贾旭明:“俩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李白《山中与幽人对酌 [8]我仨“一”。

冯巩:“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英国布莱克《天真的预言》)四个!

(观众鼓掌)

贾旭明:“一俯一仰一场笑,一江明月一江秋。”(陈沆《一字诗》 [9]我五个一。

(观众鼓掌)

冯巩:“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周华健《朋友》 [10],六个。哈哈……

贾旭明:您这是歌词。

冯巩:诗歌诗歌,有诗就得有歌。不跟你玩了,瞧你这个形象吧!长得跟鼹鼠似的,哈哈……

(曹随风上场)

曹随风:咦,乖乖!

冯巩:乖乖!

曹随风:你干啥去?

冯巩:赢了咱就跑,

曹随风:你赢啥了呀?拿歌词跟人家比诗,丢不丢人呐?幸亏我来了,没事,我帮你,我就不信咱俩干不过他一个!

冯巩:就你这个长相,长得跟土豆似的,还跟人家干呢,你弄啥呢乖乖?

(观众鼓掌)

曹随风:我这个长相咋了?我这个长相,接地气!对吧?(观众:对!)你再说了,他拿准备好的诗跟你比,你咋赢啊?要比换个比法,咱跟他比地名诗句。

冯巩:这个我不熟啊。

曹随风:我熟!我都准备半年多了。

冯巩:咱跟他比!

曹随风:赢死他。

冯巩、曹随风:咦中!

冯巩:嘿!还敢比吗?鼹鼠先生?

贾旭明:比什么啊?

冯巩:比地名诗句。

贾旭明:谁先出题啊?

曹随风:咱先出题啊,(冯巩:诶)先下手为强。

冯巩:我们先出!(转向曹随风)什么地方?

曹随风: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

冯巩:得劲!(转向贾旭明)西安,有诗吗?

贾旭明:张嘴就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孟郊《登科后》 [11]

(观众鼓掌)

冯巩:他说上来了。

曹随风:他说错了,咱问的是西安,他说的是长安。

冯巩:你说错了,我们问西安,你说的是长安。哈哈……

贾旭明:古长安就是西安。

冯巩:(转向曹随风)他说古长安就是西安?

曹随风:他说的对,我刚想起来,古长安就是西安。

(观众笑,并鼓掌)

冯巩:那,那我们就输了?

曹随风:输啥?他还没出题呢!

冯巩:对对对,(转向贾旭明)什么地方?

贾旭明:凉州。

冯巩:凉州?

曹随风:凉粥不好吧?(曹随风把“凉州”听成“凉粥”了)你问他能不能热热?

冯巩:你能不能……(突然转向曹随风)地名凉州!

曹随风:那我得想想……

冯巩:想什么啊!“凉州七里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岑参《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 [12]!凉州!

贾旭明:好!行,该你们说地名了。

冯巩:我这个地方是……

曹随风:玉门关。

贾旭明:“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

贾旭明、观众:玉、门、关!(王之涣《凉州词》 [6]

冯巩:你看你,把亲友团都招来了!你这地名也太简单了!
  

曹随风:简单咋了?简单咋了?贾旭明我告诉你,你听着,你赢了!

冯巩:对喽!什么叫他赢了呢?

曹随风:他说上来了。

冯巩:这么简单能说不上来吗!

曹随风:没事,该他说地名了。

冯巩:什么地方?

贾旭明:阳关。

冯巩:阳……关?

曹随风:阳关太简单了。在座的谁不知道阳关的诗啊?

冯巩:你会啊?

曹随风:张嘴就来啊。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观众鼓掌)

冯巩:你这是诗吗?

曹随风:这诗我不会啊……

冯巩:我会啊,“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送元二使安西》 [13],阳关!

观众:好!

贾旭明:行行行,该你说地名了。

冯巩:我这个地名是……(曹随风要开口)你闭嘴!(多次阻止曹随风)我这个地名是……

曹随风:楼兰。

贾旭明:黄……

冯巩:闭嘴!“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王昌龄《从军行 [14],我孙子都会。

曹随风:那……

冯巩:找他不会,难一点的!你听着:碎叶城。

贾旭明:哪儿?

