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西门庆

西门庆,号四泉,小说《水浒传》、《金瓶梅》中的角色,他是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时期一个新兴商人的典型。他是一个地痞、恶霸、官僚、淫棍,同时又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的商业行为对我们今天的市场经济和现代企业建设依然有着正面和反面的启示。

在小说《水浒传》中,西门庆原是阳谷县的一个落魄财主,后来开了一家生药铺。他为人奸诈,贪淫好色,使得些好枪棒,是个受人另眼看待的暴发户兼地头蛇,害死武大郎, 最终被武松在狮子楼用武大鬼魂索命,人头被阎王扔进油锅。

《金瓶梅》中的西门庆是破落户出身,从 [1] 小闲游浪荡,因巴结官府而暴发了,官至理刑千户。这 是一个好色的淫棍,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霸王。他开个生药铺,交了一些狐朋狗友。偶然遇见武大郎的妻子潘金莲,便勾搭成奸,并毒死了武大郎。后见一商人遗孀孟玉楼有钱,便娶到家中做了第三房妾。又把潘金莲娶进家门。武大郎之弟武松欲报兄仇,西门庆买通官府,设法将武松发配去孟州充军。他的盟兄弟花子虚有个千娇百媚的娘子李瓶儿,手里又有许多钱,他便勾引李瓶儿。活活气死了花子虚。李瓶儿尚未娶进府,京都杨戬案发,西门庆的女婿因其父属杨党受株连避难西门家,西门庆亦怕累己,便大事打点,巴结蔡京,幸免一难。在处理此事的时候,李瓶儿却嫁给了蒋竹山,西门庆大怒,打走了蒋,把李娶进府,李瓶儿为他生了个儿子西门官哥。他用钱买通蔡京,又巴结高俅的管家翟谦,终于做了山东提刑所的理刑副千户,此后他到处搜刮银财,贪赃枉法。后来竟拜蔡京为干爹,还进京见了皇帝,以其权势与金钱姘上了许多女人,正先妻陈氏已死为他生了个女儿西门大姐。续正妻吴月娘为他生了个儿子西门孝哥。还有李娇儿、卓丢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孙雪娥诸妾,他还淫过的丫头有春梅、迎春、秀春、兰香等,淫过的仆妇有宋惠莲、王六儿、如意儿、贲四嫂、惠元等!外遇有林太太,占有的妓女有李桂姐、吴银儿、郑爱月 张惜春又看上家的何千户娘子蓝氏跟看上林太太儿子王三官娘子黄氏,男宠书童等。

西门庆其实已经离不开女人,像泰格伍兹一样有了性依赖症。在第五十五回中,西门庆专程到东京为蔡太师庆寿,被安排在翟管家中安歇,那夜是“独宿,西门庆一生不惯,那一晚好难挨过”。独宿一晚已经不习惯了,可见西门庆平时偎红倚翠已是稀松平常。而且,他的理论依据是:“今生偷情的,苟合的,都是前生分定,姻缘簿上注名今生了还。难道是生剌剌,胡诌乱扯,歪厮缠做的?”只是“上帝要让他灭亡,就先让他疯狂”,西门庆一生滥交最后纵欲无度而死,终年三十三岁。

西门庆是作者塑造的一个十分出色的人物,他一生孜孜以求的是金钱和女人,他懂得有了钱可以买通一切,就可为所欲为。西门庆并不糊涂,他是一个明知是坏事,只要能满足他的欲望,就可以不择手段地去干的恶棍!

妻妾子女

正室:陈氏

长女 :西门大姐(夫:陈经济)

继室 :吴月娘

次子:西门孝哥

二房 :李娇儿(勾栏里唱曲儿的妓女)

原三房 :卓丢儿(南街上的妓女)

三房:孟玉楼(布贩子杨宗锡之妻)

四房:孙雪娥(元配陈氏之婢)

五房:潘金莲(卖炊饼的武大郎之妻)

六房:李瓶儿(梁忠书之妾、花子虚之妻)

长子:西门官哥

情人

庞春梅 迎春 秀春 兰香 宋惠莲 王六儿 如意儿 贲四嫂 惠元 林太太 李桂姐 吴银儿 郑爱月 张惜春 男宠书童

人物简介

西门庆的原有资本并不雄厚,他出生于“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父亲西门达是个开生药铺子的。但经过西门庆不长时间的经营,资本暴增,经济实力急剧膨胀,不仅在商业界产生很大影响,而且对政界也产生极大反响。他曾经不无炫耀的对吴月娘说,即使拐了许飞琼,抢了王母娘娘,也 减不了他的泼天富贵。

