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乌鸦(雀形目鸦科几种鸟类通称)

乌鸦(学名:Corvus sp.):是雀形目鸦科鸦属中数种黑色鸟类的俗称。又叫老鸹,嘴大喜欢鸣叫。为雀形目中体形最大的鸟类,体长50厘米左右。全身或大部分羽毛为乌黑色,故名。羽毛大多黑色或黑白两色,长喙,有的具鲜明的白色颈圈,黑羽具紫蓝色金属光泽;翅远长于尾;嘴、腿及脚纯黑色。鼻孔距前额约为嘴长的1/3,鼻须硬直,达到嘴的中部。

主要栖息于低山、平原和山地阔叶林、针阔叶混交林、针叶林、次生杂木林、人工林等各种森林类型中,尤以疏林和林缘地带较常见。大多为留鸟。集群性强,一群可达几万只。群居在树林中或田野间,为森林草原鸟类,多在树上营巢。主要在地上觅食,步态稳重。除少数种类外,常结群营巢,并在秋冬季节混群游荡。行为复杂,表现有较强的智力和社会性活动。鸣声简单粗厉。一般性格凶悍,富于侵略习性,常掠食水禽、涉禽巢内的卵和雏鸟。杂食性,吃谷物、浆果、昆虫、腐肉及其他鸟类的蛋。很多种类喜食腐肉。分布几乎遍及全球。

(概述图片参考资料来源: [1]

乌鸦是雀形目鸦科约25种黑色鸟类的俗称。鸦属(Corvus)的41种中有20多种即称为“Crow”,这一名称被广为借用。所有乌鸦体长平均在50厘米左右,体羽大多黑色或黑白两色,黑羽具紫蓝色金属光泽;翅远长于尾;嘴、腿及脚纯黑色;鼻孔距前额约为嘴长的1/3,鼻须硬直,达到嘴的中部。常见的乌鸦为北美洲的短嘴鸦和欧亚的小嘴乌鸦。亦见于不列颠群岛北部的羽冠鸦。羽毛黑色带金属光泽,羽冠鸦带灰色。其他种类如家鸦,分布在印度到马来西亚(已引入到非洲东部);热带非洲的非洲白颈鸦,其颈和胸白色;北美东南部和中部的鱼鸦。渡鸦是乌鸦中个体最大的,体长约60厘米,通体黑色,体羽大部分以及翅、尾羽都有蓝紫色或蓝绿色金属闪光,嘴形甚粗壮。 [2]

中国以秃鼻乌鸦、达乌里寒鸦、大嘴乌鸦较为常见。秃鼻乌鸦通体黑色,嘴基背部无羽,露出灰白色皮肤。白颈鸦体羽黑色,有鲜明的,白色颈圈。寒鸦是小型乌鸦,胸腹白色并具白色颈圈,余部为黑色。大嘴乌鸦体形较大,嘴粗壮,通体黑色。秃鼻乌鸦、寒鸦、大嘴乌鸦为中国东部和北部城市内冬季的主要混群越冬鸟类。 [3]

中国新疆温宿县吐木秀克边防派出所官兵2009年3月在吐木秀克镇吐木秀克村巡逻中发现一只白色的乌鸦。当时一群乌鸦足有一百多只,唯独有只白色的乌鸦混杂其中,这是一种白化乌鸦。邦盖乌鸦是一种被认为已经濒临灭绝的乌鸦,科学界在1900年的时候还只能通过研究它的2个标本对它进行了解。如今这种乌鸦又重新出现在遥远的,山峦起伏的印度尼西亚岛屿。 [4]

栖息于低山、平原和山地阔叶林、针阔叶混交林、针叶林、次生杂木林、人工林等各种森林类型中,尤以疏林和林缘地带较常见。喜欢在林间路旁、山崖、河谷、海岸、农田、沼泽和草地上活动,有时甚至出现在山顶灌丛和高山苔原地带。但冬季多下到低山丘陵和山脚平原地带,常在农田、村庄等人类居住地附近活动,有时也出入于城镇公园和城区树上。 [3]

