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乌铜走银

乌铜走银是云南特有的中国传统铜制工艺品 [1] ,始创于云南石屏。它以铜为胎,在胎上雕刻各种花纹图案,然后将熔化的银(或金)水填入花纹图案中,冷却后打磨光滑处理,时间久了底铜自然变为乌黑,透出银(或金)纹图案,呈现出黑白(或黑黄)分明的装饰效果,古香古色,典雅别致。由于一般多以镶嵌白银为主,故称“乌铜走银”。过去,此工艺品多为文房用具等。现在品类十分广泛。

制作乌铜走银 [2] (金)是石屏县历史上独具特色、驰名中外的中国手工技艺之一,这一项复杂的工艺,匠人须掌握冶炼合金、雕刻造型、书法绘画、微雕等技艺。乌铜走银(金),工艺品一般有小花瓶、笔筒、墨盒等。常见的图案纹饰有花鸟鱼虫、梅兰竹菊、龙凤鹿鹤等。

一、炼制乌铜合金

用优质的铜和一定比例的黄金、纯银掺合其他十余种贵金属熔炼成乌铜合金。
  二、锻制乌铜片
  将合金以锻打、碾压等方法做成不同厚度的乌铜片。


  三、乌铜片上錾刻图案
  设计、剪材下料后在乌铜片上描绘出所需要的图案纹样或文字,线条应流畅,再用錾子刻出各种花纹图案。刻的深度根据乌铜片的厚度而定。
  四、走银
  走银乌铜走银工艺最精髓的地方,乌铜走银是用纯银银屑或纯金金屑填充到图案处,以“走”满为度。经高温处理,银屑或金屑与乌铜就自然熔为一体。
  五、焊接和组装

焊接与组装是一件工艺品成形的关键,任何一件乌铜走银工艺品必须的一个工艺,焊接与组装的好坏决定了一件产品的最终优劣。将走好银的乌铜片进行打磨、组装、焊接成型,或将制作好的乌铜片焊接组装在已设计制作好的金属器物相关部位上,使其成为一件完整的器物。

六、抛光打磨

抛光打磨
  分为粗抛光和细抛光,手工打磨,将初成型的器物进行清理抛光处理。(现在多用砂纸或砂轮作抛光处理)。让其显出银白色线纹。

七、捂黑处理工艺
  用手掌捂起,待手出汗后,边捂边揉搓。通过长时间的手汗液与乌铜产生反应使乌铜器面发生氧化,生成一层自然的氧化保护膜,乌铜坯就呈乌黑发亮状态(这道工序也有相当的技术要求)。

工艺初创:乌铜走银”工艺源于清雍正年间(17221735年)云南石屏县一名匠师岳富的偶然灵感。在一次炼铜造器时,岳富手上的一枚金戒指不慎掉入炉锅中,戒指一下子熔化了,惋惜之余,他泄愤地将周围放着的银等金属全扔进炉里。气消之后,他发现炉中出现了一种颜色黑亮的合金铜,黑色中呈现若隐若现的金黄色和银白色的线条,他试着用这种合金铜制作成工艺品,又经仔细的研究琢磨,终于成就了“乌铜走银”手工艺。

乌铜走银这项古老的工艺被云南三个大家派别所掌握;分别是官渡金永才大师;晋宁袁昆林大师;保山乌铜走银 [3] 万光红大师。

金永才,1975年他年仅18岁,是一名银匠。他居住的云南省是一个拥有众多少数民族的省份,这里的少数民族喜欢佩戴银饰,尤其是姑娘出嫁,需要制作整套的耳环、手镯、头钗等银饰。当时,他和李加汝作为银匠经常参加礼拜天的赶集,不时会聚在一起。加上双方的住处仅相隔半公里,时间一长,他便经常到孤寡老人李加汝家里照顾李的饮食起居。1982年,李加汝正式将金永才收为徒弟,但并没有把配方交给他,只是让他和自己一起制作“乌铜走银”。直到1995年,80多岁的李加汝身体越来越差,经常住院。金永才说,一次出院后,师傅和他一起吃饭,喝了点儿酒心情不错,就对他说:“乌铜走银制作技艺不能在我的手上丢失,不然我就成了民族的罪人。”原来,师傅早已把配方写好,他把配方交给金永才,命令他在15分钟之内必须背熟,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蹄钟的钟声一响,李加汝把配方一烧而净。1996年,李加汝先生与世长辞,“乌铜走银”的手艺被金永才传承下来。

保山乌铜走银 [3] 始于清朝末期,清朝末期板桥怀宝银楼(四宝斋前身),从石屏重金聘请来一位王姓银匠,王银匠因感激知遇之恩,遂将乌铜走银技艺传授予怀宝银楼的万姓人家。到1966年,第二代传人万怀林,因当时破四旧等原因,成为批斗对象,不能再做手艺,万怀林唯恐手艺失传,偷偷将乌铜走银的全部技艺教给了妻子金老伍。待形势好转之后,金老伍又将乌铜走银技艺传予了他们的儿子万光红。至此,保山乌铜走银的技艺就这样被万光红继续传承下去。