西门庆是如何发家致富的呢?首先来看他的原始资本的积累。《金瓶梅》第一回说他“作事机深诡谲,又放官吏债……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这里“放官吏债”,即把国家财产拿出来放债,收取利息;“把揽说事过钱”即替人打官司,替别人说情或办事,从中收取别人的感谢费。不难看出,西门庆的社会活动能力是相当大的,“放官吏债”也是挺有风险的。但由于他“作事机深”,所以一直很顺利。

单靠这些小打小敲满足不了西门庆敛财的欲望,通过婚姻来谋取大笔的嫁资是西门庆积累资本的主要手段。如他先后骗取了富孀孟玉楼、太监侄媳李瓶儿,两位小妾的到来为他带来了巨额财产。仅孟玉楼带来的陪嫁就有:……四季衣服,妆花袍儿,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只箱子;珠子箍儿,胡珠环子、金宝石头面,金躅银圳不消说;手里现银子,他也有上千两;好三梭布也三二百桶。

至于李瓶儿给他带来的财富就更可观了。以致在李瓶儿去世之时,一向不动感情的西门庆居然也痛哭失声!家奴玳安一语道破其中机密:

俺六娘嫁俺爹……该带来了多少带头来?别人不知道,我知道:把银子休说,只光金珠玩好,玉带、绦环、鬏髻、值钱宝石,还不知有多少。为甚俺爹心里疼?不是疼人,是疼钱!… …这一家子,都哪个不借他银使,只有借出来,没有还进去的……。

此外,西门庆深知,“马无外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在他积聚资本的过程中尤其重视对外财的掠夺。如女婿陈经济,因为其父陈洪东窗事发,遂将家产转移到丈人西门庆家保存,最后也被西门庆占为己有。

应当承认,任何一种原始资本的积累都带有掠夺的性质,如西方的“圈地运动”。对于西门庆而言,他的积聚金钱的方法都带上了晚明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特点。晚明时期由于崇尚个性主义,由个人的奋斗和努力而夺取财富成为时尚潮流,但相对于“圈地运动”规模化的作业方式而言,晚明的商品经济带上了个人化的色彩。无论西门庆包揽诉讼还是谋取外财或是骗取嫁资,都带上了他的个人化的巧干色彩,即所谓“作事机深诡谲”,依然属于传统上的“奇技淫巧”范畴之内。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今天,“西门庆式”的积聚金钱的方式依然存在,尤其在小私营企业。利用手中权力或者私人关系网,放官债或替人包揽诉讼的现象还很多很多,利用自己长相骗取嫁资的也不乏其人。一言以蔽之,市场经济的发展必然带来投机取巧等负面行为,这在市场体制还没有完全健全时表现的尤为突出。

成功法宝

西门庆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但使他在同行中遥遥领先的却完全在于他所使用的不正当竞争和勾结官府以谋取优惠的经商条件是他惯用的方法。如新中的状元蔡一权在回乡探亲时路过清河县,应邀请到西门家打秋风,不仅有好酒好菜和美色伺候,临走还借去白银一百两。后蔡一权任两淮巡盐史,还将山东巡案宋乔年介绍给西门庆,使西门庆有了更多的途径勾结官府。再后来西门庆贩盐,经营盐运业,蔡状元行使两淮盐运使之权,让西门庆比别的盐商早掣取一个月盐引,使西门庆在短短一个月轻而易举的谋取了两万两银子的暴利!其他盐商却只能干瞪眼,看着钱让别人赚去了。由于西门庆不时的贿赂接济山东巡抚宋乔年,所以得以借宋的势力独自一人包占了朝廷坐派下来的二万两银子的古器买卖,这其中又蕴藏多少利润!与官府勾结谋取经商特权是西门庆获取暴利的主要手段。 争取垄断、打击同行也是西门庆的经商的成功经验。垄断意味着暴利,西门庆深知其理。原先清河县只有西门庆一家药店,后来医生蒋竹山在李瓶儿的帮助下也开了一家中药店,论理,蒋竹山既是医生又经营药店,更兼厚道和气,无疑会吸引很多顾客,生意兴隆。一个县城出现了两家药店,宛如天上出现两个太阳,在西门庆看来是绝对不容许的。于是他唆使地痞流氓无赖,多次到蒋竹山的药店闹事,还伪造票据,硬赖他欠账不还并诉之官府,把蒋竹山打的半死,迫使他拆了药铺。这样,西门庆的药店生意依旧红火。这种不正当的竞争在其他方面也又体现,如他善于打通关节,买通钞关钱主事,大笔逃税漏税;再如,从西门庆的经营方式来说,他的商业活动主要靠家人,奴仆或与别人合伙,或假托他人名义进行的,自己则躲在幕后操纵,因此他的违法经营很难被别人抓住把柄。