乌鸦喜群栖,集群性强,一群可达几万只。群居在树林中或田野间,为森林草原鸟类,主要在地上觅食,步态稳重。除少数种类外,常结群营巢,并在秋冬季节混群游荡。行为复杂,表现有较强的智力和社会性活动。鸣声简单粗厉。一般性格凶悍,富于侵略习性,常掠食水禽、涉禽巢内的卵和雏鸟。某些供玩赏的笼养乌鸦会“说话”,有的实验室饲养的乌鸦能学会计数到3或4,并能在盒内找到带记号的食物。 [3]

杂食性,吃谷物、浆果、昆虫、腐肉及其他鸟类的蛋。很多种类喜食腐肉,并对秧苗和谷物有一定害处。但在繁殖期间,主要取食小型脊椎动物、蝗虫、蝼蛄、金龟甲以及蛾类幼虫,有益于农。此外,因喜腐食和啄食农业垃圾,能消除动物尸体等对环境的污染,起着净化环境的作用。 [1]

乌鸦除南美洲,新西兰和南极洲外,几乎遍布于全世界。

乌鸦终生一夫一妻。繁殖期的求偶炫耀比较复杂,并伴有杂技式的飞行。雌雄共同筑巢,巢筑于树的高枝上,呈盆状,以粗枝编成,枝条间用泥土加固,内壁衬以细枝、草茎、棉麻纤维、兽毛、羽毛等,有时垫一厚层马粪。每窝产卵5-7枚。卵灰绿色,布有褐色、灰色细斑。雌鸟孵卵,孵化期16-20天。雏鸟为晚成性,亲鸟饲喂1个月左右方能独立活动。野生乌鸦可活13年。 [3]

小嘴鸦

Corvus bennetti

Little Crow

短嘴鸦

Corvus brachyrhynchos

American Crow

海角鸦

Corvus capensis

Black Crow

北美乌鸦

Corvus caurinus

Northwestern Crow

渡鸦

Corvus corax

Common Raven

小嘴乌鸦

Corvus corone

Carrion Crow

细嘴乌鸦

Corvus enca

Slender-billed Crow

佛罗乌鸦

Corvus florensis

Flores Crow

秃鼻乌鸦

Corvus frugilegus

Rook

棕头乌鸦

Corvus fuscicapillus

Brown-headed Crow

夏威夷乌鸦

Corvus hawaiiensis

Hawaiian Crow

墨西哥乌鸦

Corvus imparatus

Tamaulipas Crow

关岛乌鸦

Corvus kubaryi

Mariana Crow

大嘴乌鸦

Corvus macrorhynchos

Large-billed Crow

寒鸦

Corvus monedula

Eurasian Jackdaw

古巴鸦

Corvus nasicus

Cuban Crow

澳洲鸦

Corvus orru

Australian Crow

鱼鸦

Corvus ossifragus

Fish Crow

棕榈鸦

Corvus palmarum

Palm Crow

家鸦

Corvus splendens

House Crow

白颈鸦

Corvus torquatus

Collared Crow

灰乌鸦

Corvus tristis

Gray Crow

长嘴乌鸦

Corvus validus

Long-billed Crow

白嘴乌鸦

Corvus woodfordi

White-billed Crow

[5]

除夏威夷乌鸦等少数物种处于濒危状态外,其余物种分布范围广,不接近物种生存的脆弱濒危临界值标准(分布区域或波动范围小于20000平方公里,栖息地质量,种群规模,分布区域碎片化),种群数量趋势稳定,因此被评价为无生存危机的物种。 [6]

全部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2016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 3.1。 [6]

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动物行为学专家路易斯莱菲伯弗尔对鸟类进行IQ测验,排出各种鸟类的智商高低。据研究:乌鸦是人类以外具有第一流智商的动物,其综合智力大致与家犬的智力水平相当。这要求乌鸦要有比家犬复杂得多的脑细胞结构。乌鸦是人类以外的动物界中具有独到的使用甚至制造工具达到目的的能力,借助石块砸开坚果,它们还能够根据容器的形状准确判断所需食物的位置和体积,“乌鸦喝水”的故事反映了其思维的巧妙。

在乌鸦当中,智商最高的要属大嘴乌鸦日本亚种。在日本一所大学附近的十字路口,经常有乌鸦等待红灯的到来。红灯亮时,乌鸦飞到地面上,把胡桃放到停在路上的车轮胎下。等交通指示灯变成绿灯,车子把胡桃碾碎,乌鸦们赶紧再次飞到地面上美餐。

