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武书连

武书连,1953年7月27日出生,山东莱州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原秘书长、研究员,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组长。1991年开始《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研究,至今已经25年,是中国持续研究大学评价时间最长、发表相关论文最多、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学者。 [1]

武书连排行榜包括综合实力、专业实力、教师平均学术水平、教师绩效、本科毕业生质量、新生质量等分项排名。综合实力排名体现学校整体实力,专业排名体现学科实力,而教师学术水平和绩效排名则体现师资的真实水平,从新生质量排名和本科毕业生质量排名的对比中,还可以看到大学人才培养资源转换的效率。武书连“中国大学排名填报志愿特别版”兼顾了上述几项指标,是报考时应该重点参考的部分。 [2]

武书连大学排行榜疑因商业操作、指标体系设计不合理等引发大量争议。 [3-5] 此外,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澄清下属单位没有科学研究所。排行榜只是商业产品。 [4]

★《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

1993年首次发表起,就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和讨论。自1997年起,教育部专业核心期刊《中国高等教育评估》杂志每年都转载武书连及其课题组的《中国大学评价》。据统计,全国讨论大学排名的学术论文中,有77%是专门讨论《中国大学评价》的。对同行提出的质疑和商榷意见,武书连全部予以答复。主要的答复文章有:《欢迎讨论评价复捷光同志》、《欢迎讨论大学评价复方勇同学》、《欢迎讨论大学评价复薛天祥、侯定凯先生》、《欢迎讨论中国大学评价复彭灿先生》、《欢迎讨论中国大学评价复李田先生》。

1991年该课题组刚成立时,国内大学评价刚刚起步,民间的排名以论文数量为主,官方的排名研究方向并不明确,而在国外也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固定的方法,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各国学者都已建立符合本国实际的大学排名作为学术方向。在这种情况下,武书连根据中国高等教育的实际状况,提出了独立自主创建中国大学评价体系的学术目标,以及目标评价、综合评价、定量评价的研究方向。

★1993年6月

广东管理科学研究院第一个以目标评价、定量评价为核心的大学排名发表。武书连将其命名为《中国大学评价1991研究与发展》。该评价是国内首次包括理、工、农、医、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活动在内的中国大学研究与发展综合评价。

★1997年7月

武书连在《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杂志发表了《中国大学研究与发展成果评价》。该文根据全国1927名专家确定的指标权重,提出了“不同类型大学的科研人员平均具有相同创新能力”的科学假设,有效地解决了长期困扰国内高教评估学者的不同类型大学的相互比较问题,实现了中国大学排名质的突破;其后,1998年4月,发表《中国大学评价1996研究与发展》;1999年9月,发表《中国大学评价1997研究与发展》。

2000年7月

武书连发表了国内第一个概括中国高校基本功能的大学综合排名--《中国大学评价1998》和《中国大学研究生院评价》。《中国大学评价1998》结束了中国高教评估界在本世纪对大学排名长达13年的徘徊和探索,创立了以“对社会的贡献作为唯一衡量标准”的中国大学评价体系。2001年6月,武书连在《中国高等教育评估》和《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杂志发表《2001中国大学评价》和《2001中国大学研究生院评价》。《2001中国大学评价》基本满足了应届高中生报考大学、应届大学生报考研究生的需要,部分满足了社会各界对大学的其他需求。

2002年3月

全新的《2002中国大学评价》发表。《2002中国大学评价》针对2000年中国高校合并重组后形成的新格局,以“不同学科的科研人员平均具有相同创新能力”的科学假设,取代了“不同类型大学的科研人员平均具有相同创新能力”的科学假设。新的科学假设使整个系统的稳定性和排名的准确性超过了任何国家的大学排名;其评价范畴涵盖了11个学科门、71个本科学科类、全部258个本科专业,以及80个研究生一级学科、全部361个研究生二级学科。这种全面覆盖所有学科门类和专业的大学排名在国内外是第一份。

据课题组透漏,从2003年开始,《中国大学评价》又将增加许多国内外大学排名从未涉及的内容。全新的《2003中国大学评价》将于2003年高考之前带给考生和大众一个惊喜。