不可否认,西门庆经商也是有“道”的。他对应伯爵分析金钱时说“兀那东西,是好动不好静的,怎肯埋没在一处?也是天生应人用的。”马克思曾说“资本作为一种增殖的价值,……它是一种运动”,“不能理解为静止物”(《资本论》第二卷),二者对资本的理解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换句话说,西门庆懂得以钱生钱的道理。他善于扩大再生产。如他与乔大户合开的缎子铺,最先投入的资金才一千两,后他靠贩盐赚的钱从杭州和南京进了一万多两银子的货物,缎子铺开张没多久就净赚了六千两银子,纯利他又分别用于从湖州和松江进货。就这样本利越滚越大。到西门庆临死时,缎子铺已是“五万两银子的本钱”。

他不但扩大再生产,还善于抓住机遇,敢于套购外地客人的滞销货,以待日后盈利。他还善于搞多种经营,放高利贷、开当铺和各种各样的缎子铺,同时在江湖上走标船,把设店经营和长途贩运结合起来,因此经商规模越来越大。西门庆的经商与许多现代人的经商有着许多类似之处。如电视、电信等部门,如果不是靠对市场的垄断,就不会又较高的利润;再如时下流行的名人经商,如果不是利用名人效应打通关节,恐怕困难重重。试想,如果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刘小庆未必会比我们诸位经商更成功。如果离开了不正当的竞争和偷税漏税,许多企业恐怕要倒闭,厦门的赖昌星也不会如此张狂。如果细细检查起来,名人经商十之八九都有违法行为,这是已为过去媒体所证实的事实。

金钱重要

西门庆是个精明的商人,但他是中国特色的商人,他缺乏西方资本主义崛起时期所弘扬的“资本主义精神”,后来的富兰克林、韦伯等人归结为“勤劳、节俭、诚实、讲信誉”等等美德。其中尤为重要的是,商人的一生必须以赚钱为目的,赚钱应该成为商人活动的“天职”。

违法经商使西门庆无法找到成就感,一种实现自我价值的成就感。在他与李瓶儿嬉戏时,家奴玳安禀报有川广客人等他洽谈生意,他居然一拖再拖,说“我家铺子大,发货多,随问多少时,不怕他不来寻我”(16回),直到李瓶儿劝他以事业为重,不要女色误了事业时,他才泱泱不乐的去应付了事。最后,他的生命之烛终于熄灭在潘金莲的肚脐上,他悉心聚集的资产也灰飞烟散!

毋庸细说,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之下,多少有作为的年轻有为的或者是年富力强的企业家,最终不是被市场击垮,而是陷入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中不能自拔,难道他们也和西门庆一样吗?

单立文曾经饰演过多次西门庆,单立文所饰演的西门庆,邪魅狂狷,英俊潇洒,深受女性喜爱,与其他版本讽刺社会的腐败,批判西门庆之邪恶的作品不同,单立文所饰演的西门庆,似乎多是歌颂一种至情至性的,不假正经,面对自己本心的人生观,尤其是杨思敏版新金瓶梅,可谓是将西门庆这个角色诠释到了完美的境界。

单立文演的西门庆作品名称分别是:《杨思敏版新金瓶梅》、《恨锁金瓶》、《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少女潘金莲》、《金瓶风月》。
  