乌鸦能完成很多复杂的举动,例如它们习惯将大块的、自己无法一次飞行携带的牛油或者羊脂分割成小块便于携带;它们在发现散落的饼干后能用嘴将一块块饼干精确地垒在一起,然后一次叼走;如果看到地上有两个面包圈,它们能想办法处理一次带走,不留给其他鸟类机会;为了误导天敌,它们会制造一个假的储存食物的地方。但是以上诸多相对复杂的行为也不能说明乌鸦潜意识里具有类似人类的推理能力,能计划出两个行为方式,然后在其中选择一个较好的。 [7-8]

直到20世纪90年代,一个经过仔细设计的科学实验最终证明乌鸦具有逻辑推理的能力,发表于1943年的一个试验,设计人是当时德国柯尼斯堡动物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奥托克勒(OttoKoehler)。克勒的试验揭示,通过训练,他那10岁的宠物乌鸦“雅各布”可以数到7。他的训练方法是让雅各布从若干容器当中的一个容器下面取回食物,每个容器的盖子上面都标注着个数不同的点。它们能利用逻辑推理来解决问题。乌鸦能够辨别不同的个体,这种能力与人类的辨识能力十分相似。

乌鸦拥有某种智慧来引导它们的行为。拉绳取食的实验表明,乌鸦利用了逻辑推理;偷窃和反偷窃的策略表明,乌鸦会根据竞争者的实际情况———它们是否看到自己埋藏食物———来判断竞争者的行为。然后,它们将所有信息综合,决策应该采取哪种埋藏和取回食物的策略。

根据各个行为生物学家的无数次实验可以证实乌鸦是可以数到7的。这足以证实这种鸟的智力。牛津大学的科学家在2005年1月13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上报告说,他们在鸟笼中喂养了4只年幼的新苏格兰乌鸦。等乌鸦长大后,他们将乌鸦放入动物园的大型鸟舍中。鸟舍里有许多小树枝,还有一些食物藏在岩石的缝隙里。科学家向其中两只乌鸦演示了如何用树枝从岩石缝隙中获取食物,却没有向另外两只进行类似的“技能培训”。结果证明,受过培训和未经培训的乌鸦都能熟练地将小树枝简单加工后,从岩石缝隙中“挖掘”食物。 [7-8]

在唐代以前,乌鸦在中国民俗文化中是有吉祥和预言作用的神鸟,有“乌鸦报喜,始有周兴”的历史常识传说,汉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同类相动》中引《尚书传》:“周将兴时,有大赤乌衔谷之种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诸大夫皆喜。” 古代史籍《淮南子》《左传》《史记》也均有名篇记载。

唐代以后,方有乌鸦主凶兆的学说出现,唐段成式《酉阳杂俎》:“乌鸣地上无好音。人临行,乌鸣而前行,多喜。此旧占所不载。”

无论是凶是吉,“乌鸦反哺,羔羊跪乳”是儒家以自然界的的动物形象来教化人们“孝”和“礼”的一贯说法,因此乌鸦的“孝鸟”形象是几千年来一脉相传的。《本草纲目禽慈鸟》中称:“此乌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可谓慈孝矣。”但乌鸦是否真的具有这种习性,还有待现代人的研究和观察证实。

在中国西藏和四川一些地区,乌鸦也是作为一种神鸟来崇拜,无论是发掘的吐蕃文献还是西南地区的“悬棺”和“天葬”习俗,均证明这一点。武当山为道教宗祠,把乌鸦奉为“灵鸦”,并在山上建有乌鸦庙,“乌鸦接食”为武当八景之一,就是进山的游人,也要随身携带一些食品,散放给乌鸦来啄食。

乌鸦虽然形象不雅,但在中国文化中仅限人们心理上的灰色影响,还不存在对它的特别排斥现象。 [9]

乌鸦在英国王室被视为宝贝。渡鸦在伦敦塔一住就是几个世纪。1660年,王室天文学家约翰弗兰斯蒂德在伦敦塔夜观星相,他对查理二世抱怨渡鸦肆无忌惮地聚集和飞翔影响了他在塔顶的观测。可是当查理二世下令赶走渡鸦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誓死也要保护渡鸦的臣民,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这些渡鸦是伦敦塔的圣物。早就有传说指出,如果渡鸦离开,伦敦塔、君主政体和整个英国都将土崩瓦解。伊丽莎白一世时代以来,民众对渡鸦渐渐建立起了信任和尊敬的情感,而现在,查理被民众坚定的意志和对渡鸦超乎寻常的热情震惊了。 [10]