冯巩:碎叶城。

贾旭明:这可快出去了!

冯巩:有诗吗?

贾旭明:有!“胡瓶落膊紫薄汗,碎叶城西秋月团。明敕星驰封宝剑,辞君一夜取楼兰。”(王昌龄《从军行 [15]

(观众鼓掌)

冯巩:人家连楼兰都说了。

曹随风:还不如直接说楼兰呢。真是!

冯巩:你刚才怎么不坚持呢!

曹随风:你不让我坚持的啊!哎呀,没事儿,该他说地名了。

冯巩:什么地方?

贾旭明:我接下来说这个地方啊,你还别说是地名诗句,你要能说出一首诗来,我都算你们赢!

冯巩:无地不成诗,什么地方?说!

贾旭明:哈萨克斯坦。

冯巩:(转向贾随风)他说哈萨克斯坦?

曹随风:哈萨克斯坦就哈萨克斯坦呗,你看我弄啥?我又不会!

冯巩:你不准备半年多了吗你不会?

曹随风:我准备的都是国内的诗,他都出国了他!

冯巩:对对对,哈萨克斯坦的诗,谁会啊?!

贾旭明:我就会!

冯巩:哪首?

贾旭明:世界有如海洋,时代有如劲风,前浪是兄长,后浪是兄弟,风拥后浪推前浪,亘古及今皆如此。

观众:好!

冯巩:(指观众)喊好这桌的你们会这诗啊?(转向贾旭明)你这是哈萨克斯坦的诗?

贾旭明:我这是哈萨克斯坦伟大诗人阿拜库南巴耶夫写的诗。

冯巩:(转向曹随风)他说是哈萨克斯坦……耶夫写的?

曹随风:他说得对,我刚想起来确实有这个人。

冯巩:你怎么老刚想起来你?啊?

曹随风:他说上来也不算!

冯巩:为什么啊?

曹随风:那哈萨克斯坦的诗,他必须用哈语说,才能算他赢啊。

冯巩:没错,哈……(转向曹随风)你从上来就说这么一句明白话!我跟你说……(转向贾旭明)哈萨克斯坦的诗必须用哈语说,你才算赢!

贾旭明:用哈语?

冯巩:你会吗?

贾旭明:我会!

冯巩、曹随风:嗯?

贾旭明:(哈萨克语)世界有如海洋,时代有如劲风,前浪是兄长,后浪是兄弟,风拥后浪推前浪,亘古及今皆如此。

(观众鼓掌)

冯巩:我怎么听着还有拔牙的事儿?你能再说一遍吗?

贾旭明:不能。

冯巩:为什么啊?

贾旭明:我怕跟刚才不一样。

冯巩:你瞎编的你呀!

贾旭明:我这可是正宗的哈语。

冯巩:你说正宗的哈语,谁能证明!

曹随风:我!他确实是正宗的哈语,我刚想起来。

冯巩:你小子说实话,你到底是哪头的?

曹随风:您看嘞?

冯巩:我看你像他那头的!

曹随风:(跑到贾旭明旁边)你说得对,我就是这头的,我刚想起来。

冯巩:卧底呀!不跟你们比了……

(侯林林上场)

侯林林:站住!站好了!说你呢!(指曹随风)就是你!太不像话了!俩年纪轻轻的,欺负一八十多岁老头?

冯巩:喂喂喂,看错了,我刚六十。

侯林林:六……六十?你可真不像啊。(转向曹随风)哎!有能耐跟我比!比诗词接龙敢吗?

贾旭明:谁先说?

侯林林:我先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 [7](指曹随风)你,接“生”。

曹随风:生……“生”我不会,你来吧。

贾旭明:废物!“生”都不会!你以为我会吗?

曹随风:不会你推我干嘛?

侯林林:哈哈哈,我研究这么些年诗词,就没人接得了这“生”……

冯巩:这是跟谁说话呢?“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李清照《夏日绝句 [16],知道我叫什么吗?接“生”大王!