在古典名著《水浒传》中,西门庆原是阳谷县的一个破落财主,后来开了一家生药铺。 他为人奸诈,贪淫好色,使得些好枪棒,是个受人另眼看待的暴发户兼地头蛇。他路过武大屋檐下,潘金莲将叉帘子的叉竿失手,正好打在他头上,正要发作,见是个妖娆的妇女,却反而笑了,恋恋不舍地走开。他缠着开茶坊的王婆,既送钱又许物,定要王婆给他拉线。王婆定下裁缝寿衣计,使他得与潘金莲通奸,王婆家成了他们白昼幽会的场所。武大郎来捉奸,被他一脚踢成重伤,接着又被毒死。收买团头何九叔,贿赂县官属吏,掩盖事实。武松回来弄清事实后,杀死潘金莲又来到狮子桥酒楼,找到西门庆,一场恶斗之后,终于把他杀掉。

西门庆最拿手的大概就是讨好女人,赞美女人的外貌,等女人的情欲被唤醒,开始水到渠成地行鱼水之欢。这样看来,他对女人还是比较肯花心思的,而不是低俗简单的钱色交易。

而处于封建时代的潘金莲,她对西门庆的看法是“因为作为一个女人,我可以从你身上得到很多从其它男人身上所得不到的东西:你的强壮和温柔,你的激情和持久;你给我带来了多少的快乐享受、欢歌燕语、颠鸾倒凤、巫山云雨等等一切人世间所能够感受到的快乐的极致。我是多么地希望永远和你在一起,和和美美,恩恩爱爱,齐心协力,传宗接代。”如此这般,潘金莲又怎能不弃武大郎而求西门庆大哥呢!为了追求享乐的生活,在引诱、胁迫和潜意识的心理支配下,只好使出了谋害亲夫的下策。这只能是她的不幸,她追求的难道不是现代人追求的自由、爱情、性和更好的生活?心里的爱情已经被唤醒,却无法用合法手段脱离不幸福的婚姻,如果武大能够明白自己不适合做她的爱情故事的男主角,结局也许不会那么惨。

女人的爱情就像好莱坞的剧本,而男人只是演员。所以,男人应该认真考虑自己是否合适扮演这个角色。假如她选错了主角,男人最好还是早点让她知道你不适合演这个角色,或者,尽量不让她发现你不适合演。自以为是地认为你就是她剧本中的人,是男人经常犯的最大错误。而西门庆正是这样的男人。

翻拍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已成定局,各角色的出演者也倍受关注,然而最为关注的两大话题人物之一的西门庆角色更是引来众多影星争先尝试,纷纷为西门而折腰。那么,至今有多少位荧屏上的西门庆展示在我们面前呢?完全统计如下:

1.白云版--1964香港邵氏电影《潘金莲》

2.杨群版--邵氏电影:1973《风流韵事》、1974《金瓶双艳》

3.刘永版--1982香港邵氏电影《武松》

4.关聪版--1976香港电影《逼上梁山之武松与潘金莲》

5.于治民版--1980电视剧山东版《水浒》

6.许冠英版--1993喜剧电影《水浒笑传》

7.林立洋版--1995台湾电视剧《天师钟馗之毒夫记》

8、单立文版--1994香港电视剧《恨锁金瓶》、1996台湾电视剧杨思敏版《金瓶梅》

9.李强版--1998电视剧央视版《水浒传》

10.张子健版--2001年电视剧《情义英雄武二郎》

11.杜淳版---2011新版《水浒传》

12.林伟健版--中日合作香港三级电影2008《新金瓶梅》、2009《新金瓶梅2爱的奴隶》

13.张翰版--2013山东版《武松》

14.娄艺潇版--2014爱情喜剧《爱情公寓4》

西门庆是《金瓶梅》的主角,而《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据考据,最热门的猜想是明朝王世贞。王世贞此人与严嵩父子有仇,不断在文学上打击严嵩严世藩父子,而《金瓶梅》据说就是王世贞以严世藩为原型,著作出来的。严世藩字东楼,小名庆,作者以西门代替东楼,直接冠以名。

山东安徽两省三地争夺西门庆故里

基于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会给地方带来巨大文化旅游收益的考虑,与围绕《红楼梦》引发的曹雪芹故里之争类似,另一部名著《金瓶梅》引发了两省三地的“西门庆故里之争”,具体涉及山东省阳谷县、临清县和安徽的黄山市。

三地都纷纷举起“西门庆故里”招牌,竞争不息,西门庆也被一改在传统文学名著中“大淫贼、大恶霸、大奸商”的艺术形象,华丽转身成为当地政府追捧的文化产业英雄。而且,在这场故里之争中,浸泡了传统文化中闷骚暗流的风月旨趣,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和民生发展,也从根本上实现了世俗心理和价值观的双重转型。