由于当时英国正值内战,为了拉拢民心,也为了不逆天而行,他传令兴建格林威治天文台,让天文学家不要再到伦敦塔打扰渡鸦们的安闲。而且查理二世还正式颁布了法令:伦敦塔内必须至少保持有6只渡鸦,以保证英国国运昌隆。从此以后,这些渡鸦就成为了伦敦塔的法定“公民”。为了尊重古老的传说,英国政府仍然负担开支,在塔内饲养乌鸦,相传只要塔内还有乌鸦,英格兰就不会受到侵略,反之,国家将会遭受厄运。为了确保这些乌鸦不会全都离开伦敦塔,它们其实已被剪除部分的羽冀而失去飞行能力,但对它们的照料非常细心。 [10]

乌鸦在国际上的文化形象和中国一样是矛盾的:古希腊神话影响了南欧洲早期文明的大部,传说太阳神阿波罗与格露丝相恋,派圣鸟去监视格露丝的操守,一天圣鸟看到格露丝与其他男子往来,以为她与其他男子有染,就回来向阿波罗报告,阿波罗一怒射杀了格露丝。而后证实格露丝并未和其他男子私通,阿波罗又怒贬圣鸟,令其洁白的羽毛变成黑色,这便是乌鸦的由来,乌鸦由此背上了欺骗的恶名。在英语中eat crow意为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9]

与南欧相反,在北欧,乌鸦却成为思想(Hugin)和记忆(Munin)的化身,传说众神之主奥丁一只眼睛睁开可以观察到全世界,另一只眼睛永远关闭。当他睁开的眼睛被宇宙遮挡看不见的时候,就派站立他左右两肩的两只乌鸦去巡视天下,因此众神之主奥丁对天下的事情无所不知。 [9]

在北美:加拿大的温哥华地区流传一个古老的传说:远古时代,一场毁灭世界的洪水过后,游曳在海滩的一只乌鸦发现了一个大贝壳发出奇怪的声音,原来在里面的是当初的人类,乌鸦就指引他们来到陆地,但他们却全是男人,乌鸦又去海边找到一只巨大的石鳖,下面藏着的全是女人,乌鸦把他们领到了一起,鼓励他们相互交流,并给他们招来日月星辰,带来火种,三文鱼和杉木,教会他们捕猎和耕作,引导人类一天天的进化和发展。

在古东亚的渔猎地区乌鸦也被当作神鸟来崇拜,日本的和等文献记载:神武天皇东征到熊野,在熊野山被敌军围困,天神派“八咫鸟”为其引路突围。后来该国内建立了3000多家熊野神社祭拜乌鸦。影响至今。 [9]

大多数人的观点,在古代巫书的记载中,乌鸦和黑猫一样,常常是死亡、恐惧和厄运的代名词,乌鸦的啼叫被成为是凶兆、不祥之兆,人们认为乌鸦的叫唤,会带走人的性命、抽走人的灵魂,因此乌鸦被人们所讨厌,认为是大不祥之鸟。 [9]

因为乌鸦的嗅觉敏锐,能感受到腐败死亡的气味,所以会被认为是不祥之鸟。乌鸦喜欢聚合的特点被用来当成贬义词,比如“乌合之众”,就用来比喻没有组织,没有训练,像群乌鸦似的暂时聚集的团伙。《后汉书耿传》就说:“发突骑辚乌合之众,如推枯折腐耳。”。 [9]

在儒家的诸多经典和传讲中,总喜欢说乌鸦“反哺慈亲”。意思是,乌鸦是孝顺的典型,当他们的父母年纪大了,老了,病了,厌倦世事了,无法觅食的时候,小乌鸦、年轻的乌鸦、儿孙辈的乌鸦,不但会给父母寻找食物,而鸦,不但会给父母寻找食物,而且会把食物给弄得很可口,像人类吐哺以养育子女一样。李密的《陈情表》之所以成为名文,与这一段很有关系:“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刘,今年九十有六,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刘之日短也。乌鸟私情,愿乞终养。”私人的尽孝,大于对朝廷的尽忠。 [9]