武书连大学排名思想

从数据收集上,武书连所采用的数据全部是公开数据,即各大学对外公布的数据,以及在公开检索平台上可以采询的数据。截至目前,除武书连的《中国大学评价》外,国内其他所有大学排名都不同程度地采用了不能公开的内部数据。由于内部数据不能公开,这就为大学排名中的“黑箱作业”提供了可能。《中国大学评价》全部使用公开数据,则可有效杜绝这种现象,同时能从一个长时期静态地观察大学的变化。 [6]

武书连提出假设:“不同学科的研究人员平均具有相同的科研创新能力。”此假设有效地解决了长期困扰国内高教评估学者的不同类型大学之间无法相互比较的难题,实现了不同类型大学之间的直接可比。此科学假设,使国内外学术界第1次在理论和实践上实现了不同类型大学之间的直接比较。在此之前,不同类型大学之间没有相互比较的理论基础。以后,武书连每年在《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杂志发表当年的《中国大学评价》年度论文。

2010年4月,武书连发表《2010中国大学评价》论文。该论文在既往基础上,放弃了其中难以重复的所有问卷调查类指标,大量采用国家行政部门公开发布的数据,建立了公开、透明,全部结果可重复、全部结果可检验的中国大学评价体系。这使得任何对武书连大学评价结果有怀疑的组织和个人,无需问卷调查,就能方便地运用同一数学模型检验武书连的大学排名。

自2002年底实现了1991年提出的独立自主创建中国大学评价体系后,武书连将主要精力转向文献计量学的研究。这是因为在多年的大学评价实践中,他深深地感到国内现有的引文数据库难以满足《中国大学评价》的需要,建立一个新的数据库已经提上日程。

2010年7月,经过6年的时间,武书连研发的《科学引文数据库》实现网上查询。《科学引文数据库》(Science Citation Database,简称:SCD),是武书连研发的我国第1个涵盖自然科学、工程与技术、农林科学、医药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全部非保密学科的大型引文数据库。SCD的应用领域之一就是作为《中国大学评价》、《中国大学研究生院评价》源期刊数据库,用于评价中国普通本科高校和以创新为主的科研机构的群体创新能力。当然,SCD还可广泛应用于多个领域。

SCD的理论基础基于以下3个方面:

1、布拉德福(S.C.Bradford)的以“文献集中与离散规律”为基础的布拉德福定律。

2、加菲尔德(E.Garfield)的“引文索引用于科学”的论文。

3、武书连的“不同学科的科研人员平均具有相同创新能力”的观点。

SCD在以下3个方面不同于以SCI、SSCI、CSCD、CSSCI为代表的引文数据库的既往研究。

1、数据库源期刊论文总量由我国普通本科高校中级以上师资人数确定,不预先设定期刊数量。

2、各学科源期刊论文数量与该学科中级以上师资人数成正比例关系,不受学科期刊百分比的限制,使不同学科的科研人员投稿命中机会均等。

3、学科按中国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颁布的研究生学科门和一级学科目录分类,不使用中图分类法的学科分类,也不使用ISI的学科分类。

答复中国科大课题组质疑

2012年9月,《高教评估与发展》杂志(双月刊)2012年第5期,发表了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武书连的学术论文:“加州理工学院在中国能排第几名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大学评价课题组”。文章通过数据证明称,在中国大学评价指标体系里,32次获得诺贝尔奖的加州理工学院各项指标均列中国大学第1名。

此篇文章是对“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大学评价课题组”2012年5月发表在《中国高教评估》杂志2012年第5期的“基于公信力视角的大学排名研究---对《2010中国大学评价》指标体系及算法的质疑”一文的书面答复。中科大课题组在该文经过推演得出结论:在武书连的中国大学评价指标体系内,世界一流的加州理工学院人才培养得分列中国大学500名之后,低于宜春学院、咸宁学院的得分。

此前,2010年4月,武书连在《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杂志2010年第4期发表了“2010中国大学评价”。“2010中国大学评价”的特点是透明、公开、可重复、可检验。