山东阳谷和临清二县,旗帜鲜明、声势浩大地打造“西门庆故里”,使得《金瓶梅》文化之争几成山东的“内战”。先看阳谷。《阳谷县服务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明确规定,“做大做强《水浒传》、《金瓶梅》历史巨著利用文章”。《中共阳谷县委、阳谷县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全县服务业发展的意见》(二六年八月十三日)也明确规定,“注重挖掘《水浒传》、《金瓶梅》等历史名著的文化内涵,进一步打响水浒、古运河两条旅游线和阳谷古城的品牌,实施全方位发展旅游业”。其背后的项目支撑是“水浒传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建设项目”:该项目占地25亩,主要包含三大景区水浒文化游览区;宋代民风民俗商业游览区;《金瓶梅》文化游览区(内有“西门庆故居”等系列文化景点)。按照规划,该项目总投资5600万元,项目收益预期是:该项目建成后年接待游客可达20万人次,景点商品销售收入可达300万元,预计5年内收回投资。(数据来源:阳谷招商网)

而且,在阳谷看来,无论是《水浒传》,还是《金瓶梅》,最核心的人物并非武松,而是西门庆。所以,该项目名义上是《水浒传》在前,《金瓶梅》在后,但有关《金瓶梅》的内容远远多于《水浒传》。西门庆和潘金莲初次幽会地点“王婆茶坊”,里面通过雕塑逼真再现了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幽会场景;西门庆经营的产业,如生药铺、盐铺、当铺和绸缎庄等一应俱全,还有潘金莲手工艺品、西门庆绒布等特色旅游产品;在景区内,悬挂着100张《金瓶梅》的插图连环画,以及西门庆7个妻妾的精美画像。

狮子楼本来是西门庆丧命之地,可阳谷更乐意把它改造为西门大官人的浪漫之地。2003年10月,阳谷县政府投资3470万元兴建了占地30余亩的的狮子楼旅游城,城内娱乐表演节目,多是表演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卿卿我我。此外,颇有趣味的是,在阳谷县《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打造“武松故乡”的品牌,巨大的产业需求使得武松和西门庆走向了和谐相处。

比阳谷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山东临清亦力挺西门庆。《临清市文化产业发展规划(20092015年)》中提出,“(打造)以《水浒传》、《金瓶梅》、《老残游记》、《三言二拍》等为代表的名著文化”,将自身的城市文化旅游品牌定位于“《金瓶梅》故乡和运河名城”。而且,临清的“西门庆项目”亦力压阳谷,其“金瓶梅文化旅游区”项目,占地8公顷,以名著文化为载体,展示明清时期运河城市市井休闲文化。其中与金瓶梅相关的具体项目包括:1、《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及项目。在福德街建设《金瓶梅》文化街区,按照《金瓶梅》的描写,建设西门庆以及他的妻妾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等的宅院,打造一个“金瓶梅”式的大观园。另外还有王婆茶馆、武大郎炊饼铺、古戏楼、县衙、晏公庙等,出售特产小吃,还上演民间艺术,如“西门庆初会潘金莲”、“武大捉奸”等,游客还可以自费参与表演,演出后得到光盘。交钱就可以参与表演并拍摄成光碟,亲自体会一次西门大官人的极乐生活。2、《金瓶梅》学术会议中心。3、龙山风景区。内有西门庆之妻李瓶儿的墓地,是登高、观光、休闲的城市内花园。

按照临清的规划,该项目总投资约3亿元,预计每年游客可达到40万人次,年综合收入达6000万元。(数据来源:临清政务网) 此外,临清还开辟了一条“金瓶梅背景景观一日游”旅游线路,即晏公庙运河三桥工部营缮分司(考棚黉门)谢家酒楼钞关临清闸龙山砖厂遗址。

“大坏蛋”给黄山办了件大好事

与阳谷、临清的喧哗不同,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则是“骚动”了一把。徽州区围绕“徽文化体验和休闲度假基地”这一旅游品牌,重点打造呈坎、潜口、唐模等三个旅游节点,开发建设完成投资9亿元。