乌鸦还用来形容某个官职。最常见的是形容御史,御史府又被称为乌府,据说这是从汉代开始的。《汉书朱博传》:“是时御史府吏舍百余区,井水皆竭。又其府中列柏树,常有野乌数千栖宿其上,晨去暮来,号曰‘朝夕乌’。” [9]

中国的古琴曲中,有一曲至今被弹唱的,叫《乌夜啼》。唐代诗人张籍写有《乌夜啼引》,诗前有“引”说:“李勉《琴说》曰:《乌夜啼》者,何晏之女所造也。初,晏系狱,有二乌止于舍上。女曰:‘乌有喜声,父必免。’遂撰此操。”张籍的诗是这样的:“秦乌啼哑哑,夜啼长安吏人家。吏人得罪囚在狱,倾家卖产将自赎。少妇起听夜啼乌,知是官家有赦书。下床心喜不重寐,未明上堂贺舅姑。少妇语啼乌,汝啼慎勿虚,借汝庭树作高巢,年年不令伤尔雏。”何晏是三国魏的玄学家,李勉是唐代的高官、宗亲,据说也是音乐家、制琴大师。后代的注释者指出,《清商西曲》也有《乌夜啼》一诗,宋临川王所作,“与此义同而事异”。 [9]

1998年去世的英国桂冠诗人特德休斯最后的一部诗集名字叫《乌鸦》,而且一直没有收满,据说只收了三分之二,有些诗甚至没有写全。因此有文学研究者认为,这表明了诗人对“空白”的追求。在中国的古代,乌鸦也是经常入诗的。白居易的《慈乌夜啼》,讴歌乌鸦反哺,针砭世态,抨击人间不孝者,很值得一读:

慈乌失其母,哑哑吐哀音。昼夜不飞去,经年守故林。夜夜夜半啼,闻者为沾襟。声中如告诉,未尽反哺心。百鸟岂无母,尔独哀怨深。应是母慈重,使尔悲不任。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慈乌复慈乌,鸟中之曾参。 [9]


相关文章推荐:
鸟类 | 羽毛 | 鼻须 | 留鸟 | 脊索动物门 | 脊椎动物亚门 | 鸟纲 | 今鸟亚纲 | 雀形目 | 鸦科 | 鸦属 | 鸟类 | 鸦属 | 短嘴鸦 | 小嘴乌鸦 | 家鸦 | 白颈鸦 | 鱼鸦 | 渡鸦 | 秃鼻乌鸦 | 达乌里寒鸦 | 大嘴乌鸦 | 白颈鸦 | 新疆 | 邦盖乌鸦 | 鸟类 | 蝗虫 | 纤维 | 羽毛 | 雌鸟 | 小嘴鸦 | 短嘴鸦 | 海角鸦 | 北美乌鸦 | 渡鸦 | 小嘴乌鸦 | 达乌里寒鸦 | 细嘴乌鸦 | 佛罗乌鸦 | 秃鼻乌鸦 | 棕头乌鸦 | 夏威夷乌鸦 | 墨西哥乌鸦 | 关岛乌鸦 | 大嘴乌鸦 | 寒鸦 | 古巴鸦 | 澳洲鸦 | 鱼鸦 | 棕榈鸦 | 家鸦 | 白颈鸦 | 灰乌鸦 | 长嘴乌鸦 | 白嘴乌鸦 |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 麦吉尔大学 | 鸟类 | 家犬 | 乌鸦喝水 | 大嘴乌鸦日本亚种 | 牛津大学 | 董仲舒 | 尚书 | 淮南子 | 左传 | 史记 | 乌鸦反哺 | 本草纲目 | 西藏 | 四川 | 吐蕃 | 悬棺 | 天葬 | 武当山 | 渡鸦 | 约翰弗兰斯蒂德 | 查理二世 | 伊丽莎白一世 | 格林威治天文台 | 英国 | 中国 | 古希腊 | 阿波罗 | 阿波罗 | 奥丁 | 三文鱼 | 记载 | 常常 | 死亡 | 恐惧 | 凶兆 | | 性命 | 乌合之众 | 李密 | 陈情表 | 秦乌 | 慈乌夜啼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