附:武书连论文摘要

“通过对《基于公信力视角的大学排名研究》所列加州理工学院人才培养指标的重复,确认其在复演复算《2010中国大学评价》时,将加州理工学院的人才培养得分推演为1.07分、不能进入中国大学人才培养前500名的结果,没有事实根据。1.《排名研究》的整个推演过程,违反基本的重复规则,主要的有:(1)没有原始数据;(2)没有计算过程;(3)没有使用《评价》的指标体系;(4)没有使用《评价》的计算方法。2.由此推演出的结果,不是“中科大组”在复演《评价》,而是“中科大组”自己制造了加州理工的得分。3.即使全部按照“中科大组”的做法进行重复,加州理工学院各项指标得分,仍然高于2012中国大学各项指标得分的第1名。” [7]

大学排行榜是武书连做的“皇帝新装”

“皇帝的新装”是安徒生的著名童话故事:一个爱穿新衣的皇帝引来了骗子,导致皇帝穿着子虚乌有的衣服在广场上游行,每个人都怕别人嘲笑愚蠢,所以都称赞皇帝的衣服漂亮,最后却被一个小孩儿拆穿。一个一眼即可看穿的骗局,竟然畅行无阻,获得大家的默认,最后成荒唐的闹剧,引人反思。

大学排行榜就是武书连做的“皇帝新装”。

教育部表示不赞成、不支持大学排行榜,坚决反对借此向高校拉赞助。“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认为大学需要诊断和咨询。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澄清下属单位没有科学研究所。排行榜只是商业产品。(2009年5月6日 人民日报)

武书连是做“皇帝新装”的骗子。他给自己戴上高帽,冒充权威机构,发布所谓的大学排行榜。最关键的问题是,不知曾几何时武书连的大学排行榜在全国高校当中获得了至高的威望。骗子说“凡是不称职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武书连说“凡是高校综合能力不行的,需要诊断的,排名全都靠后”。哪个高校不想显示自身综合能力强,结果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往前挤,哪管了这排行榜是否合情合理合法!

高校支付赞助费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挨,但又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高校排名的提升可以给学校带来社会知名度,随之而来的是家长的认同和丰富的生源,为了提升排名,高校理应加强自身建设,但是急功近利的心态让某些高校不择手段,用钱换名。背地里的暗箱操作总是见不得光的,排名又下降了,大学排行榜的钱名交易曝光了,某些高校的钱打了水漂,可是又有几个高校站出来为自己喊冤?

“皇帝的新装”迎合了皇帝的口味,大学排行榜也满足了高校的虚荣心,但是我们不禁要问做皇帝新装的钱和高校的赞助费的钱从哪里来的?钱都是从普通老百姓口袋里掏出来的,高校为了所谓的排名上升几位,就有权力滥用教育经费吗?退一步讲,用钱换来的排名上升又反过来欺骗社会和学生家长,真是恶性循环!

最终“皇帝新装”的伪装被道破,大学排行榜的谎言被戳穿。公布大学排名榜的潜规则,将大学排行榜的名次定义成商业产品,应该可以消除对大学排行榜的诟病,因为它已经失去了所谓对高校综合实力评价能力,而沦落为高校财力的比拼结果。对高校,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4]

武书连高校排行写错中国矿大校名 遭学生抨击

“武书连2016中国大学排行榜”在中国矿业大学引起轩然大波,学生们纷纷在网上发贴,称武书连将中国矿业大学的校名写成了“中国矿业大学(华东)”。10日下午,又有矿大学生贴出了用文言文撰写的“讨武檄文”,抨击武氏高校排名的荒唐和随意。

自1993年武书连发布首个具有综合意义的大学排行榜以来,武书连本人及其高校排行榜的权威性就一直倍受争议,甚至曝出“拿钱排名”的传闻,武所称的单位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也瞥清与其的关系。 [8]

高考大幕将启,武书连版“2011年大学排行榜”日前出炉,引发激烈质疑。详见《光明日报》报道。 [9]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 | 癸巳 | 文献计量学 | 教育部 | 中国高等教育 | 广东管理科学研究院 |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 中国大学 | 文献计量学 | 工程与技术 | 布拉德福定律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 加州理工学院 | 宜春学院 | 咸宁学院 | 安徒生 | 皇帝新装 | 光明日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