徽州敢下狠心挑战山东两地,主要是地区招商引资的产业需求所致。徽州区旅游长年抬不起头来,原因就是离黄山风景区太近,区内的七大重点旅游项目缺乏足够响亮的品牌支撑。

2006年,黄山市徽州区突然声称将投资2000万元开发“西门庆故里”、《金瓶梅》遗址公园等项目,此举立刻激起全国的广泛关注。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黄山市徽州区打出“西门庆故里”之后,的确收到了极其巨大的轰动效应,由此,国内外第一次把黄山市内的黄山区(黄山旅游)和徽州区(徽州文化游)区别开来。一时间,媒体云集徽州,以至于部分景点甚至不得不打出了“拒绝媒体采访”的招牌。黄山脚下生生地“孵化”出全新的徽州文化游,西门庆可谓“大坏蛋”办了一件大好事。

在今天,《金瓶梅》早已洗净了淫书的污名,成为公开发行的世界文学名著,“金瓶梅文化”自然亦被归于传统文化继承的范畴。再加上多样性的价值观变革,俗文化的风行,风月文化搭台,风月经济唱戏,使得西门庆这样的反面典型背后所蕴含的巨大开发价值被正视,甚至连孔孟之乡也放下斯文,以至于西门庆府邸两省三地,日夜笙歌,真可谓“野百合也有春天”!而此情此景,真真应了韦庄那句著名的诗句,“(西门庆)一生风月供惆怅,(‘西门庆故里’)到处烟花恨别离”。

裴钰:南开大学人文学者、作家,天津历史学学会理事,致力于当代中国文化重建和文化产业研究。代表作有《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等。

裴钰文章一出,顿时引发了轩然大波,有的媒体甚至刊出了“两省三地争认淫棍西门庆故里”的新闻报道,对这一现象进行批评。由于报道引发的争议极大,三地官员陡感压力。连日来,“西门庆”三个字在当地官员口中都成为一个敏感词汇。

徐保章已经接待了多批媒体,“有央视的、中新社的、上海的、山东的、重庆的。我总结了一个规律,凡是到过现场的人,都不会同意裴钰老师的观点。裴钰的文章只是学术研究,不是新闻报道。裴钰没有来过阳谷,他对这个情况不了解。”

徐保章说,“阳谷不可能打西门庆牌,只是打造文化品牌,涉及西门庆。如果没有西门庆,就不会有武松斗杀西门庆。西门庆这个人物就是给武松做铺垫的。”

徐保章再三声明,“说阳谷争西门庆故里,是不是太荒诞了一点。西门庆只是一个小说中的人物,‘故里’一说并不准确。”

与阳谷类似,临清众多官员也一致否认争夺西门庆故里一事。临清市旅游局局长李保太说,“我们绝对不会争什么西门庆,西门庆是什么人物。”

临清县委宣传部一位张姓副部长称,临清提出的口号是“千年古县,运河名城”。临清是金瓶梅的故事原型地,已经在临清召开了数次的《金瓶梅》研讨会。临清打金瓶梅牌,也不会打西门庆牌。

临清市委宣传部另一位官员称,“我们还没做什么,就已经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了。”

黄山市徽州区西溪南村党委书记江海在接受了媒体采访表示,西溪南村确实打算过做强做大旅游产业,但绝对不是打“西门庆故里”这个招牌。

一场风波骤起,吸引大批媒体到来,让三地频频在媒体上曝光,尽管争议极大,但客观上也起到宣传效果。对于这样的看法,徐保章并没有否认,“炒作有负面影响,但也有宣传作用。”

三地为何被卷入西门庆故里争夺战的风波呢?这其实与三地的历史渊源息息相关。 在整个鲁西地区,水浒文化和金瓶梅文化源远流长,有资格争夺《水浒传》或《金瓶梅》文化资源的地方还有很多,包括郓城、梁山、东平以及河北清河等多个市县区。只要挖掘历史文化资源,一些地方就避不开武松、潘金莲、西门庆等知名人物。从这一点上来说,各地“争也是不争,不争也是争”成为现实写照。

聊城大学教授宋培宪称,鲁西地区历史文化有两条脉络:一是围绕着《水浒传》的草莽英雄文化脉络,另一条就是围绕着《金瓶梅》的运河市井文化脉络。这两条脉络有时也会产生交叉,因为《金瓶梅》就是从《水浒传》中的《武十回》演绎而来的,原形也是《水浒传》。