侯林林:好!诶诶,(指曹随风)你,接“雄”。

冯巩:对了,熊孩子!接“雄”。

曹随风:“雄鸡一唱天下白”(李贺《致酒行 [17],白。

贾旭明:“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18]

曹随风:风。

侯林林:“风来草木自成声”(喻良能《登清音堂》),声。

冯巩:又是声?“生色深红绶带长”(石延年《小桃》)。

侯林林:长。

曹随风:“长河落日圆。”(王维《使至塞上 [19]

侯林林:圆。

贾旭明:“缘愁似个长。”(李白《秋浦歌 [20]

曹随风:长。

侯林林:“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李白《子夜四时歌四首 [21]

(观众鼓掌)

冯巩:这么会儿我可接三回“生”了!我明白了,就是这位置闹的,你们俩就不能挨着!(站到贾旭明和曹随风中间)重来!

侯林林:“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朱熹《春日 [22]

冯巩:春。

曹随风:“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23]

冯巩:你们俩还是挨着吧!(站到贾旭明旁边)再来!

侯林林:“曾经沧海难为水。”(元稹《离思 [24]

冯巩:水。

曹随风:“水光潋滟晴方好。”(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 [25]

冯巩:好。

贾旭明:“好雨知时节,当春……”

贾旭明、观众:乃,发,生!(杜甫《春夜喜雨 [26]

(观众鼓掌)

冯巩:这回我头一个说!听着:“本是同根生。”(曹植《七步诗 [27]生!

侯林林:“生人尚复尔,草木何足云?”(白居易《感白莲花 [28]

冯巩:云。

曹随风:“云外飘飘呼莫回。”(白玉蟾《枫叶辞 [29]

冯巩:回!

贾旭明:“回眸一笑……”

贾旭明、曹随风、侯林林、观众:百,媚,生!(白居易《长恨歌 [30]

(观众鼓掌)

冯巩:国家就是开放二胎也不能这么“生”啊也不能!

贾旭明:爸!咱赢了!

(侯林林、贾旭明击掌)

冯巩:等会儿!你叫他什么?叫爸?

贾旭明:啊。

冯巩:这是你儿子?

侯林林:亲儿子!

曹随风:对。

冯巩:甭问,你也是他儿子。

曹随风:我不是!我是他女婿。

(观众笑,并鼓掌)

冯巩:一家子呀!回见!(转身离开)

贾旭明:诶,冯巩乘舟将欲行。

曹随风:忽闻岸上踏歌声。

侯林林:(指冯巩)桃花潭水深千尺

冯巩:再没观众送掌声了!(改编李白《赠汪伦 [5]

(观众鼓掌)

冯巩:一点都不热烈啊!

(众人笑) [2] [4]

相声开始时,冯巩和贾旭明就“一”字诗歌斗诗,冯巩最后以歌词结束斗诗。之后,曹随风上场,同冯巩与贾旭明展开了“地名”诗歌大战。接着侯林林上场,四人玩起了诗词接龙。他们三英战吕布,冯巩接了无数个“生”字,成了新一代接生大王,带给观众不少笑点。 [31]

2018年2月15日,《我爱诗词》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首播。 [2] [4]


相关文章推荐:
冯巩 | 贾旭明 | 曹随风 | 侯林林 | 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 冯巩 | 赠汪伦 | 贾旭明 | 凉州词 | 赋得古原草送别 | 山中与幽人对酌 | 天真的预言 | 一字诗 | 朋友 | 曹随风 | 登科后 | 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 | 凉州词 | 送元二使安西 | 从军行 | 从军行 | 阿拜库南巴耶夫 | 侯林林 | 赋得古原草送别 | 夏日绝句 | 致酒行 |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 登清音堂 | 使至塞上 | 秋浦歌 | 子夜四时歌四首 | 春日 | 春江花月夜 | 离思 | 饮湖上初晴后雨 | 春夜喜雨 | 七步诗 | 感白莲花 | 枫叶辞 | 长恨歌 | 赠汪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