晋宁乌铜走银工艺流传于昆明市晋宁县晋城镇天城门村袁家,传自石屏岳家,迄今已有八九十年的历史。1989年,袁家和的两个儿子袁万成、袁万礼开始制作沉寂多年乌铜走银。银匠家中又开始响起了“当当当”的金属敲击的声音。乌铜走银有了第二代传承者。[7]1989年改革开放后袁家重操旧业,慢慢开始恢复此工艺的制作和销售,至今已做了几千件作品,流传于晋宁县境内,1998年以后主要在昆明的古玩市场上销售。由于是传统手工生产,每年制作的作品数量非常有限。由于其技艺世代独传,工艺配方秘不外传,所以流传至今会此工艺的人很少。现今传承仍只限于袁家,只有几人掌握此绝技。

铜晋堂乌铜走银作品:方形香炉,是云南乌铜走银文化传承人李丛仲的杰作。李丛仲先生自幼热爱艺术,对古玩珍品、文房四宝、青铜器等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和鉴赏识别能力。因机缘巧合拜师于乌铜走银大师金永才门下,系统学习濒临失传的乌铜走银制作工艺。凭借自己的聪明禀赋和勤奋钻研,不但熟练掌握了乌铜走银的制作技艺,还不断推陈出新,使得这项古老的技艺能够完整地传承和保留下来,并发扬光大。其主要乌铜走银作品有文房四宝、酒具、茶具、香炉、花瓶等,颇得行家赞赏,其作品很大程度上满足了顾客在工艺品、藏品、纪念品的款式、图案花纹及个性特征上的需求。

2010年8月18日,作为云南省首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馆,“乌铜走银传习馆”在官渡古镇开馆。金永才从38位报名者中选出4人,通过拜师仪式正式收为徒弟。据说,这些报名者很多都是观看了CCTV《走进科学》栏目对“乌铜走银”的报道后,对这门手工艺产生了浓厚兴趣,从而找上门来拜师学艺。金永才说,“挑选徒弟的首要条件是人品要好,心术要正。人品和技术是相通的,如果暴躁易怒,爱和别人发生口角,做起事情来缺乏耐心,就不适合。”这次招收的新徒弟中有的曾做过水电技工,有的并无手工艺基础,但无一例外都对“乌铜走银”的学习热情非常高,仅用一年时间,他们就学会了錾刻、打磨、走银等基本技艺。在学习期间,他们除了上交一些材料费(学艺过程会损耗大量的金属材料)外,不用支付其他费用。

不同于以前家庭作坊式的运作,自从担任传习馆馆长之后,金永才管理的人多起来,大多数时间都呆在店里,近两年也没有时间再去赶集。每天他只做三四个小时的活儿,“做多了对眼睛不好”,他说。除了工作,他平时还喜欢唱滇剧另一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金永才说,“过去的手艺人都有这门爱好。唱戏和手艺都是艺术,彼此相通,如果今天心情不好,做出的作品也会和心情一样,做不好。这时,我要么去茶馆聊天儿,要么去戏院唱戏,等心情好起来,做出来的作品才能让人看着顺眼。

乌铜走银的代表佳作是陈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云南厅的风景画。此画高1.2米,宽1.5米,在乌黑铮亮的底色上,昆明西山、滇池、大观楼分别用金、银镶嵌其间,十分精美,堪称艺术珍品。

乌铜走银工艺始创于清朝雍正年间,距今已有280多年的历史。[3]据传石屏一岳姓铜匠在冶炼紫铜时,不慎将所戴金戒指落入所炼铜中,后来发现其所炼铜器乌黑如煤,遂在铜器表面錾刻花纹,嵌入银屑,制成了最早的乌铜走银。乌铜走银制作方法先为岳氏兄弟创作,历代为独家经营,在生产制作中,岳家一直奉守着传里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保守观念。

改造技术,扩大生产量

乌铜走银传承至今,生产方式依旧以最原始的手工锻打和制作为主,再加上技艺繁琐,成本高,产量小,每个月的成品率始终保持在二到三件。这样的模式远远制约着乌铜走银的发展。

因此,在保持手工錾刻等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将乌铜走银的技艺与现代加工工艺相结合,同时增加学徒和工人,节约成本,缩短制作时间,是乌铜走银发展过程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注重包装和宣传

云南始终是发展较为落后的省份之一,与沿海城市相比,自我宣传和包装的意识不强。好的商品必然要有好的卖相,对于贵重的乌铜走银精品而言更是如此。因此只有选择好的包装盒,精致而富有特色的宣传扉页,说明书、收藏证才能将乌铜走银百年来的高雅、精致古朴、贵气体现无疑。

时至今日,在打造精美的乌铜走银艺术品的同时,如何将其美名远扬,让得到它的客商感到物超所值也是急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但无论如何,乌铜走银将再次走入世人视线,引起世人瞩目是个不争的事实。而我们也将看到这一经历了百年风雨的惊世绝技在新的世界和未来中大放异彩。


相关文章推荐:
石屏 | 云南 | 北京人民大会堂 | 云南 | 鹿鹤 | 金永才 | 破四旧 | 批斗 | 北京人民大会堂 | 滇池 | 大观楼 | 雍正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