由于景阳冈坐落于阳谷县境内,阳谷成为武松打虎地,同时也被称为武松的故乡。宋培宪说,武松在景阳冈打虎后,虎被人抬到了阳谷县。在路过县城的紫石街时,武松正好遇到了哥哥。后来,在紫石街旁的狮子楼上发生了武松斗杀西门庆一幕。

宋培宪说,临清是《金瓶梅》的故事原型地,这一点,史学家已没有大的争论。一般的史学家认为,《金瓶梅》中所谓的清河就是指临清。因为清河没有运河大码头,历史上的临清是运河边极其繁华的一座城市,人口曾达到百万之巨。《金瓶梅》中也有直接提到了“临清大码头”。

此外,清河县也有理由大打《水浒传》或《金瓶梅》牌。1989年,宋培宪曾到清河去采风,专门考证过武松的故乡。宋培宪说,清河县史志办提供的清河地名资料中记载,武松是清河县武家洼人,潘金莲是位于清河县城东8公里黄金庄人。据考证,潘金莲的丈夫也叫大,同样是家境贫寒,但此人身材高大,后来考取了功名,这也与水浒传中武大的形象有所差别。


相关文章推荐:
水浒传 | 金瓶梅 | 资本主义萌芽 | 财主 | 生药铺 | 宋朝 | 红顶商人 | 水浒传 | 李瓶儿 | 潘金莲 | 千户 | 金瓶梅 | 孟玉楼 | 花子虚 | 李瓶儿 | 杨戬 | 蔡京 | 西门官哥 | 蔡京 | 高俅 | 吴月娘 | 李娇儿 | 惜春 | 泰格伍兹 | 吴月娘 | 李娇儿 | 孟玉楼 | 孙雪娥 | 李瓶儿 | 西门官哥 | 庞春梅 | 宋惠莲 | 郑爱月 | 吴月娘 | 圈地运动 | 西门庆 | 高利贷 | 当铺 | 标船 | 刘小庆 | 水浒传 | 西门庆 | 阳谷 | 潘金莲 | 潘金莲 | 王婆 | 武大郎 | 武松 | 潘金莲 | 女人 | 封建时代 | 潘金莲 | 潘金莲 | 婚姻 | 西门庆 | 水浒传 | 西门庆 | 西门庆 | 白云 | 潘金莲 | 杨群 | 风流韵事 | 金瓶双艳 | 刘永 | 武松 | 关聪 | 山东 | 水浒 | 许冠英 | 水浒笑传 | 林立洋 | 天师钟馗 | 单立文 | 恨锁金瓶 | 杨思敏 | 金瓶梅 | 李强 | 央视 | 水浒传 | 张子健 | 情义英雄武二郎 | 杜淳 | 水浒传 | 林伟健 | 新金瓶梅 | 爱的奴隶 | 张翰 | 武松 | 娄艺潇 | 爱情公寓4 | 金瓶梅 | 金瓶梅 | 金瓶梅 | 红楼 | | 金瓶梅 | 西门 | | 金瓶梅 | 水浒传 | 金瓶梅 | 水浒传 | 金瓶梅 | 水浒传 | 金瓶梅 | 金瓶梅 | 西门庆 | 水浒传 | 金瓶梅 | 武松 | 水浒传 | 金瓶梅 | 金瓶梅 | 潘金莲 | 西门庆 | 潘金莲 | 潘金莲 | 金瓶梅 | 潘金莲 | 武松 | 水浒传 | 金瓶梅 | 金瓶梅 | 金瓶梅 | 金瓶梅 | 金瓶梅 | 金瓶梅 | 潘金莲 | 李瓶儿 | 潘金莲 | 金瓶梅 | 李瓶儿 | 金瓶梅 | 金瓶梅 | 金瓶梅 | 金瓶梅 | 武松 | 武松 | 金瓶梅 | 金瓶梅 | 金瓶梅 | 水浒传 | 金瓶梅 | 武松 | 潘金莲 | 水浒传 | 金瓶梅 | 金瓶梅 | 水浒传 | 武松 | 武松 | 武松 | 武松 | 西门庆 | 金瓶梅 | 金瓶梅 | 金瓶梅 | 水浒传 | 武松 | 武松 | 潘金莲 | 潘金莲 | 水浒传 |
相关词汇词典